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 爱是杯口上的泡沫
· 感动!一个女人用一辈子说
· 一个平凡老公的经典语句
· 真正的爱,在自己心间
· 在一朵花中休息
· 快乐的奥秘
· 成功需要多少年
· 成功也许就差那么小一步
· 当网络老婆VS现实女友
· 当左手爱上右手
· 这九种感情才叫做爱情
· 五分钟和二十年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学会占星的第一本书[作者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2007-12-12

 
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1.邦女郎从天而降

  刘茜茜站在外面疯狂敲门时,我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旖旎于一个活色生香的桃花梦,在梦里我是邦德007,英雄救美后邦女郎搔首弄姿就要投怀送抱……心神荡漾之际,耳边轰然响起粗鲁的敲门声,砰砰砰!一声比一声急促,像是直接敲在我的大脑门上。

  我挣扎着骂骂咧咧地爬起床,一看时间,星期天早上七点半!我暴怒了,这年头得立个法律条文,判休息日早上九点钟前私闯民宅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不不不,终身监禁好了,免得他再次重返人间扰乱民生。可是想归想,大门这会儿嚎叫不止,还是救门要紧。

  “来了来了,”我不耐烦地冲到客厅把门打开,“再敲门我把你脑袋给——”

  我呆住了,很没面子地把后头半句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把我脑袋怎么样?”来者不善,咄咄地追问我要如何处置她的脑袋。

  我向来善于审时度势,立即换了一副嘴脸阿谀道:“你听错了吧,这么漂亮一个脑袋我哪里舍得乱来啊。”

  她听了我这话,突然红了眼眶,泪水哗哗地涌了出来,何止梨花带雨,简直是一场罕见的倾盆大雨。

  我着急地看着她抽抽搭搭地哭,半晌才傻乎乎地从洗手间拿了条大毛巾给她。

  她接过毛巾正要擦眼泪,又犹豫片刻,抬起头哭着问:“这毛巾不是你的擦脚布吧?”

  我差点没晕过去。

  这个蛮不讲理的小美女就是我大学时的师妹刘茜茜,经过我的谆谆善诱和她断断续续的倾诉,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丫头这次是彻彻底底地失恋了。

  其实她这场恋爱从头到尾就没人看好过,对方是个人精,花花公子加阔绰少爷,鬼马花招一大堆。刘茜茜在大学时就出脱成小美人一个,男生们打趣地叫她刘茜茜公主,她就趁势自我感觉好得不行,可是没想到毕业后碰上那个人精,她才惊觉强中更有强中手。那人精对她的爱,假作真时真亦假,屡屡受伤的是她,只好隔三岔五地对我这师兄诉苦。

  这次刘茜茜没戏唱了,我知道,当男人毫无顾忌地把女人带到另一个女人面前,那么能送给另一个女人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闪。

  我帮着把她的行李堆放在墙角,看她蜷在沙发里哭累了,于是坐到对面严肃地问她:“你确定要在我这里疗伤?”

  “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她恶狠狠地,“你敢不收留我?”

  倒吸一口冷气。也是,她虽然嘴硬,其实蛮可怜的。已经收拾家当从人精那里搬出来,暂时不投奔我投奔谁啊。

  我想了想,又问:“你不怕吗,要知道大学时我可是对你起过歹念哦,嘿嘿。”我狞笑两声。

  “我知道,”刘茜茜吸了吸鼻子,“所以我才来投奔你。”

  “什么?”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我刚失恋啊大哥,”她摆出一副苦瓜脸,“投奔你起码能让我找回点自信啊!”

  从此她住房间我睡沙发——我不得不晕菜。

  刘茜茜其实不是个花瓶,她还很聪明。

  比方说为了帮她疗伤,我精心制订了三条原则性规定给她:

  第一:为避免触发伤感,不许再找那个人精,不许提他的名字。人精名叫程坚强,所以我和她都不能提这三个字,万一要用到形容词“坚强”怎么办?刘茜茜歪着脑袋想了想,提议:“那我们就反过来,说成强坚,如何?”“好,好,”我点头如捣蒜,“刘茜茜同学,你要学会强坚!”

