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一夜[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一夜[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暮》


  我是在一个应酬上碰见她的。
  那天我没有带妻子同去,她到亲戚家去了。
  我坐在那间装修豪华的客厅中,看着一对对男女客人抽烟、喝酒、谈笑,加上音乐,来往的女仆、侍役,我有种无聊的感觉,我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我看见了她。
  她在抽烟,头靠在墙上,一身白。细麻的长袖衬衫,细麻的长裤,头发不长不短,脸色不十分好,她在抽烟。
  她并不是像一般女人那样,十指尖尖的红寇丹夹住了一枝香烟在抽,她轻轻的用她的食指与拇指──并不是十分雅观的姿态,但是吸引了我。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她。
  来这个地方的通常是些颇有声名的人,但是我想不起她的脸。她有两道很漂亮的眉,低垂着眼,她不是美女。谁是美女呢?在这个客厅中我找不到美女。如果妻来了,她可算得上美,但是妻……
  她很沉默。一口口的抽着烟,垂着眼。她的下巴几乎可以碰到膝盖,她坐在地毡上。
  没有人注意她,这一间屋子灯光比一般夜总会还要暗。
  她一个人来的?
  她抽完了烟,按熄了烟头。
  她的手指很纤细,没有指甲油。没有戒子,没有手镯。我看她的侧面,她甚至没有耳环、项链。
  她至少是自然的。
  然后我想到妻子,我大概跟她说了一千次,灰扑扑的玉是恶心的,没有条件,穿露背装也是讨厌的,厚底鞋、红嘴唇……她从来不听我。幸运的是她被公认为一个美女。她的确有符合条件的五官。
  她没有来。我一个人。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子并没有看见我。
  我掏出烟,默默的通过去,她看了我一眼,没有怔住,但是她那一眼看了很久,她吸引住我了。
  她拿了一枝烟,我为她燃着。
  我想我可以开口了,我们毕竟不是在街上,我们认识这里的主人。
  我说:“一个人来?”
  她把手指轻轻的伸进头发里,摇摇头,向人群指一指:“我的分居丈夫在那边。”
  我随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一个男人左拥右抱的坐在沙发中央。她是一个名人,最近举行过音乐会,那张脸是熟悉的,但是此刻他快乐得几乎有点狂妄,在笑在讲,似乎吸引到注意力是无上兴奋的事。
  “你的丈夫?”我奇异。
  “不,”她淡然答:“我的分居丈夫。”
  我尴尬的笑一声,“你与他同来?”
  “是的。”她在地毡上伸长了腿,“这里的主人硬要如此做──当初是他做的媒人,他有内疚,他要把我们拉在一起,他希望我们有救。”她的声音是毫不起劲的,甚至不像在说别人的闲话,一般人讲闲话的声调不但起劲,而且激动。
  然后她托着脸,对看我笑了,“那个便是我爱过的男人。”
  我看到她眼睛里的意思。
  她说:“我只是想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居然一度爱过这个人。你问起了……对不起。”
  我奇问:“为什么对不起?你原可以这样说。”
  她又笑,笑得低下了头,她又摇摇头,好像在嘲弄什么。
  “你要回去?”我问。
  “不,”她说:“为什么要辜负主人的一番美意?如果我还妒忌,我当然会走,妒忌里还有爱,有爱,有爱我就坐不下去了,但是现在你看到了。”
  我再通过去一枝烟。
  她的丈夫依然在那里高谈阔论。我的天。如果开了几个音乐会便这样我大概不应该批评他,也有人说我是个骄傲的人。
  不过任何人可以看得出他们两个人不同的地方。
  我想起来了,我曾看过他们结婚的启事。
  我说:“你是那个──”
  “是,我画画。”她点点“头。“音乐家的妻子。报纸上都是那么说,我就是她。”
  我笑了,我是一个多事的人。
  她从头发中看过来。忽然之间我伸手替她拨开了头发。
  她说:“谢谢。”
  隔了一会儿她问:“你做什么?”
  我微笑,“我是木匠。”[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很好。”她说。[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不是,我说了谎,我是律师。”我笑道。
  “也很好。”她说。
  她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吸引了我。我又笑了。
  “你是一个快乐的人。”她看着我。
  “是的。”
  “你给了婚?”她问。
  “是,两个孩子。”我掏出皮包,把照片抽出来给她看。
  她没有肴。“你们都把幸福带了到处走,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美丽的太太与美丽的孩子,为什么?”
  我怔住了,我有点不好意思,这种举止是无聊而幼稚的吧,把自己的家庭拿出献宝,但是以前我并不觉得这样做俗气,而且通常一般朋友也把照片接过去看得津津有味。
  我的手僵在那里。
  她笑了,她把照片拿了过去,总算瞄了一眼,然后吃惊了,“多么美丽的女人,你的妻子?”
