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 “半路妻子”爱深沉,肝也
· 背负妈妈风雨前行,那深深
· 网上评出2007最愚蠢的
· 嫁给大山的女人
· 有你和姐姐的世界很美
· 叶凡去世,谁来关注女星乳
· 坐在云朵上的女孩
· 天使穿了我的衣裳
· 我爱你,这是我唯一的秘密
· 请领导还钱
· 成全谎言
· 王子和他的灰姑娘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2007-11-29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孙佟走了,这位24岁的小伙子去了天堂。他还没为爱人晓萌披上圣洁的婚纱,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惜别的话,就匆匆走了。在2007年夏天济南百年不遇的大暴雨里,在面包车即将被淹没的一瞬间,他用尽生命的最后一点力气把晓萌托出车外,自己毅然选择了死亡。


这桩生死爱情感动了济南,无数市民唏嘘不已,在孙佟出事的山水沟旁,市民们献上的几百束菊花静静地躺在路边——菊花残,满城伤……


碾落成泥的花瓣在哭泣,感念这段惊天动地的爱情,感念孙佟最后大义的爱……


“雪公主”,童话般的爱情


2004年12月20日——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泉城济南诞生了一个童话般的爱情,21岁的小伙孙佟和一个叫晓萌的女孩恋爱了。


那天下着雪,整个世界银妆素裹的,一切都在不经意中。孙佟在回家的路上,他匆匆赶路。突然间,几声银铃般的笑声从前方传来——那是几个女孩在开怀大笑,笑声抖落了一地雪花。她们旁若无人地嬉戏着、追逐着,在落雪飞花里挥洒青春。


那时的孙佟刚从山东体育学院毕业。他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到济南警官学校做一名射击教官。


一种本能使然,孙佟看呆了。三个“雪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一个穿红大衣的姑娘特别惹人注目,脖子上围着一条比雪还白的围巾。长发在风中飘舞起来,青春鲜亮的脸上红扑扑的,一双丹凤眼快把眼泪都笑出来了……这种情景让孙佟想起了童话中的人物,面前这个姑娘肯定是“雪公主”的化身。


孙佟再望过去,突然看见那位“雪公主”也在远远地看他,当视线相对那一瞬间,姑娘低下了头,脸颊绯红。从那一刻起,孙佟心里就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这次雪中邂逅之后的一天,在单位的食堂,他意外看到了那个“雪姑娘”。“雪姑娘”叫晓萌,也是刚刚分配到济南警官学校的教师。孙佟头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他义无反顾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晓萌也对孙佟充满好感,因为孙佟长得既高大又帅气,身高一米九,按照时下的审美标准,绝对是“好男儿”的材料,但最令她动心的却是这么一件事情。


那是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由于晓萌加班,很晚才回家。刚走出校门,孙佟开着车出现在面前,除了一脸灿烂的笑容,他手里还拿着一听可乐。他怯怯地问:“我能送你回家吗?”晓萌莞尔一笑,大大方方上了他的车。他把可乐递过来:“渴了吧。”晓萌依然不客气,拿过来就拉掉可乐拉环,或许是没有操作好,或许有些紧张,泡沫溅了一脸。


孙佟并没有安慰她,也没有给她拿纸巾,他傻傻地盯着晓萌的手:“哇塞,我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用无名指拔拉环的,套在手上好像一枚戒指哟……”晓萌看着无名指上的拉环,有些尴尬。孙佟一脸坏笑:“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意味着什么?”晓萌红了脸。


第二天,孙佟给晓萌打了一个电话,约她去唱歌,晓萌爽快地答应了。


在谭永麟《像我这样的朋友》的旋律中,在默默流泪的烛光里,近距离注视晓萌,近距离聆听她的歌声,近距离感受爱的心跳,孙佟沉醉了。


从歌厅出来时,孙佟可能是太兴奋,一头撞在挂在墙上的电视机上,破了头流了血。晓萌看见急了,连忙用她的白手绢为他揩血迹。孙佟一把抓住她的手,热辣辣的目光看着她,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爱情就这样真真切切地来了。


汪洋中,倾覆的“船”


2007年,相知相许的两个人决定走进婚姻的殿堂。他们把婚礼定在10月27日。


2月14日,孙佟和晓萌拿着鲜红的结婚证走出了济南市天桥区民政局的大门。阳光很灿烂,两个新人的脸也很灿烂,孙佟缓缓地对晓萌说:“放心吧,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的!”幸福的眼泪是从晓萌心里淌出来的。


