<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天下无贼之傻根自述

请输入您关键字:


天下无贼之傻根自述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我是一个孤儿,自幼生活在河北农村,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尝遍了村里新媳妇的奶子。我最喜欢去村长的家里,因为他排行老二,我就也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管他叫二叔。二叔脾气好,见了我总是笑眯眯的,还经常给我些地瓜、糖果之类的吃的,不过,让我最着迷的,却是他家里那些神奇的宝贝。村里祖传着修庙的手艺,二叔是其中手艺最好的,经常带着乡亲们出去修佛建庙,是大家公认的能人,当然,也是全村最有钱的。在他家大院里,总有些佛像神龛啊,佛珠坠子什么的,我都是分外喜欢,经常一摆弄就是半天,二叔指着我对别人说,这孩子有佛性。

  渐渐大些了,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二叔和几个村里的长者商量,凑钱把我送到了乡上的小学。开始的时候,我很新奇,但是没多久,我就发现我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他们都不愿意和我玩,而且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后来,他们还冲我扔石头,叫我“野种”。我不明白这词的意思,跑去问二叔。二叔哈哈一笑,摸着我的脑袋,接着,又伸了伸拳头,“傻根啊,大家只服有力量的人。”我打小就上山砍柴拾粪,每天走几十里山路。论力气,他们不是我的对手,但是他们人多,我还是被欺负,只有同村的玉兰和富贵护着我,让我不被人打,我心里想,等我以后有了钱,天天带着玉兰和富贵去吃豆浆,想蘸红糖就蘸红糖,想蘸白糖就蘸白糖,每个人一次要两碗,喝一碗,倒一碗!而且还要规定,全村的牛粪只能我们三个拣!

  而在我十二岁那年的一次拣牛粪的经历,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全新的认识。那次我上山打柴,运气特别好,半天工夫就打下了满满一担,喜滋滋地背着下山,在路上,看见一滩又大又新鲜的牛粪,高兴得我差点滚下山去。可是发现自己没带粪筐,于是我找块石头,在牛粪周围划了一个圈,意思是这牛粪已经有主了,这是我们村的惯例。等我第二天,兴冲冲地背着粪筐上山的时候,我却发现,圈还是那个圈,但牛粪却不再是牛粪,圈里空空如也,象是课堂里学的数字0……,“我的牛粪,你在哪里?”我对着苍山呼唤,苍山不答,把问题又抛回给我;我向白云呐喊,白云不语,只是默默回避。天黑了,我下山的时候,我就懂得了,这个世界,有种人,可以不告诉别人而拿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十六岁那年,我和玉兰、富贵偷偷进省城去玩,在火车站,我们被黎叔抓去了,他打我们,逼我们用两根手指去滚水里夹溜滑溜滑的肥皂片,还让我们练习用刀片划包,练不到位就不让我们吃饭,富贵就是这样被连打带饿给折磨死了。终于有个机会,我们可以逃出去,但是玉兰不愿意走了,她咬着牙说不想再回那个小山村,要去看看外边的大世界。我就一个人回到了村里,没有去上学,而是求二叔带我出去修庙。就这样,我来到了西藏,一呆就是五年。

  这五年间,我把二叔的手艺都学全了,成了水平最好的技工,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每年过年,老乡们都回家的时候,我留在工地里,什么都没想,没日没夜地练习着黎叔教下的法子。我的手很修长,干燥而且稳,我可以一只手剥一个生鸡蛋,而膜不破;我可以用五个指头在一个杯子上不停飞跑而杯子不掉下来;我还可以捉只麻雀在手心里,无论它如何振翅膀,都让它无法从手掌中借到力而飞不起来。工地附近有一群狼,我不怕它们,我给一个跌下陷阱而摔断腿的狼接好了腿,还给他们都起了名字,我管最漂亮的那只母狼叫玉兰,管狼王叫富贵。月圆的夜晚,我对着明月嘶声叫着玉兰、富贵,它们跑了过来,看着泪流满面的我,不知所措。
[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终于,那一天,我在脚手架上刷金粉的时候,看到了玉兰,尽管隔了五年,我还是从她那顾盼生姿的大眼睛中把她认了出来。她混迹在朝拜的人群中,不断出手,很快就收获颇丰,那一刹那,我的心,软得几乎跳不起来,手也破天荒地抖了一下,一滴金粉掉落下来,击碎了我平静的心湖,我知道,黎叔来了。同时,我也看到了那对年轻的大盗。

  收工的时候,我向二叔提出娶钱回家盖房的要求,二叔一听,呵呵笑了一下,答应帮我相个媳妇。这时候,我看见了那个美丽的女子,她孤独地走在荒芜的路上,象个疲倦的母狼。毫无来由的,我对她充满好感,我更知道,我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对付黎叔。于是,我载了她一程,并把我最珍爱的活佛赠我的降魔杵给了她,这五年的把玩,让这个降魔杵磨得有些发亮,在夕阳中显得分外光彩。
[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我打听到一个很大的旅行团的行程,并按照他们的日程买了火车票,我知道,狼群总是要圈羊的,这个机会他们不会错过。在火车站候车室,我看到了久违的黎叔,还有玉兰。我听到他们称呼玉兰作小叶,唉,小叶,总是要随着风向漂泊的。因为高原上这五年的强烈紫外线辐射,我的脸很黑,且全是雀斑,又长高了许多,他们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来。我的目光还在继续搜索,当我看到那对年轻大盗的时候,我的心才安定下来,大戏就要上演,我激动得几乎不能自己。调匀了呼吸,我大声叫嚷着“谁是贼,给俺站出来!”,我拍着自己的挎包,向他们继续打着招呼,“我这里有六万块钱,你们谁是贼就来偷吧。”在大家的注视中,我力求自然,没有露破绽。雌盗上前和我打招呼,并介绍雄盗给我认识,我知道了他们的名字。王薄、王丽,一个薄命,一个美丽,倒也名副其实。对我的目中无贼,王薄显得很不屑,这让我很高兴。我的装傻示弱终于初步成功。

