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烟花烂漫的日子
 
· e时代最有前途的行业&#
· 谁来为我摘星星
· 学会珍惜才拥有幸福
·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 16岁的水晶之恋
· 啼笑绑案
· 一辈子就窝囊这一回
· 热血男儿,不羞于流泪
· 我们都是好孩子
· 天使不流泪
· 妈妈,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 地铁里的故事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烟花烂漫的日子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烟花烂漫的日子 2007-11-28

 
烟花烂漫的日子

(一)离别

走到校门时,不经意地顿住了脚步。
天上白云朵朵,地上绿草幽幽,斑驳陆离的校门此刻被映衬得格外扎眼。不知道怎么了,看着看着,眼睛里突然像进了沙子似的,痛得眼泪直在里面打转。
忘不了酷似科比的星星老师,他那五大三粗的背影让那些调皮鬼望而生畏。草色的高中三年那些家伙没能享受几天幸福生活,却是整日提心吊胆,生怕被老师抓住自己的小尾巴。那时,每晚我们都要唱那首星星点灯,星星老师每次查房都会听到我们狼一样豪放的嗓音,听的最后耳朵里都生了茧子,但却始终没能明白其中的玄妙,每次去的时候都不为我们带上只火机,害得我们晚上点蜡烛还要使用火柴这样的原始工具。
还有老鳖,短短的头发,却配上了一幅硕大无比的眼镜,整天咧着个嘴,乐呵呵的,嘴里时不时蹦出一句“丫丫个呸的!”,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是二院(我们这里最有名的精神病医院)里偷跑出来的。
老鳖的窝与很多伟大的艺术家有一拼,整个床上除了袜子就是书本,根本找不到一块落脚的地。每次夸奖他,他总是很谦虚,滑稽的脸上写满严肃:“哪里哪里,境界尚未达到,同志仍需努力!”
记忆的碎片在脑海里不停的回放,搞得脑袋晕晕的,于是我用力摇了摇头,终于从那杂乱但又清晰的记忆里爬了出来。
一阵轻风吹过,那些樱花树便舞了起来。凋零的花瓣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在轻柔的风中舞出了最后的婀娜,然后平静的归于了这片土地。老陆说的也许很对,这些沉寂的花瓣会薰香身边的黄泥。沉寂了片刻,我终于走了出来,我也应该把那些记忆的碎片归于沉寂了。
走出了校门,心里感觉酸酸的。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那片湛蓝的天空,想为心头的记忆留下最后一抹忧郁的蓝色。这片天空从我走出校门的那一刻便完成了它的使命,不用再去记忆以后我生活的点滴了。
终于回家了。老妈犒劳我,没有把我当奴隶。于是我每天只穿上一个短裤,拿着我那软绵绵的枕头,往沙发上一靠就是一天。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唉,高考时做题要有这么快就好了。
在家呆了一个月,身体白了,也胖了。这天,老妈逮住了一个机会便开始奚落我,“看看你,整天躺在这里,又胖又白,简直一孕妇!”我是谁!我是潇强!能吃老妈这一套?!于是,我挺直身子便开始反击:“哎呀,人家孕妇可是天天吃好东西呀!得了,我也不要啥多好吃的,给我整点人参呀、燕窝呀、……就行了。”
等我抬头一看,老妈早就没了踪影。于是便发出了有史以来我最伟大的论断:“要是老妈能参加奥运会,百米赛跑的记录估计中国早收入囊中了。”
刚感叹完,老妈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走到我跟前,亮出一捆葱,用一双引诱的目光看着我:“今晚想不想吃葱饼呀!”本来想说吃的,但碍于那捆葱的情面,只好私下咽了口馋水,说了句:“不吃!”
老妈见引诱不成,便使出了杀手锏——揪耳朵,痛得我只好做了老妈的阶下囚。唉,那捆葱只能由我来虐待了。上帝呀,难道我的幸福生活今天就要结束了吗?
