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牧童与牧女
 
· 一个爱情故事
· 论拉美自由之未来
· 吉米与绝望的女人
· 十道羊皮卷之“坚持不懈,
· 发挥个人力量的七大要决
· 储备四十岁的十项能力
· 重要的少数与琐碎的多数原
·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 普通人也能成功!
· 让你离成功更近一步的十个
· 让你成功的49条人生细节
· 让你成功的思想食谱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学会占星的第一本书[作者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牧童与牧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牧童与牧女 2007-12-11

 
牧童与牧女
(苏联〕阿斯塔菲耶夫著
夏仲翼译

编者按:阿斯塔菲耶夫是苏联当代著名抒情小说作家。他的代表作有:《陨星雨》、《最后的问候》、《牧童和牧女》、《鱼王》等。论者指出他的创作有三个特点。一是用自由表达对故乡的深深眷恋,描绘带有浪漫色彩的风俗习尚,把现实生活和幻想传说交织在一起,勾出入间图画。二是叙事与抒情融为一体,借助一个小故事,一段神话,一种自然现象,抒发对人生、对社会的看法,道出作者胸臆。三是深刻挖掘事物的道德价值,有时
用旁白.有时用象征,有时用比喻,评价事物的人道主义与人性的内涵,力求从社会习俗外表后面见出深藏的弊病,以其独特的方式揭示时弊,
《牧童与牧女》是阿斯塔菲耶夫的力作,发表于一九七一年,引起文艺界重视,于一九七五年获得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文艺奖。这部作品用倒叙的方法,叙述年轻的中尉在战场上同一个姑娘萍水相逢,彼此真诚地相爱了。他们的初恋是那样的不平凡,又是那样的悲惨。中尉在战斗中负伤,不久死去。姑娘一如既往,仍然忠于他们那短暂但炽热的爱情,经过长途跋涉,到恋人的墓前,倾诉自己的思念。作者在描述战场上激烈的战斗时,用闲笔描述故乡的美景和芬芳。在描述他们的爱情时,抒发对母亲、对遭受蹂躏的母亲们的无限同情,对敌人的无比痛恨。中尉墓前的一棵小草,“人世的一切风风雨雨、大地的种种狂暴肆虐,它都身受下来,用自己的身体化解、平息它们;而它兢兢业业倍加珍惜的却是那埋进泥土的苍白幼小的根茎的希望——这是它自己的,也是我们的复苏的希望。”这首“现代田园诗”将使读者浮想联翩;杂草的悲戚,荆棘的哀鸣,也会使读者潜然泪下。

在那久远的世界里有着我的爱,
那里有浩渺的深渊、葱郁的树荫、
广漠的天穹,——
我曾化为在天的飞鸟、在地的小花,
也曾幻为顽石、 ·
变作珍珠——化作凝聚着你的一切!
泰奥菲尔·戈蒂埃①

她费力地在荒原上走着,这是一片未经开垦过的原野,人迹至,从不曾经受过镰刀的变刚。野草籽儿不时洒落进她的浅口里,荆条的棘刺牵扯着镶有灰色毛皮袖口的老式大衣。
她深一脚、浅一脚,不断地打滑着踩过碎石路基上浇漓的冰,登上了铁路,她加快脚步顺着枕木走去,行色匆匆,足步踉跄。极目环顾,四周是一片寂静的草原,正是秋未冬初时节,原上已是一色浅褐的细草。一块块盐沼地斑斑驳驳点缀着草原,野上空乌拉尔山脉显露出一幅云烟绦绕的奇异景象。见不到人的踪迹,听不见乌的鸣声。牲口都赶在山麓一带。难得才会有一列火车经过。
漠漠的荒原上沓无动静。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因此她眼前的一切都飘浮了起来,象大海一样晃动着,她无法看得清哪里是夭穹的起处,哪里是大海的尽头。铁轨象长长的水草摇曳飘荡,一排排的枕木犹如海浪排空而来。傍晚时分,幢幢的山影似乎垂得更低、默默地笼住了大地。她感到了这个怪影的沉重的压迫。她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喉咙干得象板结起来一般,心忽而怦怦剧跳,忽而直往下沉,变得毫无声息,这感觉就象她正在一步步登上下见尽头的摇摇欲坠的扶梯。





