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回南天》[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我与史理光在一起的过程,是颇为轰烈的。
  他结婚十五年,有子有女,在认识短短的六个月期间,便决定与妻子离婚,走到我家来。
  当时“舆论”颇为震惊,而我则被胜利冲昏─头脑,只觉得自己是全世界魅力最惊人的女人:看,一个男人为我抛妻离子,不顾一切地追求我了。
  一半也为了感动,便挺着胸膛,丝毫不理会家人亲友的劝点,毅然地与理光同居。
  高潮过后,人们的嘴巴停止议论纷纷,目光也不是那么讶异,自己的一颗心平静下来,便发觉史理光并不是我想要的男人。
  不错,他外型很好,长得也潇洒,在局里担任工程师,职业高贵,但是……下了班他就在家里坐着,并且不愿意出外交际应酬,喜欢喝一点酒,专挑我那瓶不知年拔兰地,不到三个月就把存货喝得一干二净,我不是心疼钱,而是现在买也买不到这种酒,原来是存着在过节时应酬朋友的……这许多细节在一年内便惹得我眉头频皱。
  结婚久了,他不大注意仪容,开始与我在一起时,他也提起过劲,买过一两条新领带,随后便放弃,回到我的公寓便纽开电视看新闻。
  他自己十五年来采下的产业全付交下给妻儿,赤身跑到我这里来,扬言“我整个人都交给你了”,我不久便发觉这是一个大包袱,只好容忍下来。
  理光对于我们的将来没有计划。
  薪水他自己用一半,另一半交回家做赡养费,再也没有余力做其他的事,现在我开车接送他上下班,我是一个痛苦的胜利者。
  但又怎么埋怨呢?毕竟他的牺牲比我大呀。
  有时候还得买了蛋糕招呼他的儿女。每隔两个星期,他便把他们带回来小坐,省得满街跑,乱花钱。
  连我都讥笑自己太会做人了,我到底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
  侧闻连史太太都诧异的跟人说:“这样没名没份,而且还得贴着理光,真难为她。”
  我只觉自己是只大羊牯,骑虎难下。
  史氏夫妇自幼儿出生后,根本没有太大的交通,平时各干各的。
  史太太跟人合股开一间装修公司,很多时候坐在店里,孩子交佣人带,假期约了朋友搓麻将,与丈夫格格不入,因此交理光提出离婚的要求时,她也很爽快的答应。
  自然史太太觉得她没有面子,也仅止于此。
  离婚后她找到男朋友,是一个承造商,孩子们早已大学毕业,没有负担,环境要比我与理光好得多。
  我更有种上当的感觉,身为“第三者”,背着破坏人家庭幸福的罪名,自然要看到人家惨兮兮的才甘心。没想到会有这样滑稽的结局。
  我冷眼旁观理光,说他深沉呢,也不见得,但是一个人活到这个年纪,自然也很会得掩饰自己,我很难猜测他心里想些什么,大抵想是想的,见没有解决的办法,也就搁在一边。
  有时候我问自己:“伊娃,你打算就如此与史理光过一辈子?”
  心里也隐隐觉得无此可能,因此反而对理光加倍纵容起来,下了班来不及的回来陪他,周末老板要我开工,便板起面孔,有种慷慨就义的感觉。
  我跟自己说:伊娃,你都廿八岁了,还有多少个青春?这样杷下去,要到几时?
  理光喝了两杯,也会同我说:“你若离开我,我就完了,天地再大,也没有地方容我,我的妻子早找到情人,所以你若抛弃我,我与你同归于尽。”
  我当作笑话来听,如今谁还肯为谁赔上性命,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过理光的确为我牺牲了许多而我,我除─赔上青春,还有名誉。如果离开理光,我也很难会找到更好的男伴。
  我苦笑。我们两个人真是耙上了。
  话虽如此,只要不大去想它,生活大致上还是过得去的,圣诞节我们哪儿都不去的,买了新鲜的蔬菜肉类做火锅吃,对我来说,未尝不是新风味,往年穿插在各个大型派对中,被众男搂搂抱抱喝得大醉,几个晚上连续般闹,也不见得快乐。
  我想休息。
  做工做得久了,连续不断的十多年,真想休假一整年,好好休息一下,恢复元气,当然,如果环境允许,我也希望可以藉此机会生一个孩子。
  我并不仇视理光的孩子,神话中后母丑恶的嘴脸不复存在,我比较喜欢他的儿子,小男孩傻里傻气的才七岁,根本不知道父母已经离异,因此视我如一个好客的阿姨,一进门便问:“冰淇淋呢?花生米呢?上次玩的怪兽游戏呢?”
  他的女儿已有十二岁,难缠得多,有意无意之间,尚会讽刺我几句,她父亲斥责她,她也不在乎。
  理光的口头禅是:“这小孩,长得跟她母亲一模一样,小家子气。”
  我反而善这小女孩不值。她的态度是正常的,她需要容忍。
  有时候我们也交谈,小女孩会问我:“你会嫁我爸爸?”
  我很感慨的说:“我不知道。”
  她讶异的问:“你不是急着要嫁人吗?”
