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漂在深圳

请输入您关键字:


漂在深圳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独孤春秋


写此文之目的,在于回顾在特区漂泊之生涯,并与各位在外闯荡的游子共勉。

  我为什么来深圳?好男儿志在四方,年轻不要留白。家里的生活固然舒服,但是安逸困不住驿动的心。大家离乡背井来到陌生的城市,都怀着一个梦想,或是一份心情。深圳,是一个梦想之城;机会,向准备充分之人招手。奋斗过,终将不会后悔。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自己的碌碌无为而羞愧;当你一事无成时,也会因曾经努力过而无怨无悔。过程或许辛酸,结果未必辉煌,但生命因此而充实……

  我是浏阳人,毕业于华南地区某著名大学,说它著名,并不是因为它在国内声名煊赫,而是在广东人的眼里,它是数一数二的好大学。学校名头虽大,但我的专业让人很无奈。我学的是环境工程,环保事业在国内是刚刚兴起,美其名曰朝阳产业,其实是太阳还没出头,所以我的就业很费周折。从大四起,我就在四处联络,希望能混口饭吃。然而,到了大四尾声,我们专业除了考取公务员的,还有读研的,大家的处境都很悲惨,都是待字闺中。最后,有人沉不住气了,只有贱价大甩卖。有男同学签了国企,月薪仅能糊口,有女同学去站柜台,没日没夜。我依然奔走于珠三角,期望一个月薪除了柴米油盐还能有点余钱的工作。最终,我由熟人介绍,进了一个浏阳人开的环保公司。面谈的时候,镇头老板信誓旦旦:我一定要在短期内把你培养成环保领域的专家。我被他的诚意打动了,本来深圳南山区环保局叫我去见工,我却义无返顾的进了他的公司,希望大展拳脚。

  在深圳找工作的时候,住的是亲戚家,工作了就要自己租房子。于是上班前几天,我白天上班,下了班找房子,再回亲戚家吃晚饭,累得一塌糊涂,因为距离很远,关内关外跑。而且工作也很累,我们是做工程的,每天在各个工地跑,工地在关外,路途遥远,每天有一半的时间在车上度过。我刚进公司,只是一个被人使唤的角色,心理压力也大。每天晚上,我竟然累得睡不着觉,我想,人世间最累的事莫过与此。公司规模很小,办公室带司机也就7个人,工程师只有1个,我不知道我将怎么成长为专家。慢慢的,我了解了公司的运作模式,其实和很多公司相似,关键是怎么把工程搞到手,我不会做不要紧,我请专家做,别人赚100万,我赚10万。我一直很佩服老板的手腕和用钱的魄力,再大的工程他也搞的到,再多的钱他也用的一干二净。我和会计是老乡,我们习惯称老板为老刘。老刘自己也承认公司是农民式经营,只要有钱赚,一切都可以商量。

  由于工作需要,我被下派到工地。工地位于深圳机场旁边,十分偏僻,周围都是在建的工地,一片荒芜.在深圳,未经环保部门批准是不能建厂的,所以,环保设施必须首先建成,称我们为拓荒牛一点都不为过。工地上的人基本上都是我的老乡,有吸过毒的,有坐过牢的,有开过赌档的,一言以蔽之,都是大有来头的流氓大亨。跟他们呆久了,我才了解公司的辉煌历史。老刘原来是黑手党龙头老大,雄踞深圳蔡屋围,手下一群亡命之徒,专做大买卖。后来社团转型,兴办实业,刚开始做建筑,近年才向环保领域发展,欣欣向荣。

  工地生活很艰苦,倒不是伙食不好,毕竟有专人做饭。做的是大锅饭,十几个人围着几脸盆菜,狼吞虎咽,比的是速度,吃的慢只剩下残汤,一丝青菜甚至一片辣椒都不会留下。菜不进油盐,看着就想掉眼泪。临走时老板淡淡的对我说,做好瘦十几斤的打算。美其名曰我是来监工,实际上我要和底层劳动人民打成一片。他们站着,我不能坐着;他们做事,我不能歇着;他们吃饭,我不能跑去拉屎,因为他们不会留下半点口粮给我。水电是我们自己接的,经常不定时停水停电。没有床,我自己找了三个油桶、一张木板搭了一张,睡在上面摇啊摇,摇啊摇,常在梦中梦见自己跌进了深渊。最不方便的是没地方拉屎,只在几百米远处有个茅棚,这是我见过的最有创意的卫生间。茅棚搭在一个池塘上,几张竹席围起来,上面铺茅草,里面搭几块木板,人蹲在木板上拉屎,鱼儿在上面跳跃欢腾,又有人给它们送餐来了。这片荒凉之地,方圆几里之内难见到半个女人,偶尔见到一个捡破烂的大婶,我们这帮男人都会雀跃不已,口哨声四起。要是看到一个靓女经过,我们会目送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地平线上。

