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骗婚[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骗婚[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女神》

  洪家上下第一次见到文月桂,就不大喜欢她。
  把文小姐带到家来的,是洪家长子洪子聪。
  请女朋友前来见父母,关系当然已经很成熟,希望得到家人的认同。
  文月桂年轻貌美,皮肤微褐,眉毛修得细细,衣着入时,又十分会应酬。
  照说不会不受欢迎,可是洪太太第一个觉得不舒服。
  开头,她以为是那双水灵灵、滴溜溜不停转的眼睛,跟着,她发觉是文月桂轻佻的态度。
  也许,洪太太想,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这样吧,边说边不住伸手去撩拨男友的衣领、钮扣,简直没停过。
  饭后大家都觉得累,便打道回府。
  在车上,小妹子敏忽然说:“大哥的女友看上去像哪个小明星。”
  一点不错,太娇媚了。
  子聪的弟弟子康则说:“人很热情,一直追问我家有多少房产,我说我不知道,”停一停。“我的确不知,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洪先生嗯了一声。
  洪太太轻声冷笑。
  子敏问:“大哥现在住的那幢公寓,写的是他的名字吗?”
  洪先生回答:“将来连你们在内,住的都是公司名下房子,不得转让。”
  正是,你固然厉害,可是我也不笨。
  子敏第一个笑出来。
  子康看她一眼。“别以为个个男人愿意供养妻子。”
  洪太太叹口气。“父母设想得到的都为你们做妥了,将来际遇,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子敏说:“我希望得到幸福。”
  那边厢,文小姐也对子聪这样说:“嫁给你会幸福的吧?”
  子聪是个憨直青年,当然点点头。
  文月桂说:“真羡慕你,出身小康,衣食不忧,且可受到良好教育,可是又无大富之家的压力,最最开心。”
  子聪说:“将来我们结了婚,也是洪家一份子。”
  月桂笑笑。“那怎么同,始终是外人。”
  “我对好,不就得了。”
  车子到了月杜的寓所,她说:“不必送我上去,时间已晚。”
  他俩轻吻一下。
  月桂上楼,一开门,就听见音乐声。
  她当然知道这是谁。
  她丢下手袋、外套。“你不怕洪子聪送我上来?”
  那男人转过身来,笑答:“说我是大哥不就得了。”
  那是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可是像月桂一样,眉宇间有股奸邪之气。
  他说下去:“反正,说什么,那傻子信什么。”
  月桂叹口气,坐下来。“真不明白天下怎么会有那样天真的成年人。”
  那年轻男子也吁出一口气。“环境造人,他出身好,自小受到保护,不必为生活挣扎,不用接受磨练,奸人又害不到他,根本不知人间险恶。”
  月桂斟出一杯酒。“他弟妹比他精明。”
  “有无怀疑?”
  “不管如何,我只须争取到洪子聪的信任,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他把所住的楼宇转到我名下,目的达到,我俩即全身而退。”
  年轻人点点头。
  过半晌,他说:“真没想到我邵国强会潦倒至这种地步。”
  月桂说:“又不是叫你去骗他。”
  “支使未婚妻去骗人,岂非更加下流。”
  “你放心,洪子聪并没有损失,那又不是他的产业与他的血汗,他家境相当不错,一层中价公寓,损失得起。”
  邵国强不语。
  “况且,”月桂又叹口气。“在过程当中,他也有所得益,我并不会教他吃亏。”
  这时邵国强不耐烦地站起来。“速速照计划进行吧,切勿拖延。”
  “知道了。”
  他开门离去。
  原来,这一对男女,都是都会中的骗徒。
  本来,两人都有点积蓄,预备退休搞正行小生意,接着结婚。
  可是文月桂贪心,不知怎地,坚持把资本押到一项风险颇大的投资上去,希望对本对利,捞它一笔,结果投资失败覆没。
  二人不得不东山复出。
  在一个偶然场合,月桂认识了洪子聪。
  她嘲弄地说:“不是大鱼,可是稳扎稳打,一定会上钩,江湖救急,聊胜于无。”
  还有一个原因,洪子聪不讨厌,做她那一行,最可怕的事便是碰到比他们更猥琐无良之人。
  与他相处数月,月桂发觉子聪有许多优点,渐渐觉得,弄假成真,嫁到他家去,也不是坏事。
  他真正爱惜妇孺,肯负责任,为人光明正派,无不良嗜好,堪称品学兼优。
  月桂自觉配不起这样有为青年,骗他没问题,长期假装迎合,会太辛苦。
  真好笑是不是,她已不敢奢望可以与一个好人共度一生。
  洪子聪彼有积蓄,这些日子来,已经被她钩出来花尽,钱一到邵国强手,似雪片遇到炉火,片刻融化。
  邵国强是那种拿到遣散费先去买西装皮鞋的人,房租、食物全丢给女人负责,然后抱怨:“荷包(手)禁那么紧,当心我找别人。”
  遭公司开除后二人开始找亲友投资一些小项目,这一万,那边数千,赚了中饱私囊,输了大家摊分,收入竟胜打工多多。
  是那样开始行骗的吧!
