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 为挣五千块嫁妆南下的郑宗
· 从重庆到海口,激情似火的
· 逃债逃出来的亿万富豪刘延
· 一个“孩子王”的传奇
· 亡命天涯的苦命山百合
· 老板如今为我打工
· “傻大方”和它的主人彭沛
· 不按常规出牌的郑北京
· 从保姆到总经理的施湘嵋
· 陈一琼的人生三级跳
· 一份特殊的结婚纪念礼物
· 永不言败,四个打工人的四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学会占星的第一本书[作者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2007-12-14

 
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安子成了关于深圳传说的一部分:“安子现象”成了这座移民城市的一个文化符号,从一个普通的农村打工妹,到深圳十大杰出青年,到中央电视台改革开放20年20个历史风云人物之一,到中国上亿名打工一族的代表作家,她成功光环的背后是什么呢?





“从未离开过父母的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便懂得了什么叫独立。也就从那一天起我开始了艰难的一程又一程的打工生涯。”



深圳是一棵树,一个个打工故事被年轮镌载,一回回青春驿动与飞鸟相约。

1984年8月,火热的季节。那时候她并不叫安子,而叫安丽娇。她独自一人从广东梅县扶大乡下跳出来闯深圳。那年,她才17岁。她的家离梅县县城仅5公里,她老爸是远近闻名的厨师,为人朴实厚道,深得邻里的敬重,她老妈是个勤劳本分的农村妇女。安子是安家长女,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家里开了一个小餐馆,一家和和睦睦,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却开心愉快。

1981年,也就是安子14岁读初二那年,班里有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因家境贫困只好辍学了。那时,安子也没心思读书,加上班上有几位淘气的男同学,他们下课后,不是去偷别人的龙眼,就是跑到别人的甘蔗林里拗甘蔗,或者去偷挖红薯,老师经常罚他们站着上课,一罚完就又嘻嘻哈哈,根本不当一回事,女同学都怕他们,学习风气不好,安子也不读了。有一天晚上,她跟爸妈说:“明天开始我不去上学了,我在家里帮你们的忙。”对于她作出的决定,老爸是最了解的。安子从小任性好强,想干的事,很难有人阻止得了。刚上初一那年,她数学考试经常不及格,班主任家访,老爸沉着脸训斥了她一顿,那天晚上气得她饭也不吃。安子从此暗下功夫潜心研究数学课本,期中考试破天荒竟考了满分。老爸了解她的脾气,她说不读了,他也就不劝她了。

辍学在家,她做起了爸妈的帮手,从早到晚把炒勺敲得叮当响,一天下来弄得全身油腻腻的,很脏很累,但也很充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没有梦想的日子里,转眼间就走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正当老爸、老妈为有一个好帮手,偶尔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表姐从深圳回来了。在家呆了几天,又一阵风似地离去,带走了安子的一颗心,使她这颗少女之心从此有了梦想和期盼,深圳让她产生了一种向往。

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安子来到深圳这繁华的都市,第一印象便觉得这座建设中的城市弥漫着一种勃勃向上的生机,给她这个乡下来的客家妹子的心头平添了几分希望。独闯深圳,一个人在汽车站等了1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表姐的身影,希望和茫然交织在一起,便开始感到惶惶然不知所措。天黑了,她只好照着地址一站又一站地向前寻去。

一幢破旧的5层宿舍楼,每层有10间房,每间房约有40平方米却住着24个人,表姐便住在5层的第5间房。环视四周,女工们操着不同的口音在过道上穿梭,过道上晾着一排排的衣服,有的还在滴水,有些人在自己的床前用电炉或电饭煲煮东西吃,弄得房子里什么味道都有。她想这种感觉许多人都会体会得到。找到表姐,彼此都松了一口气。表姐看她太累、太疲惫,弄些东西给她吃后,便带她去楼下洗澡。5个冲凉房门口排满了10几个水桶,安子看这情景,对表姐说:“人太多,晚一点再冲吧!”表姐说:“再晚一点夜班工人下班了,会更多人,就要等到凌晨二三点才能轮上了。”安子没想到,来深圳的第一个晚上,等冲凉便等了1个多小时,差点让她晕倒在冲凉房门口。步入这种环境,涌上她心头的是一种无奈,无奈过后便开始尝试着去适应,去忍耐。