郁闷之极的我决定用歌声来抒发我此时的心情,刚唱了一句,就听厨房传来一声尖叫:“啊……潇强!你要是再狼嚎今天晚上你就干吃方便面!”天哪!不用这样打击我吧!但转念一想,伟大的人物不都是成堆的打击造就的嘛。再说了,越王勾践为了吃那颗苦胆在草屋里呆了十年,现在我为了吃葱油饼怎么就不能多等一会呢?于是,我决定忍着,吃完了饭再接着唱。
就这样在和老妈的争斗中又过了几天,闲得有点无聊了,便决定给老鳖打个电话。
拿起话筒,只听那边传来一个奄奄的男声:“喂,你好!请问找谁?”
“我是潇强。我找老鳖,哦,不是,周桂明!”反对着话筒,我抽了自己一嘴巴,要是鳖他爸接的就坏了!
只听那人像突然活过来似的,声音一下子亮了起来,“我很坦白从不搞笑十分严肃经常谦虚,我就是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蓬莱山白云洞千年不死万年不朽人送外号‘缩头’的老鳖!”
“丫丫个呸的!跟我还耍花腔!得赶紧付使用费呀!当年给你编了这段介绍词,现在还用!”
“小样,盗用我口头禅,几天不见屁股痒了吧?”
“别!鳖哥!小弟求饶了!那使用费就缓你几天吧。”
唉,那死鳖真发挥出了他当年咬老虎尾巴的精神——死不松口!我决定使出我的杀手锏。 “小红,我对你的爱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话筒那边传来求饶的声音,“强哥,强哥,得拉,别念啦,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
“真的?”多年的上当经验清楚地告诉我要问这么一句,因为我知道老鳖的上当经验比我丰富了不知多少倍。想当年,鳖哥在床头给我们讲他的上当史,周围是鸦雀无声,听得我们目瞪口呆,完全陶醉在他上当的喜悦之中了。
“嘿嘿!反正不是我出钱,就带上你吧!过两天星星老师请客,举行毕业聚会,要不要去呀?”老鳖得意地笑着。
“幸亏你没在我旁边,要不然你就成了神六了,你就在外边绕着地球慢慢转吧!”忽然听到这久违的老鳖一声笑,我的鸡皮疙瘩迅速起来了。
“去不去呀?”
“当然去拉!到时叫我!”
“OK!一个字——没问题!”老鳖从来都这样信誓旦旦。
“唉,真受不了你呀!”
放下话筒,心里突然觉得不太好受,本来出了校门就算离开了那个曾经的乐园,却能自我安慰说,还没开毕业聚会,还属于那个呆过三年的星星乐园。可如今,连这最后的一丝安慰都要被剥夺了!心里一阵落寞之感。
回过头,看见老妈正用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瞪得我心里直发毛。“哼哼,小子,打了够一个小时吧。”我心里嘀咕起来:“唉,完了,被她逮住了,这下惨啦!”“我就不和你计较电话费了,只是这个月的早餐……”
“我做!”尽管不情愿,但没办法呀,有把柄在老妈手里。再说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正好再精进一下我的厨艺。
如今我的厨艺也可谓出神入化,全拜老妈所赐。要不是她的压迫,就不会有我的今天。记得有一次一个同学来我家做客,我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结果那同学吃着吃着就哭了,我问这是怎么了,他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连忙擦干眼泪问我是怎么学的。当时我的脸红得像个猴屁股似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妈却是脸不红心不跳,一边吃一边说:“哎呀,都怪我的厨艺太好了,他天天缠着我,叫我教他,这不,现在来连厨房都被他占了。”听老妈一席话,把我肚子里的早餐全赶了出来,可怜了我的胃呀!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迫起了床做早餐。正烧着饭,电话铃发疯似的狂响了。“老爸老妈,起来接电话,我走不开!”终于逮到报复的机会了!
一会,老爸走出了屋子,一边走一边喊:“封建制度害死人呀!”
“喂,你好!哪位?”