  月桂累了,明天,还要上演一套好戏,得聚精会神演出,今日还得早一点休息吧。
  翌日,她到达一间化验所,邵国强已在等她。
  “来,我同介绍,这是我表弟余兆雄,是这的技师。”
  叁个人坐下来。
  余兆雄说:“先替照一张肺部的爱克斯光片,然后,把的底片套在另一人的上面,保证做得天衣无缝,收费叁万。”
  邵国强看了他表弟一眼。“一万。”
  “两万。”
  “一万五。”
  邵国强掏出现款来付给他。
  月桂脱去衣服照爱克斯光片。
  “过叁日来拿。”
  邵国强笑笑。“有了这张道具,可方便行事。”
  会成功吗?
  邵国强像是看到她的疑窦。“马到成功。”[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当晚,她见到了洪子聪,便诉说疲倦,气促。
  她叹口气。“真怕失去健康,没有健康,即什么都没有。”
  “那么年轻,不必担心。”
  月桂忽然泪盈于睫。“家父若不是那么早辞世,我也不必吃那么多苦。”
  子聪耸然动容。“我替找个医生看看。”
  月桂连忙答:“我已经做过全身检查,报告过两日出来。”
  “那么,我祝健康快乐。”
  “谢谢你。”
  月桂到化验所去拿爱克斯光片的时候,余兆雄不在,一位刘小姐说:“在这了。”把底片交给她。
  为安全起见,月桂说:“请验一验,是否我的底片。”
  刘小姐取出,放在光盒上。“的确是的名字,”她怔住。“慢着,文小姐,[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左肺上有阴影。”
  “是吗?”
  “文小姐,我劝赶快找医生化验。”
  “谢谢关怀。”
  月桂直接去找洪子聪。
  他自会议室出来,看到脸色苍白,楚楚可怜的她,大吃一惊。
  “什么事?”
  她双手颤抖,几经艰难,才开得了口。“我想再找一个医生证实一下。”
  “证实什么?”
  她自牙齿缝中迸出两个字:“肺癌。”
  她颤抖着双手,把爱克斯光片交给洪子聪。
  接着的戏,交由他人演出。
  月桂想也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专科医生嘱她立即入院诊治,她拖延着,不哭,也不激动,只看着窗外,静静地说:“家父也是这个病,这个岁数。”
  洪子聪心如刀割。“我永远不会离弃,我会等把病治好,要是愿意,我们可以马上结婚。”
  这时候,月桂缓缓地说:“我有个心愿。”
  “请告诉我。”
  “自小被人从这赶到那,我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
  “月桂,我的家即是的家。”
  “可是,”她感喟。“到底不是自己名字。”
  洪子聪立刻说:“我马上去转名。”
  她握住他的手。“不要拖,我这个身体,拖不得。”
  “我明白。”
  子聪当晚就与父母开家庭会议。
  洪先生一口拒绝。“牵涉数百万款项,绝无可能;对你如此,对你弟妹也一样。”
  子聪恳求说:“爸,当作给我的结婚礼物吧!”
  “你与妻子可以住在那安居乐业,到我息老归主,物业自然过户给你。”
  子聪还想说什么,洪先生已经摆摆手。“不用多讲。”
  洪太太看着如热锅上蚂蚁的儿子,于心不忍。
  “是文小姐向你要聘礼吗?”
  “是,她希望得些安全感。”
  “你的私人积蓄其实也足够下订金。”
  子聪红着脸。“已经花光了。”
  洪太太暗暗吃惊,这位文小姐,真会敛财。
  子聪忽然哽咽。“妈,她得了绝症,这也许是她最后愿望。”
  洪太太不相信双耳。“什么?”
  子敏一听,几乎没笑出来。
  是子康瞪她一眼,她才勉强忍住。
  子聪如热锅上蚂蚁般出去了。
  稍后,洪太太问:“这是真是假?”
  子康答:“一个人,不会拿自己健康来开玩笑。”
  子敏懒洋洋。“既然不久人世,叫大哥把房子转名来何用?”
  子康说:“嗯。”
  洪太太说:“本来,钱财是身外物。”
  “不过,”子敏接上去。“我不甘心白便宜人家。”
  “可不是。”
  “聪哥怎么这样轻易相信别人?”
