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阻止爱情事故:别问谁欠谁的情债
 
· “王冠”之争17年,赖亚
· 遭遇脑瘫儿,博士与女老板
· 一位“时尚买手”的猎富生
· 我为什么“逃离”科研队伍
· 两份履历的人生面孔
· 美国白领苦恼什么
· 时尚是一条狗
· 用心灵轻轻点击好运
· 第十一次敲门
· 我们吃着毒药生活着
· 用人之短
· 锯掉经理的高椅背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阻止爱情事故:别问谁欠谁的情债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阻止爱情事故:别问谁欠谁的情债 2006-9-28

 

——本刊挽救一个身陷“一夜情”后遗症女孩的特别报道

(2004年3月 作者:丁保权 白冰洋)

2003年11月12日,本刊编辑收到广东读者刘华发来的一封题为“SOS”的电子邮件:“编辑同志,我实在是太着急了,便以这种方式求助于你们,我身边的人对这件事都爱莫能助,我更没有办法解决,也许只有你们才能真正给予我最好的帮助,你们帮帮我好吗?”

原来,刘华是个对爱情、事业和未来都充满憧憬的花季女孩,她不慎与上司发生了“一夜情”后,想终止这场感情游戏,上司却一直缠着她不放。刘华只好辞去工作,远离上司。可是,无论她走到哪里,上司就干扰到哪里,使她根本无法正常地工作、生活和交友!身陷“一夜情”后遗症的女孩走投无路,才给本刊发来了这封求助信。

接信后,本刊记者分头采访双方当事人,本刊法务部的工作人员也及时介入此事,给刘华提供了法律帮助,对那位难缠的上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懵懂女孩一念之差:“一夜情”回报上司知遇之恩

今年26岁的刘华是江西人,在一家集体企业工作,时常抱怨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每当亲友给她介绍男朋友的时候,她总是满不在乎地说:“谁愿意在这小城市呆一辈子啊?我要去大城市发展。”

2002年初,刘华辞职到广东打工。到广州后,她带的钱快花光了,工作却没有着落。那天,她在广州火车站东站购买去深圳的车票时,一个广东口音的中年男子递过100元钱说:“小姐,顺便帮我买一张。”

刘华想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就帮了这个忙。上车后,他们又坐在一起。广东人很健谈,而且一眼就看出刘华是去深圳找工作的。在交谈中,刘华得知他叫韩友方,是深圳一家港资鞋业投资公司的工程师。虽然韩友方表示可以推荐刘华到公司打工,刘华却顾虑重重,担心遇上骗子,最后违心地拒绝了他的美意。

刘华在深圳到很多单位应聘,却一直没有眉目。正当她一筹莫展时,她看到了韩友方所在公司的招聘广告。事有凑巧的是,当她去应聘时,在现场又遇到了韩友方,两人一见如故。在韩友方的保荐下,刘华被录用了,安排在人事培训部做文案工作。刘华终于有了落脚之地,对韩友方自然心存感激。

两个月后,韩友方出任新建分厂总工程师兼项目经理,刘华也被派往分厂工作。作为顶头上司,韩友方经常表扬刘华工作努力,夸她素质高,事业心强。当时,韩友方把刘华当成无话不说的朋友。后来,刘华渐渐地感到事情开始发生变化,韩友方看她的眼神也有些异样。有一次,轮到刘华请客,她照例说些心存感激的话。韩友方借着酒劲,一把抓住刘华的手说:“我什么也不要,只求你把心交给我……”

刘华知道韩友方已有妻室,也明白韩友方对她有“意思”才会如此关照,就向韩友方明确表示:“我们只能做一般朋友,其它的事是不可能的。”

韩友方没有强求,依然给予刘华许多关照,这使刘华对他的感激又多了几分。刘华放松了警惕,把韩友方当成值得信赖的男人,在工作中遇到什么难题,在为人处世方面遇到一些困扰,都愿意跟韩友方说。韩友方见多识广,能从不同的角度分析问题,让迷茫的刘华豁然开朗。

有一次,韩友方一边喝着酒,一边诉说起婚姻的不幸和内心的孤独。看到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刘华显得不知所措,就主动谈论一些轻松的话题。韩友方多次说:“没有人比你更懂我,看到你这么天真和善,我才有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2002年11月18日是刘华的生日。那天下班后,韩友方请她去吃饭。当刘华走进酒店的包厢时,她看到一束鲜花和一个大蛋糕已经摆在桌子上。刘华这才明白,韩友方是专门为她过生日的,一股暖流立即涌上心头。在韩友方精心设计的浪漫情调中,刘华有生以来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她显得特别激动,和韩友方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天,不知不觉谈到深夜。

