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 16岁的水晶之恋
· 啼笑绑案
· 一辈子就窝囊这一回
· 热血男儿,不羞于流泪
· 我们都是好孩子
· 天使不流泪
· 妈妈,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 地铁里的故事
· 爱在墨脱
· 成长的痕迹
· 德不孤,必有邻
· 互联网上红遍全球
 
· 可爱卡通图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熟语大全、熟语词典
· 古墓女人
· 2006高校BBS最HO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淡淡心,淡淡情
· 拉封丹寓言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2007-11-28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那天假若不是星期天;

  那天假若康皓天不是去了北京出差;

  那天假若不是初升的旭日透过薄薄的纱帘吵醒了萧霖;

  甚至,那天假若不是那样温柔,宁静而又美好的春天,连风中都带着熏人欲醉的酒意的春天,连蓝天、白云、绿树、原野都在呼唤人的春天,连万物生灵都会感染那份蓬勃的喜悦的春天;

  那么,康家的历史很可能就要改写了,最起码不会和现在一样。

  可是偏偏有那样一个初春的清晨,阳光和煦,春风撩人,绿树成荫,云淡风轻,事情偏偏就这样发生了。康皓天是个无神论者,但也不得不承认人生就是有那么多不可能的可能,那么多永远“过不去”的过去……

  当萧霖带着儿子兴高采烈向公园走去的时候,康皓天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他还特别交代秘书把新买的青山绿水多用几层防潮的塑料袋装好——那是萧霖最喜欢的茶。很多很多年之后,康皓天想起那天的事情都会觉得时间在凝固,真的,不夸张。他刚刚准备出门,就接到公司副总打来的电话,说是萧霖出车祸了,正在抢救。他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上的飞机,怎么到的医院,唯一记得的是他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那盏红色的灯还没有灭,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浑身发抖的康庄紧紧搂在怀里。

  后来,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康皓天亲眼见证了最残酷的一幕,他常常觉得生命只走到这里,没有后来了,生活戛然而止,悲伤却怎么都不止步。家,从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现在却最不愿意呆,萧霖带走了她曾赋予温馨的全部意义。

  萧霖读书的时候是康皓天的研究生,后来成了他的知己,再后来,也就是现在她成了康皓天的妻子。她比康皓天小好多,所以康皓天习惯地一直叫她妹妹——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唯一的知情者只有他们的儿子,五岁大的康庄。萧霖是个很古典的女子,温婉善良,恬静优雅。她不打麻将,不喜欢聊天,也不常出门。她有她的世界,她喜欢写诗,画画,和儿子去公园,还有个最大的嗜好——喜欢品茶。她和康皓天有着那么一样的精神世界,彼此相爱,深深依赖。他们都深深喜爱柳永的那阙《雨霖铃》,为此,萧霖才把名字琳改成了霖。他们都喜欢喝茶,家里专门有一个柜子,门是玻璃的,里面陈列的全是他们喜欢的茶叶,萧霖常常会花几倍的价钱买一个她中意的茶罐,她喜欢把家当成艺术品来布置。当然,这多亏了康皓天不俗的经济实力——萧霖毕业后,康皓天就辞职从商了,他说他一定要给萧霖最幸福的生活。

  在萧霖离开后的很多日子,康皓天就靠着这些回忆来生活,只是真正应了那句他们最喜欢的词——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又是一个星期天了,康皓天准备出去买菜给儿子做点好吃的,爷俩也振作振作,毕竟日子是一定要过下去的,自己伤痛灰心没关系,可康庄还小,他需要一个清醒的父亲和一种健康的生活。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居委会的老太太聚在一起,很是喧闹。他走近一看,原来地上有个婴儿,看样子是被遗弃的。自己家的事已经够窝心了,他实在没有心情管闲事了。

