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痛
 
· 明星一样开店忙
· 邬君梅以情人的姿态穿婚姻
·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
· 约会坐错了9号台
· 寻找“良心”:阜阳千名的
· 打工汉宣布:我发起了“全
· 告别童年找妈妈:女孩果子
· 灰姑娘:还给你雪藏四年的
· 只怪失手[作者:刘墉]
· 利益
· 读《安静》
· 独白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痛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痛 2006-9-28

 

(2004年3月 作者:刘承波)

自砸“铁饭碗” “下海”办工厂

1978年,曹继光从华南工学院自动化系(现在的华南理工大学)本科毕业留校任教。在校任教期间,曹继光一直在想:大学是一个搞基础研究的地方,我们这些搞应用科学的人的舞台应该在社会之中。1979年,曹继光调到深圳市工业局,加入到第一批支援特区建设的洪流之中。在局机关呆了两三个月,他又主动要求到新华电子厂(现在深圳赛格集团的前身)去工作。在国营大企业里,曹继光感到你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起到一颗小螺丝钉的作用,而在一个小企业里,你却可以起到万能螺丝钉的作用。1982年,时年30岁的曹继光和另外三名大学生、一名中专生主动请缨下到只有四五十名职工、连一名中专生都没有的集体企业——深圳市二轻金属修配厂。这批热血青年着实想在一个理想的环境中大干一番事业。在二轻金属修配厂,曹继光找到了用武之地,从一名普通的修理工干到了车间主任,后来被提拔为副厂长。不到一年的时间,曹继光成了这个厂的技术中坚。

1983年初,全国城市改革的号角吹响,中央随即出台了国家干部可以停薪留职的政策。一直“不安分”的曹继光想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决定“下海”经商,为此,他专门给深圳市政府主要领导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申请兴办特区第一家私人企业。因为当时关于兴办私人企业的政策并不明朗,因此,曹继光写给市领导的信没有得到回应,就连他所在的金属修配厂也不愿意让他这样的技术骨干“停薪留职”。曹继光去意已决,决定自砸“铁饭碗”:退职。但厂方要求他上交1万元退职费,曹继光打下一张1万元的欠条,毅然离开了金属修配厂。

1983年3月,揣着从朋友处借来的7000元钱,曹继光和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租了一间400平方米的厂房,招了108个工人,组建起了“深圳市家电制品厂”,专做来料加工,组装收音机、录音机等家电产品。当时,国家还没有私人办企业的政策,个体户招工不能超过8个人。“为使企业合法化并把厂子做得大一些,我就把厂子‘挂靠’到了深圳市五金家具工业公司(后改名深圳市家用工业公司)。因为这个公司注册的是集体所有制性质(当时只能这样注册),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每年向挂靠的工业公司上交2万元钱作管理费。”建厂之后,各种问题纷至沓来,尤其是厂房、设备、原料等处处要钱,曹继光不得不四处奔波筹钱。无奈之下,他提出向五金家具公司借钱。“五金家具公司领导比较开明,当即表示同意。”曹继光谈起这事,现在都还带有感激之情。曹继光拿着这2.5万元,将其中1万元交原工作单位作为退职费用,剩下的钱盖起了铁皮房顶的半边厂房。

创业是艰辛的,因为刚刚改革开放,谁的口袋里都不暖和。曹继光说,他在厂里不得不既当厂长又当技术员,还要当业务员;车间就是办公室,办公室也就是车间,客人来谈生意,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在车间外的空地上随便找来一块石头当凳子。曹继光凭着一腔热血和自己过硬的技术,将工厂一步一步盘了起来。一年后,曹继光不仅全额上交了管理费、还清了自己所有的借款,还积累了一笔可观的企业发展资金。

1984年8月2日,倾注了曹继光无限心血和希望的“深圳市美芝电器公司”诞生了。然而,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深圳市美芝电器公司不可能成为名正言顺的私营企业,仍不得不戴上一顶“红帽子” ——还得挂靠在深圳市家用工业公司名下。

