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丁香[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丁香[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回南天》


  说到追女人,真是伤感情。[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追求不爱的女人还好,追到固然开心,追不到也算了,但追求真心相爱的女人,头痛。
  难怪有些男人喜欢游戏人间,凡是穿裙子的都乱追一通,不伤感情。
  像何甲,我问他:“不喜欢的也追,为了什么?”
  “散心,”他理直气壮,“一起看戏吃饭,无伤大雅,何乐而不为?”
  “我保证你有一日会弄假成真,甩不了身。”我恐吓他。
  “你放心,”何申说:“现在的女人,比男人潇洒得多,你要死钉,她们才不肯呢。”
  我是在一个时装展览会中认识张丁香的,没有人介绍我们,但是她那突出的风姿吸引了我。
  她是该次法国着名设计师HH时装展览会的统筹。
  每个女人都浓妆艳抹,穿得像孔雀般,除了她。
  她穿一件米色,洗得缩了水的凯丝米羊毛衫,一条旧牛仔裤,白色球鞋,长发编成一条辫子。
  她忙得不可开交,说话用传声筒,跳上跳下,一忽儿奔到东,一忽儿走到西,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每逢她自台上走到台下,我便知道她没有穿胸罩,她亦没有化妆,脸上只抹着一层油,活泼健康,干劲冲天,永不言倦。[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奇怪,从前我不喜欢这种活力充沛的女性,老觉得她们在洒狗血,社会又不是不能没她们,偏偏装出一副为国为民的样子来,讨厌。
  但是丁香没有那股指使人的意气,她肚子饿的时候蹲下吃一个三文治,像小女孩。
  我与她交谈:“你怎么会当上这件事的统筹?”
  她叹口气,搔搔头,“没法子,老板一定叫我办,要不就辞职,我又不敢因此一走了之,因此只好接下来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么大的表演会……”
  她叹口气,“可不是,我现在天天睡不看。”
  放下王文治,她又走到后台去了。
  这样下去,她会得胃病。
  她的助手说:“你别听丁香说,她紧张管紧张,工作成绩一流,否则老板怎么会把这么大的责任交她手中?每个人做事的款式不一样,丁香从不大模大样就是了。”
  我在这场表演会的角色是摄影师。
  我并不是专业摄影,我本来在一间小大学任教,为了这个机会,告一个星期假来拍照,外快事小,能够证实自己的兴趣事大。
  丁香对每个人都很和蔼可亲,声音低低地,永远说“谢谢”,虽含得出有几个洋人时常翻白眼为难她,她都一日一日应付下来。
  锣鼓声紧,天天操练,但难题很多,一忽儿司仪,使小性子,一下子借水银灯的公司派不够工人,工程人员发觉架电线的柱子不够力,新闻稿写得不整齐,忘了邀请电视台之类。
  真正烦恼无穷,我替她看急,但帮不了忙。
  千头万绪,都得由她来策划。
  我们已经有点熟,我光笑着安慰她:“时间总是会过的,到时候不妥的事全部会妥当。”
  她喃喃的说:“要是策划一场政变或大革命,倒还比较有意义,统筹时装表演,嘿!”扬扬手。
  每次她扬手,缩了水的毛衣使往上一带,露出可爱的肚脐。
  她这种不经意的性感简直要了我的命。
  我问:“你怎么老穿这套衣裤?”
  她看看自己身上,“一套?不,我共有两套,这条裤子是萝卜裤,另一条是窄脚的,你看错了。”
  “毛衣都是缩水的。”我埋怨。
  “那是放在洗衣机内洗的结果,”她叹口气,“没空呵,现在公司只放我回去睡一觉,有时候连洗澡的时间也没有。”
  我大笑。
  她说的话娱乐性太丰富。
  那伟大的日子终于来临,丁香仍然是毛衣粗布裤,打点一切,镇定过人。
  平日不见她有什么了不起,大将倒底是大将,临场才显得威风。
  只见她将事事安排得妥妥贴贴,但凡有谁慌张、失措、动气、她都一一安抚。
  多个星期的筹备策划,一小时的演出,事后台上静寂十分,她躺在一张帆布椅上,瘫痪下来。
  适才的色彩缤纷已经过去,目的已经达到,成绩非常好,都纪录在我的照相机中。
  我轻轻说:“结束了。”
  她紧闭着眼睛说:“是的,我都不知道是悲是喜。”
  “当然是喜。”
  “一则也悲,高潮已过去。”
  “你可以筹备另一个展览会。”我说。
  “我再没有那种勇气与力气了。”她笑了起来,然后她睁开眼睛,“来不来我们的庆功宴?我欢迎你。”
  “香槟?”