  “是。”我没有什么骄傲的感觉。
  “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她微笑。
  我把照片藏好,我说:“谢谢。”
  “她今天晚上不在?”她问。
  “不在。”我说,“我家有亲戚生日。”
  “我小时候也希望长得美,”她耸耸肩,“不过容貌是注定的。”[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我看她的睑,她凭什么说她自己不好看?我代抱不平,我淡然说:“我觉得你很好看。”
  她喝了一口酒,“我不是十分良家妇女的一个人。他──”她指指她的丈夫,至少离婚前是她丈夫,“他以为我是温善的女人,会跟着他到处走,他错了。”
  我忽然说:“他没有错。他只是不配你跟他走。”
  她又抬起了头,正对着我,脸上有一种静寂的哀容,只是几秒钟,她说:“我配他不起,他太属于这个世界,又拼命装做不属这世界。”
  我静下来,她是美丽的,我认为她美丽。我甚至认为她比我妻子美丽,我不该如此想,但我心中感觉的确如此。我的天,我问我自己,这算什么呢,与一个才认识几十分钟的女子在说这种话,认识?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你叫什么?”我问。
  “乔。”她回答:“我母亲想我快乐。”
  “好名字。”
  “你妻子叫什么名字?”她很有兴趣地。
  “珍妮。”
  她笑,“她们大多数叫这一类的名字。”
  她语气中有一种天真的妒念、与妒忌引起的轻蔑,这使我觉得她很可爱。她是毫不掩饰的,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
  她接着说:“但是她长得真美丽,不骗你。”
  “你几岁?”我问。
  “甘四。”她说:“第一次开书展是四年前,两年后我给了婚,我没有孩子,我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个有钱的父亲。我的画糟透了,但是每次画展总卖得出去,总有报纸捧场,我想你是明白其中原委的,金钱。其实我一直想做个裁缝,或是替人家剪头发。”她格格的笑起来。
  她有点醉意了,但是距离醉还有一大段。
  我极有兴趣的听着,老天晓得我真是被吸引了。
  她齐耳朵的头发是齐剪的,此刻有点乱,我又忍不住替她拨了一下。如果我妻子见到了会怎么样?她是个极妒忌的女子。我从来没对其他女人做过这类似的动作,但是今晚,今晚我甚至没喝过酒。
  “很滑稽,是不是?”她仰起脸问。
  “不,你很幸运,你父亲富有。”我说。
  “你?”
  “我没有父亲。我只靠哥哥与奖学金。”
  她点点头,“很好。”
  有人把音乐扭得更响了,那是一首很普通的歌,歌词是熟悉的,它说:“你不要怨我不要恨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无奈何无奈何,我要你忘了我。”听了这样的歌词,我笑了。怎么忽然放这样的唱片呢?简直不可思议。
  但是她没有笑,她用神的听着。唱片就给换走了,她还是出着神。
  我看着她。
  她是一个孩子,一滴雨一丝阳光,一个足印,一首毫不动人的歌,都惹她的凝神。
  “不错的歌。”她说。
  “为什么?”我很不赞成。
  “我不知道。那个女的并不想对方忘记她。真的忘记是一回头什么也不理,不会一直这样诉说。很缠绵。”
  我笑,“你解释得好,但是很多歌的歌词都差不多──”
  “它们都很好。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般人嫌它们,”她奇怪的说:“我最喜欢时代曲的。”
  “你不平均。”
  她笑了,她站起来,一我要走了。”她找到了她的手袋。
  “我送你。”
  “我知道我的路。”
  “我送你。”我拉住了她的手臂,避开人群,向大门悄悄走去。她的手臂也是致细的。她相当高,她的头发黑得闪亮,她的唇有点濡湿,她在微笑。
  我开了大门,外边的新鲜空气马上涌了进来,我一定是疯了。我有种感觉,我觉得我爱上了她。我与她走到街上,我松了我的手,我点了一枝烟,递过去给她。她只在我手中吸了一口,我拿回来也吸了一口。
  她看着我。
  我只知道她叫乔。一个出名的音乐家的妻子。
  她的眼睛闪亮。她看着我,她脸上的神情有一种很原始的孩子气,非常与现实脱节,与她在一起仿佛是与一个梦在一起似的。
  我问:“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我的声音有点哑。
  “不想去,回家去睡觉。”她说。
  “还早。”
  她走了几步路,脚步不怎度稳,“我们总得回家的。”
  “好,我答应送你回去。”
  在路灯下有点光,她在光下显得很瘦,衣服又有点宽,颇有点不禁风的样子。我喜欢她。如果我没有结婚,我一定会追求她。可是怎么她丈夫会放弃这样一个女孩子?他怎么舍得?
  我不明白。
  “只要走一小段路就到了,我住得很近。”
  “一个人住?”我问。
  “是的。”她点点头。
  我们走了十分钟,便到了。她抬头看我。“下雨了,”她说。
  我抖抖身上的雨珠。一条街上都是静寂。
  “进来坐一下子。”她说。
  我犹疑了一会儿,进去?时间不太早了,我应该回家了,妻子会在等我。我应该回家的,但是她的话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我跟了她进去。

一夜[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04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