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 “半路妻子”爱深沉,肝也
· 背负妈妈风雨前行,那深深
· 网上评出2007最愚蠢的
· 嫁给大山的女人
· 有你和姐姐的世界很美
· 叶凡去世,谁来关注女星乳
· 坐在云朵上的女孩
· 天使穿了我的衣裳
· 我爱你,这是我唯一的秘密
· 请领导还钱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2007-11-29

 
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朱迅和王志是中央电视台当下正火的主持人,又是一对恩爱夫妻。2007年5月2日,“第六届CCTV小品大赛决赛”在中央电视台拉开了战幕,作为主持人的朱迅一直精神抖擞地站在台上,用她那诙谐幽默的主持风格赢来了高收视率。可是谁又能想到,此时站在台上的这位光彩四溢的女主持,却正在忍受疾病的侵袭,加上尚未确诊的肿瘤带来的种种猜疑,正在考验着朱迅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唯一知道朱迅在承受巨大身体和精神压力却依旧活跃在台上的人就是朱迅的丈夫王志,他揪心地看着台上的妻子,被她那份坚强沉着勇敢的精神所打动……2007年7月26日,朱迅接受了笔者的采访,谈起了这段日子,谈起了夫妻俩经受的考验——


例行体检,查出了甲状腺肿瘤


2007年3月下旬的一天早上,朱迅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参加台里组织的例行体检。轮到朱迅了,她走进外科诊室,医生按常规把手按在她的脖子上,然后对朱迅说:“咽口唾沫……”朱迅乖乖地照做了。医生的手在她的脖子上不停地来回按动,然后医生微微皱起眉头,迟疑了一下,继续对朱迅说:“再咽口唾沫……”朱迅依旧照做。过了一会儿,医生面色凝重地望着朱迅说:“你脖子里有个东西!”朱迅职业性地反应迅速地问道:“什么东西?”医生露出一丝微笑,安慰道:“你别紧张,你需要去外科复查。”


肿瘤!这两个字迅速地出现在朱迅的脑海里。对这两个字,她再熟悉不过了。过去的四年,因为父亲的病,她来来往往北京肿瘤医院四年。曾经像山一样雄壮的父亲,四年中经历两次癌症的侵袭,每一次的检查、签字、手术,每一次揪心的等待,作为女儿的朱迅一次次耐心地去做去忍受,这让她的神经由脆弱到坚韧。所以,当这两个字再次出现在脑海时,朱迅没有像常人那样慌乱茫然。


无论如何,工作不能耽误。下午,朱迅一回到台里上班,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小意外”汇报给了丈夫王志,而且在轻描淡写地汇报完毕之后还加了一句:“等会儿我去取那套干洗的服装,主持小品大赛要穿的——”朱迅没想到这句话“激怒”了老公,王志急迫地拉起她的手说:“还取什么衣服!你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啊?赶快去联系肿瘤医院做复查!”


此时的王志眼睛里流露的全是焦急、不安,他放下手头正在准备的访谈提纲,拿起外套拉着朱迅就往外走。一向以稳健沉着著称的王志,在电视中给人的感觉永远是处变不惊,可是这次……


老公的“过激”反应让朱迅愣住了,丈夫的焦急加重了她的猜疑,她意识到,尚未被确诊的那个“东西”有可能意味着什么,那么她年轻的生命就要接受考验了。


接下来的几天,到肿瘤医院挂号、验血、彩超,王志一直陪伴在朱迅左右。王志作为中央电视台一档收视率极高的访谈节目的制片人,他的忙碌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由于两人工作都忙,平时一周内朱迅和老公能在一起吃顿饭都很不容易。开始,朱迅对丈夫说:“我自己去复查就行,你忙你的。”但无论朱迅如何劝阻,王志都执意要陪着朱迅:“没有什么比你的健康在我心中分量更重的,即使我不陪你,去忙碌,也会不安心的。”朱迅从老公那固执坚毅的眼神中,读懂了此时“丈夫”两个字的含义:在丈夫的世界里,妻子还是最重要的。


四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甲状腺乳头状肿瘤,必须立即手术!医生刚说完,还没等朱迅开口,王志抢先问医生:“能确定肿瘤的性质么?”朱迅明白,老公的潜台词是:肿瘤是良性的,还是……久病半个医,因为父亲的两次病症,朱迅一家人对肿瘤都有了多于普通人的了解和认知。在医学上,乳头状肿瘤不好治疗,而且朱迅的肿瘤就长在声带的旁边。且不说肿瘤的性质,就算是良性的,手术过程中的风险也难以预测。一旦损伤声带,可能就意味着朱迅的主持人生涯到此结束……王志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但医生的回答还是不能平息他心中的焦虑和不安。医生明确告诉朱迅夫妻俩:“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等开刀取出肿瘤,才能知道它是不是良性。”