两人决定与晓萌的表姐林俊和王谦这对恋人一起举行婚礼。晓萌的表姐林俊,是山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的一位公务员。尽管在童年时代就失去了父母,由姨妈抚养成人的这个美丽女孩总是那样阳光。林俊的爱人王谦,在山东建筑大学设计研究院工作。在12岁的时候,他也失去了自己的母亲。或许是因为有着相似的遭遇,林俊和王谦两人之间有着一种同命相怜的相惜感。在朋友们的眼里,他们同样是让人艳羡的一对。


由于自小失去了双亲,林俊在成长时光里,得到了晓萌父母的很多关照,两个女孩情同亲姐妹。因此,两对新人决定在2007年10月27日共同举行一个小型婚礼,以这样的形式来见证姐妹俩的感情。


两对新人相约一起去拍婚纱照。四人约定在7月18日下班后,在泉城广场会合,共同驱车前往“浪漫经典”婚纱影楼咨询相关事宜。


7月18日一早,济南晴空万里。但是,到了下午4点半左右,济南忽然乌云压境,几乎是在短短的10分钟时间里变得一片昏黑。下午5点左右,天空忽然开始下雨。雨水来得如此迅速,以至在几分钟时间里,路面上就形成了大量的积水。孙佟和晓萌此时正在下班途中,他们开车来到了泉城广场。将车停好之后,他们开始等待林俊、王谦的到来。


短短几分钟过去,连续不断的强降水已经造成了路面大面积积水,最浅的地方足以漫过脚踝。由于济南地势南高北低,加上泉城广场又是低洼中的低洼,大量的积水正从地势较高的南面湍急地流向这里。


倾盆而至的大雨还有滚滚而来的水流,让许多下班回家的人也临时改变了计划,纷纷涌入泉城广场的地下购物广场,打算暂时躲避一下汹涌而至的暴雨。等在车里的孙佟和晓萌也开始变得担心起来,或许再等一段时间他们将不得不取消这次行动。


5点半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王谦驾驶的松花江面包车。但是,这时候,路上的积水几乎已经快要没到膝盖。“这哪里还是路啊,简直成了一条条河了嘛!”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暴雨的晓萌惊呼。


由于害怕发动机进水熄火,孙佟决定将自己底盘较低的蒙迪欧轿车暂时停在泉城广场,带着晓萌上了松花江面包车的后座,而林俊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坐在车里的两对新人开始商议下一步的去向:“先往南边走吧,这边的水越积越多。今天可能去不成婚纱影楼了。”于是,王谦开始驾车沿着泺文路前行。但是,刚刚行驶了几分种之后,王谦就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雨已把济南蒙上一片白色,汹涌而下的洪水淹没了一些车的车轮,然后是排气管,许多车子无奈地在路中间熄了火。“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还得调头。”于是,王谦开始寻找“突围”的机会。


这时候,路况已经越来越差。开始还只是汹涌的雨水,此刻雨水已经夹杂着大块大块被激流冲起的沥青在面包车旁边呼啸而过,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坐在车里看着这些,晓萌有些担心,而同样束手无策的孙佟也只能将晓萌揽在怀里,紧紧地握着晓萌的手,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减轻晓萌心里的紧张。


面包车继续艰难前行。一路上,无数的汽车被淹没在大水里,还有很多汽车像一艘艘小船浸泡在水中,随着水流漂荡。当汽车行驶到市中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大雨完全笼罩了来路。王谦几乎只能依靠朦胧的光亮和直觉来控制车子。


车子行驶到济南市市中区山水沟附近的时候,王谦感觉到车子越来越难“抓地”,这让他十分紧张,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很可能要失去对面包车的控制。于是,他回头对林俊以及孙佟、晓萌叮嘱道:“你们坐好抓紧,太难走了。”此时,孙佟和晓萌的手握得更紧了。


山水沟是济南市市中心的一条要道,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条“要道”的主要功能其实是泄洪。随着济南的逐年发展,交通道路越来越拥挤,因此山水沟逐渐演变成了主干道,路面行车,路下排水。由于地势比较低洼,平日小雨的时候,这里都会形成巨大的积水。因此,“老济南”经常叮嘱自己家里的小孩子,下雨天千万不要靠近山水沟。不幸的是,王谦并没有意识到危险。


在这个暴雨汇集的夜晚,雨水以惊人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涌向这条泄洪沟,不断掀起浪高近两米的激流,堆积的巨大力量足以摧毁一切。


王谦开着车,驶向山水沟,继续在这未知的危险中前行。突然,坐在车里的四人感到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然后迅速下沉,几乎就在瞬间,车子陷入了一米多深的坑里,坑里聚集的雨水开始通过车门向车内蔓延,面包车进水了!


