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遇[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遇[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中短篇小说选集《璧人》

  一个雾夜,空气腻答答似乎要侨出水来,呼吸都不得畅快,我们住的房子本在雾线之下,空气流畅,此刻也不得不开足冷气机兼抽湿机。
  我躺在长沙发上看小说,每隔十五分钟,听古老时钟“当当”报时,非常宁静,我决定在十一点半时去淋浴,把湿气冲干净,在身上洒点双妹牌痱子粉,换上花布睡袍,上床做一个张爱玲小说般的梦──曲折离奇,多采多姿。
  但还没来得及放下书,门铃晌了。
  我不由得警惕起来,这么晚,谁?
  我打开门,门外站看一个年轻的中国男人,他长得很漂亮,我一边嚼口香糖一边打量他,他的外套是乔治奥亚曼尼,他的皮鞋巴利,他的行李箱──行李箱?
  “你找谁?”我问。
  他有点不好意思。“莉莉。”他轻声答。
  我摇头,“她不在家。”
  “她什么时候回来?”他失望。
  “她到巴哈马台岛去拍一辑照片。”我仍然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
  “呵是,她是时装模特儿。”他拍拍额角。
  他应当知道莉是干哪一行的吧。
  “但彼得叫我来找莉莉──你认得彼得?”他还要作垂死挣扎。
  我稳占上风,冷冷的说:“不,我不认得彼得,我也不认得雷蒙、汤默斯、史蒂夫,我要关门了,对不起,再见。”
  “喂喂。”
  我已经关上门。
  回到沙发上去躺着,等待时钟报十一点半,这是我每天上床的时间,准得机械化。
  当初我搬进来与莉住,朋友都不置信,不可能;他们说,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子,迟早要打架的,但是我们两年来相处得天衣无缝。
  莉有她的好处,她在钱财上的大方与她开朗活泼的性格足以遮掩其他琐碎的缺点,而她最大的缺点就是生活不经意,常有男人找上门来。
  门铃又响,我知道是谁,那位男士还没有走。
  我又去开门。
  他说:“最后一班缆车已经开走。”
  “有一种车,叫计程车,”我说:“很方便的,只要你一扬手,它就会停在你面前,如果你对司机说出目的地,它会载你到达。”
  他把头靠在墙角,他说:“我非常欣赏你的幽默感,但是我没有钱。”
  “你是谁?”
  “我是彼得的朋友。”[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彼得谁?”
  “曾彼得。”
  “那个摄影师?”
  “是。”他说:“所以要不借我钱,要不让我进来喝一杯水。”
  “我情愿借钱给你。”
  地叹一口气,“我情愿喝一杯水。彼得说:莉莉会收留我,让我喝最好的球兰地,把客房给我住,并且带我各处游览。”
  “听上去很动听,”我同情的说:“可惜我们不是开酒店的。”
  “可不是,世上最大的骗局──我能否讨一杯水喝?耶稣基督说要给你最小的兄弟喝水。”他看上去真的很疲倦,但我仍然觉得他过度幽默。
  “等一等。”
  我拿了一百块钱与一枝矿泉给他。
  “很多谢。”他说:“我会回去跟曾彼得算贩。”
  我点点头。
  “在香港,你们门上都用这种铁栅拒人千里之外?”他把钞票放入口袋。
  我又要关门。
  “等一等!”他叫。
  我又打开门。
  “这是我的卡片,如果今天找到旅店,没倒在街上,明天我再来还钱给你。”
  “你有钱?”我诧异地接过卡片。
  “小姐,有一样东西,”他微笑,“叫做旅行支票,计程车司机不收,但银行却很乐意把它兑成现金。”
  我干笑数声,关上大门,喃喃骂:SMARTASS!
  我并没有十一点半上床。我失眠。
  他卡片上只有一个名字与在英国的电话地址,没有身份职位。而且我认识那么多男人,没有人能比他穿得更漂亮与说得更漂亮。
  而且该死的莉在一点半回来了。
  她开冰箱做宵夜,放水洗澡,一切完毕之后还要我帮她卷头发。
  “明天做不行吗?”