韩友方说太晚了,不便回公司宿舍,就带着刘华去酒店。在刘华的坚持下,韩友方开了两间房。到了下半夜的时候,韩友方摸进了刘华的房间……刘华惊醒后本能地拒绝,韩友方却一再请求,说只要刘华答应他,提什么样的要求都行。

刘华说她绝对不可能做第三者。她对韩友方说:“我对你只有感激,顶多是说说话的知己。”

韩友方打断她的话说:“我对你一片真诚,你这样拒绝我还不如杀了我!”见他这么说,刘华的心软了下来,想到韩友方对她的帮助,她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她流着泪说:“我欠你的感情债也该还了,这‘一夜情’算是我对你的回报,从此谁也不欠谁的……”

这样,刘华在半推半就中违心和被动地与韩友方发生了性关系。事后,韩友方意外地见到了“一点红”,知道刘华还是“第一次”,他拼命地安慰失声痛哭的刘华,一再保证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在他的哀求下,刘华出于感激和报恩心理,原谅了韩友方。她泪流满面地说:“只有这一次了,你以后不要纠缠我。”

项目经理“强取豪夺”:失足女孩想回头何其难

韩友方强取“一夜情”之后,他在刘华心目中的形象也大大打了折扣。刘华不再与他单独外出,也很少在一起聊天了。有一天,韩友方刚从香港回到单位,就把刘华叫到办公室里,他拿出一枚戒指讨好她说:“这是我特意从香港买的,你看看合不合适?”

刘华把戒指放到桌上,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韩经理,这枚戒指不适合戴在我的手上,我们之间的事已经清了,我不会追究那件事,你也不要纠缠我。”说完,她退出了办公室。韩友方并没有收手,他在同事们面前流露出自己婚姻的不幸和对刘华的好感。在无法回避的情况下,刘华向公司人事部提出离开分厂。

几天后,韩友方又把刘华叫到办公室说:“你想回到公司里去,跟我打声招呼就可以了。公司就这么大,深圳也就这么大,你能飞到哪里去啊?”

刘华听出了弦外之音。韩友方就拿着一张《聘用员工考核登记表》说:“你要走,我也不留你。对你的工作鉴定,我会认真对待的。”刘华不知所措地解释说:“韩经理,别人对我们的交往已经有些非议,我选择离开也是为了保护你啊。”

韩友方拉着刘华的手说:“你对我一点留恋也没有吗?”于是,他向刘华提出了非分要求。看着韩友方那双乞求的目光,刘华的心又软了。她知道,如果拒绝韩友方,调动的事可能会遇到麻烦。她安慰自己说,反正要离开了,就满足他最后一次吧……

不久,刘华很顺利地调到公司上班。她以为离开了韩友方就会远离噩梦,但事实证明她想错了。有一天,韩友方找刘华说:“下班后到我车上来,我等你。”

刘华担心同事们知道她和韩友方的事,就硬着头皮答应了。下班后,刘华直接回了集体宿舍。韩友方就把车开到楼下,大呼小叫让刘华快点上车。可怜刘华有苦难言,不得不听从韩友方的摆布。

这一次,韩友方“直奔主题”,要求保持不正当情人关系。刘华终于明白:韩友方已经把她当成了想要就要的性玩偶!她觉得这样下去太可怕了,自己的一生和幸福将毁在韩友方的手上,下决心与韩友方一刀两断。

2003年春节前夕,韩友方又找刘华求欢。刘华说:“你在公司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不过是个打工妹,这事闹出去对谁都不好。”韩友方说:“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勉强你,我们今生做不了情人,就做亲兄妹吧?”尽管韩友方说这话时眼里闪烁着泪光,但刘华丝毫没有动心。春节期间,韩友方多次打电话给刘华,希望她早日回深圳上班。得知刘华在老家找了个男朋友,韩友方甚至还表示了祝贺。

刘华回到公司后,被换到车间上班,还有许多同事在她背后指指点点。一位要好的姐妹说出了事情原委:韩友方通过老乡散布谣言,说刘华利用韩友方达到了个人目的后“过河拆桥”,如今弄得韩友方妻离子散。

刘华知道真相后,骂韩友方卑鄙无耻。她向公司老总检举了韩友方的劣迹,承认自己一时糊涂上了韩友方的贼船。老总叹口气说:“你们还真有‘事’啊!”

