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 “半路妻子”爱深沉,肝也
· 背负妈妈风雨前行,那深深
· 网上评出2007最愚蠢的
· 嫁给大山的女人
· 有你和姐姐的世界很美
· 叶凡去世,谁来关注女星乳
· 坐在云朵上的女孩
· 天使穿了我的衣裳
· 我爱你,这是我唯一的秘密
· 请领导还钱
· 成全谎言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2007-11-29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李远红,中国铝业公司贵州铝厂工人,和许士强、蔡德全同为农场子弟。后来,她和青梅竹马的许士强结为夫妻。就在李远红结婚3年之后,许士强在一次游泳中摔成高位截瘫,她依旧恩爱不改。而就在许士强出事之后不久,蔡德全的妻子也因患癌症去世。蔡德全后来提出“两家合成一家”的建议,李远红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带着许士强一起出嫁。于是,这三个青春时的伙伴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在16年的岁月中,三个人的关系超越了爱情!2007年9月,李远红赴京参加全国道德模范评选……


农场果园三个年轻人的分别:爱情就像花儿一样


1981年12月,许士强就要去部队当兵了。在贵阳市白云区沙子哨国营农场,李远红、蔡德全和许士强三人走在农场的果园地里。李远红在沙子哨农场1队,许士强在2队,蔡德全在3队。三个队相距不远,加上同学和同龄的关系,他们一直走得很近。


此时的沙子哨农场,不像春天那样花红柳绿,显得有几分萧瑟。许士强和蔡德全并肩走在一起,李远红稍稍落后一点,不时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向远处。


许士强心头弥漫着一丝离愁别绪,显得有些惆怅。他拍拍蔡德全的肩说:“我一走至少就是3年,像现在这样来果园散步的机会就没有了。”李远红有些羞涩地笑着说:“不散步,你可以写信嘛。”


“写给德全还是写给你?”许士强问。李远红扬了扬眉毛说:“两个人都写。”手中又扔出一颗小石子。蔡德全看了看他们俩:“未必,士强恐怕只会给远红写信。”李远红的脸上更添了一丝赧然:“为什么?你们俩都是男人,应该有更多的话可说呀。”许士强和蔡德全互相对望了一眼,许士强还给了后者一拳头,两个男人在果园里挽着手臂坐下来,反倒是李远红尴尬地站在那儿,一脸的羞涩和茫然。


许士强去了部队。很快,李远红和蔡德全就收到了他的来信,都是讲他到部队后的事。不过,两人的信还是有稍微差别,如在给李远红的信中,许士强提到那天三个人在农场果园里,每次看到李远红向远处扔一枚小石子,他的心里就要颤悠一下,或许是舍不得美丽的沙子哨农场,舍不得离开他们……


蔡德全问李远红:“他给我的信为什么不提这些话?”李远红笑着说:“是我扔石子,又不是你扔石子。何况,你是个男人,跟你说这些话,会显得有些矫情。我是一个女孩子嘛,就不一样了。”


许士强去部队后不久,19岁的李远红便顶替父亲当了一名果树园艺工,蔡德全也在农场参加了工作。


4年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去了。1985年,许士强转业到贵州铝厂当了一名钳工。从铝厂到沙子哨农场,骑自行车要1个多小时,许士强上下班都要经过1队,只要碰到李远红在果园里忙碌,他总要停下自行车跟她打招呼,或帮她翻翻土、修修枝。


1986年5月,这个季节果园的景色无疑是最美的:果树枝上,千树万树梨花开;果园地里种着油菜,又盛开着黄色的油菜花。李远红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在树下修整,远远望去令人痴醉。许士强停下自行车。他隔着面前的梨树,远远地打了声招呼。李远红招了下手:“要不要看看我的梨树?”


