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阿细之恋[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阿细之恋[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选《阿细之恋》

  我的名字叫阿细。
  我知道我知道,说起“阿细”,你会想像到一个广东籍妙龄女子,知识程度并不高,美目皓齿,瓜子口脸,皮肤微棕,黑油油的一根粗辫子,穿香云纹唐装衫裤……
  但我不是女人。
  我是男人。
  我甚至不“细”,我身高六尺零半寸,重一六○磅,网球好手,自由式泳赛常常夺冠军。阿细!
  名字的来源是这样的:外祖母是广东人,嫁给上海人。妈妈又嫁上海人,因此外婆觉得家中没啥广东味道,适逢我生下来只得五磅六安土。OK,叫阿细。
  家中叫惯,不觉得。“阿细,明天去看电影吗?”
  “阿细,暑假去巴黎吗?”
  “阿细,怎么还没有正式女朋友?”
  但是外头的朋友听见这名字,先是吃惊,后来就笑得昏倒,成为取笑的题材。
  到了多伦多,庆幸得很,我用英文名字“约翰”,或是中文名字“瀚”,洋人干脆叫我“赵”,阿细失传了,大转变。
  一切都平安无事,直到妹妹来多伦多大学看我。
  在食堂陪我吃饭,她不停的叫我阿细,阿细。
  ──“阿细,取杯咖啡给我。”
  “阿细,端张椅子来。”
  我跟她说:“我是你的亲大哥,请不要叫我的小名。”
  她耸耸肩。
  那时有个洋妞坐在旁边,奇怪地问:“你为什么叫你哥哥AHSAI?他明明叫约翰。”
  我要阻止妹妹已经来不及,妹妹若无其事地说:“哦,那是他的昵称。”
  洋妞兴趣来了,“什么意思?”
  “细?小的意思,TINY,MINUTE。”妹妹看着我笑,陕陕眼。
  我央求那洋妞,“请别告诉其他的人,求求你。”
  洋妞笑,“为什么?我认为太可爱了。”
  妹妹问:“你叫什么名字?”
  洋妞答:“珍纳。”
  妹妹购瞄她,跟我说:“她至少有三十八寸胸。”
  我说:“别老土,每个鬼妹都有大胸脯。”
  “你看她那身肉,马上想到床。”妹妹挤眉弄眼。
  “别这样好不好?”我抗议。
  珍纳一点不在乎,笑眯眯地听着我们两兄妹说国语。
  “你不喜欢她?”妹妹诧异。
  “不。”
  “喜欢谁?”
  “本系的一个中国女孩子。”
  “去追呀,”
  “无从下手。”
  “什么意思?”
  “她假装看不到男人。”
  “喜欢女人?”妹妹问。
  “肯定不是。”
  “性冷感?”
  “妹妹……”
  她耸耸肩。
  那个珍纳显然已经接受了妹妹的勾搭,坐看不走。她问:“你小吗?不小吧?”她笑,“六尺高的男孩子不算小尺码了。”
  我觉得世界反了,良家男人惨遭调戏。
  所以我喜欢孙明媚。她是纯东方的。
  在图书馆见到她,像是见到一尊高贵的佛像。
  沉默,宁静,端庄,秀丽。
  挺直鼻子,明亮眼睛,唯一现代的是她略翘的嘴唇,使她有种骄傲的感觉。
  当她写功课的时候,漆黑的长发垂在一边,习惯性地手摸着下巴。一件淡色上等的凯丝咪毛衣,一条窄脚牛仔袂,一双KICKERS球鞋。
  我喜欢她。喜欢她的一切。她的相貌,她的身材,她的举止,她的声音。我告诉自己:赵阿细,你碰上你等待的女神了,她与我心目中的标准完全符合。我甚至爱上了她的双手。没有指甲油、修长,有点倔强,艺术家型,性感的。
  我也见过她游泳,她是个好泳手,穿黑色一件头泳衣,你知道,真正游泳的人不会穿比基尼,但她那件泳衣非常漂亮,里在她细长的身裁上,胸脯是完美的半圆型。
  那次我趋向前去与她打招呼。
  她正用白色的大毛巾擦头发,对我的笑容视若无睹,冷冷瞥我一眼,随即走开。
  于是赵阿细发呆地站在池畔,涨红着脸。
  老实说,我还没有受过这种待遇。女人喜欢我。
  像这珍纳,她就喜欢我。
  一日下午敲门进我宿舍,问我要不要喝咖啡,拿了杯咖啡进来坐在我床上,摆出种种“花花公子”杂志模特儿的姿态。我不是不觉得她肉感,但有些男人不喜欢这种飞来艳福,信不信由你。
  然后珍纳不耐烦了,她站起来,去把窗帘拉拢,转过头来向我微笑。
  我吓得马上过去,把窗帘“沙”的一声再拉开。
  她懂得我的宪思,我也懂得她的一意思。
  她无可奈何的离开我的房间,到门口时媚声问:“下一次?”