  洪太太叹口气。“人家调教得好女儿,似都会狐媚之术。”
  子康说:“也许,成全大哥是值得的,他从来没开口向家要过什么。”
  洪太太见他们兄弟友爱,十分高兴。
  “我有这个数目,”子康说。“子敏,呢?”
  “我的积蓄不会少过你。”
  洪太太笑了。“这样吧,大家凑一凑,送他两百万,当做头期款。”
  “那位文小姐应该放心了。”
  子敏问:“她的绝症医得好吗?”
  洪太太笑。“楼宇过了名,一定马上好。”
  可是事情出了意外。
  月桂去看过新居,十分满意。
  “可惜没有全部付清屋价。”
  洪子聪歉意地说:“放心好了,我会把全部薪水交给,足够缴款。”
  月桂在心中盘算一下。
  洪子聪无疑已经尽了力,再挤逼他,也许弄巧成拙,看账面,她已有得益,立刻转手,也进账不少,够她与邵国强生活一段时期了。
  她盈盈落下泪来。
  洪子聪说:“我联络了最好的医生。”
  月桂已不在乎。
  这位名医当然查不出什么来,因为她根本没病。
  当时,场面也许会有点尴尬,可是,她相信可以应付过去。
  之后,她会与邵国强到北美去生活一段日子,听说,那边的老华侨比较单纯,而新移民则十分寂寞,说不定有机可乘。
  月桂马到成功,十分兴奋。
  邵国强也笑得合不拢嘴。
  “月桂,宝刀未老。”
  月桂突然变色,用手抚摸面孔,跑到镜子面前,去细细观察自己的容颜。
  真的,干这一行,二十五、六岁已经嫌老,十八、九岁才叫刚刚好。
  邵国强搓着手。“不用照了,美艳如昔。”
  月桂沉默地坐下来。
  “明天就去卖掉房子,把钱交给我。”
  月桂不出声。
  “喂,听到没有?”
  月桂淡漠地应:“听到。”
  “我带到巴黎去住丽都酒店。”邵国强不知多兴奋。
  月桂仍然不作反应。
  “有什么不妥?”
  月桂镇定地说:“钱由我赚来,由我安排。”
  邵国强的笑容僵住。
  不妙,他想,这个女孩子大了,主意也多了,这还是她第一次不听他唆摆。
  他不禁既惊又怒,但随即将恼意按捺下去,这种事要慢慢来。
  她是他的囊中物,他不怕她会飞走。
  于是,他装作满不在乎地说:“也该学习管账了。”
  月桂见他如此答,便笑说:“谁说不是,房子正在涨价,我想抓多一年半载才放。”
  “俗云,夜长梦多。”
  “不怕。”
  邵国强凝视她。“是不舍得吧?”
  “是,想多赚一点。”
  “不,我指那个人。”
  “谁?”
  “洪子聪。”
  月桂矢口否认。“没有那回事,我从头到尾没有一点与他共通之处。”
  可是,不知怎地,心中十分遗憾。
  她知道配不起他。
  第二天,洪子聪电话来了。
  声音十分异样。“月桂,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
  月桂微微笑。“可是我已经好不了。”
  “月桂,医生详细报告出来,肺部并无癌细胞。”
  这是意料中事,月桂笑意更浓。“是吗?莫非是搞错了。”
  几经艰难,洪子聪才说:“月桂,坏肿囊在的肠子。”
  什么?
  月桂抓住电话的手一松,听筒噗一声掉下,她耳畔嗡嗡作响,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玩出火来了,她遭到上苍的责罚了,一个人,怎么可以拿健康来开玩笑。
  “月桂,月桂,听我说,医生说发现得早,可以医,我即时安排入院接受治疗。”
  月桂茫茫然坐着不动。
  洪子聪立刻挂上电话赶至她家。
  他蹲下来同她说:“月桂,我永远爱。”
  文月桂尖声哭喊起来。
  邵国强听到这个消息,面如白纸。“什么?真的有病?”
  文月桂饮泣。“请你陪着我度过难关。”
  她伸手去拉他衣袖,他惊恐地摔开她的手。“是真还是假,不要同我开玩笑。”
  “千真万确,要做手术切除。”
  邵国强打了一个寒噤,退后两步。
  月桂失色问:“你这是什么态度?”
  邵国强双手乱摇。“做我们这一行,最忌老同病。”
  月桂睁大眼睛。
  邵国强取过外套。“慢慢治病吧,后会有期。”
  “什么?”
  月桂急了,追上去。
  “钱我也不要了,留着自用吧!”
  他推开她,她脚步一滑,跌倒在地,头部撞向玻璃茶几。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
  洪子聪紧紧握着她的手,头伏在床沿,累极憩着。
  看样子已经不知陪了她多久了。
  一定是他到公寓来,发觉她昏迷不醒,故送她入院的吧!