许士强当然求之不得。他走到李远红身边,从她身上飘出淡淡的花香,他突然显得有些慌乱:“远红,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有什么事?你说吧。”许士强结结巴巴地说:“你喜欢我吗?早在我去当兵之前……但是,你那时才18岁,我怕说出来你会骂我。”


听许士强说到这里,李远红把头抬了起来,眉毛也扬了起来:“你傻不傻啊?你那些信……我能读不懂你的心思吗?亏你现在才说出来……”


许士强心中暗喜,没想到几年没敢问出的话,这么轻易就有了答案。李远红心情畅快地坐上许士强的自行车,让许士强送她回家。徐徐晚风撩起她的长发。她把脸颊贴在许士强的后背上,小声地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就像对我的果树一样。”许士强蹬自行车的双脚更是充满力量,回过头深情地说:“远红,我也是……我要让我们的未来挂满幸福的果实!”


两家均知根知底,他们的恋情得到双方家人的首肯。1988年国庆节,两人的婚礼在沙子哨农场举行。这天,许士强家开来一辆面包车,蔡德全作为男方的朋友来迎亲。李远红坐在面包车里,从车窗外看着果园两边的景色,对未来生活充满幸福的憧憬!


两个家遽然破碎,一对同病相怜的男女友情持续


当李远红和许士强还在热恋的时候,蔡德全就在别人的介绍下和一个女子结婚了,并先有了女儿。


1989年7月,李远红的女儿许琼丹出生。1991年,许士强在厂里分到了房子,李远红带着女儿住进铝厂。许士强12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的母亲就随他们住到铝厂宿舍,并帮他们照顾孩子。


不久,蔡德全的妻子患了胃癌,住进医院治疗。蔡德全非常伤心,精神被击垮了。李远红劝他:“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振作起来,你毕竟是一个男人,你要是先垮了,你让她怎么活?”蔡德全竭尽全力为妻子治疗。然而,就在这时,一场横祸,却降临到李远红的头上。


1991年7月23日,中午天气特别闷热,许士强和几个同事到附近的天鹅湖游泳。就在大家纷纷跃入水中时,一声惨叫传来,原来许士强在纵身跃入水中时,一头撞在一块大石头上,顿时瘫在水里。几个同事见状,合力将他抬出水面,并立刻送往铝厂医院抢救。


李远红得知消息后,一口气跑到医院。医生说许士强第3至第5节颈椎粉碎性骨折,有可能高位截瘫。李远红顿觉天旋地转。


许士强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决意以绝食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手术后,他不肯吃任何东西,痛苦噬咬着李远红的心。


一天,李远红把刚刚两岁的女儿抱到病房。许琼丹用稚气的声音叫道:“爸爸,你病了吗?妈妈说你会好起来的。”还用一双小手抚摸着许士强的脸颊。许士强闭着眼睛,泪水从眼角淌了下来。李远红握着许士强失去知觉的手:“士强,你听到了吗?女儿在叫你呢。你忍心她这么小就没有爸爸吗?你12岁时就没有了父亲,你说过这是你和母亲一生的痛。可我们的女儿还只有两岁啊,如果这么早就没有了爸爸,那不是更残酷吗?你将来就是一直躺在床上,看着我们的女儿一天天长大成人,看她去上大学、去工作也好啊!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人到了这一步,活着才是最要紧的,女儿离不开你,我也离不开你……”许士强终于睁开了眼睛。李远红趁机拿起床头的热饭,一口一口地喂他吃了起来。


蔡德全听说许士强出了事,赶到医院安慰许士强。他说:“你当过兵,意志应该比我更坚强一些,跨过这道坎就好了。”许士强点点头。


李远红瘦了一大圈。她特别向护士学习护理知识,帮丈夫洗脸、擦身,甚至戴着手套为他抠大便。看着憔悴不堪的妻子,许士强心痛不已。


4个月后,许士强出院了。李远红又请中医定期到家里为丈夫做按摩、理疗,还四处寻找民间偏方,希望丈夫能出现奇迹,重新站立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奇迹却并没有发生。李远红要去农场上班,每天忙完工作就得匆忙往铝厂的家里赶。路两边尽是山沟,冬天的风吹在身上冷飕飕的,她还得强装笑脸。“远红,我是一枚苦果,要让你吞咽一辈子。我对不起你……”丈夫总是长吁短叹,李远红就亲亲他的额头,安慰他。