  后来有人知道了,都很惋惜。男同学都说,赵某在“为国争光”。
  但是孙明媚当我不存在。
  她对所有的同学都如此,换句话说,她不喜欢跟人来往,放了学自己开部小车子回家,上课准时坐在讲室,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连要好的女朋友都没有。
  我把孙明媚的事都告诉妹妹。
  妹妹感叹的说:“真聪明,女朋友要来干嘛?她往往是跑去告诉别人你的鼻子是整容的那个人,女朋友!”
  我诧异,“做人难道不需要伴?”
  “要,要一个好的男朋友,二人世界。”
  “孙明媚没有男朋友。”我说。
  “你怎么知道?也许她与人同居,也许她男朋友在家里,也许她已经结了婚。”
  “我依然觉得她是独身的。”我坚持,“看得出。”
  妹妹说:“努力追呀,阿细。”
  “我胆子细。”我说:“如果我不喜欢她,那无所谓,追不到拉倒,但现在……”
  妹妹度假完毕就回去了,但我那个小名,也传遍全校。珍纳有意无意间表示那是她的“独家报导”,真受不了。
  虽然这样,只要在学校里见到孙明媚的踪影,我总是迫在后面的。
  网球场、饭堂、同学会、宿舍咖啡吧。
  我总是走过去,说声:“嗨。”
  有时候她看我一眼,有时候不。我无从打听她的消息,她只与华特教授比较来往密,有时也到华特家晚膳。
  因此我设法去相熟华特。
  华特教统计学。孙明媚读电脑统计,与我一样。
  “聪敏的女孩子。”华特惊叹。
  “有男朋友吗?”我渴望知道。
  华特马上明白了。他笑,“年轻人,看中了她?你不是第一个呢!”
  “我知道。但有没有办法帮我忙?”我补一句,“教授,给我面子,我也是统计学学生。”
  华特沉吟半晌,拍拍我肩膀,“好,星期六夜我请她吃饭,你也来。”
  我大喜欲狂,差点没昏过去。
  星期六。我买了一盒雪茄、一盒巧克力到华特家。我看见明媚,心狂跳,她看见我,只略略点头。一整个晚她很大方沉默,我看看她的侧面正面,她的身型姿态,心中得到最大的满足,但是她那么冷淡,不大肯说话,偶而点点头,就这样。
  华特低声说:“小伙子,你要进攻呀!”
  “啊,”我叹口气,“她冷如冰霜。”
  “溶化她!”教授挤挤眼。
  她尽与师母谈些琐事,我真是插不进嘴。
  到临走,我跟她说:“明媚,我送你回去。”
  她把我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上头。我的笑僵住在那里。
  她淡淡的说:“我有开车来,不用你送。”
  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笔,我应该事前打电话给她,约她一起来,那么名正言顺的送她走。
  可是我相信她也不会接受我陪她进出。我爱的人不爱我。呜呼!
  华特说:“赵,你简直像木头!”
  我像木头?真想叫他去问问珍纳她们,那不过是因为我尊重孙明媚。
  蓄意之安排失效,我只好自己打真军。
  在饭堂见到她,我捧着盘子过去与她一道吃,坐在她对面,她看我一眼,不响。
  我陪笑,“天气越来越冷了。到这里住上几年,居然也颇为习惯。”
  她斯文地吃着猪排,并不回答。
  “功课有困难吗?”我问。
  她吃完了,把刀叉放下,向我点点头,站起来走开,一言不发。
  我目送她走开,一个红头发的女孩走过来坐下,她向我笑,“嗨!阿细。”
  气得我。
  “你是谁?”
