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陈坤:放歌辛酸走进金粉世家
 
· 成功路上,最短的未必是直
· 大导演也是恋家小男人
· 阿来:看到了鹰,看到了飞
· 蔷薇四月明媚地开
· 嫁给谁
· 红羽毛 蓝烟火
· 惟一的差别
· 美丽一次
· 今年桂花不飘香[作者:刘
· 外国国庆节介绍
· 国庆节爱国教育资料
· 国庆节资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陈坤:放歌辛酸走进金粉世家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陈坤:放歌辛酸走进金粉世家 2006-9-26

 

口述:陈坤 采访:尘尘 解语 袁艺

酸涩少年:最大梦想是“全家住一所大房子”

我出生在重庆市中心对面的阳北城,在河边长大。我最刻骨铭心的是童年的孤独与无助。我从小一直在外婆家长大,人们都说是隔辈亲。外婆很是宠着我和弟弟,纵容我们在她膝下撒娇嬉闹,她一双小脚总颠颠地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像老母鸡护着小鸡崽一样为我们挡住朝来雨晚来风。

11岁那年,我回到妈妈身边,可是刚刚开始享受到母爱,我却在学校遭遇更大的心灵创伤。那个时候班里的同学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他们的理由很简单,班上所有的同学只有我来自单亲家庭。童年时听同学们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今天我们一起去郊游,除了陈坤”。每次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开开心心地走远,我就会找个地方窝起来,把自己封闭在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当中。那时,幼小的心灵找不到更好的依托,只能把老师当成避难所,甚至幻想着:“如果老师是我妈妈多好啊,我就可以天天见到她;她还可以给我补课,我成绩肯定就突飞猛进,让所有的同学都眼红;如果我是老师的孩子,同学们一定约我一起去郊游……”

正是这样,使我对母亲的热爱超过任何人家的孩子。早熟的人早早就把自己定位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甚至尝试用自己羸弱的肩膀去呵护妈妈。看着别人家的大人给孩子过生日买蛋糕时的笑逐颜开,我也如法炮制:有一年妈妈过生日的时候,我拿攒了一年的压岁钱去菜市场买了个大面包。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西餐,我自己创意,把面包切开放进整片的西红柿,送给妈妈作生日礼物。妈妈吃着这个特殊的蛋糕,转过身悄悄擦着眼泪。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帮妈妈分担家务,我同时还负担着两个弟弟的责任。两个弟弟从小就生活在我的阴影下面,风头和好吃的好玩的都让我占去了。大弟弟陈云特别可怜,从外婆家转到重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他。在最应该接受教育的时候,大弟弟在家闲了两年。每天上学时看着他羡慕的眼神,我心里都有种酸酸的感觉。可如何解决弟弟上学的问题,对那时稚嫩的生命来说,简直是无法承受之重。大弟弟直到现在一直都在自学。我对他们一直有种负疚感,开始挣钱后就经常会问他们“需要钱吗?拿去吧”,可他们从来不接受,但却一直对我很好。就是现在,我每天到片场拍戏,弟弟都会很早就把饭做好,让我带到片场。

从小我就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总在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具体目标而追求。初中的时候老师让每个人写理想,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当时我最宏伟的目标就是:有一所很大的房子,爸妈和我都住在里面,爸爸妈妈不离婚,我不喜欢的人也不出现。初中毕业后,我很想学一门技能,想尽快地工作挣钱,尽可能地帮家里一把。不久我考上了职高,学计算机。选择这个专业理由非常单纯:毕业后学校会介绍到一个事业单位,我可以尽快有一份稳定收入。真的如愿以偿,我被分配到市委机关印刷所当打字员,那时我最快一分钟可以打110个字。单位在市中心。还记得第一天上班时,我特别满足的不是这份工作,而第一次真正地住在市中心,我甚至发出“天啊,市中心原来这么好”的感慨。

稚肩担家,难忘歌厅的动荡岁月

从高二开始,我就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一家歌厅当服务生。也许是注定要经受漂泊,我终于决心舍弃可以转为国家编制职工的机会,完完全全地做了歌厅的职业服务生。倒酒端盘子,这个工作虽然不体面,但是工资待遇挺高,如果服务好有时客人还会给一些小费。当服务生的日子里,我拼命工作,睁开两眼就跑去歌厅,黎明时影子陪我孤独地回家。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明天老板不要开除我。那些青春的迷茫与梦想,没来得及翻开就合上了。

因为尽职尽责,我很快升成了大堂领班,挣的钱马上多了好几百,有时候还可以挣到2000块。对于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孩子来说,真是很大一笔收入了。天天泡在灯红酒绿的歌厅,在厌倦与麻木中我慢慢学会用唱歌温暖自己的心灵,同时更羡慕歌手唱歌那么轻松,挣的钱比我还多。终于有一天,趁着老板高兴我提出了酝酿已久的请求:“老板,可不可以让我唱歌?我不收钱,所有人唱完的时候,我也在上面唱一支歌,主管的工作一定不耽误。”向老板申请了好几次后,老板终于发话了:“年轻人,你形象还好,只要不收钱,就让你练练吧!”第一次上台我唱的是《新鸳鸯蝴蝶梦》,还没唱完,旁边就有歌手喝倒彩:“真难听,嗓子都快扯破了!”可我一点都不气馁,还是选择客人最少的时候照唱不误。最后,一个比我年长的歌手被我那种唱歌的劲头打动了,晓得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就给我出主意,建议我跟着重庆歌剧院的王梅言老师好好学唱歌。