1992年初,蔡德全的妻子因癌细胞转移,去世了。李远红去看望蔡德全,蔡德全看着这个比他的命运好不了多少的女人,想起当年三个人在农场果园里话别的那一幕,不由得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农场开始了承包。见李远红一个女人在自己承包的果园里打杈、施肥,忙得连喝一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蔡德全开始默默地帮李远红干起活来。起初,李远红也没觉得有什么,后来她一想到丈夫瘫痪在床,她已经快一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心不免一下子慌乱起来。


一天,李远红终于鼓足勇气,对帮她默默翻土的蔡德全说:“有句话我想了很久,还是要抹下面子讲出来。你帮了我很多忙,我心里真的很感激,但是我希望就到此为止。我的事我自己来做,你也有你的果园,别来回两头跑。太辛苦了!”


蔡德全的话本来就不多,他说:“比起你从农场到铝厂两头来回跑,我这算得了什么?你就别说了,我也帮不了你大忙,只有这一身力气。”


李远红不知道该怎么向他道出心中的恍惚和犹豫,就只好由着他,心想你爱干就干吧……这样,两个人经常在果园里默默地埋头干活,谁也不说一句话。


许士强整天睡在床上,自杀的念头始终缠绕在他的脑海里,可他从乳腺下面全部瘫痪,双手不能动,就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他拒绝吃饭,让母亲带他回农场。李远红发火了:“妈妈这么大年纪了,又有病,回农场怎么侍候你?我好手好脚的,我要是不管你,别人还不把我骂死!”婆婆劝,女儿哭,李远红心力交瘁,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因为长期劳累、情绪失控和没有夫妻生活,李远红的身体机能失调,内分泌出现紊乱。1992年夏天,她在果园里刚抹了一会梢,就晕倒在地上。刚好蔡德全离她不远,赶紧跑过来扶起她,让她躺在铺了一层树叶的地上,喂她喝了凉开水。李远红终于缓过劲来,看到蔡德全只穿着汗衫,离她那么近,赶紧冲他摆了一下手。蔡德全见她一时没事了,才坐到离她3米开外的地方。李远红说:“德全,我的确太累了,什么事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她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自此之后,李远红对蔡德全不那么冷漠和生硬了。他28岁就没有了妻子,唯一的女儿跟了妻子的姐姐,蔡德全的痛苦实际上比她还要深。他也需要女人的关怀,虽然这个女人不应该是她……李远红在农场有房子,蔡德全帮她干完活之后,她就把他请到家里,做饭给他吃,帮他洗洗衣服。农场的人看到了,也不觉得惊奇,这是两个同样不幸的家庭……


带着丈夫出嫁,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果园里开满了梨花和油菜花。一天傍晚时分,见李远红收拾东西要回去,蔡德全鼓足了勇气说:“远红,我有一句话憋了一年多了,我们不如两家合一家,这样你也不会那么累了……”


李远红有些惊愕地看着蔡德全,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你说什么?是不是想娶我?”蔡德全低着头,嗫嚅着说:“是的。”“可我是士强的妻子呀……你别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李远红骑上自行车,把蔡德全丢在果园里,眼泪在风中抛洒。


但是,蔡德全却铁了心,见面就提“两家合一家”的事。李远红终于撑不住了,心里就像掀起了滚滚波涛。许士强已经不可能行使丈夫的义务,但他必须有人照顾,除非……一天,李远红对蔡德全说:“你真想这样做,也行,但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只有带着许士强才能出嫁。”蔡德全只愣怔了几秒钟:“我同意,我和你一起照顾士强。”李远红不禁潸然泪下。


李远红想着怎么才能说服自己的父母和婆婆,最主要的还是许士强。虽然他曾多次提出要跟她离婚回农场,可一旦知道她要嫁的是蔡德全,而且是两人事先商量好了的,他的自尊心会受得了吗?李远红一直不敢开口,事情又拖了大半年之后,她才把自己的想法透露给了父母和婆婆。父母反对她再嫁人,婆婆反倒很开通:“远红,你和士强迟早是要离婚的。蔡德全也算是知根知底的人,你们三个人本来就是朋友,他不会亏待士强的。你能带着士强出嫁,我就是死也放心了……”婆婆还帮助劝说李远红的父母,双方亲友也都赞成李远红的做法。