  就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婴儿突然醒了,哇哇大哭起来,康皓天心中猛地一抽,那个孩子小嘴一瘪一瘪哭的样子太象萧霖了,不知道他是思念萧霖过度产生幻觉还是真的,总之他就是觉得那个孩子哭泣的神情真的象足了受委屈时的萧霖。他快步走进去,俯身抱起孩子,从襁褓中拿出一张红纸。就在那一刻,他不得不相信命运了,这个孩子的生日竟然就是萧霖的忌日。有那么短短的一刻,康皓天觉得自己不能想也不能动,他实在不知道老天究竟想和他开一个怎样的玩笑,萧霖,你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孩子了呢?还是她是你化身的天使,来拯救我脆弱的灵魂——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了,对不对,它终于又落回凡间了,谢谢天。

  一时间,康皓天眼中蓄满了泪,他清清楚楚地对那个胖胖的居委会主任说我想要领养这个孩子,在场的人都觉得古怪至及地看着他,还是一个细心的老太太轻轻说了句那孩子是萧霖出事那天生的,大家都沉默了,那曾经是怎样一对让人羡慕的夫妻啊。

  康皓天已经无暇顾及别人说什么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带着他的妹妹回家了。

  康皓天给女儿起名康思霖,但是爷俩总是喜欢叫她妹妹,对于康庄,他是真的妹妹,而对于康皓天,他总是努力地把女儿培养得象萧霖一些,再象一些,无论是谈吐打扮,还是修养气质,不可否认他有些自私的想法,希望用这种方式永远留住萧霖,但是在他内心里,确实没有任何女子比萧霖更完美了。让人安慰的是,思霖在长大的日子里,越来越多地表现出和已亡的养母惊人的相似,那份淡雅,从容,尤其是哭泣的神情。这让康皓天省去很多力气,而只是需要静静看着她成长,从青涩到成熟,从含苞到盛放,任凭她带给自己一次又一次巨大的震动和欣喜。

康皓天是个很开明的父亲,在思霖小的时候,就告诉她她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但是爸爸会象疼自己孩子一样爱她。所以思霖一直都没有生活在欺骗里,而是真正快乐而健康地成长在阳光下。康皓天在她大一些的时候,总是喜欢给她讲自己和萧霖的故事,每次讲完,康皓天都会无限感慨地说——妹妹啊,你是上天送给爸爸的天使,爸爸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了,现在不是又回来了吗?

  康庄非常非常宠爱这个妹妹,对于他而言,这个妹妹是个真的天使,在他和父亲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来到,用最纯真的笑容融化了康庄脸上的坚冰,用最温暖的小手托起一个失母孩子灰色的童年。在和父亲一起照顾妹妹,并且陪同她长大的日子里,康庄第一次了解了父母曾经养育他的艰辛,同时也激起了他男子汉保护的本能和责任感。妹妹的娇弱和女孩子特有的温柔满足了他男性的自尊和骄傲,每次和朋友一起出去,妹妹都象个小应声虫跟着,一步也不离开,同行的哥们儿都好羡慕他有这么个花朵似的妹妹。康庄不是为了面子,也不是做给别人看,他是真的真的打心眼儿里疼这个妹妹,疼得不知怎么是好,妹妹初二那年他正读大一,妹妹说老师要求每人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字,她不知道起什么,康庄毫不犹豫地说“angle”——那就是他最真实的感情,妹妹就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天使。

  思霖就在这样无微不至的宠爱和呵护中慢慢长大,她很古典,比养母有过之而不及。在萧霖离开的很长很长一段日子里,康皓天都不饮茶了,直到思霖长大。清茶是种很奢侈的享受,在稍稍好一点的茶楼,一壶铁观音据说可以卖到上千元,但是康皓天从来不对女儿的喜好吝啬,尤其是茶艺。思霖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不喜欢说话,最爱做的事就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把康皓天从法国带回来的水晶玻璃杯一字排开,一杯一杯冲上她最喜欢的茶,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明前甘露,君山银针,铁观音,碧螺春,冻顶乌龙……父子三人经常一个下午一个下午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品着茶度过,或者说得确切些,他们是在用萧霖最喜欢的方式凭吊她。