  临走老板还交代说,你当作是度假,想睡就睡,想玩就玩。到了工地,我才明白老板的良苦用心。工地旁边是未建好的宿舍,门板都装好了就是没上锁,一到晚上,狂风卷击着门板,撞击着墙壁发出巨大的声响,好像放礼炮一样,一放就是几十响。风一阵阵吹过,礼炮一次次响起。身边的蚊子静静的陪伴着我,还会温柔的咬我,打死它一个,还有后来蚊。跳蚤更是防不胜防。我的席子上血迹斑斑,我估计我如果瘦了十几斤的话,那应该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晚上无法睡,白天越发不能睡。天一光,工地上各种机器开始运转,搅拌机、风机、碎石机、电钻机、××机混和发出嘈杂的巨响,此起彼伏。头顶上的飞机隔几分钟就一趟,飞机飞过,余音绕梁,振聋发聩。工人们都在埋怨,不知道是哪个国家造的破飞机,质量真差。想玩,环顾四周,满目疮痍,举步维艰。工人们告诉我走几里路就可以到海边,只是海水已经被污染。我想我又不是去寻死,还是呆在工地安全点。工地也不安全,要时刻警惕高空摔落和不明飞行物的袭击。我亲眼目睹一个工人脚下一滑,差点从高楼上掉下去成粉碎性骨折,还好他死死的抓住了墙壁,我赶紧过去把他拉了上来。我想要是换了我,我就驾鹤西游了,我没他那么好的身手。

  我要时常在工地走动,时不时的帮工人们打打下手,搬抬重物,杂务繁忙。工地上粉尘很大,油漆味很浓,到处都很脏也暗藏着危险,那套污浊的工作服证明我在工地不是白混的。和工人们一起休息的时候,我看到很多捡垃圾的在工地四处游荡,他们穿着很破烂,甚至不如我那件洒满油漆,绣迹斑斑的工作服。他们带着磁铁,像金属探测仪一样四处寻找着埋在地层深处的废铁。为了一根铁丝,他们甚至跟在挖机后面,不顾性命危险去抢夺。我还看到一个妇女在充当苦力,她吃力的移动着瘦小的身躯,搬动木板或者砖块。他们这样辛苦的劳作,只是为了生存下去。我看着他们,再看看自己,赫然发现,我也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分子,我们都是劳苦大众。

  工地上没有假期,中秋、国庆都在劳作中度过。欣慰的是,中秋那晚,工人们用卖废铁的钱从很远的地方换来了几瓶啤酒。我们用饭碗盛满酒,大口大口的喝,在这个异乡倒也有一丝温情涌上我们这些异客的心头。没有女人的日子里,我们经常讲些低速的黄色段子,借以消磨时间,然而得到的只是更多的空虚。

  寂寞,寂寞的忘却了爱情、亲情、友情,我已记不清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手机没有信号,只能拿来看看时间。偶尔收到一条短信都会让我兴奋,然而大失所望的是那只是中国移动发来的广告。每天夜晚,仰望天空,几粒孤星,星星也寂寞。很久不抽烟了,到了工地,却一根接一根的点燃香烟,借以驱散寂寞,只是借烟烧愁愁更愁。经常怀念起以前坐办公室的日子,吹着空调上上网,优雅的周旋于几个漂亮的小文员中间,不过那已是从前。“还有什么话要说,还有多少泪要流……”旁边的工地传来夜半歌声。

  记录下这段文字,谨以纪念我在工地一个月的悲惨生活。悲惨的是,悲惨还要继续……


  本来有个女孩叫我国庆去上海陪陪她,我没去,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结果美女就跟别人跑路了,到如今我还追悔莫及。工程完工了,我回了公司,一直无所事事。老刘试图交工程我做,但是我经验不够,做出来他不满意。老刘不喜欢我上网,其实我心里很难过,看着别人都有事做,而自己在公司只是摆设,无尽空虚,不上网难道看着显示器折射的憔悴面孔顾影自怜?内蒙古伊利集团污水处理工程马上要动工,老刘独自飞去了包头,我知道我在公司呆不了多久,因为老刘当初说要我接手这个工程的。老刘回来后的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他找我谈话,说公司太小,不适合我的发展,我知道我被炒鱿鱼了。我知道多说无益,默默告别了老刘。