第二天,当表姐带她到蔡厦围一家电子厂见工时,安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一件商品,在任人挑选。一个满脸傲气的香港婆大声吆喝:“哪条线缺人,请要了她去。”A线、B线、C线的线长打量了她一番,彼此推让。因C线线长是梅县人,便答应要安子去那条线。表姐露出一脸的感激,安子心里却委屈得想掉泪。

安子被安排在流水线上当插件工。这是一条没完没了的流水线,工作时间一天8小时是虚的,而12小时才是真的,那些电子元件虽然有棱角,但大小不一,不好插,没干多少天,手指上便是一团团黑黑的淤血,十指连心地痛。因新来,没有床位,她只好和表姐睡一张1米宽的双层铁丝床的上铺,铁丝床太软,翻身都要两人一起翻,躺在床上,如同煎鱼,一伸手臂,被流水线弄得紧张兮兮的手指居然会神经质地抖动,接着又是一阵穿心穿肺的痛……



“在电子厂我度过了打工生涯中最艰难的4个月。有了这份体验,什么苦不能吃呢?什么气不能受呢?边学边打工,让我发现了新的岸。”



在做插件的打工妹与苛刻的香港老板之间,在现代化拔地而起的高楼与打工者简陋的住房之间,使安子懂得了什么叫艰辛,什么叫生存。

来深圳4个月后,她发觉不少打工的姐妹受不住流水线超负荷的运转,一个个熬得面黄肌瘦,精神紧张。精明一点的、有本事的便纷纷“工跳槽”。

于是,安子也走出流水线,到一家宾馆去做服务员,后调到中餐部,没多久又晋升为领班,年末被总公司评为“先进工作者”。在100多名临时工中,她是唯一被评上先进的。“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做一行,钻一行,无论是做什么,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好,不是那种时时要人提醒你做什么或怎么做的人。”在宾馆有了一个新的开始,安子时常得到领导和宾馆顾客的好评,但她还是觉得不知足,她设计着更高的目标,觉得自己有更大的作为,便“跳槽”了。

在南油工业区一家装饰公司尝试着做过秘书,当过总经理助理,在蛇口一家印务公司学过制版技术,后被这家公司抽调到八卦岭干了一段时间,来来回回一干就干了4年。

虽然换了这么多行当,安子却从未真正安分过。她很欣赏希腊诗人埃利蒂斯的诗句:“尽你所能把自己镌刻在某个地方,然后再大方地把你自己磨掉。”

1986年夏天,安子的表姐回梅县结婚去了,表姐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深圳打工了,表姐告别一群工友离开深圳时,神情中流露出对深圳的深深依恋使她的心不但很酸而且很痛。虽然那时候没有归家的念头,但她不知道自己日后是否也会走表姐的路,因为在深圳一无所长,二无知识的打工妹是很难有栖身之地的,难道自己也心甘情愿退出这片天空么?

安子曾经失业最长的一段时间有一个多月,每天买报、读报,浏览墙上的招工广告,打电话,穿梭般奔来跑去进行面试,打仗一样天不亮就起床,一直折腾到晚上……结果常常是一无所获。静夜一人时,她甚至后悔自己曾一气之下离开了那家很有发展前途的装饰公司。一段日子下来,她现实了许多。好心的工友最终给她找了一份三洋电子厂流水线的工作。她咬咬牙,知道这回又与4年前的那种工作相遇了!但没办法,人总得活下去呀!在她即将上班的前一天,工友的一位老乡来找她玩,提及她的事,老乡建议道:“干你的制版老本行吧!发挥你的专业嘛,你原来工作过的那家制版公司换了老板,又招人了!”“你先回家一趟,办好合同制手续再开始上班!”那家印刷公司人事部负责人见她是有技术的工人,果断地录取了她。