  思霖也常常在家放一张古筝的碟,行云流水,让袅袅的声音飘散在康家的大房子里,一边自己做茶。她喜欢用一点茉莉毛峰,加上一些蜂蜜,两片柠檬,几颗玫瑰。她还会做另外一种茶,几粒饱满的麦穗在太阳下烤干,放进牛奶里浸泡之后和清茶冲在一起,别有一番不寻常的滋味。常常她爱穿着一条冰蓝色的真丝长裙,坐在微凉的枫木地板上,一手端着她的工艺茶——妹妹的摸样真的象极了一幅画,康庄总是这样说。

  在16岁的生日,康皓天送了女儿一把琵琶,从此思霖深深迷上了它,她是个极有天分的女孩子,从此康家的大厅里常常会传来淙淙的琵琶声,高山流水,百转千回——思霖的弹奏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只有哥哥和爸爸可以听。

  康皓天的事业越做越大,很少在家了,常常就是兄妹两个。思霖从小就知道康庄不是亲哥哥,但是好象两人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密感,从来都没有因为血缘而疏远过,思霖对这个哥哥不仅爱,而且敬。其实在思霖渐渐长大的时候,康庄就发现妹妹有些自闭,她不喜欢和陌生人交往,也讨厌所有的公共场合,连女孩子最喜欢的逛街对她也丝毫没有诱惑力,长这么大,大半的衣服都是康庄为她选的。她喜欢在家把头发盘成各式各样的髻子,穿中式的旗袍,一个人抱着琵琶一弹就是一下午。

康庄怕她一个人在家寂寞,常常喜欢抱着她给她讲故事。说起来很好笑,一个23岁的男孩子抱着18岁的妹妹总会有些别扭,但他们不,就象小时候思霖哭闹不止,总要康庄哄着抱着,才肯沉沉睡去。在思霖的心里,哥哥就是一切,是她所有的依靠。哥哥会给她讲北戴河蓝蓝的海水,西双版纳迷人的傣族姑娘,橘子洲头微微泛着鳞波的江面,还有大洋彼岸加州灿烂的阳光。哥哥是那么那么宠爱她,她发脾气的时候哥哥哄她,她不开心的时候哥哥逗她,甚至老朋友来的那几天她难受得不行,哥哥都会仔细地给她灌好热水袋,再泡上玫瑰花茶。

  只有那一次,因为她,康庄和康皓天吵了个天翻地覆。思霖高中毕业了,她明确地说她不想再读书,她好象一直就是个有些孤独的孩子,她的世界和周围的孩子格格不入,他们会的她没兴趣,她喜欢的别人根本不懂。康皓天一直有些过分地宠着思霖,所以也没表示反对,只是淡淡地说不想读就算了,在家里陪爸爸喝茶,爸爸养得起你。换成二十年前的康皓天可能不会这么做,他会谈教育,谈自立,谈孩子的前途,可是人老了,难免有些脆弱,不舍得,再加上女儿的一举一动都象足了萧霖,留她在家里多看看也是好的。

康庄却因为这个生平第一次对着父亲发了火:“爸,你不能象捧着个瓷娃娃似的宠她了,我原本以为她的这些爱好只是愉悦性情而已,可是她已经渐渐在封闭自己了,这是不对的,让她出去读大学,好歹也锻炼锻炼她,给她一点历练嘛!”康庄的反对在康家确实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但是最后他还是无奈地妥协在父亲的不舍和妹妹的泪眼中。

  工作了的康庄变得很忙,他不想那么快接手父亲的公司,他想让自己在社会上打磨打磨。他和思霖的感情并没有因为那次风波而有任何改变,相反是更好了。思霖对他的依赖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每天晚上都等着他回家,哥哥不回来就不睡,所以康庄无论在外忙到多晚,总是回家过夜。哥们儿常常问他是不是金屋藏娇了,每次康庄提前离开朋友的聚会总是被罚酒罚得晕头转向。他对妹妹的宠爱和迁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一种习惯,甚至不出于什么原因。