“是叔叔吗?我是阿明呀!我找强子有点事!”这家伙,什么时候嘴变得这么甜了。
“哦,阿明呀!最近怎么没到叔叔家来玩呀?有空就过来呀!你等会,他在做饭,我去叫他。”
接过话筒,那家伙便一阵嘲笑,“哎呀,几天不见长能耐啦?还会做饭拉?改天也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得啦,有什么风快吹吧!我还烧着饭呢!”
“明晚六点市中心东菀酒楼,星星请客,举行毕业聚会,准时到呀!忘了告诉你了,雅婷好像也去。”雅婷?我的心一颤,随即又平静了下来。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在草色的高中三年未来得及开始的梦。
放下思绪我回到了厨房,只见那高压锅呼呼的喷着气,似在哭泣,搅得我的心里好难受。纷乱的思绪又似炸了锅一样,记忆中的滴滴泪水仍在心头捶打着。
“你好!我叫沈雅婷,以后合作愉快!”那姣好的面容上顿时浮起一朵云似的花朵,缥缈中隐隐透出几分红晕。我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一股奇怪的感觉遍布全身,脸红了。“怎么了?”英语老师也很是纳闷,平日里在他面前我向来是从容得很。有一次我在厕所里吸烟被他抓到了,他看到我若无其事,最后只得一声“罢了”了事。最后他看着我说了一句:“要是你出生在革命年代就好了!”我当时差点没抽过去,这都什么老师呀!此刻在她面前我却有点慌了,“没什么,我只是……”慌乱中口不择言。“沈雅婷看了我一眼,向我做了个她很同情的姿势。
好不容易混了出来,和她走在回教室的路上,一路上说说笑笑,不一会就熟了。真希望这条路能越走越长,可惜,上帝没能听到我的祷告,路在两个教室门口分岔了。“再见喽!”她笑了一下,转身迈进教室。我一想:“坏了,求错了,这几天我改信王母娘娘了,怪不得刚才求上帝不管用了呢。”
思索中我也慢慢朝教室走去。“嘭!”我吓了一跳,上自习的那些哥们姐们们也是一脸苍白,额头冒汗。我怒气冲冲的走上讲台,刚说完:“谁干的?谁把门插上的?”脚下又是一滑,来了个嘴啃泥,可惜地面是水泥的,没啃动,嘴里的牙倒有几颗不耐寂寞了。我一看脚下,一个香蕉皮。我扶着讲桌慢慢站了起来,额头上一片通红,鼓起一个大包,嘴角满是鲜血,头发有点凌乱,一身白色衣服上满是教室地上的灰尘。“谁干的?”我满脸怒气,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门口处传来脚步声,我侧转过头,那人一抬头,顿时花容失色,大声叫道:“鬼呀!”“生物老师!”我大叫一声。不会吧!“我这么有表演天赋吗?”我奄奄地回到了座位上,因为连老鳖也点头了。
门口跑来几个男老师,围住了生物老师,“怎么了?”一阵询问声。生物老师好像醒了过来,说:“没事了,谢谢!”望着那些男老师叹息而去的背影,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色狼!那天我在他们教课的门口叫了好几句“救命呀”都没人理我。
老师站到了讲台上,说“上课”,语气不稳,看得出,还心有余悸。哎,没办法,谁让她是女生呢。“这次生物考试第一名是潇强,98分。”我站了起来,微笑着看了看同学,看了看老师。结果,不一会,校医院里多了几个昏迷的病人,生物老师和几个同学。当时我难过极了,“天哪!虽说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也不用这样打击我吧!”此刻我心里如狂风暴雨般。
俗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这时老鳖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别难过!”我感激得看了他一眼,“我也差点晕过去,可我为了你忍住了,想不到你竟炼了这等媚术。”不一会,我也躺到了校医院的床上,老鳖把我抱来的。想着这些经过夸张的搞笑情节,我哑然失笑。