她在一根低矮的计程路标旁停住了脚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弥漫在草原上空的清冷空气,然后用手擦了一下眼睛。漆成彩条的路标在她眼前晃晃漾漾地波动了一忽儿,最后现出了本来面目、她微微启动嘴唇,把路标上标明的里数念一遍,又重复了一遍,就转身走下铁路。在一个上岗上——这是消防队员们,也可能是古时候的游牧民用来点燃烽烟的一她找到一座竖着锥形墓碑的坟墩。墓碑上有一颗五角星。但油漆已经剥落。坟头牵丝扳藤地布满了篓蒿和野草。一旁的蓟草长得和墓碑一般高,羞羞答答地用尖刺攀缠着那久被风吹雨打的碑柱,静止不动的杂草底下不时会爆出一面声依稀是琴弦崩断的声音。
她跪倒在坟墓前面。
“我找得你好苦啊!”
风吹动了坟头的蒿草,把大鳍蓟顶部花托里的浮灰和绒毛抖落下来,音响清脆。夏天,这些顶部总包孕着一串串橙黄色的针状小花。艾草撒下一颗颗的种于,干枯的杂草一动不动地挤在皱皱巴巴的敦裂的褐色地缝里,大鳍蓟顶部徒有其名的花托悉悉牵寒地响着,荆棘擦刮墓碑木柱发出沙沙的声响——所有这一切都会在人的心里唤起一种绵绵不尽的、永恒的悲哀。这悲哀,每次都是一种新的体验,而且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会遍尝无遗、完全识透其中的滋味,而茫茫的草原一派灰暗灭寂,阴森地耸立着的山脉拖拖沓沓延伸入原深处,象是蒙上了一尾白殷的盐沼地在远处默默地发出冷冷然的寒光——这一切又使这悲哀变得如此广大,如此无边无涯,简直是永无了时,难见尽头。
柔弱的细草在切切悲啼,枯瘦的棘枝也传出声声鸣咽,这声响是对于永世安息者的一种永恒的安慰,这种景象,不论是时间还是人都难于对它发号施令,强使改变。
她解下了头巾,把脸贴到坟堆上,虽然从山岭处袭来的寒气一阵紧似一阵,令人瑟缩,她的脸颊仍感到泥土里丝丝的暖意。
“为什么你要独自一人躺在俄罗斯大地的中间?”
她没有再问一句话。
她思索着。
回想着。
一茎干枯的纤弱的小草在她的脸颊旁簌簌地摇曳着。人世的一切风风雨雨、大地的种种狂暴肆虐,它都身受下来,用自己的身体化解、平息它们,而它兢兢业业倍加珍惜的却是那埋进泥土的苍白幼小根茎里的希望——这是它自己的,也是我们的复苏的希望。