有一次,安子坐了一夜的车回家。在深圳过了好几年的摸打滚爬,家乡那曾经养育了自己的土地,让她既感熟悉又感陌生。爸、妈显老了,憔悴了许多,她说不出的心酸。山区的夜黑得早,八九点就一片乌灯黑火,安子有种淡淡的失落感,她想,自己已经不再适应老家的生活方式了。不管在深圳有多苦有多累,这次回家,更坚定了她留在深圳继续打工的决心。第二天下午,老妈为她收拾东西,把老爸做的食品分类放好,老爸则坐在家门口的木凳子上,看着她们,一言不发。

安子又乘经过门口的长途客车离开了家乡,回到了深圳。

拥拥挤挤的城市,竞争者如海如潮,深圳就像一片海洋,跳进这个海里的外来工,往往不知哪里是岸,可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岸。文化越高,专业知识越强,在深圳越容易找到岸,那时候的安子知道自己离这个岸好远、好远。因此而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在繁重的打工之余,她开始找机会自学,从初中补起,在打工的前7年,她坚持自学了6年半,7年打工积蓄,几乎全用来交了学费。与她一起读深大中文系大专班的同学,不少人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有坚持下去,她周围的人用讥讽的语气对她说:“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始终改变不了打工的命运。”安子是个执著的女孩,只要她决定的事,她会努力去做,并力求完美。她觉得读书不仅仅是为了实现“大学梦”,更重要的是充实自己,在深圳谁不时时充实自己,谁就滑进被淘汰的行列。她一直坚持着。

有一天,安子很偶然地在书堆中翻到一本被女工们揉得皱巴巴的《女子文学》,便试着偷偷把自己的作品寄给《女子文学》。结果结识了一个叫王青的作家,他三番四次地帮她修改作品,并帮她发表了一首诗,诗下面写着她公司的通讯地址。也许“深圳”两个字太富有吸引力,天南地北的文友都照着地址给她寄来信件。通过这些信件的往来,坚定了安子走文学这条道路的信心。



“在别人的城市里流浪,我把又高又蓝的天空叫做‘安子的天空’。艰难的行进中,爱情悄然而来。在我自卑得想逃避时,他依然继续着他的执著……”



为了便于边打工边读书,安子多次炒了老板的“鱿鱼”。没有了工作的安子走在深圳的大街上,她不敢看天,深圳林立的高楼撩起的天空特别高、特别蓝,蓝得让她抬头看了就想掉泪。这繁华的城市,是别人的城市;这蓝蓝的天空,也是别人的天空。我有什么?我能够要什么?工作?生存?尊严?她感到迷惘。有一次失业后,她在一家不起眼的公司求职,只是一份很普通的办公室文员工作,她如实填上简历,秘书看完表格,略带讥讽地说:“小姐,你说我公司能招一个初中生当文员吗?你看来见这份工的,最差的都是大专生,还有几位研究生呢。你说你在读大专,拿到了大专文凭再来求职吧。”在周围几位求职者不很友好的目光注视下,安子恨不得地上有一条裂缝能钻下去。先求存,再求发展,这是当时安子突然悟到的人生真谛。

她在蛇口重新找了一份工作,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也会被老板“炒鱿鱼”,原因是她经常星期天请假不加班,影响了车间里其他员工的情绪,老板需要的是连星期天都加班的打工者。因她是生产骨干,一走对公司是一种损失,老板颇有人情味对安子作了挽留:“不走也行,除非你答应以后加班不请假,否则……”完成一份学业,靠的是决心和热忱,靠的是恒心和毅力,安子想,还有半年就大专毕业了,读下来多不容易。于是她断然说:“我走,我这就走!”说起来多么潇洒,可当她走出厂门时,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心也顿时沉重起来。下一站到哪里?哪里有适合我的位置?安子自己都不知道。“别以为边打工边读书很浪漫,很潇洒,其实那份沉重有几人扛得起呢?那一次被炒,我回过头来向工友告别,香港主管把我挡在门外,“去去去,你不想干,人家还要干哪!”这样叫,一脸的无情。隔着窗玻璃,我见了一眼依然在里面忙碌的工友,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离开了蛇口,安子唯一可以投靠的人便是深圳青年诗人客人,一个她值得信赖的人,一个在人生的旅途中可以边走边交谈的知音。