一天晚上,李远红给许士强擦洗身子之后,坐在床沿上说:“士强,我问你一件事,蔡德全想把我们两家合一家,你看这事行不行得通?”没想到,许士强态度却异乎寻常地明朗:“德全妻子去世也快两年了。反正我也好不了,你要找就找吧。”


李远红心情却异常复杂,她不知道许士强的话中是否隐含着别的意味,那种不可言说的心理创伤会不会再次刺激他……把他带在身边也许并不难,难的是他今后会不会因为这些不可言说的原因,在她和蔡德全之间制造“麻烦”,让家庭气氛落入怪异的压抑之中?


这天晚上,李远红在黑暗中特别注意许士强的动静。午夜时分,她听到了一阵痛苦的呜咽声。她没有开灯,在黑暗中扑到许士强的身上,哭着说:“士强,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回掉蔡德全……”“抱紧我,抱紧我……”许士强一边呜咽着一边说。李远红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将她的胸部贴着他的下巴……“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了,以后你就完全属于蔡德全了。”


蔡德全不是第一次来许士强的家,但这一次最为特殊。他进门后就坐在许士强的床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合适。倒是许士强更干脆一些:“德全,远红很辛苦,以后你要对她好一点,宽容一点。这个家就全靠你了。”蔡德全噙着眼泪说:“士强,你放心吧。”


1995年春节,李远红和许士强办完离婚手续,与蔡德全领取了结婚证。李远红在征求许士强的意见之后,对两室一厅的房间重新进行了布置,李远红和蔡德全住大卧室,婆婆带女儿住小卧室,许士强只能睡在客厅的一张小床上。当晚,李远红给许士强洗脸、刷牙之后,还和蔡德全坐在客厅陪许士强说话。许士强闭上眼睛,装作要睡觉,李远红朝蔡德全使了个眼色,两人脚步特别轻地走进卧室……


有了蔡德全之后,李远红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比如以前李远红不敢给许士强洗澡,只能让他躺在床上给他擦洗,现在她可以在蔡德全的协助下,把许士强抱到轮椅里,再把他推进卫生间,将他小心地放在澡盆里,再一把一把地帮他洗个干干净净……


为避免许士强患上褥疮,李远红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帮他翻一次身;一日三餐、每一杯水都一口一口地喂进嘴里……一天中午,蔡德全看李远红忙得满头大汗,要帮她喂许士强,许士强张了几次嘴又闭上:“算了,德全,我习惯她了,不习惯你。”蔡德全一脸的尴尬。李远红抢过碗,笑着说:“两个大男人,怪难为情的,还是我来喂吧。士强,张开嘴。”许士强就听话地张开嘴,蔡德全心里掠过一种难言的滋味。


1996年5月,许士强的母亲因患心脏病去世。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许士强曾当着李远红的面,让母亲终老之前给他一把药,将他也一起带走。母亲责备他:“远红哪一点对你差了?你竟说这种没良心的话。不要说我狠不了那个心,就是看远红对你那么好,我也不能让她背骂名。”李远红听着老人的话,眼中满含泪水,脸上却仍挂着笑:“士强,我有什么做得不够好的,你就直说,别往我心上扎刀子!”