  “不行,明天我一早要出去,有约会。”她在看那张名片,“是,我认识这家伙,你应该放他进来休息,我与彼得在伦敦他家大吃大喝近半个月,太不应该。”
  “但是我不认识他。”我抗议。
  “你这老站婆,永远一上来就把所有人当坏人。”
  “可是万一他进来把我扼死了在这里──”
  “你看小说看得太多了。”她说。
  “他到底是什么人?”
  “大律师。”她指指名片,“大律师的名片上不准印身份,你这老土。我敢说这小子一辈子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侮辱。”
  “都是社会的错,莉,你那天下为公,四海一家的脾气不改一改,我马上迁出这间屋子。”我生气了。
  “对不起。”她说。
  我悻悻地,“我就是这么小家子气,怎么,不行吗?”
  “行行,拜托,把我头发吹干好不好?”
  我回房去了。
  第二天,星期六,我睡到日上三杆。钟点女佣人已在收拾屋子,雾也散去,一客厅阳光,非常迷惘的一个午后,莉早已出去,撒得一地七彩缤纷的凉鞋。
  我端着杯冰冻牛奶坐在沙发上发呆,提不起劲。
  女佣人絮絮地闲话家常:“替你做了杏仁豆腐,在冰箱里,多吃一点……这么潮湿的天气,自己要当心,星期六也没地方可去?”
  越来越像个母亲。
  我伸伸懒腰,转到露台站着看风景,不远处缆车轰隆隆开上来。
  门铃晌,女佣人去开门,我转头,她已把来人放了进来。
  是昨夜那个陌生人。
  他一见到那堆鞋子便笑道:“莉莉回来了?”
  我点点头。“又出去了。”
  他自顾自坐下,“我来还钱。”他还我一百元。
  “谢谢你。”
  他又自外套衣袋取出一瓶子矿泉水,放在在我面前。[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我心情已经不好,顿时觉得他过份活泼,我说:“你可以走了。”
  “怎么,你不打算招呼我?”他摊摊手,“我得罪了你?”
  “我想一个人清静一会儿,莉一回来,明天就会开百人舞会,今天是我唯一的机会。”
  “对不起,打扰你。”
  “再见。”我拉开大门。
  他走了。
  女佣人诧异地说:“你怎么与男人有仇?”由此可知,刚才的话她全听见,我的事情她也全知道。
  我抱着双手倚在栏杆上说:“这里风水不好。”
  女佣人叹口气,厨房去了。
  莉莉回来的时候,精神焕发,完全不像一夜未睡,我非常服贴,她这位大姐确有过人之处。她身后银着一大堆朋友,大半是艺术家,活泼明快,又叫艾笑,各自带来了酒与食物,不费一点劲,就投入地组成一个舞会。
  必须多谢我那套四声道豪华音响设备吧,我洋洋得意,如果没有如此劲的音乐,包管他们没有玩得这么高兴。
  震耳的音乐给我无限的安全感,我挑了一只梨千一只牛油果,还有三文治夹麦包,洒上点生洋葱碎,加一杯上好的莱斯令白酒,呵,但觉做人无限满足。
  我躲在露台一角,开始大嚼,目光注视着客厅内的一群青年尽情地享乐。
  莉穿一件白色露肩衣裳,白色银边高跟鞋,精细的足踝多么性感,我赞叹了,她如云的秀发柔软地波狼式地垂在肩上,一付大水钻耳环衬着最新玫瑰色调的浓妆,莉是一个尤物,毫无疑问。
  这时身边有人带笑的说:“永远是旁观者,为什么?”
  我转过身去,是他,他也跟着来了。
  “每个人都应该参加这个嘉年华会,”他说:“进去,我与你跳舞。”
  我说:“我不会跳舞。”
  “我教你。”他温和地。
  我说,“改天吧。”
  他在我身边坐下来,“对付你这么孤僻的小姐,真需要许多时间,而商业社会是这么忙,谁抽得出时间呢?”
