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爱和反叛里的girl
 
· 约会坐错了9号台
· 寻找“良心”:阜阳千名的
· 打工汉宣布:我发起了“全
· 告别童年找妈妈:女孩果子
· 灰姑娘:还给你雪藏四年的
· 只怪失手[作者:刘墉]
· 利益
· 读《安静》
· 独白
· 一滴泪
· 统计友情[作者:莫小米]
· 爱为苦难少年顽强前行导航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爱和反叛里的girl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爱和反叛里的girl 2006-9-28

 

(2004年3月《知音女孩》 作者:丁香女孩)

春树简介:1983年出生,2000年从高中辍学,开始自由写作。热爱摇滚,热爱朋克精神,热爱诗歌,热爱小说。2002年出版首部半自传体小说《北京娃娃》引起关注。2003年出版长篇小说《欢乐》。

说实话,一开始是不喜欢春树的,从媒体采访的照片上来看,不过是个发育未全貌不惊人的小女孩,单薄松垮的身体上,顶着一颗傲气凌人的脑袋,不是戴着张扬的黑墨镜就是吊儿郎当地指间夹着烟,典型的新一代愤青模样。更让人无法接受的可能还是她的文字,那样尖锐、颓废、残酷而直接,布满鲜血淋漓的伤口与疼痛,轻易地就将多数青年为之骄傲和憧憬的青春理想摧毁得支离破碎。她凭什么?

直到有那么一天,我重新翻开那本《北京娃娃》,用一种宽容平和的心态来阅读其间的文字,阅读这个喜欢朋克和摇滚,过早经历了情感的坎坷与波折的女孩,用一颗早熟而敏感的心艰难地奔走、呼号在成人世界之间的历程。我从那些率性而盲目的文字中读到了一个同样是生于80年代的女孩内心不为人知的绝望和挣扎,以及真诚与纯粹。字里行间某些似曾相识的东西让我的心不由得疼痛起来。于是下定决心要对这个让人有着太多好奇的女孩做一次面对面的采访。

那天给春树打电话约时间见面。“我正挤在从成都到北京的慢速列车上,在一群衣衫褴褛的民工中间,脚上穿着一双chanel的新鞋!”春树在电话里高声地喊。 后来,就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

关于自己:我是一个年轻的成熟反叛者

说春树年轻,可是她已经历过许多同龄女孩不曾有机会经历的东西,她在文字里把SEX看得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寻常随意,有人还形容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一种令人恐怖的疯狂血液。可是如果说她世故、老练、成熟甚至沧桑,又似乎觉得过分。真正走近春树之后,你会发现那不过是个年轻带着些许迷茫的小姑娘,她不懂得如何去更好地料理自己的生活,也不够圆滑、贪玩,经常被没钱所困扰。毕竟她才20岁。

“我喜欢玩一种幼稚的网络游戏,叫泡泡堂,我想至少在打游戏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她坐在我面前,表情有些憨憨,声音甜美,没有想象中那么锋芒毕露。“其实积极和悲观没有什么矛盾,生命就是一个悲剧,这是我彻底的反人类的想法。”这句话却又让我看到深藏在她骨子里的宿命的悲观。

出书为她目前这种不正常的游荡生活冠上了一个所谓“自由写作者”的头衔。在辍学之前,春树是北京一所普通职高的学生,学的是文秘专业,每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从城东穿到城西颐和园附近。之所以选择去那里,因为它离北大近,作为从小爱好文学的孩子,能进北大一直是春树的一个梦想。可是每日里例行的几十遍清扫和逢人便鞠的几十度躬突然令她厌烦,于是有一天,她办理了休学,回到家中安心写起了小说。

“我讨厌某种教育方式,而且讨厌的人不仅仅只是我一个。只是我的表现比较强烈,也比较极端,我选择了退学,而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将来的路,一直在忍受着。”

有些决定只是刹那之间的冲动,但既然做出了就绝不会后悔。就像几年前报考一所艺术学院导演系时,初试都过了,可是当她和周围的一群孩子一起坐在凳子上为写一篇影片观后感而苦思冥想时她突然不再想考了,于是撕掉了准考证,往垃圾箱里一扔,走出了考场。

“人一生下来都充满了美好,叛逆是一步一步的,是他看清了一些东西,或者遭遇到一些事情,然后就变得成熟。做一个年轻的成熟反叛者一直是我的理想,尽管我至今还没完全做到。”她说。

关于爱情:每次恋爱都像初恋一样对待

春树说自己就是那个《北京娃娃》里的林嘉芙,一直处于一种盲目而奋不顾身的状态之中,她近乎盲目地追求着一切她认为好的东西——自由、朋克精神、物质的虚荣,当然还有爱情。而每一次的追求,她都是那么全身心地、奋不顾身地投入,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有时候,我就是林嘉芙,林嘉芙就是我。但我没有过特别刻骨铭心的恋爱经历,曾有过一个非常爱的人,但我答应过他,不向别人透露我们的感情。只能说,和他在一起,朋友们都觉得我们的关系很美丽。”