考前一个月,高三十班教室里。我坐在教室做着那些无聊的题目,脑海里却是在想今天她会不会来找我。正似入神的做题间,门口一声轻唤,“潇强!”可对于安静的教室来说,却有不可思议的穿透力。“无数张脸抬了起来,目光齐刷刷射向门口,“沈雅婷!”她向我笑了笑,我脸红了,心里却是高兴。我冲到门口,出去关上了门。屋内一片唏嘘。他递给我一打报纸,“给,今天英语课上做!”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上了看这个青纯女生那双如秋水的眼睛,还有那眼睛里透出的隐约夹杂着羞涩和可爱的眼神。仿佛那双眼睛产生出一个巨大的磁场,将我牢牢吸紧。
餐厅里,我好不容易打了一份饭。气死我了,那盛饭的大爷见我长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潇洒英俊,如人中龙凤,竟心生妒意,少给我打了饭菜。我岂能忍下这口恶气,我潇强除了老妈和星星老师,还没怕过什么人。于是趁其不备,将一只随身携带的蟑螂扔入菜盆中,果然一会后,一个体型骠悍的男生和那大爷吵了起来,那男生手里捏着那只被淹死的蟑螂。突然,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小强,你死得好惨呀!”忽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我停止了悲伤,一脸愤色,“妈的,那厮怎么和我重名!”
不想了,肚子此时已经咕咕直叫了,坐下便开始了我的大餐。“咦!这么巧!”声音好好听,是在对我说的吗?我抬起头,“沈雅婷!”我脱口而出。“怎么,不欢迎呀?”“没,哪能呢!”我心里乐开了花,我忽然想到了那句著名的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此时我觉得明明就是在说我们俩,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想的,当初直接写上我们俩的名字不就行了,还害得我今天自己去修改。
“那个小强,不是,蟑螂,是你放的吧?”她好像也意识到了那厮与我重名。
听了她这一句话,我的脸立刻就红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你……怎么知道?”“我不经意看到的。想不到你这么可爱呀!”
“可爱?竟然有人说我可爱!还是我最喜欢的女生!”我心里的惊讶程度不逊于发现UFO。心里这么想,可脸上还是热得很。
于是我决定打破这种气氛,“昨天我打了一架,和我宿舍同学。”
“打架?”她一脸疑惑。“不过你的脸上怎么还这么白净,没看出来。为了什么呀?”
看着他似有点关切的眼神,我的脸上好多了,心里那也是乐得不行了。“哦,气死我了,他们说话不说别的,惹怒了我,我上去就给了他一拳。打得他最后满地找牙了,没空再打我了。”
“真的假的?他说什么了,忍怒了潇大官人。”
“丫丫个”还没说完,我立即顿了下来,忘了,在美女面前,尤其是美淑女,是不能说脏话的。“他说布什长得像头猪,气死我了,布什怎么会是头猪呢,哪有这么聪明的猪?明明是只猩猩嘛!”
刚说完,只听见一声“噗!”,一阵风夹杂着米饭,菜汤飞到了我的脸上。“讨厌!”沈雅婷娇嗔了一下。“没事吧?”说完拿着纸巾来给我擦。那纸巾真香,害得我差点晕过去。
“没事!”我信口雌黄,不过目的是纯正的,不想让漂亮女生为我担心,这是我的风格,想必与那革命前辈也是有一拼。。“哎,失算了。”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这“噗”声倒是早在预料之中,不过怎么就忘了那嘴里的饭菜呢。
“唉,我可怜的衣服!”我一阵感叹。
“看看你!哼!我帮你洗就是了!”她脸上一阵似怪非怪的表情。
“你说的啊,不能反悔!”哈哈,终于逮到机会了。
她向我伸出手。“干吗呀?”我大惑不解。“给我衣服呀!”“不会吧!大姐,你是让我在这当中表演脱衣舞?我可是良家少男呀!”