这件事在公司和分厂闹得沸沸扬扬,刘华感到众口铄金、颜面无存,把委屈的泪水往肚里咽。当时,广东被非典闹得人心惶惶,刘华趁机辞职回家,结束了不堪回首的打工生活。刘华回到江西,“一夜情”的后遗症也跟着发作。刚交的男朋友知道她和韩友方的事情后,不由分说就提出分手。刘华准备回到原单位上班,一位负责人说:“你在深圳不是受到上司的重用吗?何苦要回到我们这个穷窝里来呢?”工作没有恢复,刘华却憋了一肚子气。刘华想去租门店做生意,却没有本钱。这时,韩友方魔鬼一样的身影又出现了。

2003年6月,韩友方打电话向刘华道歉说:“我那么做是因为太爱你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刘华心想,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主要是韩友方一手造成的,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刘华再次来到广东,明确提出要韩友方作出“经济赔偿”。韩友方看到刘华伸手要钱,心想刘华和他玩过的那些女孩子一样,给几个钱就能打发了。

那天,刘华约韩友方到广州一家酒店见面,韩友方一见面又想“直奔主题”,刘华把他推到一边说:“先把我们以前的账算清,你准备赔偿我多少呢?”

韩友方掏出身上的几千元钱说:“你先用着,用完了我再给。”见刘华不肯就范,韩友方只好去银行支取了3万元,并与刘华订了“君子协定”,约定这3万元是韩友方对她的补偿。韩友方签字后,刘华换了一副面孔说:“我们之间的孽债两清了,也没有以后的事了。”

韩友方没想到刘华会骗他,气呼呼地说:“你有初一我就有十五,你会后悔的。”说完,他扬长而去。

刘华从广州回到江西,用这3万元钱,和表姐合伙开了一家时装店,准备开始新的生活。

7月的一天,刘华正在接待顾客,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韩友方!当时,刘华刚到这条街上做生意,如果韩友方在店里闹起来,她在街上就无法立足了。于是,她热情地招呼韩友方。

韩友方对刘华说:“我到江西出差,专门过来看看你,没想到还真把你找到了。”并提出让刘华陪他上庐山玩。刘华知道韩友方另有图谋,面露难色。表姐不明就里,连忙说店里的事由她顶着,让刘华放心去玩。

离开时装店后,韩友方并没有去庐山玩,而是径直把刘华带到自己住的宾馆。刘华眼泪汪汪地说:“你饶了我吧,这样纠缠下去,何时是个头啊?”韩友方嬉皮笑脸地说:“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说着就往刘华身上扑。

刘华一边反抗一边哀求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答应你,你必须马上离开,再也不许来找我。”

事后,韩友方虽然没有到江西来,但他一直与刘华保持着联系。刘华关了手机或不接电话,他就深更半夜把电话打到刘华家里。他还经常给刘华发“想不想我”之类的短信,刘华不胜其烦,后悔不已。

本刊“情法并施”:紧急终止行进中的婚外“感情项目”

2003年8月,刘华与曾经倾慕过她的一位男同学确立了恋人关系。两人在一起时她尽量关了手机。有一次,韩友方接连发了两条肉麻的短信来,不小心被男友瞧见了,两人心头为此笼罩着一丝阴影。

中秋节那天,心有芥蒂的男友还是按当地习俗到刘家“上门”。刘华深受感动,就把她与韩友方的事主动讲了出来。男友听后很气愤,他说:“你过去的事我也无权追究,现在你必须快刀斩乱麻,与那个魔鬼彻底作个了断。”看到男友不计前嫌,刘华感到些许安慰。

2003年国庆节前,韩友方要求刘华去广州会面。刘华想到有男友的“保护”和理解,就毫不示弱地说:“当心我去告你。”谁知韩友方狂笑着说:“你玩得过我吗?我已经偷拍了我们在一起的精彩镜头,不知你男朋友看了我们做爱的场面作何感想?”

刘华听后目瞪口呆,她不能确定韩友方手里是否有那种东西:“你怎么不肯放我一条活路呢?”

韩友方说:“你到广州来,我们好说好散。”刘华不置可否,想采取拖一天是一天的缓兵之计。韩友方却不依不饶,每天打好几个电话给刘华,说的都是那些无理要求。刘华担心影响与男朋友的感情,就干脆把手机关了。当天晚上,韩友方就把电话打到刘华家里,说刘华欺骗了他的感情……刘妈妈不知道女儿的事,吓得不敢声张,连夜找到她,让她处理好这件事。

刘华只好主动与韩友方联系,韩友方说:如果刘华能在他最痛苦的时候陪他过完这个国庆节,那么他再也不会打电话骚扰了。如果刘华不去的话,他将打电话给刘华的男友。原来,刘华留在公司的应聘资料上,详细记录着她的住址和几个电话,还有一些电话是韩友方偷偷从刘华的手机里抄的。

刘华听到韩友方报出了几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意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一次,刘华内心压抑得透不过气来,却不敢对任何人讲。她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独自去了广州。她想,或许见面后把话说清楚了,也许事情会有所缓和。

于是,刘华瞒着男友与韩友方见面。可是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韩友方一边说刘华影响了他在公司的声誉,一边又提出非分要求。