危险还不仅这些,掉入水中的面包车开始被后面不断涌来的激流冲得失去方向,在水里打了个转之后,面包车居然以车尾向前的姿势顺水漂去。王谦手忙脚乱地想控制车子,却发现一切已经于事无补,涌入车内的雨水已经将发动机淹没,怎么都发动不了了!


飘逝的婚纱,哀绝我心


面包车像一条小船,无助地随着波涛向前漂荡。四个人找到车里所有的器具急匆匆地向外舀水,但是,舀出去一点,却有更多的雨水涌进车里。车厢内的雨水很快没过脚踝!


坐在副驾驶座的林俊抓着王谦的手说:“咱们不会回不了家吧!到处都是水!”“没事,有我在你身边,这点雨怕什么。”王谦一边努力以轻松的口吻安慰林俊,一边仔细观察着车外的路况。坐在后座上的孙佟则拉着晓萌的手,不停地安慰她。


晓萌起身向外望去,只见昏黄的浪涛形成了一道道水墙,以惊人的力量不断地拍着车窗。在巨大的拍击之下,小小的面包车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打翻。情况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危急起来!原本停放在泄洪沟上的两个体积在8立方米左右、重达数吨的巨大的集装箱式的垃圾箱在汹涌的水流冲击下,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其中的一个正如同一座小山一样,以令人恐惧的姿势向面包车迎面砸来!!


在路边高处躲水的路人,看到了这惊恐的一幕,用力地挥舞着胳膊,并且大声地向着车内喊道:“抓紧闪开!垃圾箱冲过来了!抓紧闪开!”水流湍急,岸边上一个路人让其他人拉住自己的手,以防自己也被水流冲走,准备下水营救孙佟他们。


这时候,在车内的孙佟也意识到了巨大的危险即将袭来。但是,他还是阻止了路边好心人的营救:“别下水!千万别下水!太危险了!!”孙佟朝着车外大喊。


孙佟一喊,准备下水的人犹豫了一下。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灾难降临了:漂向面包车的垃圾箱迎面砸到了以车尾向前漂浮的面包车的后窗玻璃上,“哗啦”一声后窗玻璃应声而碎,原本只是撞击车身的水墙应声从后车窗灌入车内,车内顿时成为一片汪洋!


在巨大撞击力和水流冲击的合力作用下,面包车开始向一侧翻倒,并加速向前冲去。前面不远处就是众多雨水汇集的深达4米的泄洪沟,掉下去必死无疑!


路边的人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呼,但是面对连数吨重的垃圾箱都冲得如同落叶一般的洪水,他们同样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一步步上演。


面包车正在向泄洪沟侧滑而去!“坏了!抓紧先让她们两个出去!咱们自己再想办法!!”意识到大势不好的孙佟朝着王谦喊道。这个时候,射击教练孙佟稳定出色的心理素质发挥了重要作用。


孙佟这么一喊,原本慌乱的王谦也镇定了下来。他用尽力量想打开车门,两人甚至来不及商量具体办法,之前一直紧紧地抱着晓萌的孙佟在这时候却放开了她的手。在车子坠入泄洪沟之前的一刹那,孙佟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晓萌和林俊猛地从破碎的后车窗先后推出了面包车!“萌萌,赶紧回家,我回头去找你!”孙佟喊道。被甩出车外的晓萌,落在了地势较高的地方。浮出水面的晓萌被汹涌的雨水猛地呛了一口,向岸边拼命挣扎。这时候,目睹惨剧发生的人们已经赶到了岸边,其中一个人手忙脚乱地抓住了拼命挣扎的晓萌,在其他人的帮助下,终于将晓萌救上岸来。


但是,当人们正准备去伸手营救浮出水面的林俊的时候,人间惨剧再次降临:垃圾箱在湍急的水流冲击下,在这个瞬间砸向了林俊的面门!一声巨响过后,除了两人多高的浪花,一切都仿佛不曾发生过。


晓萌被营救上岸之后,回头向泄洪沟望去,那个在生死之际将自己托出车外的孙佟早已不见了踪影,耳边只剩下“萌萌,赶紧回家,我回头去找你”这句话在不断回响。晓萌在暴雨里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向着那卷走孙佟和亲人的大水呼喊着孙佟的名字,睁大眼睛拼命寻找那将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爱人。然而,除了暴雨砸到水面噼噼啪啪的响声和自己歇斯底里的呼喊之外,她听不到任何的回声。