说起客人,不能不说现在名噪深圳、用轿车搞报纸零售的“卖报大王”詹兆强,当时他在深圳大学读夜大时,办起了《春之声》夜大报纸。安子经常往那里投稿,并且注意到上面有一个叫“客人”的,诗写得特别好,一问,原来客人还是深圳大学诗社社长呢。

1989年春,乍暖还寒的3月,通过詹兆强的引荐,安子和客人相识在校园。认识他那天,安子在他的学生宿舍里,看到他竞选校学生会主席的格言:“每个人都有做太阳的机会。”从那一刻起,这句话便深深地铭刻在她心中了。但安子感到自己和他之间无形中存在着一段距离:客人是深大的高材生,中文系学生会主席,诗社社长,即将毕业,前途一片光明,而自己是没有深圳户口的打工妹。和客人在一起,安子的内心时常会涌出一种莫名的自卑,这种自卑来自他周围的好友、同学那些怀疑的目光和安子周围友善的劝解。

为拉近和客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取得一种心理平衡,安子努力提高自身的素质,不断充实自己,尽量在他面前保持一种自信。也许正是缘于安子对生活、对诗歌的那份热爱,客人对她多了一份欣赏,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份关爱。

1990年底,当在深圳市委机关工作的客人听到安子失业的消息时,并没有感到突然,而是安慰她:“炒老板的‘鱿鱼’和被老板炒‘鱿鱼’并没有什么两样。以前你经常炒老板‘鱿鱼’,现在被老板炒了,你只是心理不平衡罢了,洒脱一点,就当自己又炒了一次老板的‘鱿鱼’。”并告诉她:“经历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笔财富,你该好好利用这笔财富。”正是客人这句话开启了安子的思路。说实在,失业后的安子,几乎一无所有,如果那时他放弃她,或者安子觉得配不上他而逃避他的话,安子就不会从事文学创作,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安子了。“因为那时我因自尊心作怪,有意冷落了他一段时间,好在他是个感情专一的男孩,自始至终没有放弃我,这份情谊,很值得我一生珍惜。”

在客人的帮助和鼓励下,安子在另一个有10万外来工聚集的工业区——八卦岭的一家展视厅打工,并在1991年春,开始构思创作《青春驿站——深圳打工妹写真》,凭着一股激情,她边打工边应付最后半年的大专课程,挤出时间从事《青春驿站》的创作,仅用了半年的时间,这部作品便陆续在《深圳特区报》上连载。

具有积极心态的人总是具有较高的目标,并不断奋斗,以达到自己的目标。

后来安子到了深圳广播电台主持《安子的天空》节目,她为满足读者和听众的要求,曾经到过横岗大家乐、沙头角大家乐、深圳大家乐和打工同胞见面、演讲,多次举办读者联谊会讲述她的打工历程,有一次在横岗,她一个晚上就签了500本《青春驿站》。凌晨一点了,那些打工同胞还呼唤着“安子”的名字,久久不愿离去,令安子既感动又不安。这些年,安子共收到听众、读者来信3万多封,她尝试着去解答这些人心中的困惑,并把有代表性、有普遍性的来稿、来信分类整理、解答、编辑成《安子的天空》、《青春絮语》两本书信体散文集,后还出版了《人性的超越——百万临工大扫描》和《都市寻梦——安子和她的伙伴们》,并参加深圳市委宣传部写作组与人合著了《深圳维纳斯之谜》一书。

自安子的第一本书《青春驿站》出版后,全国几十家报纸,纷纷报导了“安子现象”、“安子的打工生涯”、“深圳有个安子”等,在社会上获得了不少荣誉。安子先后被评为深圳市第四届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先进女职工,走进人民大会堂出席了团中央十三大。还加入了广东省作家协会,被选为深圳市作协理事。