  我看他一眼,“有很多女子是即冲咖啡素,你可以在各种牌子内挑一款。”
  他点点头,“比喻得很好。”
  “有些人品味高,有些人不。”我说:“人各有志,各人的要求不一样。”
  他仍然坐在我身边,“然而你付出的代价是过高了。”
  “你仍然不明白,”我微笑,“莉的了解力比你高出很多,夏虫不可以语冰,你所认为的损失,在我来说,是不屑一顾的琐事!所以莉并不企图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你这个高傲的姑娘!”他诧异了,“我从没遇见比你更嚣张更孤僻的人。”
  我笑,“现在你见到了。”
  “然而你可快乐呢?”
  “这是我的选择,我自然只做对我自己最有益的事,至于快乐,快乐是件深奥的事,不信你去问问莉莉,你问她可快乐。”
  “看破红尘并不是好事。”他说。
  “我并没有看破红尘。”我说:“你别对不了解的事夹缠不清。”
  “你有无职业?”他问。
  “有。”
  “是什么?”他大大的表示兴趣。
  “我写小说为生。”我说。
  “真的?你写什么小说?”他意外问。
  我莞尔不答、这男人在法庭上无疑是威风八面的一个人,但对于文学艺术,他不是那回事,多说无益。
  “你打算这样过一生?”他问。
  我有点怒意,不想与他缠下去,因而反问:“你呢,你也打算这样子过完一辈子?”我站起来,“到漂亮女郎的公寓串门,希望获得收留?”我拂袖而去。
  他懂什么叫做情操!说了也是白说,这世界上充满了粗糙的人,我仰起头叹口气,知己难觅。
  随着荡漾的音乐,我躺在床上着小说,有一句没一句,有种迷惘的感觉,我并非故意将自己弄得高深莫测,希望那个人不要误会。
  管他呢,他要误会就误会好了,我烦恼地扔下书本。
  莉在门外叫,“出来吃宵夜!”
  “你们这班人迟早会吃死!”我吼叫。
  她哈哈大笑。
  第二天清早我起来,莉又已经出去,客厅像经过大战般,女佣人咕咕哝哝发牢骚地收拾。派对完毕后的残局对我来说是一种浪漫,对她来说是后患,目光相异至此。
  女佣人边把彩色的碎纸扫走,边说:“昨天那位先生,他还会来找你吗?”
  我问:“为什么你要关心这问题?”
  “他不错,他敢逆你意思,就证明他有诚意,别人才不跟你吵,他们逃还来不及呢。”
  我苦笑。
  “其实你是好女孩儿。”她啧啧地惋惜。
  越来越像个祖母,变本加厉,晋升一级。
  “水清无鱼,人清无徒。”她忽然说。
  “这两句话你是什么地方学来的?”我震惊。
  “人是胡涂点好,太聪明了,人家害怕,每个人都有优点,你要耐心发掘人家的好处,别老觉他们笨。”
  我垂下眼睛。
  她轻轻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抬起头来笑着大喝一声:“不叫你扫地了,干脆在大学里开一个哲理班叫你去作教授可好?”