老人去世之后,贵州铝厂为照顾李远红,将她从农场调到铝厂工作,她不用再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回奔波了。蔡德全因农场工作需要,经常一个星期才回来一两次,这个家反倒只剩下许士强、李远红和女儿许琼丹了。蔡德全回家时,看到他们三个人总是有说有笑,反而感到不适应,好像是走进了别人的家。


一天,蔡德全从农场回来,带了一筐橘子,可是骑车时在路上与人撞了一下,一筐橘子全滚到了山沟里,只拿回来几个。李远红心疼那一筐橘子,朝蔡德全发脾气:“你就不能骑稳当一点吗?一筐橘子从春天翻土,到秋天抹梢、收摘,要吃多少辛苦,你好意思拿这么几个回来?”蔡德全满脸难堪,沉着脸不说话。还是许士强说:“远红,你这就过分了吧?你到底是心疼人还是心疼那一筐橘子?”李远红面子上一时下不来,走进厨房。许士强把蔡德全叫过去,笑着对他说:“德全,她发点脾气你就忍了吧。”


吃过晚饭后,李远红还在客厅忙个不停,找许士强说话。许士强说:“他一星期才回来这么一趟,你别老在我身边磨蹭。”李远红的脸红了一下,稍稍漱洗之后,走进卧室,看到蔡德全坐在床上抽烟,走过去一下子抱紧他:“德全,你别计较我的话。我累,我心里烦,你是我丈夫,我不对你发火对谁发火?”蔡德全心里的火气一下子消了,也一把搂住她……


在这个家里,李远红只能冲着蔡德全发火,她留给许士强的,永远是一张灿烂的笑脸。


1996年9月,7岁的许琼丹开始上小学。这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跟父亲无话不说,上学之前要跟许士强打招呼,放学回来第一件事也是向他汇报在学校里的事。李远红在许士强的床头挂了一块小黑板,女儿回家后,许士强就问她当天老师都教了些什么?许琼丹就在小黑板上演示一遍,遇到写不清楚说不明白的地方,许士强就会告诉正确的答案,他用这种方式帮女儿复习和巩固所学的内容。


为让许士强平日里不感到寂寞,李远红动足了脑筋。她将电视机的遥控器固定在床头,制作了一支长筷子放在许士强嘴边,只要他咬住筷子往遥控器上一点,就可以随时看上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为让他能随时找到自己,她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在话机上,许士强只需用嘴叼着筷子,点重拨键就可以找到她……


岁月在平淡无奇中流逝着,三个人都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2005年3月,许士强眼睛突然看不见了,并且头痛欲裂。李远红和蔡德全立刻把他送进医院,经诊断许士强脑部长了一个垂体瘤。手术很成功,许士强在医院治疗了半个多月。2006年8月,许士强又患了膀胱炎症,头疼、尿血,在医院住了20多天,在李远红的精心照顾下又一次康复出院。


2007年9月,许琼丹考上了贵州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李远红说要带她去饭店庆贺一下,许琼丹说就在家里庆祝,因为父亲去不了饭店,她怕父亲会因此而感到失落。于是,李远红做了一桌拿手好菜,把桌子搬到许士强的床前。许琼丹先给父亲敬酒:“爸爸,女儿长大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甜的。”接着再给蔡德全敬酒:“蔡叔叔,您辛苦了,我代表爸爸感谢您!”最后,才是给李远红敬酒:“妈妈,我觉得你很了不起,不愧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女儿是支撑许士强顽强活下来的一大动力,如今看到女儿终于出息了,他觉得浑身都有了力量。蔡德全也感到很欣慰,李远红则搂着女儿的肩说:“你上大学了,我们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四个人的脸上全都淌着喜悦的眼泪。


2007年9月,李远红被选为贵州省十大道德模范。9月18日,她和全国的道德模范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受到胡锦涛、李长春等中央领导的接见。那天,她特意穿了一件红衬衫,染过的头发披在肩上,虽然经过这么多的磨难和沧桑,她看上去仍很美丽,而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更是感染着每一个人。记者采访李远红时,她很腼腆地说:其实她要感谢蔡德全,也感谢许士强,如果没有他们的配合,都不可能有今天。她还一再提到她的单位——贵州铝厂从领导到同事对他们一家的关心和帮助。看得出来,43岁的李远红是个既纯朴又爱美的女人,她与周围的人都相处得很好,她活得很自然、很真实,哪怕就是在最困难最绝望的日子里,她的脸上也总是尽量保持着灿烂的笑容,正是这灿烂的笑容让她从容地走过了不平凡的岁月!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 1 ]
一个真情女人两个破碎家庭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