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南街村阵痛
 
· 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
· 明星一样开店忙
· 邬君梅以情人的姿态穿婚姻
·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
· 约会坐错了9号台
· 寻找“良心”:阜阳千名的
· 打工汉宣布:我发起了“全
· 告别童年找妈妈:女孩果子
· 灰姑娘:还给你雪藏四年的
· 只怪失手[作者:刘墉]
· 利益
· 读《安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南街村阵痛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南街村阵痛 2006-9-28

 

(2004年3月 作者:鲁渝华)

成功有没有普遍性

早在1997年,南街村已经实现了工业总产值17亿元,并列入了中国最大乡镇企业100强里面的27名,并率先摘取了河南省内的第一个“亿元村”称号。

现在的许多南街村人提起当初创业时的艰辛依旧直掉眼泪。

全国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南街村自然也不例外。但遗憾的是,土地承包下去了,农民反倒外出打工,造成大量土地荒芜;而两个承包出去的面粉厂和砖厂,却因为承包者不发工资、不上缴利润而引起了众怒。秉直的村民将现状迁怒于村领导的无能,有人甚至在村支书王宏斌的家门口倒了一堆烂番茄。

苦苦思索,王宏斌觉得似乎还是先前的“集体搞法”好些,土地既有人耕种、村办企业也活得风光体面。

1986年2月5日,南街村村委会的一纸公告悄然贴出“关于回收部分闲置责任地的告示”:针对我村大量田地荒芜,并结合村办企业发展的需要,村委会决定收回大量闲置田地,农户由村里安排工作,吃粮问题由村里统一供应……

这一看似与联产承包责任制背道而驰的做法,却在南街村悄无声息地拉开了大幕。

当初南街村的领导发现,很多外出的村民们回来时常常拎着个方便面袋子,一问,“那玩意味道不错,且食用方便,最多耗二两面粉的一团面就要卖一块多钱。”河南地区盛产小麦,并且还没有一家方便面厂,几个村干部觉得搞方便面厂更能赚钱,便又设想着上马方便面。

农民一旦认真起来往往就认死理。于是这些村委会干部有的化装买主去其它的方便面厂偷经学艺、有的在风雪夜里赖在银行行长家门口请求贷款、有的啃着干馍南下北上考察方便面设备……1989年,在村民的好奇与欢呼中,南街村在河南地区率先上马了第一条方便面生产线,当年产值便突破了2100万元。

方便面厂日益兴旺,原有的一个面粉厂远远不能满足生产,南街村又建起了多个面粉厂;围绕着农产品深加工的主线,南街村上马了锅巴生产线;而生产方便面需要大量调味品,村里又建起了调味品厂;产品需要包装,南街村又与日本企业合资建起了彩印厂、油墨厂,而生产方便面的下脚料又可以供村办养殖场使用……如此,环环相扣,优势互补,一个农、工、贸一体化的产业格局在南街村逐步兴盛。

1992年时,南街村的工业产值达到了2个亿;1994年为8个亿,而到了1997年时,南街村匪夷所思地达到了17亿元。此时的南街村拥有方便面厂、食品厂、包装材料厂、胶印厂、彩印厂、啤酒厂等26个企业,职工人数12000多人。

“但这并不是农村现代化的模式。”北京大学马列学院副院长易保云教授指出:“南街村靠的是工业致富,通过乡镇企业的发展把一个乡村变成了企业集团,把村民变成了职工,而不是依靠土地的商品化、农产品的商品化得以实现,南街村是依靠一些比较好的资源优势获得了比较突出的发展。”这种成功是一种进步,但在全国农村没有普遍的推广意义。

专家所指的资源便是南街村在发展中逐渐积累的政经关系。

“南街村前期的发展除了遇到比较好的机遇外,还有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银行的贷款。”王宏斌承认。在当时,银行对乡镇企业大门关闭的条件下,南街村能够得到银行的绿灯,本身就是一种比较可贵的资源。而现在,南街村在银行的贷款已经达到了6亿元,这在很多乡镇企业几乎可望而不可及。

能人之治能走多远

在南街村,对于带领大家奔向共产主义的领路人王宏斌,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有着近乎崇拜的感激,人们从来没有人称其为“书记”,而是亲切地称之为“班长”。

几乎所有的南街村人都深信,南街村的一切都是依赖于“班长”的能人之治。

“能人之治的特点在于能够在创业初期凝聚人心,并发挥主导作用,在中国一个时期内,能人的作用不可忽略。但在市场竞争趋向成熟之后,就应该更大限度地利用和整合资源,这个时候企业就需要一个比较健全的公司制度,此时能人的作用在于整合信息和资源,并监督和制定政策的执行。”

对于南街村的村干部们来说,也许更多地相信自己在工作中积累起来的经验,这种经验几乎没有导致南街村出现过什么重大的决策失误。

但“永动机”项目的失败给这种经验决策和能人之治提出了挑战。

1999年下半年,一个戴着眼镜、穿笔挺西服学者模样的人,在南街村转了几圈发出些惊人的感叹后,便“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前去拜谒南街村的领头人王宏斌。

或许司空见惯,王宏斌对这位不速之客的“崇拜”表现得不愠不火。该“学者”赞扬了一番之后,突然话锋一转:“南街村虽然创造了奇迹,但这只是表象上的一种红火。要是南街村做成几件令世界瞩目的大事后,也许这种关注的意义大不相同。”