  对思霖,康庄很在意,很仔细,但他还是忽略了一点——他一直把思霖妹妹似地宠着,可妹妹已是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了,不是小女孩的妹妹只怕不把他当哥哥了。

  其实在康皓天的心中,他是真的很希望这样一段感情发生的,尽管康庄没有学文学,而是学了经济,但是他完全遗传了康皓天温文儒雅的气质,康皓天常常觉得如果思霖和康庄在一起,真的就象是当年的妹妹和自己在恋爱,他甚至是有些期待看到了。毕竟二十年不是一段短的时光,当初的记忆无论多么惨痛和深刻,都会被岁月慢慢抚平,可他不想,他不想忘却,所以他好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当年能够在喜爱的孩子身上重演——当然,尽管他有些一相情愿,但怎么看两个孩子都再般配不过了,而且感情又那么好,以至于他愿意相信思霖对哥哥的依赖和康庄对妹妹的宠爱是一对小情侣爱情的前奏曲了。

  思霖也是和父亲一样的心思,她太爱哥哥了,甚至她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不爱哥哥,而去喜欢别人。哥哥对人温和而厚道,不象有些男孩子油嘴滑舌,但这并不表示康庄平庸,事实上他在事业上锐意而进取,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再加上母亲早逝,又带着妹妹长大,也让他多了几分同龄人没有的早熟和忧郁,这没有损及他的气质,相反让人更愿意靠近他,倾听他。思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将会是哥哥的妻子,哥哥肯定也是爱她的,不然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她想做什么就是什么,不想做什么都由她。的确,从小到大,康庄从来没有强迫她做过一件不愿意的事情,总是尽力让她生活得幸福些,再幸福些。

  很快,到了思霖二十岁的生日,那天父亲和哥哥给她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康家的大厅已经容不下所有的客人了,很多都分散着站在花园里,回廊上。那天的思霖特别漂亮,她没有把头发盘起来,就让它自然地披着,当她穿着一身粉色的纱裙,抱着琵琶款款走下楼梯的时候,大家都热烈地鼓起掌来,思霖没有说话,浅浅地笑着,一面坐下来,十指轻扣,乐声婉约而悠扬,迷醉了自己,迷醉了哥哥,迷醉了爸爸,相信也让那边的妈妈会开心。

  那天来了很多康家生意上的朋友,康庄是年轻人,被大家灌着喝了不少酒,客人刚散,他实在支持不住,就回房洗澡睡觉了。看着哥哥房间的实木门合上,思霖的心跳明显加快了,只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烫。匆匆和父亲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迅速地洗澡后,思霖换上了一套新买的睡衣,意大利的甜心巧克力。那是套浅紫色,镶着蕾丝花边的性感睡衣,不同于她常常穿的中式的丝质睡袍。思霖照照镜子,脸孔还在发烫,眼珠黝黑黝黑,嘴唇是红润而小巧的,哥哥常说很象仕女图上的美人。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怦怦乱跳的心脏,抓起梳子胡乱梳了几下,退出了浴室。她轻轻打开自己卧室的房门,父亲还在楼下坐着,看起来很伤感,很疲惫——思霖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每年父亲总是在喜忧参半的心情中度过这天——思霖轻轻地,脚步很柔软,象只猫似地闪出了房间,她不想惊动了父亲。

  思霖轻手轻脚走进了康庄的房间,她慢慢挪到床前,月亮的清辉透过窗户洒在哥哥年轻的脸庞上,他睡得很香,很沉,象个小婴儿。思霖很少看到康庄睡觉,从前每次都是康庄等她睡熟了才离开。思霖缓缓抚下身去,她还依稀闻到了哥哥身上淡淡的酒味,烟草味和一种莫名的很好闻的体味,那是一种混合的,特殊的味道,是别的男人没有的味道,在思霖的心中,是她的男人的味道。这股浅浅的味道在深夜静静绽放,撩拨着思霖已然驿动的心情。

