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在瑞典挑战“生存教育”
 
· 有风把泪一路吹干
· 唐骏被“架空”的台前幕后
· 理想主义的赚钱公式
· 多想认识你,给我们20万
· 罪犯的弃儿,警官的“爱孙
· “鸽子”,李双江的美丽少
· 以真实和真情感动人们
· 普通人的故事更能牵动读者
· 富家子千里情奔“茶花女”
· 我让李阳“疯狂”
· 拒绝庸俗
· 成功需要多长时间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在瑞典挑战“生存教育”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在瑞典挑战“生存教育” 2006-9-26

 

(2004年1月 作者:田田)

欺负人是一种优势

2000年,我女儿园园5岁时,我随丈夫来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市。丈夫在一家软件公司当技术主管,我也不甘清闲,在一家旅游公司当导游。我俩的工资都挺高,算是出国混得不错的那一类,本该感到满意。可是,我心里整天都被烦恼所填塞着。

送园园去幼儿园的那天,我很高兴。园园进的是一家设备、师资都很不错的教会幼儿园。可是,园园晚上回来时,情绪很不好。问她为什么,她哭着说:“没有人跟我说话,也没有人跟我玩。”

第二天,我提前一个小时去接园园,站在游戏场旁边,偷偷观察。一群孩子都在轮流荡秋千,只有园园像个小傻瓜一样,独自站在一个角落里,偷偷地望着小朋友们玩,而老师却站在旁边,一脸的漠然。我的心里一阵难过。

晚上,园园回到家里告诉我,老师要求其他的小朋友跟她玩,可是没有人听老师的话,还有两个小男孩把她推倒了,老师也不批评他们。我听了,一下子对这个幼儿园失去了信心,便开始给园园另外联系幼儿园。可是,在瑞典,社会福利很丰厚,所以很少有人把孩子往幼儿园送。幼儿园本来就很少,想找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幼儿园,真是难如登天。

我每天接园园回家时,心里都很难过。

最使我气愤的是,老师明明看见有人欺负人,却从来不干涉。有一次,一个小男孩把园园的胳膊咬了两排牙印,都青紫了。我愤怒地去找老师,老师却很不在意地说:“孩子打架是无可厚非的,可是也没有人会阻止您的孩子去咬别的孩子啊。”我差点被这番怪论给气晕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强盗逻辑么?我等到那个男孩的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把事情向她讲了,希望她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再打园园了。谁知这个胖胖的妇人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难道您的孩子没有牙么?她不会咬我们家的孩子么?”这一番话让我哭笑不得。天哪,这瑞典人都神经病么?

有一天,丈夫的同事来家里做客,我把自己的不解讲出来。这位同事来自北京大学,是位社会学博士,很有学问,在瑞典已经工作十几年了。他解释道,孩子受了欺负,家长既不能去找老师,也不能去找欺负人的孩子的家长。在中国,欺负人,是一种霸道错误的行为,是要受到谴责的;可是在这里,它却是一种优势的表现,受欺负是无能的表现;逻辑不一样,评价也不一样!对于孩子之间的互相欺负,老师是不管的,这叫鼓励竞争。欺负人的孩子会体验到实力带来的优势,被欺负的孩子会努力提高竞争能力。天哪!这简直是奇谈怪论,但它恰恰又是现实。

不竞争者不得食

看样子,换幼儿园也没用。正好赶上旅游淡季,我所在的旅游公司效益不好,我被裁减了。于是,我不送园园去幼儿园,自己在家看孩子。

我们家住的地方是丈夫所在公司的临时仓库改建的,处于很偏僻的郊区,在一大片橡树林子里,开车十几分钟,也见不到人家。园园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玩。一个5岁的孩子,一个人在家里有什么可玩的?如果在国内,园园可以去学钢琴,学画画,学跳舞。都是大人要出国,才把孩子委屈成这个样子。为此,我常常向丈夫发火,抱怨他。

半年后,丈夫到软件公司下属的一个分公司工作,我们全家搬到了瑞典北方的律勒欧市。在这里,我找了一份打字的工作,就又把园园送进了幼儿园。

园园第一天从幼儿园回家就是哭着回来的。我以为又被谁打了,但不是。原来,幼儿园里上下午各分一回水果。老师不是平均分给每个孩子,而是让孩子猜谜语,谁猜上来,就给谁分一个水果。

天哪,园园只是刚刚学会简单的日常用语,哪里能猜谜语?所以自然吃不上水果。吃水果,在中国不算一回事,可是,这是在北欧呀,能吃上水果是多么幸福的事。市场上的水果不但品种少,而且价格贵得惊人,一般工薪阶层是吃不起时鲜水果的。我们家里也只是偶尔到市场上买一点过季的水果。一个星期能吃上几只半青的苹果,就不错了。园园气得直哭,我安慰孩子:“咱不吃幼儿园的水果,妈妈给你买。”

然而,水果是补偿上了,可是,孩子心理上的损失却补不回来。试想想,当一个5岁的小孩,看到自己旁边的孩子都在吃水果,而自己必须等到回家才能吃上,那是什么样的心情呀!我真想去找老师说一说,但有了上一回找老师的教训,我没敢贸然行动,只是劝园园要忍耐,等将来咱们学好了语言就能吃上水果了。

