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撞球室[作者:亦舒] 

请输入您关键字:


撞球室[作者:亦舒]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幽暗的地下室,放著一张张撞球台子,充满烟雾,这是我的家。
我的生意很简单,便是开著撞球室,招待客人来玩上一、两局,收取租金,等打烊之
后,我与清洁工人便负责清理场地。
我这里地方乾净,很多学生都乐意上来,人杂管杂,但是因为与警方关系良好,所以从
没出过事。
除了几具售卖汽水、糖果的机器外,地下室就只有计分架,经理室后面是我小小的睡房
兼厨房。
我生活得很清苦,没有娱乐,没有女朋友。
但是我自给自足,不算太坏,我又没念过太多的书,算不得学问渊博,能够找到口饭
吃,又自己做老板,实在是不错。
生活并不枯燥,撞球室内之风情够你瞧的。
昨日来了个美艳女郎,长发梳尾巴,穿低胸紧身T恤、短裤、高跟拖鞋,哗,连十五、
六岁的男学生都瞪大眼朝她看,有些人更吹起口哨。
她租桌子,要与人赌球。
我上去说:“小姐,我们这里是禁赌的。”她风情万种地燃起一根香烟,跟我说:“我
不会在你这里收钱。”我赔笑。“在我这里放盘口亦不可。”她飞来一个媚眼,这个女子邪
管邪,可真的美貌。“老板,真的不行?”我摇摇头。“消遣则可,赌博不可。”“若果我
羸了你呢?”她向我挑战。
我说:“我不会玩撞球。”“唷,老板,你不会玩,开这个地方来干么?”观众哄然大
笑。
我正颜说:“我开来做生意。”有一个男孩子的笑声特别响亮,他步向前来说:“小
姐,我与你玩一局,消遣一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那女郎并不介意别人吃她的
豆腐,嚼著口香糖,使与那男生玩起来。
我摇摇头。
老实说,由我亲自下场,也未必胜得出。
美女、孩童、老人走江湖,没有三、两度散手,如何站得住脚?这个年轻人还作梦呢。
果然,不到一回合,那男生便败下阵来。
那女郎得意洋洋地站著,气定神闲,不愧是高手。她用的手法很含蓄,并不一下子取
胜,老使对方认为尚有机会反击,最后便输得一败涂地。
我看到他们在我门口数钞票,那女郎再进来的时候,我便说:“小姐,请你走,我不欢
迎你。”她一怔,随即笑。“老板,何必拘谨?”“为什么不到别家去?”“你这里学生
多。”她很坦白。
我说:“你的意思是羊牯多。”她媚笑。“老板是明白人。”“我不欢迎你,快快
走。”“老板何必丁是丁,卯是卯。”我看著她。
“好吧,”她晓得我不是好惹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说:“你别在我这
里搅局便可,我们照样是朋友,贵姓大名?”“曼露,老板呢?”“伍岳。”我与她握握
手。
“唉,”她笑。“三山五岳人马,轻视不得。”我笑。“你知道便好。”“你这个朋友
我是交定了,老板。”她也笑。
这个女郎一张嘴真会讨人欢喜,我感喟的想,跑江湖不简单呵。
“有空来坐。”我说。
她扬起手,同我说再见。
她以后没再来玩撞球。不过有空却来喝杯咖啡。
在外头走的人都知道,多个朋友便是少个敌人,没朋友不打紧,多敌人可吃不消。
所以我很给她面子,因为她晓得做人之道。
曼露的身世也是个谜,能干得很呢,自撞球室到撞球室,她便维持了生活,而且活得不
错,永远化妆鲜明,衣著动人。
你别说我不佩服她。
那些小男生看到她,像是中了蛊似的,为她著迷。
而她那手球技,也出神入化。
曼露常常说:“老板,我们几时来一场?”我微笑。
“真人不露相,嗳?”她会向我挤眼。
“别告诉我不会玩。”她笑。
我说:“我的确是不会。”“老板真会开玩笑。”她补一句:“逢人只说三分话。”我
有点歉意。
但到底我们只是泛泛之交。
况且她的对象只是那些穿校服的小男孩子,不是我。
那日下午,我在吃自己做的三明治与咖啡,有人推开撞球室的门进来。
我抬头一看,是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穿著时髦的短裙子,长得清秀脱俗。
“找谁?”我问。
“楚文青有进来吗?”“谁?”我笑。“我不认得这里客人的名字,相貌是记得的,你
形容给我听?”“他这么高,瘦瘦个子,是K学校的,脸上一颗痣,长得很英俊。”“呵,
叫楚文青?”我当然知道这个男生,他就是跟曼露赌球那个小子,现在还在她身边转来转
去。
原来是他。
“你找他什么事?他常常来。”小女孩咬咬嘴唇。“如果他来的话,你就说,小玲找
他。”“你是他的什么人?”我问。“是妹妹?”她的脸马上红起来。
我明白了,这年头的女孩子早熟,很快就找男朋友。
我替她惋惜。那个姓楚的小子不是好人,看得出来。
“他来的时候,我同他说一声。”我应允。
“他什么时间到这里?”我说:“没有一定,大概放学时分,你呢?你怎么不上学?”