“呵呵……好吧,今天下午送到我宿舍门口,过时不候!”她笑得真是好看。说完她起步回教室了。我大步追了出去。“王母呀,保佑这条路越走越长吧!”我心里默默念着。
可路还是在教室前分开了。我心里暗暗叫苦,“坏了,刚记起来昨天晚上因为求王母一件事他没答应而该信上帝了。”不管它了,还是去做题吧。
刚坐下,老鳖就围了过来。“干吗了,看你正成这样,吃个饭还闹成这样,太不像话了。
“去你的!死到你位上去!”我瞪了他一眼。
“可得加油喽!”老鳖笑着走回了去。一看那淫荡的笑,我的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老鳖说的好像有道理,再不说就没时间了,于是我决定下午动手。
“沈雅婷!我站在楼下朝二楼一个窗户喊去。喊了半天嗓子都哑了,还招来无数女生疑惑的目光,一时间我发现自己魅力还挺大的。不过这样还是挺累的,都怪那看门的大妈,死活不让我进,最后让我逼急了,说了句:“要不你去整个变性手术或者买两个桔子挂上再进吧!”“变性手术,那得多少钱呀!再说我现在还不想变。还有我装女人从来就没用过桔子,都用苹果。她也不想想在北方桔子多少钱一斤,苹果多少钱一斤。”没办法,嘀咕完了还得出来。
脖子酸了刚低下头,就见眼前一双脚。“想不到这么麻利呀!”
“那是,好事面前我从来都是一马当先的。给!”我伸手递了过去。
“嗯?怎么多了条裤子?”她一脸愤怒。
“哦,装错了。”鬼才相信的理由,她竟然没有反对。拿着衣服笑了一下走了。幸亏没给我拿出来,那张纸条还在那里面呢。在老鳖的引导下,我用英文给他写了封情书,凭我的才华,相信会感动她的。
第二天门口,沈晓莉出现了。手里提着一袋衣服,唉,免不了又被老鳖笑一番。我接过衣服,没有敢去看她。她手里递过一张纸条,我接过跑了进去。
晚上我独自躺在寝室的床上,打开了那张纸条,也是英文的。不过只有一句话:“Sorry!I have had a boyfriend!”读完这句话时,我脑子里一片纷乱,我哭了,在无人的寝室里。我这才明白这么多天来的感觉全是假的,那一抹羞涩、可爱的眼神分明是在嘲笑。此刻,我才明白,眼泪在男儿眼中也是可以延绵不绝的。“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蒙住头低低问我自己。那句话分明刚才还在耳边:“你若心寒,我是春天;你若心苦,我是甘甜;你若心伤,我是欢颜!”可为什么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它却已逃得无影无踪。
我站到了窗前,忍住眼泪不愿让人看见我哭泣。我已经决定,一分钟内忘掉她。看着天上慢慢随风流动的云彩,仿佛是那是逝去的快乐日子,她在时流中间,慢慢离我而去。我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绪,想从记忆中把她删去,却赫然发现,自己的一切都是徒劳,她,已经植根于我的心灵深处,拔掉它,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不知多久,我已躺在了床上,朦胧中口中仍然在默念:“风吹起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摇晃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好的回忆,看天,看云,看隔岸烟火在夜空中绚烂绽放。我知道这辈子已失去你,可我仍让可以保存下心里深处的那株未开花的树。”
厨房中我露出一丝苦笑,记忆竟有这般魔力,时过境迁,心里却仍是放不下。不管了,老妈催饭了。
老妈吃着我做的早点,一个劲向老爸点头,满口饭菜还咕哝着:“恩,好吃!得到我的真传了!”
“妈!”我叫了一声。
“怎么了?”老妈大惑不解,嘴里也停止了工作,不过腮边立刻鼓起一座山。
“先别说了,我还没吃呢,你想故意让我和老爸没胃口自己独吞呀!”