  “我?”笑,“我是莉莉安,珍纳的好友,珍纳说你是柳下惠。”
  “珍纳是大嘴巴。”我说:“对不起,吃饭时我喜欢独坐。”
  莉莉安摇头,笑“啧啧啧。”
  我愤怒地离开。
  第二天,我又到食堂去碰明媚。追求女孩子,皮要厚。
  她在翻笔记,一边喝着牛奶,全神贯注。瞧到她那可爱认真的样子,我心就软了。我终于碰到我的克星,除她以外,我根本不想动其他念头。
  我也取一杯牛奶,坐到她对面。
  她照例不抬头。
  我咳嗽一声。
  我问:“什么书?好看吗?”
  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我。哗,她的眼睛,清澄如湖水。
  我嚅嚅的说:“不吃点东西?三文治?”
  她仿佛要开口了,我的心跳加速。
  但是忽然之间有一个女声叫:“阿细,阿细!”
  珍纳与莉莉安,还有一个金发女郎,三个洋妞一齐向我走过来。
  我急,我必须解释,但是明媚冷冷的合上书本,站起来,摆一摆她的黑发,走了。
  我一股恶气全出在珍纳身上。
  我吼:“叫我作什么?我欠你什么?”
  珍纳吃惊。“你怎么了?我们只不过想请你去打网球。”
  “你几时不好请?你不见我在与朋友说话?”
  莉莉安说:“阿细,你怎么了?”
  “别叫我阿细,我不喜欢人家叫我阿细!”
  珍纳忽然哭起来。
  那金发女郎说:“珍纳,我们走吧。”
  我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粗暴无礼,我叹口气。
  我说:“对不起,珍纳,”我拍拍她的肩膀,“别打网球,大家去喝杯啤酒吧,来,我请客。”
  珍纳总算破涕为笑。
  瞧,孙明媚完全控制了我的情翻。
  金发女郎问:“那是你女朋友?”
  我说:“是就好了。”我欲借酒消愁。
  金发女郎笑说:“我叫西西莉亚。”
  好得很,西西莉亚、珍纳、莉莉安。不读来的全来了,该来的那个却没来。
  孙明媚,为什么拒我于千里之外?
  同学们知道这事,都笑说:“原来赵只有在外国女人重中吃香,哈哈哈,在自己人前处处碰壁。”
  再过几天,快圣诞节,雪落得好大。我在食堂又碰见孙明媚。
  她戴着一顶红色绒线帽,非常精神,独自在吃汉堡包,大口大口咬着,神情趣致。我的灵魂完全飞到她身边去。
  我苦笑,拿出一个角子,我喃喃地念:“字面便不过去,人像便过去。”
  把角子一丢,覆在手中,一打开,原来是人像。再过去试一试运道。
  我假装轻松地趋向前去,“嗨!明媚。”
  她看着我。
  我问:“圣诞节上哪里去?会不会到纽约?抑或上欧洲?有什么打算?”
  她一声不发,拿起食物,走到第二张桌子去坐下,继续吃她的汉堡包。
  我简直不相信有人会这样的无倩,脸上顿时霓虹灯一般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耳朵火辣辣热起来,巴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呆了半晌,看看她喝完最后一口可乐,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又俊俏又轻快,我又爱又恨,心中像大海起了波浪,眼泪差点没桥下来。
  她不爱我?
  不不,她甚至不喜欢我。
  那一天我实在很闷,约莉莉安与珍纳出去散步。
  莉莉安说:“这么冷,如果你一定要人陪你散步,我们这里的芝儿喜欢跑步,芝儿的同房贝贝也喜欢,你到我们的宿舍来,五点,她们会在门口等你。”
  我无所谓;反正都是同学。我们大学有七千多个同学。
  芝儿与贝贝穿好运动服在接待处等我。
  她们长得很好看,你知道,廿岁出头,青春活泼,但是外国女人再美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世界小姐也不过如此,高鼻子大眼睛小嘴巴,没有灵魂感,不比中国女子,像孙明媚,简直嘴角都孕带诗意。
  她们陪我在校园内跑步。有一条窄窄的跑道的雪被铲清,湿濡濡地,春天相信不会远了。
  但是如果没有爱情,春天与冬日有什么分别?
  啊我在渡日如年。
  我们连跑三个圈子,我觉得兴趣索然。
  芝儿撑着腰间:“怎么?阿细,没兴趣?”