“我早已退学。”小玲低下头。
“为什么?”我讶异的问。
“家境不好,要我出去做工赚钱。”跟我一样,我想。
“我可不可以在这里等他?”小玲盼望的问。
“不必浪费时间,谁也不知道他来不来,你先回去吧,我会代你说一声。”小玲羞怯的
说:“谢谢。”“不客气。”我说。
她走了。
当日楚小子并没有来。
第二天中午时分,小玲又来了,很明显,她只有在午饭时候才抽得出空档。
我给她一客三明治。
“还没吃午饭吧?来,别客气。”她焦急的问:“他有没有来过?”“没有。”我说。
“你找他找得很急?”她点点头。
我不便问她太多。
“老板,我常来麻烦你,不好意思。”她说。
“没关系,我是开店的,任何人进来,都受欢迎。”“文青跟我……走了有两年多,我
们本来几乎天天见面,最近这一、两个月,很难找他,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的头垂
得更低。
我不响。
“对不起。”她的眼泪淌下来,连忙用手抹去。
我递手帕给她。
她站起来,奔出去走了。
那天傍晚,楚小子来撞球室,他身边是曼露,两个人有说有笑,轻松得很。
我向曼露打个眼色。
她向我走来。“找我,老板?”我说:“曼露,你这么大个人了,跟这种小伙子泡,有
什么味道?”曼露眼睛一亮。“老板,你不是吃醋吧?”她娇媚她笑。
我啼笑皆非。
“怎么,只要你一句话,我正眼都不看这种小子。”她说看眨眨眼,这个曼露足有一千
种风情。
“真的听我话?”我笑问。“那么我要请你帮帮忙。”
“什么忙?”
“你最近跟姓楚的走得很近?”
“他付学费跟我学球。”
“人家是有女朋友的。”
“关我屁事。”
“曼露,说正经一点,人家小女孩子好伤心呢。”
曼露不悦。“我也做过小女孩子,那时侯不见得有人为我担心。”“曼露,你大人有雅
量。”“我是个跑江湖混饭吃的女人,不懂这些仁义道德。”
“曼露,”我只好哄著她。“你方才不是说帮我忙?”
“我不晓得是这种事。”
“男人要多少有多少,你何必要这种小后生?”
“男人确是很多,但是我可没有追到你呀,老板。”我尴尬地笑。
“怎么,对那小妞有好感?”
“不是这样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哩。”
她悻悻然。“我更加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你帮她不帮我。”
“你有办法。”我赔笑。
“我不见得拿你有办法。”她又兜回来。
我很为难。
她似乎句句话语带双关,表示对我有意思,但我走遍大江南北,何尝不晓得这种场面话
半真半假,作不得准,没有什么诚意。
作为一个暂时息脚之地,她得留下来一年半载,这段日子一过,她又不晓得该到哪个
埠、哪个镇去混了。
这种野玫瑰是留不住的。
“真的不给我面子?”我问。
“老板何必为这种小妞操心?”她索性走开,回到那个小子身边。
我为之气结,这样连消带打,便将我的要求推到凉快处去搁置,高手即是高手。
我看不顺眼,拉一拉那楚姓小子。
他讶异地间:“什么事?”“小玲来找过你。”“她?”他一愕。“找我干什么?””