听完这话,王志和朱迅没有再多问。走出医院时,两个人的手不由自主地握在了一起。前几天,朋友送来的两张看话剧的票,若在平时,他们可能忙得没有时间去看。可这天晚上,朱迅夫妻俩却不约而同地想去放松一下心情,两人几乎同时提议去看场话剧。这是一部喜剧《艳遇》。舞台上演员幽默的表演让观众笑声连连。


中场休息时,朱迅用她一贯顽皮的口吻问王志:“要是我真的出什么事儿,你将来会有艳遇吗?”王志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侧过头看着朱迅说:“一定会有艳遇的,所以,你千万不要给我这个机会。”


一句话,让朱迅瞬间泪流满面,她明白,男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很奇特,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从没有把甜言蜜语挂在嘴上,但总在特别的时刻,他无意间的真情流露,需要自己用心地体会,而此时,朱迅读懂了丈夫这句风趣的话里蕴涵的爱。


老公日记,写满了对妻子的关爱


医生的建议是立即动手术,但朱迅没有过多考虑就把这个建议否定了。因为台里已经决定由她来主持即将开始的第四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和第六届CCTV小品大赛,这两个比赛都是电视直播的本年度央视重量级的大赛,如果临时换主持人,势必会对整个赛事的直播效果造成影响。从个人角度看,这也是朱迅向主持事业更高峰迈进的关键时刻,如果放弃实在可惜。朱迅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把直播做完,手术时间推迟到两个大赛结束以后的5月上旬。


当朱迅把这个决定告诉老公王志时,王志半天没有言语。他知道,看似柔弱的妻子,性格中有不为人知的坚毅的一面,一旦她决定的事情,很难再改变主意。但是,他还是耐心地劝说了妻子:“你真的想好了吗?要知道,多耽搁一天,病情可能就会多一分危险……”朱迅理解丈夫的担忧,她用了最简单的方式回答丈夫:“是,我知道,但我想给自己主持事业一个交代。”王志心里明白,妻子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一旦病症往坏的方向发展,朱迅希望能通过这两个大赛给自己的主持事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王志没有再劝妻子,同为电视人,他能理解朱迅对工作的那份认真和热爱。


经过一番商定,朱迅夫妻两人最后达成共识:朱迅的病情暂时不对外透露,包括台里的领导、同事,还有家人,特别是家人,父亲的病已经让妈妈心力交瘁了,朱迅不想再给母亲增添一丝负担。商定完后,两人眼睛都是红红的,但是微笑又马上回到脸上,他们想用微笑来释放心中的沉重。朱迅就像一个勇士,带着不明不白的枪伤继续上战场。


从4月19日开始,历时10天的电视舞蹈大赛和5月1日至6日历时6天的小品大赛,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依旧是那个活泼机智、幽默风趣的朱迅。前后半个多月的直播节目,朱迅始终精神十足,光彩照人,魅力四射。这期间,知道朱迅带病站在舞台上的,只有她的丈夫王志。他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精神抖擞的妻子,他的内心在煎熬……


写日记,是朱迅和王志共同的习惯。但跟别人不同的是,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日记本放在哪里,两人也会“偷看”。偷看完后,有时还会像老师给小学生批改作业一样,在对方的文字旁边加两句批注,或者夹一张小纸条。时间久了,日记几乎成了他们夫妻交流的一种特殊方式。有时两个人吵架拌嘴,实在不好意思向对方道歉,就会写在日记里。过两天,如果发现一方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弯,那一定是看了对方的日记。不过这次,感情一向不外露的王志,在日记里密密麻麻写的全是对妻子病情的担忧。朱迅每次默默地看完,又默默地把它放回原处,泪水在眼眶里转动,丈夫文字中的忍受、忧虑、鼓励和祈祷,成为每天支撑朱迅站在台上的最重要的力量源泉……


这段时间,夫妻之间的电话和短信也是最多的,两人只要忙碌完毕,就会给对方一个电话或者短信,内容全是“注意身体”、“放松放松”或者编辑一些非常幽默的段子,让对方看了以后大笑不止,身心立即放松。作为丈夫的王志除了忙碌的工作,还去了解一些病症情况,然后用短信的方式告诉妻子。这些是夫妻两人的秘密,领导同事半点都没觉察出朱迅是带病坚持工作。一次,两人约在台里的食堂一起吃饭,看到妻子脸上依旧洋溢光彩的笑容,王志盯了半天,感慨地对妻子说:“作为女性,我真的佩服你的承受能力,如果换了另一个女人,可能早就放弃一切往医院跑了。”


5月6日,第六届CCTV小品大赛在各方的努力下终于圆满落下帷幕。朱迅站在台上,笑脸、鲜花、美轮美奂的灯光把她娇艳的身姿衬托得无比美丽,所有人都在为她成功的主持鼓掌喝彩。那一刻,朱迅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寂寞和孤独袭上心头,她不知道自己今后是否还能重新站在这里,是否还有下次……内心酸涩的感觉,让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了解,即使看到她眼中泪光在闪动,人们也会以为那是幸福和愉悦的泪。此时只有台下的王志,读懂了妻子眼中泪水的酸涩,而他的泪一直流在心中,他是男人,如果他流泪了,怎么去支撑妻子!