  “你怎么也知道我叫阿细?”我气问。
  贝贝耸耸肩,“每个人都知道。”
  芝儿看着我笑,“你是不是在恋爱,阿细?心不在焉的,没想到男孩子也这么痴情。”
  “是。”我郁郁不乐,“我所爱的人不爱我。”
  芝儿说:“阿细,这是很普通的故事,世上不如意之事常八九。我们喜欢你。”
  我埋怨,“你们予我麻烦多多。”
  “太不公平,阿细,”贝贝笑,“我们岂不是朋友?”
  芝儿喷着白气玩,“我知道珍纳喜欢你,阿细。”
  贝贝说:“我也喜欢你,阿细,我不会介意与你约会。”
  “谢谢。”我不是不感动的。
  “但是我们知道你是君子。”贝贝笑说。
  我说:“君子要回去了。”
  贝贝看天空,“天黑得早。”
  我把她们送回女生大楼,迎面而来的正是我朝思暮想,梦寝难忘的意中人孙明媚!我又惊又喜,惊的是这次不知道又该如何遭她白眼,喜的是又获得目睹倩影的机会。
  明媚手挽着针线篮子,戴一副连指绒线手套。漆黑的眼睛骨溜溜,朝我身上一转,马上避得我远远,往另外一条路上去了。
  我眼睁睁地望看伊人远去,跌脚说:“她真当我是大麻疯!”
  贝贝说:“阿细,再见。圣诞我们回家,假期后再见。”
  “再见。”我说。
  芝儿也说:“再见。”
  我取过车子,一路驶回宿舍。
  因为雪厚路滑,我把车开得很慢,心想:明天要把车子送到车行去,车服上要缚上铁链才行。
  咦,那不是孙明媚?为什么一个人踽踽而行?上哪儿去?这么夜了,又冷。
  我把车停下来,响号。
  她看见车里是我,脸色大变,马上加紧脚步。
  我把车窗放下:“明媚,请上车来,我送你一阵。”
  她脚步更快。
  “明媚。”我一边叫一边把车子加速。
  她几乎在奔跑,忽然脚下一滑,摔了一跤。
  我一吓,连忙停下车.下车去扶她。
  她挣扎看起来,推开我,沉着声音:“不要动!别碰我!”
  把我当作什么洪荒猛兽了。
  “明媚。”我说:“为什么拒我于千里之外?”
  “我不符合你的要求!请你快上车走,”她铁青着脸,“快走,不然我要叫了!”
  我既好气又好笑,“你把我当什么?色狠?色魔?好,一不做二不休,你大声喊吧,反正这条路没有人,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用!”我马上做一个狞笑,“哼哼哼!”我扑上去。
  谁知道她伸手给我两个巴掌,毫不容情。
  我气了,一手抓住她的手,“你太不讲理了!我完全是善意,你如果不想与我做朋友可以说个分明──”
  她出力把我一推,暗蒙蒙中我脚步一滑,整个人向后倾,是,不错,最不幸的事发生了,我身后是一个大池塘,校园最好的景色,春天有成群鸭子游泳的池塘,此刻结了层薄的冰,我一跌下去,冰“喀嚓”裂开,我听到孙明媚的尖叫,然后是我自己堕水的声音。
  我并不害怕。
  开头冰水浸过我的身体,我只觉得麻辣辣地,我沉下水,天黑了,我找不到冰破的那个洞,我游上去,用肩膀顶冰,我心中很镇静明白,如果冰厚顶不穿,我就完了。
  但幸亏冰很薄,我的头冒出水面。
  我叫:“救命!”
  路边已经停着一辆警车,四个警员闹哄哄地用手坦探照灯射过来,大声呐喊。
  “别怕!”
  “支持着!”
  “我们马上来,”
  但是我一路上撞碎冰块,游到塘边,他们只要把我拉上岸就行了。
  我双脚踏到地上,风吹上来,才觉得寒冷,牙齿马上上下双撞。
  警察们说:“快!快脱衣裳,脱光!”