  真奇怪天下有洪子聪那样的好心人,可是世上也有邵国强如此凉薄男子。
  月桂落下泪来。
  子聪醒来。“不要紧,我在这。”
  月桂与他拥抱。
  “健康最重要,养好身体,我们立刻结婚。”
  月桂痛哭失声。
  治那样缠绵的病,真不是易事。
  可是月桂已经决定努力挣扎,她拿私蓄出来付医疗费用,乐观地接受现实。
  洪家的人渐渐改观。
  “我们也应该去看看文小姐。”
  “一起去瞧瞧她有何需要。”
  洪太太不出声。
  子敏说:“妈,是一个好心人,平时常到医院做义工,这次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们母女买了女果去看文月桂。
  月桂清瘦了,脸容秀丽,楚楚动人,前些时候那些活泼轻佻的姿态全部收敛,洪太太暗暗纳罕。
  她要起来招呼。[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洪太太轻轻按住。“不要客气,请躺着。”
  子敏说:“我带了一套西游记漫画给看,或可解闷。”
  月桂泪盈于睫。
  子敏说:“别哭,爸妈见了会伤心。”
  月桂低头答:“我没有父母。”
  洪太太恻然。“都故世了吗?”
  “不,”月桂说。“我是弃婴,在孤儿院长大。”
  洪太太大吃一惊,顿时生了同情之心,不知不觉握住月桂的手。
  子敏说:“医生讲,手术顺利,坏细胞已全部切除,接着服药即可。”
  洪太太说:“文小姐如不嫌弃,我们公司少一位社交秘书,可以来任职。”
  月桂说:“我什么都不懂。”
  “唷,”子敏笑。“谁不是做一天学一天呢!”
  月桂知道她们已经接受她,心头一阵喜悦。
  她年轻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这样单纯的高兴过。
  文月桂的病有很大进展。
  医生解释:“病人本身须要坚强的意志力,可是,家人支持更加重要。”
  月桂点点头。
  “文小姐,家人真是没话讲。”
  月桂又大方颔首,泪水纷纷落下。
  没想到洪家待她如亲人。
  假使彻底治愈了病,她就因祸得福了。
  出院后只休养短短一段日子,便到洪氏机构工作,与子敏同一部门。
  洪太太笑道:“小小家族生意,月桂别见笑。”
  她叫月桂只上半日班。
  新生活上了轨道,月桂的心静下来,感慨再世为人。
  邵国强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自从那天离开她寓所之后,月桂已失去他的消息。
  他趁她有病摔开她逃逸无踪,江湖上拍档原本无情义而言。
  可是他俩到底合作了那么久,道义上他应当在她有难之际扶她一把。
  月桂凄然地笑,事实是他扔下她,好比丢下一只烂洋娃娃。
  邵国强不愁找不到新伴侣,此刻,不知在都会哪一个角落,摆下迷魂阵,等人上钩。
  月桂深深叹息。
  她变得沈实、勤快,这场病其实救了她,她在洪氏努力学习,工作很快上手。
  子敏同父亲报告。“月桂最大优点是沈得住气,肯吃亏,同事间有互相推卸责任,最终赖在她头上,她从不出言自辩。”
  洪太太嗯地一声。“这真难得。”
  子康笑。“我就办不到,千错万错,全是人家的错,要不,就是社会的错。”
  子敏白他一眼。“所以,你是普天下至讨厌的人。”
  洪先生说:“文小姐气质较前斯文许多。”
  “是大哥改变了她。”
  洪太太沈吟。“我看是她自己愿意从头开始。”
  子敏说:“这是对的,一个人若不长进,无人可以帮他。”
  洪先生叹气。“可是她的病……我实不愿孙儿有一个病妈。”
  “那要看子聪自己了,人夹人缘,他实在爱月桂。”
  是月桂本人拖着婚事。
  “隔一年,再检查清楚,的确是根治了才说。”
  “吉人天相,不会有事。”
  月桂看着子聪微微笑。“子聪,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
  子聪也笑。“彼此彼此。”
  她与他的关系,本来因骗婚而起,没想到,今日真正谈到婚约。
  月桂终于又看到了邵国强。
  在一个茶座,他像是忽然苍老了,可是仍然穿着最花俏的时髦衣饰,男人到了一定年纪,打扮还是沈稳点的好,越是趋时,越是老态。
  他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他正使尽浑身解数讨好她,她是他的新拍档?月桂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急急别过头去。
  心中无限诧异,她怎么会曾经同这样一个吃软饭的在一起?此刻想来,只觉不可思议。
  趁他还没看到她,她逃避瘟疫似的离开茶座。
  走到阳光底下,她仰起头,朝对面马路走去。


  [完]

骗婚[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21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7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