  第二:要忍,三个月内不许轻易谈恋爱,看清楚再行事,免得再次落入其它人精之手。对于这点,我斟酌了又斟酌,补充道:“当然这三个月并非呆板规定,也有例外……”“对你除外!”刘茜茜抢我的话。她真聪明,我感动得很想热泪盈眶。

  第三:要一改娇小姐作风,培养自己纯朴勤劳的好品德,培训教材当然是为我打扫房间。对于这一点,刘茜茜没点头也没摇头,她只是狠狠地揣了我一脚,从牙缝里果断地挤出两字:休想!

  窥一斑可见全豹,我由此更加确定,刘茜茜是个懂得避重就轻的聪明姑娘。

  不过,不承认也得承认,刘茜茜来了后家中的凌乱狼藉一扫而光。她爱干净,地板窗户擦得一尘不染。不过后来她很诚实地告诉我,那是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她就感觉这屋子脏到一天也呆不下去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动,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所有的脏袜子都不见了,墙角床底下一 一翻遍,仍然未果。

  我开心得紧,刘茜茜竟然贤惠到可以帮我洗袜子了。

  正要感谢她,她一边看电视一边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我扔了。”

  我吹胡子瞪眼,她竟反驳道:“净化空气人人有责嘛,我们这叫互相拯救。”

  我只好把哑巴亏给忍了,等待时机反击报复。

  时机来的那天是五一劳动节,刘茜茜突然大发善心,把厨房里所有的锅碗刷得雪亮,她非常得意,兴冲冲地举着不锈钢锅给我看。我对着锅,头偏来偏去仔细地看,就是不夸她。她气了,我若无其事甩一下头发:"可以当镜子了嘛,这小伙子还是挺帅……"

  她凶相毕露,当即给我来了个黑虎掏心。

  刘茜茜变化明显,从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小声哭,到现在一天天快乐起来,她甚至开始重新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阳光灿烂的日子她会穿上最得意的那件圆领粉衫,修身得恰到好处的小裙子摇曳多姿。她的笑容重新明媚动人,大眼睛忽闪忽闪,看得我心惊肉跳,惟恐真爱上了她。

  不是我贬自个,我和美女刘茜茜只需往人前一站,悬殊的对比效果就出来了。

  刘茜茜也知道,以致某天下午我坐公车回家,路上堵死,想起发短信让刘茜茜下班后绕道回家。我给她发短信说,堵车你就在车上睡会儿觉吧。她回:不!要是梦见你那多吓人!

  我瞪着那短信愣是半天缓不过劲来。

  不过也好,刘茜茜公主渐渐忘记了失恋的痛,我这当师兄的也算功不可没。

  可是,正当我们的拯救计划开展得如火如荼时,那突兀的一天陡然横贯在眼前。

  是个天高云淡的星期天,我和刘茜茜有说有笑地在闹市区闲逛,我请她吃韩国烧烤鱿鱼、她回报我可乐和棉花糖,我们坐在街边的小凳子上乐呵呵地吃,吃饱了又开始漫无目的地逛。途中我踩着一块仿佛是蓄谋已久的香蕉皮,当即滑倒在地上,刘茜茜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和刘茜茜在一起感觉愉悦,像是重新回到大学校园,我们逃课出去玩,东拉西扯做些不相关又毫无意义的事,一种叛逃的喜悦。

  可是走着走着刘茜茜突然脚步迟缓,停了下来。我惊觉大势不妙,抬眼一看,果然,那人精正玉树临风地站在面前,更可恶的是,他深情款款,做出一副“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的样子。

  我再斜眼看刘茜茜,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精程坚强,睫毛因为紧张而微微颤动,俨然已经心乱如麻了。