第 一 部

战 斗

“战斗里也有教人心醉的时刻”——这是多么美丽而又古老的一句话啊!……(在一列运送前线伤员的卫生列车里听来的谈话)
隆隆的炮声掀翻了夜的寂静,把它揉碎了。炮火的光焰划破雪原上空的浓云暗雾,闪着光亮。土地在脚下晃动着、震颤着、令人不安地战栗着,波及了积雪和匍伏在地上的人们。
这一夜过得激动不安,令人焦躁。
我们的部队正在追歼几乎成了瓮中之鳖的德寇集团军,德军司令部也象在斯大林格勒城下一样,拒绝接受无条件投降的最后通谍。
鲍里斯·柯斯佳耶夫的排和友邻排、连、营、团一起正在等候敌人进行突围时发起攻击。军用汽车、坦克、骑兵来回调动了一整天。入夜,“卡秋莎”炮车循着雪地上挖出的坑道彼推上高地的时候,扯断了不少电话线。通讯兵们手里握着卡宾枪火冒三丈地和火箭手们吵骂着——在前线通常管“卡秋莎”火箭发射装置的炮手叫火箭手。套着炮衣的火箭炮管盖着厚厚的一层雪。一座座炮车都好象挫身伏腰按着爪子准备一跃而起似的,其实不要说一跃而起,就是后退也不能了,因为挖好了的通向高地的坑道很快就被大雪盖满填平,和白茫茫一片大地汇成了一体。
火箭不时象一阵痉挛发作,划破夜空,断断续续照出敌人前沿堑壕的分布线。这时可以看清楚我方伸出在雪地里的炮筒、林林总总的反坦克炮、机枪的护板,后面是大雪覆盖着的小山岗,上面露出士兵们戴着钢盔和制帽的脑袋,就象散扔在雪地上的、没有洗过的土豆。
半夜时分,几名脾气很大、又倔又凶的后勤兵们给步兵们送来了汤莱和每人一百克定量的酒。战壕里马上活跃起来了。步兵们说说笑笑、兴高采烈,吓唬后勤兵们说:别看暴风雪里一片寂静,敌人可正偷偷爬着上来呐……后勤兵们回骂着,直催他们快吃以便拿走保暖锅。后勤兵没有了保暖锅,那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而且司务长非揭了他们的皮不可。后勤兵们大着胆子许愿,破晓时给他们弄点养麦米饭和腌肥肉来,如果运气好,再有伏特加。
火箭手们却没有人给送吃的和喝的,他们的后勤们兵被娇惯坏了,已经不习惯劳动双脚走路。步兵在这种天气里却要利索得多,照样通行无阻。软心肠的步兵让火箭手们分尝菜汤,条件是:“千万别朝我们开炮!”
战斗的轰隆声,忽左忽右,时远时近。但柯斯佳耶夫中尉率领的排的地段却安静得令人不安。年青的战士们耗尽了耐心,实在憋不住劲儿了,竟想冲进这一片漆黑里去开一通火,猛打一阵,打开这不死不活的局面。年龄稍大的战士们久经沙场,见得多了,他们坚韧不拔地经受着寒冷、刺面的风雪和这生死未卜的考验,只盼着这一次能平安无事。但是天色将晓的时候,柯斯佳耶夫排的防地右方一公里,可能两公里处响起了一片密集的枪炮声,雪地后面的150毫米榴弹炮打响了,炮弹夹着沉重的呼啸声飞过步兵们的头顶,迫使他们把头缩进盖满雪花的、冻得冰凉的军大衣领子里。
炮击声不断扩大,更加密集,而且一阵紧似一阵。隆隆的迫击炮声和刺耳的火箭弹啸声过处,战壕上就亮起一片吓人的闪光。前方稍稍偏左的地方,团里的排炮不断地在轰击,惊心动魄。在这次夜战中一切调度配置都异乎寻常,不合条令法典,而深陷在雪地里的大炮已经命定要射击到最后一发炮弹,它们从四面八方掩护步兵们,步兵们却必须分散成灵活的小分队赶到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去。敌人可能突破的地方,就是要他们去堵的缺口。
鲍里斯从枪套里抽出手枪,加紧脚步朝战壕赶去,连连滑倒在地。虽说大家用铁锹把壕沟清理了一整夜,而且用雪堆起了一座高高的胸墙,但交通道的有些段落仍然被雪填平了。
“全排……准备战斗!”鲍里斯喊遣,说确切些是试图喊出声来。他的嘴唇凝结住了,口令变得模糊不清。
副排长莫赫纳柯夫准尉抓住鲍里斯军大衣的衣襟,一把将他拽倒在自己身旁,这时从雪地里飞起一串串曳光弹,卡雷舍夫和马雷舍夫掌管的那一挺机枪冷冷地响了起来,自动步枪象爆豆一般,中间还夹着一阵阵步枪和卡宾枪声。
风雪弥漫中出现了黑压压一大群人,直奔战壕而来。他们嘶哑着嗓子,狂呼乱叫着在雪地上跌跌撞撞,滑倒爬起,拼命地挣扎着扑向战壕。
一场肉搏战开始了。

牧童与牧女

[ 1 2 ]
牧童与牧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