道理是这样,真正到了现场,也确实让人难以理解。有一天,我因事提前到幼儿园接园园,正赶上老师在分西瓜。那场面让我终生难忘:长长的饭桌前坐了十几个小朋友,每人面前都有一只盘子,里面都放着一两片西瓜,孩子们高高兴兴地在啃西瓜,唯有园园面前的盘子是空空的,她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一个被审讯的犯人。且不说出国一年了,园园还从来没有吃过西瓜。单说老师的做法,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哪里是竞争,这已经明显带着一种歧视的成分了。

这时,园园忽然抬起头,透过窗户看到我站在门外,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愤怒地撞开门冲进去,一脸怒气地面对着老师,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有两只手在发抖。老师可能也意思到自己的做法有点过分了,如果我控诉她有种族歧视,她是担当不起的。老师站起来,一再向我道歉,声明她无意歧视任何孩子,她只是在培养孩子们的竞争意识,这对于孩子成长很有好处。

我愤怒地打断她的话,吼道:“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参加这种肮脏的竞争!”我冲上前,拉起园园就离开了。

丑小鸭变天鹅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对园园的心理发展势必会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于是,我毅然辞去收入丰厚的工作,说服丈夫,把家从偏僻的街区,搬到人口稠密的市中心。虽然这里的房租贵了一倍,但这里有很多孩子可以接触。我天天领着园园到住宅区的花园里转悠,这里还有不少的家庭妇女领着孩子玩。在这里,我结交了几个很好的瑞典女友,大家在一起用英语交谈,谈得很开心,她们对我这个来自东方古国的博士很感兴趣,我们很快就无所不谈了。最主要的是,园园因此与她们的孩子打成一片,每天玩得很开心。

小孩子学外语的速度真是神奇,没到三个月,园园已经说得一口流利纯正的瑞典语了,连我和丈夫上街买东西,都需要她做个小翻译。园园学会了语言,胆子也明显变大了,有时在街上遇到瑞典小孩,她还会主动上前说话,并且还能很快玩到一起。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为了增强园园的竞争力,我买了一套瑞典小学的课本,一翻,天哪,整个小学六年级的课程,还赶不上中国一年级学的多。我买了一整套,又让妈妈从中国邮来一套中国小学的数学课本,天天在家里教园园。

园园6岁时,上了小学。开学那天,我给园园买了最漂亮的书包,还给她穿上一套昂贵的小牛仔服。可是,到学校时,发现别的小孩都拿着一个花花绿绿的大彩筒。这里的开学仪式很特别,因为教室宽敞,每班只有15个学生,所以家长和孩子一起坐在教室里。老师一个个地念学生的名字,被念到名的孩子就走到讲台上站好。这时我才发现,每个孩子手里都捧着一只彩筒,得意洋洋的,只有园园的小手空空地叉在胸前,显得极不和谐。有几个男孩瞅瞅园园,发出了一阵嘲笑,说:“看,她没有彩筒。”老师忙上前制止,告诉他们不要嘲笑同学。可那几个孩子根本不听话,还像观赏外星生物一样地看园园。我真担心园园受不了。可这次,园园却大声地说:“可是,我有最好的书包。”说着,她把背上的书包摘下来,高高地举在头顶。是的,家长们都发现,这是一只昂贵而漂亮的书包。看到园园高高举起书包自信的样子,我放下心来:这第一个回合,园园就胜利了,一个好兆头。

在小学这个起点上,园园一开始就站在了最高点上。别的孩子连10个数都数不下来,而园园已经会算四则应用题了。别的孩子要从最基本的字母开始学习,而园园却可以流利地用瑞典语背诵诗歌了。园园的老师玛琳女士对中国非常有好感,因为她曾随丈夫在中国的辽阳石油化工公司工作过几个月。所以对于聪明的园园格外喜欢,上课时,别的孩子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一概都由园园来回答。

由于园园在中国学过画画,美术课的佼佼者也非她莫属。别的孩子拿笔都拿不住,园园却可以在一张画纸上画上几十个人物。她的每一张画都被美术老师作为典范讲给学生听,然后被贴在美术教室的墙上展览。

园园的自信心被极大地调动起来,她变得开朗活泼,还当上了年级组唯一的一名学生代表,经常代表学生,向学校和老师反映学生对教学的感觉和意见。玛琳老师非常高兴,给我打电话说:“您的孩子非常优秀,也非常可爱。”

圣诞节前夕,期末考试完毕,园园的各科成绩,都得了最高分1分,是全校唯一一个满分学生。考试后开家长会,玛琳老师在会上把园园表扬了一番,并希望其他家长教育自己的孩子向园园学习。老师的话,使得会场上议论纷纷,我看到家长们交头接耳地在议论。玛琳老师显然知道家长们的心态。她把园园叫到讲台前,对家长们说:“请你们说出任何一首著名儿童诗歌的题目,这位小女孩将马上给您背诵。”真有两位家长出了两个题目,园园用清脆的声音,流利地背了下来。玛琳老师又请家长们提一个两位数的乘法。园园也准确说出答案。教室里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回想两年来园园在瑞典的成长经历,我感到最大的收获就是东西方在观念上的差异。这里讲究竞争,用实力才能说明一切。园园在幼儿园里,因为没有实力,便失去了很多权利;在小学里,因为有实力,她便获得了应得的东西。不过,尽管如此,我也不赞成一些西方人那种不择手段获取实力的观念,也许,这就是我的观念中既可以与西方融合、又永远不能完全融合的原因吧。

编辑/贺 磊

在瑞典挑战“生存教育”

[ 1 ]
在瑞典挑战“生存教育”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