  ——哥哥说二十岁就是大人了,就可以披上那件思霖最喜欢的婚纱了,就可以……

  她轻轻掀开棉被,钻了进去,从背后用手环住了康庄,就是这样一个轻轻的动作还是惊醒了康庄,康庄揉着惺忪的睡眼翻过身,一眼却看见妹妹满脸绯红,醉意朦胧地躺在身旁。

  康庄根本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隔夜的宿醉还在袭击着他,他只觉得喉咙干干的,哑着嗓子问了一句:“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又睡不着了是不是。乖,哥哥陪你回房间去。”思霖瞬间瞪大了眼睛,眼里全是受伤的表情,她不相信哥哥不懂,她不相信哥哥不愿意,但是哥哥……

  思霖小小声地开了口:“哥,我今天二十岁了,你说过二十岁就是大人了……”说到后来声音细得几不可闻。但是康庄懂了,他最担心也最不愿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一刻他真的懊恼得想杀掉自己,我要怎么可以让你了解,思霖,你是我的妹妹,我可以宠你,疼你,呵护你,但你终究不是那个我愿意牵手一生的人啊!

  那个晚上和很多晚上都一样,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好象又什么都发生了,思霖是敏感的,也是纤细的,尽管哥哥什么都没说,尽管她不知道哥哥心里怎么想,但是她却知道有个事实残酷地横亘在自己面前——那就是哥哥根本不爱她,也不想要她。

  这让思霖彻底地受伤了,在二十年的生命里,这个梦几乎是随着生命一起编织的,她爱幻想,常常把自己和哥哥今后的生活在心里一次一次地画画,很多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沉湎在这幅图画里,让她始料不及的是哥哥亲手打碎了她的梦。

  女儿的变化让康皓天惊悸起来,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得出来思霖不快乐,而且是很忧伤。思霖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调皮,不苛求,她的生活几乎是无忧无虑的,会是什么让她变化如此之大呢?

  康庄变得不爱回家,他总是说好忙,他总是有好多事情,而兄妹之间的那份亲密和默契好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消失了,两个人现在几乎都很少说话,事实上康庄在家的日子基本等于零,总是思霖还没有起床他就出去了,思霖已经睡下好久他才回来。

  很出乎意料的是,有天康皓天正和女儿一起吃午饭,康庄打电话回来说要回家吃晚饭,而且特别嘱咐说自己会带一个朋友回来——他从前很少这样,因为他知道妹妹不喜欢见陌生人。

  傍晚时分,康庄带回来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他介绍说这是他的女朋友,大家都喜欢叫她木木。其实仔细算起来,她没有思霖漂亮,论气质也不如思霖优雅。可是她身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东西,很阳光,很绚目,让你不由自主想靠近她,而且常常就眩惑在她的妙语如珠,一颦一笑里。那个晚上思霖很沉默,事实上她一直不喜欢说话,但是那个晚上她让人觉得她把自己缩进了一个蜗牛壳里,怯怯地看着外面,有一些失落,有一些伤感,或者还有更多的自卑。