不等王宏斌发话,该“学者”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香港的报纸,报头上几个方框大字赫然在目:永动机终获成功!学者将永动机的好处描绘得天花乱坠,一旦南街村率先用永动机发电,将节约能源、降低消耗,并改善周围环境,更重要的是,南街村将再次成为轰动世界的地方并永载史册……

随后王宏斌的司机去深圳带回来的考察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在深圳,他看到一辆没有发动机的汽车在路上飞速狂飙。眼见为实,王宏斌算是彻底地信服了,便决定上马南街村的“永动机项目”。

众所周知,永动机从根本上违反了牛顿运动定律,这一项目几百年来被证明了是不可能的。王宏斌居然要搞永动机,一时所有的村委成员都全力反对。

但在王宏斌不为所动的“执著”下,其他成员的反对都成了空文。

最终南街村搭进去了2000多万元的真金白银。对于“有史以来最大的失败”,王宏斌承认是自己“一意孤行”的错误,但很显然,南街村又决不可追究王宏斌的责任。

南街村所有的财产属于集体,没有所谓真正意义上的董事会和大股东。

“南街村集体主义下的个人没有充分地参与市场,而在市场经济已经白热化的中国现阶段,就需要更多地发挥个人的能力,但高度的集体主义使得个人的独立人格往往难以体现,一旦市场经济体制趋于完备,南街村自身的局限性就会表现出来。”这是一种比较有代表意义的观点。

“二次创业”靠什么

一位南街村民告诉记者,现在的南街村人思想上有了一些变化。很多人都往自己家里多拿集体的东西,大家担心害怕到了需要靠自己的时候却发现早已不能适应社会。不过,他指出,这种担心是基于大家看到南街村这几年似乎在走下坡路。

从1997年达到高峰之后,南街村的产值便逐年下降。而这,尤其以其龙头产品方便面最为明显。

高峰时期,南街村的龙头产品方便面曾经占总体产值80%以上,但由于受到假冒的冲击,以及其他走农村方便面路线的华龙、白象等厂家的竞争夹击,南街村方便面下滑至总产值的30%,50条生产线一度开工不足20条。

另一龙头企业啤酒厂也在竞争中节节败退。啤酒厂成立于1991年,当时已达10万吨的规模,然而在几年的发展中却“保持稳定”。随着竞争加剧,到啤酒需要依靠规模微利竞争时,南街村却因为成本的劣势举步维艰,市场规模也很快萎缩到了7万吨。

至2002年时,南街村的产值下滑到了12亿元。有内部人士“夸张”地声称,南街村这几年,几乎就没什么赢利。王宏斌坦言:“现在是南街村最困难的时候”。

“南街村的红色景致以及村民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以经济的发展相维持,一旦这种比较丰厚的物质激励变得比较模糊时,简单的村民们也许难以在短时期达到认同的高度。”

首当其冲的,当属1999年发生的“耿宏事件”。

耿宏是汽修厂的厂长,因为负责的工厂卫生检查不合格而被撤职,并被命令搬出村民楼反省。耿宏感到不服气,一气之下要求退出南街村集体。

几乎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多年来,南街村处理的人几百,却从来没人提出抗议,而耿宏的公开挑衅似乎有意让王宏斌“很没面子”。有人说对耿宏的处理过于严厉,有人说领导也需要找找原因……

2002年,南街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耿富杰在做了多年“没有权力的总经理”后,向王宏斌递交了辞呈;而被南街村认为最具有经营头脑的调味品厂厂长陈书欣因为聚众吃喝,不接受批评,也不辞而别。

而真正众皆哗然的还是2003年5月,南街村一位做出卓著贡献、并有着王宏斌左臂右膀之称的村领导因为饮酒过度意外死亡,在追悼会上通篇的“劳苦功高、鞠躬尽瘁”中,一位妇女抱着小孩,宣称是该村领导在外留下的“产物”,并要求王宏斌给予解决居民地位……

经济上的下滑,让南街村感到了压力;外界的种种干扰,让处在围城的南街村人感到了迷惘;也许最直接的刺激是一些模范干部的“堕落”,让南街村人突然感到了信念上的疑惑。

2003年6月,在痛失左臂右膀、得力干将后,南街村展开了一场“学习会、生活会、评议会”三会活动,此次活动规模空前且主题鲜明:坚决清除“二奶”、限制喝闲酒、制止索贿受贿。会上,王宏斌痛陈厉害,大声疾呼,南街村的二次创业还得靠集体。

几乎同时,一系列“大调整”的项目正紧锣密鼓地展开。南街村上马了投资达8000多万元的热电项目,同时还收购了当地的两个制药厂。“医药项目将在5年内达到5亿元的规模,并有望成为南街村新的支柱”;而对于自身旅游资源的开发,南街村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推进计划,“将红色的特色变成一种实实在在的收益”。

“南街村从一开始就走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而我们这么多年来也取得了成功,只要我们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南街村的成功还会沿着这条路永远延续下去……”王宏斌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但王宏斌要走的路显然已不再那么平坦。

编辑/彭雅青

南街村阵痛

[ 1 ]
南街村阵痛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