  我连手指都僵硬了,不能动,浑身痛得针剌般,不禁大喊一声。
  他们七手八脚的帮我剥下裤子外套、衬衫毛衣、鞋子袜子,一丝不挂,然后用条大毯子里住我,把我推上警车。[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往哪儿去?”我颤抖着问。
  “医院!”他们说:“年轻人,你差点丢了你的命!这么冷的天掉到池塘里,幸亏那个女孩子看见你,又幸亏我们经过,不然,哼哼。”
  我说:“谢谢。”
  我这时才想起明媚。她现在怎么想?她满意了吧,看我当众脱衣。[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到医院当然是例行检查一番,喝了热茶,拿了药。
  我没生肺炎。
  但重伤风。
  卧病达两星期。天天在床上哼哼唧唧。[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所有的女郎都来看我,也有些寄卡片与送花来。
  我躺在床上度过我的圣诞与新年。
  珍纳与莉莉安天天来陪我说话,明媚芳个杳杳。
  我非常闷,拼命吃巧克力,体重起码增加十磅。拼命看武侠小说,眼睛都痛了。
  我又经常午睡。
  睡着以后,不愿醒来,我想我是为想念明媚而病了。
  一日下午,我睁开眼睛,闻到一阵香味。
  这不是完妹们用的廉价古龙水。
  我的心狂跳,连忙转头。
  一个女孩子背我站着,在看楼外雪景,乌油油黑发垂在肩上。是孙明媚。
  我呆着,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她缓缓转过头来,看见我已经醒了,吓一跳。
  “舒服一点吗?”她问我。
  我点点头。
  她勉强笑一笑,“我早该来了。”
  我看看她。什么叫秀色可餐?呵,今天的晚餐可以省下了。她竟主动来看我。
  “那日……真对不起。”
  不不,没关系,没关系。
  “吃了苦吧?差点出了事呢!”她不是没有歉意的,“我太不当心。”
  跌下池塘?小事小事。一星期跌一次都不多,如果因此可以获得她的青睐。
  “你怎么不说话?”
  “我?”我才醒悟过来,“我?我不敢说,我怕你又要走。你不喜欢我说话。”
  她笑一笑。“我以为你生气了。”
  “不不不。”我说:“怎么会呢?”
  “你不知道,自从警察把你救走后,起码有一个星期我都在担心,我以为你会向警方投诉我蓄意谋杀。”
  “不不不。”我说:“明媚,但你为什么要推我?”
  她的脸红一红,“我不喜欢你。”
  “为什么?”我问。
  “你私生活太不检点?”她坦白的说。
  “我?”我指着自己鼻子,鼻涕淌下来,我连忙用手帕擦干净。
  “是。”
  我生气,“当然我不是处男!这就是你不喜欢我的原因?”
  “她们说你房内夜夜有不同的女伴。”
  “天!”我以手覆额。
  “有时还有两三个。”她说:“我亲眼见过好几次。你在女生宿舍里艳名远播:‘阿细,可是重要的地方不细。’”
  我大叫:“天呀天!”
  明媚说:“我不想接近你。”
  “天大的冤枉!冤枉!”我嚷。
  “可是人们这样传说,我想我的名誉会受损失,所以还是避着点好。你如此不堪,那日小路上
  又黑又静,我不是不怕的。”
  有人推门进来,是珍纳,捧看一大束玫瑰。
  我的心况下去,谣言谣言!误会又加深了。
  珍纳一点也不介意我与明媚两个人四只眼限看她。她慢条斯理,自顾自的把玫瑰插好。
  她闲闲的接口:“怕他?怕他干嘛?!我才不怕,我在这间房里拉上窗帘,坐在他床上,嘿!你猜他做什么?把窗帘再拉开来,赶我出房!”
  我狂喜,可爱的珍纳!解铃还须日铃人。
  我可以看得见明媚的眼睛亮了一亮。
  “珍纳!”我跳起来拥抱她。
  珍纳瞥明媚一眼,“别忘形,”她笑,“我要走了。”
  她掩上门离去。
  我轻松的说:“看,谣言。”
  明媚绽出一个笑容,转头背看我。“还有其他那些呢?”
  我说:“为了罚你推我落水,今夜你得请我晚饭。”
  “你起得了床?”
  我狞笑,把她拉到我身边,趋脸过去,“呵呵呵,我岂止起得了床,哈哈哈!”
  她笑出来。“当心我把你推到浴缸去。”
  哈哈哈。我的心在笑。把我推到爱河去吧,春天要来了。


  [完]

阿细之恋[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144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4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