老妈剜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做了同情的姿势没有说话。唉,谁让和老妈都最是我最大的乐趣来呢。
“爸,妈,明天我开毕业聚会。”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去吧!要多少钱?玩得好一点!”别看老妈平时带我想奴隶,可关键时候就成了联手。
“不要钱!星星老师请客!”刚说完我就后悔了,说得怎么这么溜呢。
老妈可乐坏了,一双眼笑眯眯的,“太好了,这下省下做面膜的钱了。”一听这话我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该说要钱了。
六点整,我来到了东菀酒楼。老鳖早来了,见我过来忙迎了过来。“不知强哥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我一脚飞起,差点没把他连人带壳踢飞了。“拽你个头呀!”
说完就跟着老鳖朝二楼的一个大包间慢慢走去。快到门口时老鳖突然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肩膀,向我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你可准备好了!”我咬了咬下嘴唇,似在努力忍着什么。敏锐的老鳖像感觉到了,说:“实在不行就别进去了!毕业聚会算什么!要不过几天我们再请星星吃一顿。”
当年我的那些事老鳖自然是了如指掌。记得那晚我睡醒后眼里的那点红竟也被他发现了,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别难过,天涯何出无芳草!到大学里有的是机会!”看着这个平日里与我打闹斗嘴的弟兄,我竟然再一次忍不住了。第二天晚上,我们到了学校附近的酒馆里。一杯杯的琼浆玉液在我与老憋的阵阵吵闹中钻进了我的胃,钻进了我的大脑,钻进了我的记忆。此刻的我竟也忘却了那份刺心的痛,老憋说做男人就该这样,拿的起放的下。我说你也别说我,你也不是还是放不下你那个小红,好几次夜里我听见你在梦里喊她的名字。老鳖不信地看着我说我有这么窝囊吗,我没有回答。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一份真挚的情感要想在瞬间内抛弃,纵使有十万分的毅力也是无济于事。我们互相望着对方,无可奈何的笑了,然后是一声声的碰杯声。天快要亮了,东方已经泛出了缕缕白光,两个受了伤花季少年却刚刚睡去。
此刻的我回想起那些往事,心里似多了一份劲,朝他摇了摇头。“不是还有你吗?我醉了也不用担心。”老鳖打了我一下,走在我前面开了门。
星星和数学老师热情的把我招了过去,想当年我也是他们的得意门生,便拉出靠近他们身旁的一张椅子坐下了。我看到了沈雅婷,她旁边还有一个男生,看起来与她很亲密,想必就是她的男朋友。
“两位老师最近可好呀,最近光着急成绩了,忘了给老师打电话问好了。”跟着老妈混久了这点开场白还是会的。
“毕业不久就这么会说话了!最近消瘦了不少吧?”星星老师一脸慈爱之意。我这才发现原来星星老师没有戴上以往的那副硕大的眼镜,要不他看着我怎么会说出这么句话。
“这次考的不错!前途不可限量,以后到了大学可要继续努力。将来成了老总之类的也别忘了老师。”数学老师一脸笑意。
“那是!如学生有幸将来过的好了自是忘不了老师的教育之恩。”说完后两位老师自是笑容满面。说完后我顿了顿口,旁边的学生趁机和老师攀谈起来。
我望了一眼沈雅婷,她正与那个男生谈的正欢。不过瞬间她好象感觉到了什么,朝我这边望了一眼。四目在一片嘈杂声中对视,只是片刻,我们同时退了出来。我心里对自己一番嘲笑:“分离后倒是有点心有灵犀了。”为了调节心绪,我和旁边的一个女生聊了起来。时不时还会朝那个身影望上一眼,却发现她原来也在不经意间望自己。“老天可真会捉弄人!”我心里不尽又是一阵感叹。
两位老师在示意大家安静后开始了他们的长篇大论,内容无非是追昔,谈今,望未。一番大论之后,大家开始了吃喝。过了一会,星星朝我低声说了一句:“原本以为做了你们三年懂的班主任,很了解你们了,到今天才发现自己还没有真正了解你们。”