名义上的“中国第一个百万富翁”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正是中国国门初开之时,外国一些要求合作的企业蜂拥而至,进出口贸易如火如荼,以来料加工起家的美芝公司生逢其时,工人们三班倒地生产,订单都做不完。然而,曹继光一手创办的美芝公司,其经理的名分还得挂靠单位给,上交的管理费挂靠单位一句话就得增加。为了解除后顾之忧,甩开膀子大干,1984年12月,曹继光与挂靠单位——深圳市家用工业公司签订了一份承包经营自己亲手创办起来的公司的《经济承包合同》。按照这份为期两年的承包合同,曹在承包期内每年分别上交深圳市家用工业公司和美芝公司18万元的利润后,超额利润10%上交发包方,剩余部分30%留美芝公司,70%归曹个人所得。

《经济承包合同》签订后,美芝公司如鱼得水,迅猛发展。1987年,曹继光带领技术人员搞起了科技攻关,率先研制出中国第一个自主产权的高科技产品——肾结石体外粉碎机(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不仅将德国价值150万美元的设备堵在了国门之外,而且,美芝还向世界10多个国家出口。再加上后来发展起来20多家三资企业,美芝公司一跃成为深圳十大企业之一,创汇排名深圳第一、广东第二,进入全国出口创汇150强企业的行列,美芝公司一度成为国内电子行业的领军企业。

美芝旗下的合作企业、合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四处萌芽。1987年,美芝电器公司与日本皇冠株式会社成立了中日合作企业“深圳皇冠(中国)电子有限公司”,生产当时市场稀缺的电子元件、仪器。这既是美芝公司的第一个合资企业,当时深圳市引进的最大的外资企业,同时也是中国的第一家中外合资(合作)公司。

1988年,全球最大的数字解码器供应商法国汤姆逊老板在中国投资时,可选择的合作伙伴有十几个。当他去美芝与曹继光谈合作时,发现曹继光正在安装调试设备,满手都是油污。“这就是曹继光?”汤姆逊由衷地感叹中国也有这样的老板,在他印象中,中国的老板都是官员制,董事长、总经理等都是西装革履,办公室既豪华又漂亮。最终汤姆逊选择了美芝。

其后,美国通用电器、日本新日铁制钢、三菱重工等著名跨国公司纷纷实现与美芝的合作,美芝自身的发展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1988年底,美芝公司与世界著名的跨国企业合作办厂45家,员工人数发展到1.7万人。谈起美芝曾经的辉煌,曹继光特别引以为豪:美芝比后来被誉为IT行业“大哥大”的四通公司起步早,规模比四通大五六倍,在当时是无人能与之抗衡的成功的企业。

美芝神话般地发展壮大起来,按照1984年签订的《经济承包合同》兑现,曹继光将获得一笔巨额收入。《人民日报》、《深圳特区报》先后撰文称曹继光是“中国第一个公开的百万富翁”。但是,在中国各级政府还在大张旗鼓地表彰“万元户”的年代,叫人相信平地里冒出一个百万富翁来确实很难,直到当时的财政部税务总局批复深圳市税务局关于曹继光个人所得的承包收入如何纳税的请示报告后,人们这才相信中国真的出现了第一个百万富翁。“我是国家税务总局专门批复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第一人。”曹继光现在说起这件事还很得意。

“我赚的岂只外界所说的100万,真实的数字应该是700万!”曹继光说,按照当时国家税务总局核定的纳税标准,我要交近600万元的税,加上深圳市政府也正为这笔钱如何兑现犯难,所以我就主动给时任深圳市市长的李灏写了一封信,明确表示“自愿将我个人应该所得作为股份投入到企业的再生产中去”。因此,曹继光笑称自己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百万富翁”,至今都不敢动用税后所得的一分钱。

事业辉煌的同时,曹继光个人荣耀也达到了巅峰。1989年,曹继光与作家贾平凹、影星潘虹等人一起,被评为为“第七个五年计划”建设做出杰出贡献的青年,当选“首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至于被评为广东省、深圳市的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等,更是不胜枚举。