  两个家伙就这么肉麻地对视,仿佛有千言万语。我站在一边不知所措,想了半天,只好干咳了一声,拽了拽刘茜茜的袖子,小声道:“我们走吧,别忘了咱们的原则性规定。”刘茜茜纹丝不动,看来我的话一个字也没入她的耳。

  可恶的人精走了过来,向我微笑地伸出手:“你就是刘茜茜常提起的大师兄吧?我不在这段时间多谢你对她的照顾哦。”

  我目瞪口呆,心里直冒火,却又发作不了,只好含糊地说了声:“谢什么,我也不是为了你而照顾她。”

  人精装作没听见,看也不看我一眼,径直转过身拉住刘茜茜:“刘茜茜,跟我回去吧。”

  刘茜茜的眼圈红了,犹犹豫豫地眼泪又流了出来。

  她竟然还会为那小子掉眼泪,我心中大乱,看来刘茜茜始终都没有忘记他。这会儿倒显得我是多余的了。

  我干脆跺了跺脚大义凛然道:“刘茜茜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事儿呢,先走了。”

  我头也没回地转身就走,临走前我看到刘茜茜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却没有半句挽留的话。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有丝丝的痛,更加快了脚步。

  看来,人精的魅力是无法抵挡的,喜欢就是喜欢,骗不了自己,刘茜茜终究还是喜欢他,哪怕一而再再而三地受伤。

  我沮丧地开了门,房间里空无一人,少了刘茜茜的叽喳声,这里一下子显得落寞无比。我把自己扔进沙发,开始大口喝冰冻的啤酒。酒意上来了,恍惚中我产生幻觉,刘茜茜就在厨房里卖力地刷锅,不时回头向我调皮地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我使劲眨了眨眼睛,刘茜茜的身影消失不见。

  就让她再去吃苦头吧,以后不管她了。我恨恨地想,我才不会喜欢上这个忘恩负义没头没脑的丫头。

  三天后,我接到刘茜茜的电话,她在那头啼哭失声:“大师兄,快来接我,我被甩了。”

  我火不打一处来:“你就哭吧你,我管不着了。”

  她在那头噤了声,也不说话,也不哭。

  我突然觉得自己太残忍,刘茜茜只是又落难了,都是那人精惹的祸。我向来侠骨柔情,这么对刘茜茜说话岂不是坏了形象,也太小心眼了吧?

  我叹气:“你在哪里,我这就去接你。”

  一路上我心急火燎,两次过马路时闯红灯,三次不小心踩着别人的脚。而其实我急啥呢,我就那么想见到那个梨花带雨的刘茜茜?

  到了约定地点,我四处张望,一个人影也没有。正寻思,刘茜茜从后面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

  我狂晕,她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啊。再仔细一看,她神采飞扬,眼眸明亮,哪里有一点点哭过的痕迹。我瞪着她,她也瞪着我做鬼脸。

  “刘茜茜同学,请解释一下。”

  她吐舌头:“跟你开玩笑嘛,顺便考验一下你。”

  我突然觉得满天的云都散了,阳光大好,瞬间有种异常幸福的感觉洋溢在胸前。可是我又想起什么,犹豫地问:“那程坚强呢?哦不对,强坚呢?”

  她瞥了我一眼:“那天你转身走后我们就分开了。这几天我想了很久,还是更怀念和你同居的日子,暂时决定还是投奔你吧。”

  我的自信心爆涨,心里暗自加了把劲。赌一把吧,我对自己说,于是厚着脸皮问:“如果我对你的歹念从来就没有消除过,能得逞吗?”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是我大哥,还不够便宜你吗?”

  我怏怏地哦了一声,领着她往家走。

  只是,她说完这话后脸泛红晕,隐约地诡秘一笑。

  她这一笑给了我无穷的暗示和希望,那时我已经决定,无论多么困难,我也要从现在开始正式追求刘茜茜了。

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 1 ]
拯救落难公主刘茜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