  她吐吐舌头,忽忽到厨房去洗玻璃杯。
  而那人,
  今天,
  没来。
  终于把他赶走了,我想,这是我一贯地非常奢侈与凄艳的一种姿势,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即冲咖啡在等待他,令他快乐,他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稍后我替植物一盘盘地换水,加上营养料,将叶子冲洗干净。
  家里又一尘不染了。
  门铃啊,我跳起来,满怀心事地去开门,门外是一位中年太太。
  她板着脸说;“小姐,昨夜你们这里的华宴直到清晨二时才散,我下最后哀的美敦书,以后若再如此骚扰邻居,我去派出所告你们。”
  我早泄了气,“是。”
  她对我的温纯大表诧异,因而起了歉意。
  “已经很多次了。”她补充。
  我很怅惘地说:“是。”
  她骇然,“你听明白了没有?我希望你们不要──”
  我没精打采的说:“明白了。”我关上门。
  太阳淡淡的晒进书房,文房四宝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墙上一幅国画,上面题着“玲珑骰子镶红豆,刻骨相思知未知”。
  我并没有获得那样的机会。
  我坐下抽一枝烟,把烟灰弹入水晶刻的烟灰缸,我的生命太理智明澄,万里无云,不起波浪,味同嚼腊,但眼看人们为感情所作出的一切牺牲,又深觉滑稽可笑。
  我是一个白色的人。考这间屋子就可以知道我的为人。肥皂都坚持要买白色,有一次莉自不知什么地方带回来用剩的心形粉红色香皂,我观后笑半晌,然后就扔到垃圾桶内。
  然后莉就埋怨我是老姑婆,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多年。
  我微笑。
  唱机在播放纽约交响乐团的“黄河”。我微笑。
  阳光更淡了。游泳的好天气。
  我起身收拾毛巾与泳衣,下楼开动小车子,向海滩奔去。
  水有凉意,但温柔美丽,汨泊然拥抱泳者,我越游越远,不知道停下来,终于远离浮台,将自己幻化如一条鱼,缓缓浮动,浪渐渐大起来,我抬头看着天上变幻无穷的云。
  忽然之间,海滩上的救生员用扩音器对牢我广播:“穿白色泳衣的小姐,请尽量游近海滩,离浮台三十码处有旋涡,请快游返沙滩。”
  我一惊,在水中翻身,顿时喝了一口水,我连忙游回去,时逢退潮,浪把我打得往后退,我开始着急,伸高手向救生员招呼。
  救生员继续说:“我们将划船过来接你,别急。”
  我还尽量向里游,因不服气的缘故,更觉吃力,一急之下,脚上抽筋。我叹口气,难道老了?
  一只舢舨飞快向我划来,我抱住腿,感激地向他们招手,他们一人一手,把我拉上艇。
  我说:“腿抽筋。”
  其中一人连忙帮我按摩。
  他一抬头,我呆住了,“你!”
  “可不就是我。”他就是那个人。
  “你怎么当起救生员来了?”
  “义务服务,我刚巧也在这里与朋友们露营,你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海滩来游泳?”
  我不响。
  他把毯子覆在我身上。
  “喝杯热咖啡吧。”他说。
  我接受他邀请,事情会巧得这样,百多个沙滩,我偏偏会来到这里,我叹口气。
  “叹气?”他问:“是不是慨叹时代女性有时也经不起风浪?”
  我淡然说:“你太一语双关了。”我喝完咖啡伸伸腿后站起来,“可以!我的腿没事了。”
  “你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真的不寂寞?”
  我笑笑,“你身边仿佛也没有女朋友。”
  他也笑笑,向我扬扬手,“开车当心。”
  “玩得快活点。”我也说。
  我开动车子回家。
  回到柔软的沙发上,才觉得刚才那幕太惊险,捏着一把冷汗,决定以后再也不单独游泳。
  我倒在沙发上,莉莉回来了。
  她手中抱着大包小包的衣服饰物,看见我,她说:
  “你快变成一尊住在沙发上的石像了。”
  我不响。
  “来看我买的新鞋子。”她说。
  “你已经有一千双鞋子了。”
  “那么来看我买的手袋,各种颜色都有,一式都是织皮的。”
  “然后冰箱里没鸡蛋了,就求我拿钱出来买。”我没好气。
  她陪笑地坐在我身边,“或是叫男人出来带我去吃饭──不是很合理吗?我的钱用来打扮自己,他的钱则请我吃饭。”
  “老了呢,老了谁请你?”我反问。
  “那还有很长的一段日子,别的女人老得快,我不同,我是到了四十九岁半尚有男人追求的那种,我不但心。”她笑。
  我不忍再拂她的意,我说:“哟,从来没见过比你更乐观的人。”
  “所以才能跟你这个悲观者一齐住。”
  我打个呵欠。
  她把美丽的衣服一件一件扬出来给我看,告诉我,最别致的地方在哪里。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永远不提这些东西的价钱,纯粹是为了享受。
  平时一个电话来,她就要扑出去的,但是她说:“今天我要跟你一起吃饭。”
  我说:“欢迎,我要了很好的芝土,我们吃芝士三文治。”
  “我们能不能吃水饺,或是葱油饼?”她失望地问。
  “可以呀,”我说:“你来做。”
  “你真坏!”她不服,“我一个电话,就有人跑了来做给我吃,你相不相信?”