我用眼瞟了一下周围的同学,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有点疑惑地看着星星老师,“老师怎么会有如此感叹!”在我记忆中他把每个人的脾气摸的很透。他向我笑了笑,指指周围的同学说:“你看你们个个推杯换盏,我今天才发现对你们的酒量一无所知。”我望了望老师,哑然失笑。
我明白了老师的用意,他看我刚才有点沉默,便给我说了个笑话。我举了举手,大家向这边看了过来。我赶忙大声说:“我给大家说个带谜的故事吧!”大家一阵乐意声,老鳖看我还有这兴致,自是大声说好。我清了清嗓子说:“有两个小孩来到一棵梨树下,看到树上有一个大大的梨子。两个小孩分别说了一句话,听音是两个国家名,国家名中都有梨的谐音,猜猜是哪两个国家。”
说完后望了一眼沈雅婷,她仿佛也在思索。摇了一下头,转了过去,看见老鳖在瞪我,仿佛在恨我怎么猜谜也不提前告诉他答案。我朝他扮了个鬼脸,然后转头看其他同学猜的怎么样了。却见他们直说:“快说答案吧!”看他们一直坚持,我只好说:“那我可说了,不知你们有没有猜对。一个是意大利,一个是澳大利亚。”
大家互相望了望,一片议论声,好不热闹。“怎么呢?”沈雅婷突然问。她的突然发话有点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但我很快稳了下来,我知道我不应该再这么敏感。“你没听出来吗?‘咦,大梨!’,‘哦,大梨呀!’,这就是了。”大家一阵笑语。
我又望了她一眼,她正和那男生谈笑风生,原本以为已放开的我又不觉一阵心酸。我拿起一瓶酒就往肚子里灌,也许此时只有这酒才能让我尽情的忘却。不知桌前空了多少个瓶子了,我突然觉得很快乐,快乐的想去大哭一场。我用迷茫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人,他们也是在摇摇晃晃。毕竟是三年了,三年了……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是老鳖。他把我扶了起来,我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点,但一脱离椅子,似乎身子格外的重。“我没事!我还没醉!你不用扶我!”但老鳖似乎没有听见,两只手架住我的身子,说了一句:“走吧!”
走到门口时我又忍不住回望了一眼,过了今天,我就要彻底告别星星乐园了。又看见
了她,她脸上泛起层层红晕,此刻,她多么像那个当年我初识的女孩。
我转身对老鳖说:“走吧!”外面的空气好新鲜,我躺在车里,酒已醒了大半。老鳖见
我一路上没说一句话,便又来劝我。“别伤心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女人不多的是嘛!”我一听这话立刻坐了起来,“呵呵,你倒是给我找个三条腿的女人来看看。”
“看来潇大官人好的差不多了呀,我却还在这暗自担心呢。你放心,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办的。明天我就去给你找一个拄着拐杖的大妈,让她陪陪你!”老鳖刚说完,头上就起了个大包,他捂着头在那叫:“你小子,现在看你有点伤感就算了,明天再找你算帐,你可别不认帐呀!”
唉,其实上天对我也不错了,没有赐给我她,却给了我一个善解人意的兄弟,我还有什么值得忧伤的呢?人生漫长,以后的路还需要我们一同走呢。那个梦中的女孩,星星老师,草色的高中时代,从这一刻起,真的应该归于沉寂了。
回到家了,老鳖把我从车上扶了下来,我的头此时晕晕的,身子摇晃的厉害。老鳖见状赶忙把我的一只胳膊搭到了他肩上,朝楼上走去。
开门的是老妈,一见我醉成这样头就拧成了一个疙瘩。“不能喝就别喝这么多,醉成这样得多难受。”此刻老妈倒是挺关心我的,我心想以后应该多醉几回。
老妈把我往窗上一扔,我再也抵御不住睡意的诱惑,什么也不管了,先好好和周公畅谈一番再说。
窗外,此时沉闷的天气再也撑不住了,瓢泼大雨顿时从万丈高空落至地面。天地此刻仿佛也在诉说:“一切都已过去了……”

烟花烂漫的日子

[ 1 ]
烟花烂漫的日子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