手术室门口,老公的手传递爱的勇气


大赛结束后,正好有一段补休时间。朱迅决定用这段时间做手术。办完住院手续,确定了手术时间。肿瘤医院一向床位和手术安排比较紧张,而朱迅的事情办得很顺利。朱迅笑着对丈夫说:“这顺利还要得益于父亲。”过去为了给父亲治病,朱迅在肿瘤医院泡了四年,她建立的各种关系现在全用在自己身上了。


手术时间定在5月10日。5月9日那天,在老公王志的陪伴下,朱迅住进了医院。朱迅母亲得知消息后,也只能偷偷流泪,祈祷女儿一切平安。那天晚上,朱迅夫妻和母亲三人在病房里聊天。这样的场景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了,只不过以前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是父亲。那时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谁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就让他到肿瘤医院来看看。”朱迅还记得,在重症监护室刚刚醒来的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是“淡泊名利”。她明白,经历了两次大手术和无数次生死攸关的时刻,看惯了病友和家属生离死别的场面,父亲早就对生命的意义有了不同的理解。而陪着父亲走过这四年的朱迅,也获益匪浅。


为了不看到老公和妈妈担心的目光,当天晚上,朱迅把他们都劝回了家,自己好好睡了一觉。10日清晨5点多,朱迅被窗外的晨曦刺得睁开了眼睛。她看见老公王志和妈妈已经早早来了。为了舒缓大家紧张的心情,朱迅撒娇地让老妈帮自己编辫子,她对妈妈说:“护士说了,手术后要卧床几天,把长头发编成小辫,多躺几天头也不会疼。”看着镜子里编了一头小辫的自己,朱迅忍不住笑出声,幽默地对王志说:“呵呵呵,老公,你再来看我的时候可别以为进错了房间……”王志也被她滑稽的样子逗笑了。


8点钟,主治医生来接朱迅进手术室。推床上铺着墨绿色的单子,朱迅乖乖地躺在上面,老公和妈妈各在一边,随着朱迅的推床穿过走廊,向手术室走去。正好是早晨病人散步的时间,来来回回的人,有很多认出了朱迅:“别紧张”、“坚强点”……其中有几个父亲的老病友,他们像约好似的,站在手术室门前,看见朱迅被推了过来,纷纷举起手,握紧拳头:“加油、加油——”朱迅知道,这些人中,有的已经没有身体条件再做手术了,那就意味着只能等待生命的尽头。但这个时候,他们都像忘记了自己的命运一样,眼睛里充满了热情和力量。


等候室里,已经放了一排推床,每张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都盖着墨绿色的单子,像刚出生的婴儿,看不见彼此的脸,但能看见每个人的头发,长、短、乌黑、花白各异。这个等候室是朱迅很熟的地方,因为送爸爸来过两次,一进一出,宛若重生,恍如隔世。


护士叮嘱家属不能再往前送了,朱迅一直被老公握着的手,瞬间被重重地握紧了,王志紧盯着妻子那张脸,眼睛里全是朱迅能翻译出来的语言,那些甜蜜幸福的岁月一直在他们脑海里回放,他们希望这幸福是继续的。王志一直没有说话,他握着妻子的手,那手的力量在一点点加重,那是爱的传递,也是一种勇气的传递。紧握着的手在护士的提醒下,慢慢松开了,一刹那,朱迅被推进了手术室。


护士为了给朱迅加油,笑着说:“你肯定不紧张。”朱迅问道:“为什么?”护士说:“前两天我还在电视上看你的直播呢,主持得真好!”朱迅笑了起来:“哈哈,那是在台上,电视我天天上,这儿可不常来。”小护士对朱迅充满了崇拜,她说:“那你的心理素质肯定比普通人强……”朱迅无奈地说:“别夸我了,说实话,本来我不紧张的,可是同时有几十个人对你说‘别紧张’,你想不紧张都难。”一会儿,朱迅看到麻醉师进来了,朱迅看着麻醉师用熟练的手法在点滴里加了一针药之后,朱迅的眼皮就开始沉重起来,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朱迅发觉自己已经躺在病房了。床边围着一大群人,迷糊中她觉得有人掐住她的脖子,她伸手去抓,却被几只手按住了,她又想去拔氧气管,又有几只手按住她。朱迅听到一个镇定而熟悉的声音说道:“药还没完全过去,让她睡。”朱迅听到老公的声音,心里踏实了,安静地沉沉睡去。朱迅在梦里遇见了一个断臂人,也许是舞蹈大赛中那一对残疾人舞者给她的印象太深了。比赛时女孩含着泪说,她经常在梦里张开双臂跳舞。此时,那女孩子的舞蹈跳进了朱迅的梦里,朱迅感慨万千:健康人不知道健康的珍贵,只有病人知道啊!