  我要顺带提一下在公司发生的暧昧故事。来深圳的男男女女,很容易发生些暧昧,因为陌生的环境里大家都寂寞,女人的防线也是最脆弱的时候,所以深圳称为男人的天堂很恰当。这里美女也多,美女也寂寞,寂寞变成了主动,主动全给了男人。美女多出没于哪里我没有深入研究,我只知道,香港啊,深圳啊,全是楼;街上啊,写字楼里,全是妞。

  老刘那公司人不多,女的就只有一个前台和一个工程师。工程师跟了老刘很久了,为老刘打下了江山,劳苦功高,长得也很爱国,一心工作,绝口不提爱情。前台经常换,可能是老刘太苛刻。我从工地回来的那一天,发现前台又换了,小姐长得不错,一身职业装,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她见我进来,起身含笑,“你找谁?”我一言不发走到我的办公桌坐下,说:“我在这里工作。”“哦,你就是大毛啊(此处及以后用我的混名)!我拿了你桌上的书在看,你不介意吧。”我一看,是一本英语书。“你看吧,你是客家人吧。”她很惊奇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微微一笑,“听口音。”“你真厉害,别人都听不出来我的口音。”“对了,他们都叫我阿芬,你也叫我阿芬吧。”就这样,我和阿芬在同一个公司相遇了。

  阿芬看起来很成熟,实际上却比我小,可能是出来社会久的缘故。她是小孩子脾气,老是喜欢笑,也喜欢跟我打打闹闹,经常带零食到公司来给我吃。我对她没有来电的感觉,虽然她长得漂亮,虽然传说客家女孩子贤惠,但我想她应该也不会看上我吧,她业务挺忙的,两个手机总是响个不停,仔细一听都是男声,也听到她应付得游刃有余。我没事不是喜欢偷听别人讲电话,主要是办公室太小,不经意传进了耳朵。一个寂寞的夜晚,我在听深圳电台的《夜空不寂寞》。这个节目还不错,主要是讲感情问题,方式是被情所困的人打热线电话给DJ由DJ解惑,DJ名叫胡小梅,成名人了,还出书,所以这档节目很火,听多了会变成情感专家。短信来了,一看是阿芬的:想与巨星阿芬面对面亲密接触吗,请发短信到136××××××××,写明我想请你吃饭。号码当然是阿芬自己的,想阿叔请你吃饭,没那么容易,我没理她,继续听收音机。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她是不是在暗示我。

  第二天在公司,阿芬塞给我一个苹果,说:“昨天怎么不回短信?”“没收到。”我撒谎。“哼,不可能,你收没收到我这里都有回执。”我只好远远的躲开了她,还好老刘叫她忙上忙下,不然她又会缠着我打闹。阿芬是老刘一个生意上的朋友的侄女,所以老刘也不管她行为不检点,平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我就不好过了。这个小朋友经常捉弄我,比如跑过来打我两拳,把我的电脑显示器乱摆,走路时故意用高跟鞋踩我两脚,不一而足。如果不是我修养还好,我会忍不住踹鸡巴死她。

  她又给我发短信了:“你在家吗,我想去华强北逛街,你去吗?”我当然不会去,难跑。其实阿芬确实很勤快,除了捉弄我的时间她都在忙,每天早晨都把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后来终于有一次,我叫她去东湖公园逛逛,不过我是叫会计一起去的。在公园门口买零食的时候,阿芬抢着付了帐,会计说:“这多不好,应该大毛出钱!”我于是大大咧咧的搭着阿芬的肩调戏了一句:“咱俩谁跟谁!”阿芬羞涩地回眸一笑。自此,她的短信更频繁了,我的回应只有更冷淡了。我记得她最后发给我的一条暧昧短信是:“我也不小了,也要开始拍拖了,你呢?”但是不久我就离开了公司,虽然阿芬依然跟我保持了一段联系,但我的态度可能让她很难顶。很久之后当我寂寞时再打电话给她,她说她在她男朋友那里……

  在老刘的公司干了4个月,基本上没有私人时间。在公司做的时候,经常要呆到很晚,回到家已经饥肠辘辘,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天休息。在工地还比较幸福,晚上没事跟工友们玩玩牌,看看录像。被炒很正常,因为我没有考虑老刘的公司的现状以及前景,只听信了老刘一面之词。老刘其实没有错,他或许也想培养我成为得力帮手,但他忽略了公司内部环境。4个月,我没为公司做过什么,老刘也没让我学到什么,我们扯平了。但是对于我,要是当初我进了环保局,或许我今天已经高枕无忧,甚至还有佳人相伴,如今我却要从头再来。

漂在深圳 2005-11-14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21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554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