马拉松式的产权之争

美芝的事业蒸蒸日上之时,曾顺利地告别了“挂靠”的日子。1987年9月23日,在原深圳市政府工业办公室的主持下,美芝公司以近千万元的代价,正式实现与挂靠单位的脱钩。随后,为了解决人事权问题,招揽和留住专业技术人才,美芝电器公司又出资1000多万元,组建了“深圳市美芝工业公司”。经深圳市政府批准,该公司归口深圳市政府工业办公室管理,企业性质仍然注册为“集体所有制”,“董事长由美芝电器公司(主体公司)担任,董事长并有权任命总经理的人选”。此时,一个后来改变了曹继光和美芝命运的人走进了美芝,他就是张发能。严格地说,在曹继光承包美芝电器期间,张发能正是曹继光的顶头上司——深圳市家用工业公司总经理,1987年任期中途落马。看中张发能具有相当的行政管理经验,曹继光和美芝接纳了他,并委以美芝公司副董事长和副总经理重任。没想到,这却为其后美芝10年波折埋下了隐患。

1989年,曹继光将美芝事业发展的目光瞄上了国际市场。在美国芝加哥一年一度的国际电子博览会上,他和外商订下了一个比日本松下还要大的巨型摊位。在参展期间,曹继光发现美国几乎所有的电器商店都有自己的产品出售,这一点令他激动不已。曹继光立即电告公司董事会,要他们向当时的国家经贸部申请设立海外公司,并要求董事会延长他在美停留时间,以便让他集中精力经营海外市场。因为一心想将美芝在海外的业务做大,曹继光一时回不了国,国内的日常事务需要委托他人来处理。1990年2月6日,曹继光将一纸载明“代行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责,处理公司对内对外的事务”的《授权委托书》,交付给了张发能。正是这一纸《授权委托书》才导致了后来发生的、被美芝人称之为“宫廷政变”的一系列事情。

《授权委托书》发出不久,张便停发了曹继光的工资。因为曹继光的党费是从工资中代扣的,工资停发后导致曹继光半年未交党费。接着,一份以美芝党支部的名义称“曹继光没交党费,经党支部全体党员研究,让曹作自动退党处理”的报告秘密上呈上级党组织。张发能在结束了曹继光的政治生命后,接着又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说发现美芝内部有大量国有资产,为保护国有资产,他应成为法人代表。

在公司董事会和上级有关部门尚不知情的情况下, 1990年4月21日,美芝公司更换法人代表的申请正式获得工商部门的批准。

当时,曹继光一边打理美芝在国外的业务,一边还在攻读金融学方面的课程,也没有时间回国。就这样,作为“美芝神话”创造人的曹继光,不仅糊里糊涂地将党员身份丢掉了,而且连法人代表的身份也莫名其妙地丢掉了,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1994年8月,曹继光回国后,才知道自己党籍和法定代表人资格早已被取消。同年11月22日,满腹疑惑的曹继光不得不发出“撤销委托授权声明书”,宣布1990年2月对张发能的委托作废。

然而,正当曹继光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时,一场更大的变故降临了。1994年12月10日,张发能以美芝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的身份召开美芝公司全体干部会议。事前并没有被通知的曹继光也赶到会场,但会议刚开始张发能开口就宣布“开除曹继光”的“决议”。张发能宣读“公司决议”的话音未落,会场已经炸开了锅,一些情绪激动的人直接冲上主席台指着张发能质问,另有一些人则在下面干脆大声地喊着“把张发能轰出去”。会场完全失控。眼看大势已去,张发能不得不中途退出会场,抓起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扬长而去。

1995年初,鉴于张发能已经不能正常主持工作,职工对于他个人的问题反映强烈,深圳市政府派出了第一个工作组进驻美芝。随着清产核资、产权界定工作的展开,曹继光和美芝公司又陷入复杂的产权之争。一时间,公司内部山头林立,矛盾层出不穷,甚至出现了为争公司印章大打出手的暴力事件,其间还一度出现了两个董事会、两套经营班子的局面。

到1995年底深圳市审计局对美芝公司全面审计结束,查出公司有巨额款项去向不明,加上还未包括“审计中发现的疑点及群众反映强烈的账外问题”,深圳市政府随即决定全面托管美芝。其后,因涉嫌侵吞企业财产,1998年3月,张发能在退出400多万元款项后,其法定代表人和党内其它职务都被撤销。