睡了很久,朱迅终于醒来了,她脖子上的伤口依旧很疼,但头脑已经很清楚。她用了很大力气,才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是良性的?”老公含着微笑,点了点头。朱迅脸上立即灿烂起来。王志告诉妻子,医生在手术前最担心她的声带受影响,现在事实证明,没有问题了。


一切疑虑都烟消云散了。那几天,王志陪在妻子身边,因为朱迅不能讲话,他们全用眼神来传递各自心中的言语,朱迅在日记上写道:“老公,谢谢你,你给了我勇气,让我平安地走下了手术台……”


5月12日下午,看到朱迅伤口恢复很好,王志多日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他这才告诉朱迅:“你的身体没事了,所以我要集中精力去工作了,我要去香港,报道回归十年的庆典。所以这几天我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养身体。”朱迅一边听丈夫说话一边不停地点头,像个乖孩子一样。为了妻子的病情水落石出,王志苦苦等待这个结果,这段时间,他把所有的工作都推后,内心装满了焦急、不安,朱迅再明白不过了。朱迅看见丈夫脸上的笑容是真实的,再也不是装出来的,说明他心中焦急和不安的阴霾已经散去。她对丈夫说:“你去忙吧,别担心我,过几天我就回家,儿子还在家等着我呢。”


几天后,朱迅能自由行动了,朱迅的母亲就把外孙带来看朱迅。还不满3岁的儿子,已经很懂事了,看见妈妈脖子上的药布,就趴在妈妈怀里,用小嘴轻轻地吹:“妈妈不疼,我帮妈妈吹——”儿子吹了两下,朱迅果然觉得伤口真的不疼了,旁边的护士笑着说:“是心理作用吧!”朱迅连忙辩解:“不是,真的不疼了,真的。”


护士哈哈笑了,拍着朱迅手背上的血管。一直以来,朱迅有晕针的毛病,护士每次让她使劲攥紧拳头,想让干瘪的血管鼓起来,这时候朱迅就紧张,所以,护士每次一面打针一面轻松地问朱迅:“你知道怎么扎针不疼吗?”朱迅摇头,满心期待。护士对她“解释”:“扎在别人手上你不疼。”朱迅愕然,大笑起来。


拆线那天,朱迅本来非常开心,但医生进来,朱迅看见盘子里的刀子、剪子、镊子,她的笑容立即凝固了。她咬着牙,等待疼痛袭来。当医生刚刚开始时,朱迅就哀求医生:“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护士在一旁安慰她:“伤口比瘤子都小,看看,缝得多漂亮!”一旁的医生也笑着说:“要不缝得漂亮些,全国的观众都不答应。”朱迅满怀感激地看着大夫,笑得特别开心。


朱迅康复后,她的事情才被台里的领导和同事知道。大家都来看望朱迅,埋怨朱迅和王志:“病了怎么不早说呢?要是真有什么意外,后果我们都不敢想啊!”朱迅和王志相互看了看,笑了笑,没做声。朱迅想起了爸爸的话:“小孩子摔倒了,如果所有人都惊呼着扑过去,他可能真的认为这是很严重的事,就会呆在地上等着大人把他扶起来;如果旁边的人轻描淡写地对他说‘不要紧,宝贝,自己站起来吧,你能行’,他真的就会自己站起来,掸一掸身上的灰,继续往前走。”


采访结束的时候,朱迅无限感慨地说道:“无论你多有钱,无论你当多大的官,在医院里,躺在手术台上,你都是一样的。跟那些住在同层的病友比起来,我真是太幸运了,受的苦是最小的,瘤子是良性的,声音也没受影响。有老公的呵护,有儿子的抚慰,有父母的支持,好事都让我赶上了,怎么能不感谢生活呢?”谈起现在的生活,朱迅脸上洋溢着幸福,现在排除了一切不好的可能,我和老公的心理包袱都放下了,不过通过这次手术,我们彼此更加珍爱,珍爱生命,珍爱健康,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有资格去给爱人幸福,给爱人关心

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 1 ]
朱迅在病中,感知丈夫的世界情有多重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