  “有。”她一跃而起,精力又来了。
  “八点钟丽晶见。”我说。
  她扬扬手。
  台上是空空荡荡的,但是我彷佛还看到适才的衣香鬓影,此刻的热闹豪华的场面将永留我心。
  庆功宴上的丁香令我吃惊。
  在短短一小时内,她洗了头,长发披散下来,穿一件浅紫色累丝旗袍,银灰色高跟鞋,淡妆、整个人迷惑美丽──啊牛仔裤小女孩的形象呢?现在紫玉的长耳环两边晃,她与每个人干杯跳舞,把我挤得老远,忽然之间,这个丽人远不可触。
  她的精力何来?能力何来?
  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我抢着替她拍照。
  事后跟阿尹说:“你看这女子如何?”摊开她的照片。
  何甲,我那好友,因自觉对女人有太丰富的经验,马上答:“还不错,不过太难驾驭,何必呢?”
  我比较喜欢她穿缩水毛衣梳辫子的样子。
  艳装的丁香太遥远。
  假期过去,我回到学校,她回到工作岗位。
  事情就这样完了吗?不不。
  我打电话去她写字楼,女秘书说:“她放大假。”
  “放多久?”确应该放假。
  “一星期。”
  “能告诉我,她家中电话吗?”
  “不方便。”
  “我是你们公司雇用的摄影师。”
  “呵,待我查查看。”女秘书说:“是二一五三四五。”
  “谢谢帮忙。”
  但家里的电话久久也没有人听。
  终于有人接,是钟点女佣,“小姐到浅水湾去了。”
  这个时间到浅水湾?才初春,水还冷,不过阳光却很好。
  我驾车向浅水湾一开去,沙滩能有多大?我想去找她。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幸好车,步下沙滩,便看见有一个女郎坐在沙滩椅上,近影树底下,正在晒太阳呢。
  这时节的太阳居然有些暖意,她不是丁香是谁,伸着长长的腿,棕色的皮肤细结光润,闭着双眼,长发轰轰烈烈卷曲地自椅背散下来,犹如野马的鬃毛,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女人长发?请来看看这一把头发,条条丝丝都散发看性感性感性感。
  她上身仍然穿着那件缩水毛衣,下身是比基尼泳衣下半截,小小的黑色裤子,我的心完全飞跃,除了倾荡,没有第二个感觉。
  她身边放看一架小小无线电,正在播放洛史超城那永远不灭的歌:
  “……如果我独自站着,
  影子是否会掩藏我心的颜色,
  蓝色是眼泪,
  黑色是天空运行的星,
  对你来说,
  不会比一面镜子更有意义……”
  我一向最爱洛史超域的慢歌,充满感情的声音诉说一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但这琐事却是爱情呢,在不打仗的太平时节,还有什么更重要?
  爱情,我太响往爱情,生活的平静乏味,除了爱情,没有其他的事可以令我感到真正的活着,现在我每个细胞都奔腾起来。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坐下。
  她没有察觉。
  我唤她,“丁香。”
  她的头侧一侧,并没有睁开眼睛,大概是猜不到有人会在这里叫她的名字。
  在这么美丽的太阳底下,一切变得很恍惚,具催眠作用,我就是被迷惑了。
  “丁香。”
  她睁开眼睛,见是我,微微一怔,“是你?”
  “是我。”
  “你怎么来了?”
  “我寻你来的。”
  “寻我作什么?”
  “想念你。”
  她一怔,面孔排红,低声问:“怎么会?”
  我微笑,“不知道,感情永远在不知不觉间发生。”
  “你是一个有为的年轻人。”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我不明白。”我一怔。
  “我不是任何人爱慕的对象。”
  我抬起头,远远看见白色的浪缓缓卷上沙滩。她一口拒绝我。为什么?[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我心缓缓一阵剌痛。
  我问:“我不适合你?”
  “不,我根本不能谈这个问题。”
  〔为什么?”
  “我是个有夫之妇。”
  我呆住了。
  “什么?我们共事这许多日子,你独来独注,一切独自担当,根本没有提起你有丈夫这件事,事,你结婚多久了。”
  “一年。”
  “他人呢?”我讶异的问:“为什么不陪伴妻子?”
  “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大好。”
  “那么离婚。”我断然说。
  她轻笑,“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黑即是黑,白即是白,却不知中间隔着许多层灰色,结婚容易离婚难,你们哪里知道这许多。”
  “年轻人?”我反问:“照你这么说,你倒是比我还大?”
  “不跟你争这个。”她站起来,叹口气。
  我不放松,“他是流氓?”
  丁香似不愿多说,我帮她折好帆布椅子。”
  “我送你。”我说。
  “这倒是要多谢你。”她笑。
  我送她回家,她一路上并没有说什么,嘴边一个暧昧的微笑,其实并不是代表什么欢愉,不过是一个惯性的表情。
  我心碎,婚姻不愉快而不能离婚,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意志消沉呢?
  这世界不如意事常八九。
  到了她家她向我道谢道别,声音很温柔。
  她说:“好好教书,别误人子弟呵。”
  她上楼。

丁香[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04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5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