“为使更多的打工者遇难有助,社交有座,娱乐有所,成才有路,我成立了深圳第一个‘打工者之家’,希望为打工一族营造一片充实自己、发展自己、最终实现自己的一个最佳场所。从此从文学领域走向企业管理领域,一个‘忙’字概括了我的生活。”



提到打工文学的代表人物,不能不提到安子,她是以报告文学的体裁活跃在深圳文坛的,在她的作品中,看不到有任何颓废的情绪,而总是给人以力量,她通过自身奋斗的心灵感受,向读者传达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她选择的是一条比较严肃的艺术创作道路,这使她在众多打工作家中独树一帜。当有人说她的作品缺乏文学性时,她淡然一笑说:“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生活的写真者,而不是什么作家。明清的一些艳史,让读者看后得到了一些什么呢?”在创作上,安子不会媚俗。

1992年,安子被调入深圳市委宣传部《特区企业文化》杂志社任编辑、记者,1994年调入深圳市劳动局劳动时报社任编辑、记者。1996年8月,安子把《深圳劳动时报》社主办的劳动者俱乐部接管过来,改组为“安子的天空俱乐部”。在管理上考虑到打工朋友的消费水平,力求做到消费低,让打工者用最少的钱买最多的快乐,在成本核算上保持平稳不亏就行了。不久,又搞起了安子新家政服务公司、好友就业市场、安子热线台,为打工同胞们服务。

安子不是圣人,安子是一个创业者,她也有过经商失败的经历,几乎把多年的积蓄赔了进去。1998年上半年,安子和客人应邀参加了一次拍卖土地成功庆典会,第一次见到一张1亿多元的巨额转帐支票,想起一位经济学家曾说过一句话:“谁赚的钱越多,谁对社会的贡献越大。”起初她对这句话还不甚理解,参加了这次庆典会,才真正领悟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于是,她尝试着往企业领域横向发展:开了一间“嘉味酒楼”。装修、招聘员工、培训、议定菜式、成本核算……事无巨细,都要操一份心,跑上跑下,忙前忙后。当时经济低迷,竞争激烈,安子亏了十几万,市场竞争的无情性最终迫使她从这一经营领域退了出来。“严格说来,我不是一个商人,没有太多经济意识。然而正如十几年前来到深圳的那个我一样,对于一个新天地,我不会轻易放弃。生活在竞争的时代,就要去适应,既然要凭能力来赚钱,那么,就得走进经济环境中去磨练,这是必然的道路。”安子依然像以前那样忘我地学习,只是这一次学的不是文学,而是企业管理。

如今,有很多打工同胞冲着深圳有个安子,从天南海北赶到深圳去寻梦,到安子主持的好友就业市场去求职,开始带着乡愁的流浪。有一个打工妹写信给安子,说深圳有三个地方最慷慨,一是深圳图书馆,免费为打工者开放;二是深圳公园草坪,免费让打工者休息;三是安子的天空俱乐部,免费为打工者加油——好友就业市场已举办了100多期求职技巧培训会,还免费赠送歌舞厅门票。安子心中装的全是自己的打工同胞。

忙碌的安子还在深圳忙碌,人们说她是个“不安分”的女孩,对此,她的丈夫,也就是一直鼓励和帮助她的诗人客人评价道:“安子本是个‘不安分’的女孩,但又是个让人放心的女孩。”安子在一篇散文中对“不安分”是这样理解的:“假如你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可通过各种途径来达到你追求的目标。获得满足并不在于你在做什么工作,而在于你如何对待你的工作,如何在工作中发挥自身的潜能,实现你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人有一个梦想。If we can dream it,we can do it (只要梦想它,便可实现它),深圳并不仅仅是一个梦想的乐园,而且是一个实现梦想的工厂。安子之路,既有背井离乡之苦,也有步入人生新旅途的悲壮。作为都市寻梦人,安子依然人在旅途。正如她在日记中所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太阳每天都为每颗心而升起,每个人都有做太阳的机会!”

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 1 ]
安子,打工族中一个响亮的名字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