说好久没见过你。”“我没空。”他很不耐烦。“叫她少噜苏,我又不是她丈夫,乱忙一通
干什么?”我倒抽一口冷气,退回我的小房间,低头不语。
也许我已经老了,竟管起这种闲事来。
世界上每个角落都在进行著这种悲欢离合,我要管也管不了那么多,真是太多事。
但当小玲再上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原谅了自己。
是因为她纯洁的外表与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
大眼中的痛苦、哀伤、失望,感动了我,所以使我挺身而出,与曼露谈判。
我静静同她说:“小玲,别难过啦!另外找更好的人吧。”她听了我这句话,也没说什
么,眼泪如潮水般涌出来。
我叹口气,站起来,避开去。过很久,转过头来,她仍然在那里哭,也不发出声音,只
是流泪。
我实在不忍,最受不了年轻女孩子伤心。做女人已经够苦了,像曼露,到底已经炼得铜
皮铁骨,也不要去说它,青春无知的时候,应该高歌起舞,像小玲大好年华,应当开开心心
我不忍地走过去。“好啦好啦,待我来替你再想想办法。”她一听这话,如获得救星般,哽
咽地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知如何替她想法子,但至少止住她的眼泪再说。
我把曼露约来喝咖啡。
她穿了一套唐装衫裤,非常美艳奇情,这身打扮走到街上,吸引的目光一定比法国时装
为多。
我吸口烟喷出来,说道:“杀鸡焉用牛刀。”
“说什么?”她睁圆双眼。我笑。
“又说什么难听的话?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她瞄著我。
我不敢复述。
“长得这么好,应该趁早找个正主儿,从此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她打个呵欠。“这些话好不闷人,十五岁那年,我妈已经对我说过了。”
“听不入耳?”
“我嫌人时,人亦嫌我。”她说。
“你若慢慢找,总有机会。”
“平日为口奔驰,谁还有这种兴致?”
我沉吟。
“说来说去,是劝我离开姓楚的?”
“你是明白人。”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空理这种事。”
我按熄香烟。“我也奇怪,昨夜作梦,梦见故人,我才明白过来。”
曼露问:“她像你初恋的女朋友?”
“是。”真聪明。
“多少年前的事了?”
“当我心还柔软的时候,足有两百年。”
曼露并没有笑,她脸上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怎么?也触动你的回忆?”我问。
“谁没有回忆?”
“我决定帮她一个忙。”
曼露扭动腰肢,走到窗前。“告诉她,那个姓楚的并不是什么好人,她对付不了他。”
“人家也走了两、三年。”
“不见得我一走,他便会回到她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他不肯?”我说。“你死缠著他。”
曼露冷笑。“我缠他?”
我又说错了话。“对不起对不起,他缠你,好了吧?”
“反正与你无关。”
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看著她白瞪眼。
曼露“噗哧”一声笑出来。
她并没有即刻站起来走,慢慢的喝著咖啡。
这个下午天气很好!撞球室内三三两两的学生正在悠闲地玩球,有一丝阳光照进来,整
个球室显得温柔了。
曼露问:“你又是如何做起球室老板来的?”
“没读过什么书,又有点小积蓄,随便做些小生意。”
“老板当年名震撞球室,谁不知道?何必谦虚?”
我不动声色。“那时你还没有出世。”
她唏嘘。“我也不小了。”
“到底还似一枝花般。”我是由衷的。
“是吗?”她也笑。
“你呢,谁教你这一手球艺?”
“家父。”她说。“自小跟著他出出入入撞球室,每天与人赌两局,赢到钱拿去喝酒,
他很少输。”
“你也很能干。”我说。“得乃父真传。”
“老板过奖了。”她说。“哪及你一半。”
“真的,”我说。“我要是玩,一定败在你手中。”
“开头还不承认会打球呢。”她取笑我。
我讪讪地。
“要不要赌一局?”她问。
“赌什么?”我一怔。“我是小本经营,哪赌得起?”
她不悦。“老板也太小心了,什么事都有言在先,不一定要赌钱,是不是?”
“那赌什么?”
她双眸凝视我。“如果我输了,以后不在这地头出没,将姓楚的交还给你,如果我赢
了,你不得再噜苏我,要任我在这里设局。”
我轻笑。“这简直是踢馆!”
“正是。”
“为什么把事情闹大?”我希望尚有挽回。
她说:“这是你救你那宝贝小女孩的一次好机会。”
曼露说得对,真好,这是一次好机会。
我喃喃说:“我好几年没碰到球杆了。”
“宝刀未老。”曼露说。
我不禁技痒,取起球杆,在桌边作势射球。
曼露喝一声采。“好!龙行虎步,果然有气势。”
我转头笑。“你这小妞,一张嘴恁地讨人欢喜。”
她也眨眨眼笑。“如何?”
“下个月一号晚上七点,你到我这里来。”我说。
她一怔,随即得意地点点头,脸上发出神气的光彩走了。
我要赶紧练起来才行。说句不好听的话,曼露在明,我在暗,我对她的实力有两、三分
了解,而她对我,却靠猜测。
不过话得说回来讲,她输给我伍岳不打紧,相反地我如果输了给她,以后就不必混了。
所以我也不能小窥她。
当夜我便作了许多梦,梦见多年前的小女孩,因为家中穷困,所以不得不远嫁异邦……
那双眼睛,真的跟小玲长得一模一样,可怜无助的看著我,彷佛盼望我救助她,但是那时候
我没有能力。
现在我有能力了。
我一定要帮助她,令她快乐。一定!