  “我不信,”我笑,“水饺?没有可能。”
  她取起电话,拨了号码,咕咕哝哝的说起话来。
  我又打一个呵欠,我不是不相信莉的魅力,在阳光普照的时候,香港一半的男性居民都在等待与她约会,但现在她要找人到厨房来为她做水饺──我不信有瘟生送上门来。
  我自己用芝土夹了面包,倒一杯庇利埃矿泉水喝,再加一杯草莓酸乳酪,已觉得是天下美味,我躺在沙发上睡看了。
  梦见自己身在荒岛,拚了命要游泳回故乡,在大海中险被大浪吞噬,大惊而醒,鼻端闻到一阵葱花香,我连忙睁大眼睛,我没有闻错吧?
  莉莉正在布筷子,看见我醒来就说:“准备吃饺子吧。”
  “谁来做的?”我跳起来。
  厨房中探出一个脑袋:“我。”
  我怪叫起来,“又是你!你不是在沙滩露营吗?你怎么无处不在?”
  “只有我一个人会做牛肉饺子,来吃吧。”他笑说。
  我呻吟一声。
  莉也笑,“三文治与乳酪顶不了肚子,来,这里有上好的云南辣椒酱。”
  我扑过去就与他们一起吃。
  这人做的饺子皮滑,肉香,馅厚、皮薄、形状可爱,一口吞一个,辣酱鲜美,份外醒胃,食欲大增,我许久没有吃得这么畅快了。
  终于赞一声,“好手艺。”
  莉的手搭在他肩膀上,说:“我们这位朋友,具有许多隐藏的美德,值得推许。”
  他笑,“推许我做什么?厨师?”
  我问:“你到底到香港来是为了什么?”
  “度假。”他说。
  “家人在这里?”
  “都在,所以如果我最后留了下来,也不算稀奇事。”他说。
  “像你这种专业人士最适合住香港!机会多,收入高,一下子就窜起来,而且香港的女孩子对你们另眼相看的。”
  他苦笑,“白眼是不是?”
  “青眼。”我笑说。
  莉说:“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饱过。”
  我说:“我来洗碗。”
  到了厨房,但见一天一地都是面粉,几十只脏碗画在水斗一角。
  我耸耸肩,“每件事都要付出代价,我想这一切还是值得的。”
  “你认为值得就好。”他又笑。
  我说:“你出去休息吧;够劳苦功高的了,一会儿我泡了茶出来。”
  “什么茶?”他问。
  “上好的龙井。”
  “喝好茶需要品味,慢慢学习。”
  我边洗碗边说:“尤其是龙井,色淡味涩,那股清香又隔很久才能会意,喝得起的人不一定耐烦那手续,烧一大壶水才能喝到一盅茶。先用开水把杯子烫热了,好让开水的热气把茶叶完全泡开,盖妥杯盖,再往上面淋热水,五分钟后喝,喝掉一半加满水,还有一杯可喝,否则就太淡了。”
  “茶叶不是要过一次开水吗?”
  “那是碧螺春,”我说:“碧螺春有毛,必需过一周才好。”
  “那么多学问。”他说。
  我笑,“红楼梦里的妙玉用梅花瓣上的雪,藏在坛子里埋在树根底下,趁高兴才取出烹茶。”
  “有什么好处?”他问。
  “没什么好处,自来水也解渴,这是一种境界。”
  他问:“你给我多少时间学习?”
  “梅花瓣上的雪?”我假装不明白。
  “学习懂得你。”他把话讲明了。
  我有点感动,“很费时间的呢。”我说:“你不一定觉得划得来。”
  “是一种境界,如今人们很少为理想做一点事情了。”他说:“明天去找一套电影看如何?”
  “答应你。”我说。
  他松一口气。
  莉探头进来说:“原来会做水饺有这等好处,别人追不到是因为不会。”
  我们三个人一起笑。


  [完]

遇[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186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