当刘华满足了他的欲望后,韩友方只给刘华几张两人的合影照片。刘华提到以后的事情,他竟然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刘华知道自己又被骗了,她抓住韩友方叫喊道:“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你也不要找我了好不好?你再这样没完没了,我们就同归于尽。”

韩友方说已经在一家电子厂为刘华联系了工作,怂恿刘华离开男友到广州来,他还承诺要娶刘华为妻。刘华认为他不值得托付终身。她说:“男友才是值得我爱的人,就是坐着拿钱的工作我也不做。”刘华一再恳求韩友方不要打扰她,她渴望一个女人正常的生活。

刘华从广州回来后,她对男友说去广州进货了,男友相信了她。刘华为此感到歉疚,对男朋友特别好,两人的感情又增进了一步,开始谈婚论嫁了。

然而,几天之后,韩友方就打电话给刘华的男友,说他和刘华有很深的感情,国庆节期间刘华还去广州陪他。他胡编乱造说,他们在深圳的时候就同居了一年多,刘华花了他很多钱,刘华开服装店的钱也是他给的。次日,男友找到刘华,直接提出分手。他说:“我不计较你们过去的那些事,但你不该瞒着我去广州与他幽会……”

与此同时,刘华还遭到家人的责骂。当时,她差点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幸好有表姐和几个老同学陪伴她,劝慰她,她才慢慢挺过来。

2003年11月12日,刘华通过邮件和电话向本刊编辑讲述了她的遭遇。她说:“现在,韩友方还隔三岔五地给我发骚扰信息,缠着我不放,就连与我已经分手的男友和表姐,也经常收到韩友方的骚扰短信。我们因为生意上的关系,不便于频频更换联系号码,所以被韩友方的骚扰搞得烦透了。看到我身边的人因为我的过错而遭受困扰,我内心备受煎熬,实在无能为力去解决,所以请求《知音》给我提供帮助。”

收到刘华的求助信后,编辑立即与本刊法务部商讨解决办法。于是,我们一起设计了一个“情法并施”的解决办法:由本刊法律顾问与刘华通电话,站在法律的角度“面授机宜”,告诉刘华如何收集有利的证据,万一本刊“调解”失败,让她作好使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准备。在本刊的法律辅导下,刘华依据本刊提出的思路,列举了韩友方如何欺骗她的种种事实,也拿出了韩友方发的手机骚扰短信,打威胁电话的记录,希望建立情人关系的书信等证据。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刘华按照我们的授意“先发制人”。她给韩友方发去这些材料的传真件,明确提出“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12月上旬,编辑会同本刊特约记者一起赶到深圳,直接与韩友方见面。韩友方说:“她前几天还说要去告我,现在又向你们投诉了……她还来真的了!”

看到韩友方的口气发软,我们列举出有关法律条文,认为他最起码涉嫌“流氓罪”和“诽谤罪”。我们明确指出:纠缠下去会两败俱伤,和解才两全其美。

我们还平心静气地对韩友方说:“如果你继续闹下去,刘华肯定会孤注一掷控告你,即使你没有涉嫌犯罪,也会面临司法调查等麻烦事。自然影响到你在公司的声誉,影响老总和员工对你的评价。”

韩友方听完我们的分析,连连说他们是恋人关系,法律不会管这样的“破事”,媒体也无权干涉。我们义正词严地说:“第一,刘华作为《知音》的读者给我们投诉了,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理;第二,刘华现在心理很脆弱,解决不好会出人命的;第三,刘华现在没去告,是在等待和解结果,不能保证她今后不去告!”

我们在韩友方的办公室与他谈了一整个下午,韩友方最后才作出让步。他说:“我可以保证不去找她,但她拿了我的钱怎么办?”我们立即与刘华通电话。刘华在电话中理直气壮地说:“韩友方夺去了我的贞操怎么算?他弄得我辞去工作、两度谈朋友都告吹怎么算?他诽谤了我怎么算?”刘华还口气很硬地说,韩友方不愿意和解也好,她正准备请律师去告他呢!

通话时,我们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韩友方听得一清二楚,他说:“钱我不要了还不行吗?你给我道个歉总可以吧。”刘华说:“要说对不起,也应该你先说。”

我们及时插话说:一笑泯恩仇,你们彼此说声“对不起”吧。此后我们一直充当中间人的角色,终于使他们达成了“忘记过去,互不追究”的和解协议。目前,韩友方按照他的承诺,再也没有纠缠刘华了。刘华也走出了“一夜情”后遗症的阴影,振作精神另外接了一个门面做点生意。她给本刊打电话说:虽然创业之初困难重重,但她感到很充实,不再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她还说,要不是得到了《知音》的帮助,她的精神早就崩溃了。现在,她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做人了。

编辑/罗志松

阻止爱情事故:别问谁欠谁的情债

[ 1 ]
阻止爱情事故:别问谁欠谁的情债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