  到了车上,我帮他们占了座,这出戏,没有他们可就没法演了。韩队长也跑过来凑热闹,吓了我一跳,还好被王薄赶到对面去了。他是我叫来的,上车之前我就去了反扒大队,和韩队长商量了整个抓捕计划。他是那种看起来很让人信任的男人,演技应该不会差,在车上,他的女下属叫他韩老师。

  第一次交手,是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一个四眼仔,一个中年胖子,用很下三滥的手法泼了我一身开水,借机开切。我没有动,王薄动了,他没有让我失望,出手快准狠,技术含量很足,四眼和胖子合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很轻松就把我捞了回来。回到座位上,王丽心疼地给我涂专治烫伤的獾油,一边还吐气如兰,帮我轻轻吹着。风起处,我脖子上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不是臊的,是感动!我记忆中从没有人对我这么细致入微,玉兰也没有对我这样过。我想哭,却还得对王薄笑着,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将这戏,唱到最后。

  当王薄声泪俱下,说王丽患绝症的时候,我明知道他在演戏,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索性把刚才积聚的感情释放出来,我开始大哭,这些年积攒的泪水一泻而下。回到座位,不由得想起那首孤儿最喜欢的流浪歌,便给王丽唱起来。谁知道,她唱歌都那么好听。我给了王薄五千,嘉奖他演戏的逼真,这反而让王丽对我倍加怜惜,认真地做起我的姐姐来,我想,她应该是佛祖给我的补偿吧。

  玉兰,不,应该是小叶过来了,弄了个烟雾弹,也准备出手。在她出手前的一瞬间,我已经用韩队给我的冥钞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她没有发觉。我回到座位上,趴在桌上假寐。王薄准备拉着王丽下车,我很着急,也跟了下来,示意韩队过去招呼一声,韩队心领神会,过去传达了关于我的信息。王丽过来了,我看到她去买了个鸡蛋,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原来是给我变了个拙劣的戏法,我看得很真,那鸡蛋是飞了出去,口袋里的,自然是另外一只。我顺坡下驴,装做很惊奇的样子,看着她继续表演。看着她煞有介事的,要把我包里的钱变到她包里的时候,我强忍着笑,故意说她包里没有。她吓了一跳,那惊恐的表情也一下让我清醒了,我暗想,“我是傻根啊,怎么能开这个玩笑呢!”我连忙说是骗她的,还故意夸她戏法变得好,转移她的注意力。要不是她这么相信我,一定会起疑心,我对自己的失误懊恼不己。

  火车继续前进的时候,我和王丽坐回了原位,我看到韩队回来的时候,知道王薄也上车了。没多久,播音室号召捐血,这是我和韩队约好的信号,他先默默离开,走了出去。是该收网的时候了,我也该走了。可这是我最后的舞台,我还舍不得走,我故意问王薄,我有多少血?他说,一盆。我问,一次捐多少?他说,一杯。我就执意要去捐这一杯,还要拉着他一起去,我想在最后的时候给他暗示,把他捞上岸。我不知道他和黎叔的赌约,所以在他们动手的时候,我没有丝毫反抗,让四眼把那包冥币切了去。接着,王薄说他不去捐了,他怕血。我心里一酸,挥挥手,让他去陪我姐。到了卧铺的时候,我遇到了小叶,我经过她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咕哝了一句,小心警察。她的眼睛睁得很大,目送我经过,我不确定她是否认得我。我很累了,还是睡一觉吧,睡醒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真的睡着了,直到那滴血滴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挎包,那个沾着血痕的挎包……当我事后听到韩队解释的时候,我开始无法理解,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我知道自己在王薄眼里,实在微不足道;我更知道,现在这个包能在我的枕测,完全是他对王丽的一句承诺,一份关爱。沉默了良久,韩队说,“你立了大功,想要多少奖赏,我帮你争取。”
[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我请他不要抓王丽,韩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把王薄最后的那条短信发出去后,就再也没有想过去抓王丽。我接着说,我想把我那个降魔杵拿回来。韩队答应了。而小叶也终于在我的暗示下,把黎叔出卖了,我认为这是对他最大的打击,不过这还不足够,他总是很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下了火车,太阳明晃晃的照了下来,我有些睁不开眼睛,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定了一下神,我把挎包往身后背了背,拍了拍挂在脖子上的降魔杵,大步走了起来,“又一个大盗出世了!”我边走边这样对自己说着。


天下无贼之傻根自述 2005-8-2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186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4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