找寻不到孙佟的晓萌疯狂了,她的心碎了,她不顾一切地要跳下水去寻找,去拯救自己的爱人,他们还有太多太多的梦想没有完成啊!然而,身边的人却阻止了她这极不理智的行为,三四位男士费尽力气才死死地抱住了她。动弹不得的晓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汹涌浑浊的大水却毫无办法。那一刻,仿佛有千万把刀子在剜她的心,她的心在流血……


忽然,晓萌哭喊着向身边的人跪下了:“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这些好心人了!水性好的帮我下去救救他吧!救救他啊,救救他……”然而,看着连汽车都卷走的滔天大水,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沉默。谁都知道,下水只有死路一条。


漫天大雨中,只剩下晓萌的哭喊,撕心裂肺,让人垂泪……


菊花残,满城伤


7月19日的黎明来临,这一天,是晓萌的生日,也是与丈夫孙佟阴阳相隔的第一天。


上午11点左右,在距离出事地点几公里之外的三联河,孙佟尸体被打捞上来。孙佟身上,除了前额和膝盖以及腹部有轻微划伤之外,没有任何受到剧烈撞击的迹象。这就意味着事发当晚如果孙佟能够逃出车外的话,他有生还的可能性。


令消防官兵吃惊的是,孙佟的口袋里有个丝绒首饰盒,里面装有一对钻戒,在盒子的底部,居然还有一个易拉罐的拉环。拉环的光泽早已黯淡,却生生刺痛了晓萌的心。


再见孙佟,晓萌没有了眼泪,她的泪已经哭干了:“不是说好了吗,我们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可你为什么丢下我?”那一刻,天地为之动容,甚至连负责打捞的、见惯了惨烈场面的消防官兵都悄然落泪。


在同一地点被打捞上来的还有26岁的王谦,一位同样在危急时刻将生的希望留给妻子的铮铮铁汉。而他的妻子林俊,则在出事地点附近被发现,身上还死死地压着那个夺去她生命的垃圾箱。


20日一早,这一发生在济南的“泰坦尼克号”式的生死恋曲见诸报端,闻知此事的市民无不落泪。一个城市被感动了,很多市民来为这可敬的小伙子送行,在冬青树上插上一朵小白花。20日下午,在孙佟和王谦夫妇出事的山水沟旁,好心市民献上的几百束菊花静静地躺在路边——菊花残,满城伤……


20日上午,一场特殊的婚礼在济南市殡仪馆举行。双方家人考虑到林俊和王谦的恩爱,决定成全这对生死相许的恋人,将他们原定在10月27日的婚礼提前,让他们在离开尘世之前完成生前的心愿。


林俊和王谦安静地躺在相邻的水晶棺里,王谦身穿黑色西服,林俊身穿红衣。水晶棺上贴着红色的双喜。一旁的电子大屏幕上,打出“结婚仪式”的字样。婚礼刚开始,晓萌一阵眩晕,昏倒在灵堂上。苏醒后,她冲着林俊和王谦喃喃自语:“生生死死,你们夫妻毕竟在一起,可以相依相伴,可我呢,我为什么没有随孙佟而去?!”


孙佟一直安静地躺在荣军医院里,如同睡着了一般。晓萌最后摸了摸爱人的脸,为他擦擦眼睛,她忽然一个激灵,恍然间,她惊讶地看到一滴泪,一滴爱人的眼泪。她哭了,她为孙佟戴上了戒指,又给自己戴上戒指,把两个人的无名指放在一起,熠熠生辉的宝石像两滴晶莹的眼泪,诉说着一个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亲爱的,你不仅给我爱,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以后每年的7月19日,我们都一起过,过我的生日,过你走的纪念日……我知道你不能说话了,但是你可以托梦给我啊,告诉我你想吃什么了、想要什么了,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带过去;跟我说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我会尽力替你完成。在天堂等着我,下辈子我们再做恩爱夫妻……”


8月19日,农历七夕节,晓萌执意去了孙佟家,她想在孙佟的卧室睡一觉。怀抱着他的枕头,怀抱着爱人的味道,怀抱着沉重的回忆,她想孙佟会托梦给她。可奇怪的是,孙佟走了这么长时间,她竟然第一次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面对满地烁金的阳光和清晨的鸟鸣,她幡然醒悟:孙佟是在托梦给她,他要她好好活下去。他只是化成了天际的一颗星,在暮霭晨曦,在清朗的月光里,流着泪含笑为她祝福!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 1 ]
滔滔汪洋托起我的新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