按道理这下曹继光又可以带领美芝员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但此时深圳市政府又提出产权要求,曹继光因此再次无缘于“官复原职”。1995年,深圳市审计局一份审计报告这样明确了美芝资本形成与企业发展积累:“第一方面靠企业自身积累与发展”,“第二方面享用了国家资源优惠和政策优惠”;另外,有四项资产对“企业发展有重大影响和促进作用”:1.市财政无偿拨款44万元;2.有偿获得四块面积为21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3.政府批准减免税;4.曹继光的承包费没有兑现。关于美芝产权究竟如何定性,深圳市政府虽然提出了产权要求,但在产权的分配上却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继张发能之后深圳市政府安排的又一任法人代表何宗明进入美芝。正是何宗明的介入,才导致美芝“旧伤未愈又添新痛”。

1995年,何宗明被任命为美芝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1998年被市政府推荐主持美芝公司临时过渡性的领导工作,并作为唯一的法人代表候选人在美芝公司内部进行选举。为了让误入歧途的美芝顺利实现过渡,曹继光在选举中投了何宗明的票。令曹继光哭笑不得的是,何宗明上任不到一个月,在更改法人代表登记时,“顺手”又把美芝公司的出资者改成了深圳市经济发展局。

其后,由于诸多关系没理顺,美芝公司内部矛盾反而更加激化,眼看难以收拾残局,何宗明先后四次向市政府递交辞职报告,在没有获得批准的情况下,他贴出一纸离职《公告》,干脆对美芝撒手不管。如今,美芝旗下到底还有多少企业,美芝到底还有多少固定资产,曹继光说不清楚,美芝人也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2000年3月,根据中央有关文件精神,深圳市经发局宣布与美芝公司脱钩。然而曹继光和美芝员工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深圳市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又一纸通知发到工商局:市集体办正式托管美芝公司! 2000年6月,曹继光向深圳市福田区法院状告深圳市集体办,但福田区法院在正式开庭审理后,做出了曹继光不是公司法人代表,起诉主体不适格、驳回起诉的裁定,并退回曹的相关诉讼费。曹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2002年5月9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经过曹继光和美芝员工的不懈努力,美芝产权纷争问题解决的步伐尽管缓慢,但总算一直在向前推进,向着积极的方向推进。

2002年2月4日,深圳市政府美芝公司产权界定工作小组在《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连续刊登公告,要求凡对美芝有产权要求的当事人与工作小组联系。

2002年4月9日,深圳市国资办邀请了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经贸委、国务院体改办、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8个部委的领导、专家就美芝产权问题在深圳小梅沙进行了专题研究。

为了彻底解决美芝的问题,2003年11月12日,深圳市政府成立了一个高规格的,有公、检、法、工商、审计、总工会、劳动局、法制局等部门参加的“深圳市政府解决美芝工业公司问题领导小组”(由分管工业的副市长任组长,过去的几个领导小组一直是由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担任)。这个领导小组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便确定了解决拖欠职工工资,成立职工代表大会筹备机构,依法进行领导班子换届的决定。曹继光在办公室接受《商界名家》记者采访之时,有人高兴地当面向曹汇报说,法院已经查封了公司的账户。《商界名家》记者问为什么公司账户被查封还高兴?曹说,过去的两次官司,法院都迫于某种压力而不予受理,这次职工因为拖欠工资而起诉公司,法院很快就有了反映,这说明解决美芝问题的环境有了改善,所以大家都很高兴。

虽然经历了近10年产权之争,无序管理更是长达十几年,但美芝没有欠下一分钱外债,这是唯一令曹继光聊以慰藉的地方。为了在产权明晰之后,美芝能迅速步入发展正轨,曹继光现在除了奔波于深圳市政府有关职能部门之间外,另一工作重点就放在了频繁接触合作伙伴,接待前来考察的投资人。曹继光高兴地告诉《商界名家》记者:“过去国家给予我的众多荣誉帮了我很大的忙,很多投资商(包括国外的投资商)信任我的为人,都愿意与我合作。美芝问题解决之时,一个新的、更大的‘美芝’会同时应运而生。”曹继光相信,美芝的问题是时代的产物,随着时代的进步,问题会彻底地得到解决。

编辑/刘承波

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痛

[ 1 ]
中国首位百万富翁的十年之痛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