  木木是个和思霖完全不一样的女孩子,她自信,快乐,更重要的是她懂好多思霖不懂的东西。她和康皓天眉飞色舞地谈意大利的巴乔,谈西班牙的劳德鲁普兄弟,谈曼联和拜仁的鏖战,谈巴萨和皇马的宿怨……他们说西雅图的风光,巴黎的华丽,说库尔斯克号沉没的思考,也说离我们都很遥远的战争,木木甚至象个男孩子,也喜欢金庸,喜欢他妙笔生花的气魄和笔下侠骨柔肠的红男绿女。康庄几乎不说什么话,只是用赞赏的眼光追随着木木,那是一种思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眼神,温暖,晴朗,狂热,美丽。木木并不是什么都懂,她也不掩饰什么,喜欢睁着大大的眼睛听康皓天讲她不是很懂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末了,由衷佩服地说;“康伯伯,这方面啊,康庄简直没有得到你的真传,否则的话我就不会这么无知了。”康皓天有些惊奇:“康庄教过你很多吗?”回答他的是一阵爽朗的大笑:“是啊,比如我以前都不看足球的,可是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康庄说我好扫兴,就慢慢教我。现在是我自己真的迷上了它,那是一种竞技的魅力,很象生活,不是吗,充满了未知数,也充满了机会。更重要的是你需要不断地提高自己,因为生活不会停下来等你。康庄对我很严格,几乎是有些苛刻,他不希望我只是个娇弱的女孩子,总是希望我可以独挡一面。他还帮我联系好了英国的一所大学,要我去读研究生。我想他是对的,在和他交往的日子里,我懂了很多,长大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后面的话思霖听不清了,她含糊地和木木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当泪水爬满双颊的时候,她终于了解了——妹妹真的就只是妹妹,哥哥对你可能会比对女朋友来得更温柔,更宠爱,更纵容,更呵护,但是他不会要求你,因为他不爱你。人说爱之深,责之严,只有那个他真正愿意携手一生的人,他才会去要求,去苛刻,因为那个人,他已经把她看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他希望她和他们之间都更好,更完美。哥哥就是再宠自己,自己在他心里都只是他豢养的一只小宠物,而不是那个他真正爱的人啊!!

  思霖想不下去了,哥哥,你怎么不要求我呢?如果你愿意要求我,我一定会变得象你喜欢的那样,真的,真的啊……

  最后一次躺在自己床上,思霖模糊地想着:我的天使离开了,不见了,就象二十年前妈妈离开了爸爸一样……

  思霖走了!?

  思霖走了!!

  思霖走了……

  思霖真的走了,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去了哪里,只留下一封信给康皓天。

  信很长,几乎把她对康庄的感情以及她的心路历程全盘托出,末了,她写道:爸爸,我真的很难过,不骗你,我知道我的天使走了,不过我并不放弃,就象你从前总爱告诉我说天使只是暂时离开了,我要去找它。你不用担心我,我带走了很大一笔钱,我会学着自立,去读书,养活自己。钱算是我问你借的,等我可以面对自己的那天,我会带着我的天使回来看你……

  康皓天颓然坐下,二十年了,二十年前的离别好象都还历历在目,今天又来了,那么那么熟悉的心痛。

  不过他也知道,真的就象女儿说的,天使只是暂时离开了,它有天终将会归来。

  五年后

  今天是萧霖的忌日,思霖的生日,还是康庄和木木结婚的日子。

  康家的大厅觥筹交错,钗光碧影,这个日子对于康家来说太特殊了。

  在司仪宣布礼成之后,康皓天微笑着对儿子说:“我要送你们一件礼物,大大的礼物。”楼梯后,珠帘微动,款款走出的竟然是多年不知所踪的思霖——她好象还是二十岁的样子,长发垂肩,明眸皓齿,唯一不同的是她不再害羞,不再胆怯,而是自信满满,落落大方,她轻轻走到哥哥面前,抱住他:“哥,我找到我的天使了,所以我回来了,也把你的天使还给你,他们都只是暂时离开了,对不对?”语气一如当年温软而湿润。

  康庄的心情骤然轻松下来,只觉得浑身都暖暖的,他的眼睛湿了——他知道妹妹这条路走得有多辛苦,但不管有多苦,没有人可以代替她走这一遭,哥哥再好,却不是你的爱人。所有的人都面对天空,双手合十,谢谢妈妈,我们的天使终于都回家了。

  瞬间,爱如潮水……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 1 ]
天使只是暂时离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