那时候的感情如此直接而纯真,带着身体本能的欲望。因为爱情,她显得如此积极而纯粹,而且这种爱情观从小就已经形成了,那就是爱谁就一定会告诉他,并且一定会主动让那个人知道。就像一个小孩子总是毫无顾忌地伸出手来抓那些他们想要的东西。过程迅速,根本不经过大脑的考虑就将自己扔进爱情的火焰中。可是很快,她又沮丧了,事实上,她并不忠于任何一次爱情,她只是在一次又一次地燃烧自己的青春,每一次都被烧得像灰烬一样逃离现场。

“所以我不喜欢在恋爱中还要有智慧。我在恋爱中很身体化,很本能,那时候我觉得我很晕,没有什么智慧可言。”春树表情天真地说,让人无法过多地苛责,一个活得如此纯粹而真实的女孩。

可是我问,真的需要这些爱情吗?也许,不过是渴望温暖,需要别人对你好一些,亲近一些。就像书中的女孩经常在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打电话时所提的那个看似无理的要求:你对我说些亲热点的话吧!然后对方就不得不压低声音说:我爱你。虽然她明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但她仍然能够得到小小的满足,她太希望得到别人的亲近了——这么孩子气的想法,却又是多么真实的孤独。

“每次恋爱我都像第一次恋爱。我觉得爱情是不需要总结的。总结也没有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还像一个孩子,一个充满热情和理想的孩子,冷漠而世故的成人社会与她的世界格格不入。她所向往的一切她都得不到:爱情、身份、关爱、金钱——她没有钱去买一支口红,买一套时髦的衣服,一个爱美的女孩,只好自卑地穿着她自己并不喜欢的衣服,灰不溜秋地穿行在这个巨大的城市中。

关于物质:只要是好的,我都应该拥有

和许多在物质极度丰富的年代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一样,春树的身上也带着一丝拜金的痕迹,比如她也狂热地追求名牌,疯狂地喜欢香水、口红、漂亮的鞋子和衣服等一切华丽但不那么实用的东西,也喜欢门口贴着五星或者更多星的宾馆,喜欢打车而不是像东北的外地乐手那样看完演出走20公里路回家。

“我觉得凡是我喜欢的,凡是好的,我都应该拥有。物质在我看来是必要的。我现在过的生活就是我过去所希望的,同理,我未来的生活就是我现在所追求的。我一直希望做个悠闲的、不缺钱花的、有亲密的朋友和爱人的女作家。或者说,诗人。”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美好的终极理想。

可是由于接连两本书在全国范围内被封,使得出版社原先期许的稿费迟迟没有兑付,所以尽管春树如今已是一个不红不黑的名人,但手头依然不甚宽裕。

曾经有家美国的出版社答应签她的新书,并且答应让她去荷兰和其他的3个国家做宣传,但不付任何的预付款,至今仍有《北京娃娃》的一大笔预付款没有付过来。“所以我和他们掰了。我觉得他们就是把我当作一个小孩,但我宁愿没有钱,也不愿意把我的新书给他们,我觉得他们会糟蹋我的书。如果我想出国,我会自己出去,不用依靠别人。”她的脸上忽然有种与年龄不符的冷静。

“而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在乎的不都是钱,而是钱所代表的尊严。如果你是我,我想你会表现得比我更在乎。我已经很淡漠了,但是我不能完全淡漠,因为我不是一个虚无的人。”

于是坚持原则的春树,至今仍为节省几十块钱的车费而经常冒着寒风步行数公里或挤地铁回家。

关于写作:文学就像一个梦工场

“她用痛且麻木麻木且痛的青春来写作。她的小说里不乏激情的枯燥,真诚的可笑,自省的愚蠢。她把无望的生活原汁原味寄放在无望的文字中,她张扬着赤裸的心赤裸的欲望赤裸的孤独,她也许渴望文字的力量像X-22M导弹,夷平这赖以生存的宇宙这硕大的垃圾场。”这是网友精精对春树小说的评价。

对于文学,春树更喜欢把它比喻成一个会制造无穷无尽理想的梦工场。尽管很多人告诉她,她的书灰色、残酷,不适合年轻人阅读,但那是除了音乐之外唯一让她能表达思想的工具。她的书给她带来过痛苦和欢乐,让她因此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也给她的生活开启了一扇崭新的窗户。春树以前一直给两本有影响力的青少年读物投短篇小说,但从未见发表。当《北京娃娃》出来后,那两本杂志主动来找她做专访,让她来谈谈写作。

面对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低龄作者写作出书的现状,春树的回答或许更不谦让:“我的作品比他们的更接近文学本质。”少年自负骄傲的一面表露无遗。

编辑/西西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爱和反叛里的girl

[ 1 ]
北京娃娃春树:活在瞬间的爱和反叛里的girl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