忽然之间,我把过去与目前混在一起而谈,只为尽自己一点心意。
我开始天天操球,夜夜玩至十二点。
生疏了,真的生疏许多,与从前打遍大江南北是不能比,希望真如曼露所说:宝刀未
老。
这场比赛的赌注是姓楚的小子。
真没想到会为一个陌生的人操这样的心。
曼露上来的时候不时讽刺揶揄我:“怎么了?在练球?也太谦虚了,何必呢,一举手就
可把我击败,对付我们这种小不点,不用费劲。”
我只装听不到。
在她眼中,无异我是偏心的,偏给小玲,没有偏给她。
她把话说得很明:“依我看做人做弱者好得多,自有人为你出头、为你争。老板,我说
得对不对?”
自然没有人会帮她,谁会为虎添翼?
但我对曼露本身有好感:她爽朗、大力、富感情、人长得艳,又不失江湖儿女的义气,
对我又彷佛有点意思。
如果我还打算找个对象成家,曼露是较为理想的,难道我还能娶一个教书先生不成?选
对象这件事,讲究门当户对。
成家……我心一动。
如果我羸了这场球,说不定也可赢得一颗芳心?
一号终于来临,曼露准七点来到我这里。
我特地为这场赛事提早打烊。
她穿著紧身衣服,十分性感,我警惕自己:不要被分散注意力才好。
她仍然浓妆,脸色却绷得很紧。
我们开始。
我发觉我仍然低估了她。
这妞的一手球在平时只露了三分光景,与我正式比赛起来,施出浑身解数,球球会得转
弯,力道一分不差,留下来给我的尽是险著,半小时之后,我开始流汗。 
看得出对我是佩服的,每次我的球温柔地、潇洒地,转弯抹角达到目的,她都会发出赞
叹,她识货。
三盘两胜,我真的没有十分把握。
曼露精于花招,输于力弱,女人家力道到底差点。
我险胜一局。
第二局我的功夫渐渐回来,一只球跟看一只球落网,几乎打完全局,但曼露留下一著险
要,我没成功。
她啧啧。“真的生疏了,应该落网的。”
我随即表演一招两球同时进网,但她还是胜出。
她有点兴奋,说:“这是前辈给我们留点面子。”
我看她一眼,继续努力。
球赛继续到九点。结果,我胜出。
她说:“意料中事。”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胜得多险。
她有点点怅惘。“由此可知,我那手三脚猫功夫,混饭是足够,打真军是差远矣。”我
不出声。
“伍老板,球彷佛会听你说话似的,怎么搞的?”她趋前来问。
“这是秘密。”我笑说。
她叹息一声。“自然,传男不传女。”她停一停。“我会遵守我的诺言,我不会再回来
“曼露。”
她扬起一条眉。
“你留下来。”
“什么?”
“请你留下来。”
“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只要说愿不愿意,留在这一间撞球室,有饭吃饭,有粥吃粥,如何?”
她怔住。
“当然,我不会亏待你,一切依足规矩做。”
她问:“为什么到现在才提出来?”
我缓缓说:“因为到现在才时机成熟。”
她的眼睛渐渐发红。
“如何?”我说。“你还是赢了,如果不嫌我是个“老前辈”,一切你拿主意。”
“我要正式结婚。”
“自然。”
她掩面痛哭起来。
轮到我呆住。“喂,别哭别哭,哭什么:“
她呜咽说:“所以说你不懂女人心理。”
我笑了。
我们的婚期订在一个月之后。
过了三、两天,小玲来找我,曼露倚在房门口看我们说话。
小玲说:“老板,谢谢你,他出现了,说是工作忙,所以先一阵子没空。”
“是不是?”我说。“雨过天青,完全没事。”
她笑著道谢而去。我内心觉得安慰。
曼露“哼”的一声。“原来是只毛都没出齐的小鸡。”
我说:“话别说得太难听。”
“事实如此,”曼露说。“值你为她得罪这个得罪那个的。”
我笑,天下的女人都一样。
“怎么,不服气?”她泼辣地撒娇。“不服再来玩一盘!”
我装得很呆木的说:“小姐,我……我不会打撞球。”
“去你的!”她用枕头扔我。
我与她笑作一团。
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刻。
人生如桌上的彩球,丢到哪里是哪里,身不由己,而我,我算是落在网中的球,已经知
道结局,有曼露陪伴我,于愿已足。
-----



撞球室[作者:亦舒]  2005-10-1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皖ICP备16024038号-1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7213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70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