  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才好。
  最近因为开了职,不但工作烦忙,应酬也非常多,时常在下了班还要与同事晚饭打牌,把理光一个人扔在家中,开头不习惯,老忘了家中有个人,非常的歉意,后来就觉得不便,既然挂住工作,又得照顾“家人”。
  理光曾经向我抱怨:“这层公寓,以你为灵魂,不知怎地,你一离开,我简直就不下去,非得出去喝杯东西不可。”
  我老笑他不甘寂寞。
  理光的命根也并不是我。
  他爱他的儿子。
  那小男孩得到他全部的宠爱。
  理光跟我说:“弟弟长得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啊,你尚有自恋狂呢。”我取笑他。
  “不不,我只是讶异于造物主的奇妙,我有时候想:即使我本人死亡,我的精神不灭,因为我儿子的体内流着我的血液。”
  “得了哲学家。”
  小男孩对我很友善,无异地长得似理光,连皱眉头,耸鼻子这小动作都一模一样,一定是受了遗传因子的控制,上帝连这样的细节都照顾到了,真正奇妙,理光说得对,我们也开始明白到人们为什么要含辛茹苦地养育下一代。
  理光说:“你爱弟弟,我也很感动。”
  “看在像你的份上。”我微笑。
  到现在他还说这样客气的话。
  我与史家唯一不交好的人便是史太太。
  虽然她与理光早已分居,但我不知道她本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甘心问,人家叫她史太太,我也叫她史太太。
  她是一个非常小器的女人,一点点的事斤斤计较,家里一只冰箱坏了都闹一场。
  她打电话叫理光听,总说:“弟弟有事找他。”
  我忍不住说:“你要见他就说你要见他好了,不必说是孩子要见他。”
  史太太苦无其事般笑:“那还不是一样,孩子是我生的。”
  “哪个女人不会生孩子?”我不服气。
  “不见得啊,凌小姐,现在的女人,爱得死去活来是一件事,你让她为男人生孩子,又是另外一件事,凌小姐,是不是?”
  我哑口无言,真的,我为理光牺牲了这么多!但是“生孩子”始终是说说而已,只算是闲聊的话题之一。你真让我大起肚子来,我可没这个胆子,我哪来的时间养宝宝?公司说不定什么时候派我到欧美去,我略为退缩,这种机会就一去不再,生孩子的女人多,事业有成的女人少,鱼与熊掌如可兼得,那当然好,如不能够两全其美的话,也只好自私一点,顾了自己再说。
  养孩子是不必提了,女人在怀孕时是最痛苦最丑陋的,整个人都浮肿,行动不便,而且危险……
  理光问:“你跟她说什么?问她到底有什么事便罢了。”
  “到底有什么事?”我问。[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冰箱坏了,你叫理光来看看。”
  理光说:“我不是修理师傅。”
  我气道:“别把我夹在中央。”
  理光把话筒接过来说:“我明天下了班来。”说完便摔电话。
  我愕然问:“你会修?”
  “修我是不会,我会叫人来修!她不外是想我在场付修理费罢了。”
  连这种钱都要省。
  理光怔怔的说:“如果她再婚的话,我们就搬回大房子住,我的孩子不做拖油瓶。”
  他担心的事也真多,我不敢告诉他,我并没有打算跟他回家把这两个孩子养育成人。不错,我喜欢他们,但……我耸耸肩,不去想这个问题。
  我是越来越懂得保护自己了。
  那天理光回来,我正在洗头。
  他先挑剔我:“好端端一把头发,熨得这么卷曲,有什么好?”
  我扬起一条眉:“怎么?什么事?回一趟家就合我不入眼了?”
  “你猜那女人说什么?”理光气鼓鼓坐下。
  “什么女人?”我笑,“你是指你的前妻?”
  “她说你再也不会跟我的,你在外头玩惯了,因此想换口味,所以与我同居。”
  “于是你相信了?”我用梳子梳通头发。
  “不,我不相信。”他用手获我的头发,“我早已知道我看不住你。”
  我怔住。转头看他。
  “我不是蠢人,”理光低下头,“我凭什么叫你留一辈子?现在还有谁是罗曼蒂克的傻子?我也不能太奢望。”他握紧我的手。
  我笑,“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理光说:“与你在一起,无论时间长短,我也是愿意的。”
  我不出声。
  他强颜欢笑,“来看弟弟送你什么。”
  “弟弟送礼物给我?”我也乐得转变话题。
  他喜孜孜取出一张卡片,上面画看很幼稚的一朵花与一只小狗,以及一个小男孩像,太可爱了,那小孩子嘴里指看一句歪歪斜斜的大字:“阿姨生辰快乐。”
  我很喜欢这件礼物,将卡片放在当眼的地方。
  连我自己都几乎忘了生日。
  理光说:“伊娃,你有时间的话,也不妨想想,我虽然穷些,疲赖些,但到底我是爱你的,而且我给你自由,你嫁了别的公子哥儿,光鲜是光鲜,可是他未必体贴你。”
  我愕然,“你在说什么?”
  他笑笑,“祝你生辰快乐!伊娃,我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
  “你知我不在乎这些。”我说。
  “我并不能因此轻视你。”他低下头。
  气氛太沉重,我第一次词穷。
  “伊娃,老老实实,你们公司是否想将你送到英国去受训九个月?”
  “说是这么说。”
  “你是在伦敦念书的,最佳人选。”
  “咦,彷佛你要努力把我送走呢。”我笑。
  “回来后你又可以高升了。”
  “承你贵言。”
  “伊娃,其实你现在的薪水也已经够用。”
  我说:“我节省而已,钱又有谁嫌多呢。”
  “你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了?”
  “言之过早。”我说:“事情临到头再算。”
  “你心里恐怕已经有了主意了吧。”
  我说:“理光,别逼我。”我按住他的手。
  他叹口气,不响了。
  我斟出酒,“来,预祝我生辰快乐。”
  电话铃响,我去接听。[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又是史太太。她声音很急促,“快,弟弟有事,叫理光来。”
  “什么事?”我没好气的问:“冷气机坏?”
  “别搅了好不好?”她尖声说:“弟弟发高烧,要送医院。”
  “什么?”理光接过话筒:“我马上来。”
  他抓起外套。
  “我跟你去!”
  他犹豫一刻,“好。”拉住我出去。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21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117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