和王老师见面改写了我一生的轨迹。很顺利地跟着老师学唱歌了,可我从来没梦想过要成为一个如何如何的红歌星,我只要能应付在夜总会唱歌,比较轻松地挣钱就行,这样我的家人就可以过上比较好的日子了。跟着王老师学唱了一二年,我终于不用端盘子,而是加入到唱唱歌就能拿到高工资的行列,一晚上80块钱,好像还有100块钱一晚上的时候。那时和现在跑场子不一样,我必须整夜呆在一个歌厅,开场的时候就开始大合唱,中间唱两首歌,下半场再唱两首歌,最后再合唱。有时真的是好倦好倦,不愿再看清红尘中各式的假面,只渴望能醉在悠扬的音乐中,忘却今夕是何夕。至今记得拿到第一笔大钱时,第一个念头是给妈妈买些东西,然后自己到饭馆去吃一顿辣子鸡。我真的那么做了,那是我第一次毫无顾忌地买东西孝敬妈妈,也是我第一次请自己吃那么奢侈的饭。

可是这样的快乐与幸福实在不多,在歌厅唱歌的日子非常不稳定,常常是在一个歌厅唱一二个月。有一天老板突然跟你说:“明天你不用来了,有新歌手了。”说实话,那时我唱得实在也不算好,论唱功,论台风,论人缘,各个方面都不算最优秀的,所以工作很不稳定,经常是这个月大赚几千块钱,随后可能连续几个月失业,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在歌厅唱歌的日子里,我最害怕的就是听到老板喊我的名字。只要他一找我,我就像惊弓之鸟一样以为自己又要被炒鱿鱼了。如果说我一直有种不安定的感觉,可能就源自那段动荡的岁月。可正是这种动荡,促使我比同龄人更多了一种追求踏实的努力。这种天生的忧患意识,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

我此生之最大幸运就是在每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总有好人帮我拨开重重迷雾。引领我踏入音乐殿堂的王老师就像我另一个严母。看着我在歌厅唱歌知足常乐的样子,王老师终于着急上火了:“陈坤,你一定要有自信心,该放远眼光,把你该做的事业做出来。”上课时她老是这样教育我。妈妈也经常鼓励:“不要为了养家误了自己的前程,要活得有理想。”可即使天天浸泡在她们的劝导与鞭策中,我也是在一二年后才有勇气要寻找自己的事业。当王老师再度提起“你可不可以到东方歌舞团试一试,考一次,哪怕不行,你也算见过世面了”时,我终于决定北上。其实,当时我决定离开重庆去报考东方歌舞团,实在也是无路可走了。我在夜总会唱歌已经在走下坡路,不断有更多好歌手加入进来,加上我不是个很喜欢闹腾的人,和客人的关系总是处得不太好,自从那个歌厅老板辞退我后,就很久没有找到工作,谋生的艰难已经让我焦头烂额。

出门远行,人穷志坚“北漂客”

带着一种很现实的悲壮感,18岁的我独自远行,加入“北漂”一族。1995年6月4日,我从重庆来到北京。也许是上苍眷顾,没有专业学历,没有任何背景的我,报考东方歌舞团,竟一考即中,成了一名独唱演员。

我一直记得妈妈说的一句话:“你只能靠自己”。因为基础差,我就天天都在琴房里练歌。但是我基础差到不会弹钢琴,不识谱。于是我就从零开始,从最简单的“多来米”直到后来识谱甚至自己能填词。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特别缺乏安全感的人,于是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我一定要做到让我自己看得起自己,让我自己不要再害怕后面会有人在质疑我。我现在都为此而骄傲,因为这些不安全感,促使我更加努力地工作,远离惰性。

1996年3月份从江苏演出回来,我可谓被幸运撞了一下腰。我们团里有个跳舞的同事叫陈畅,他要考电影学院,我当时非常闲散,就答应陪他去壮胆,顺便去看看电影学院究竟是什么样。我陪他去了,结果一个老师问我“你怎么不报名?”手头拮据的我表示几十块钱的报名费太贵了,反正考不上,那儿参加考试的人有成百上千。其实我心中的目标就是做歌手,没有想过转行当演员,尽管在做歌手的道路上,每扇门都不曾顺利地为我开启。“我借给你,”陈畅一再鼓动我,“考上了还给我,没考上就别给我了。”结果我是那一届最后一个报名的,却以三试第一的佳绩脱颖而出。

电影学院每年近万元的学费是我最大的负担,家境贫寒的我只能半工半读,白天认认真真做学生,晚上跑到歌厅唱歌赚钱交学费,还要给家里寄些钱。这种生活持续了一年半。由于我每天凌晨一二点钟回学校,长期睡眠不足,加上省吃俭用营养跟不上,我渐渐经常在上课时打瞌睡,学业非常不理想。面对这种情况,我明白自己必须做出选择:安心读书,或者放弃。这个时候,过去艰难的一幕幕过电影般在脑海里浮现,我猛然明白,完成学业才是改变命运的最好机会,这么宝贵的机会不会重来,我必须将它抓住。

仿佛是上天对我做出正确选择的褒奖,正处困境的我忽然时来运转。1996年后的几个月时间,我陆续接了近10个广告,那时拍一则广告能收入一二千元,顶我在歌厅半个月的收入。我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越发坚信只要自己不认输,生命中总是充满柳暗花明的契机。

收获季节,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第一部作品是吴子牛执导的《国歌》,当时我在读大三。吴子牛和我是同乡,他给了我很大的表演空间,让我很自然地完成了由书本到表演的过渡。随后是《金粉世家》、《巴尔扎克和小裁缝》,一直到《粉红女郎》。庆幸的是,这些戏都获得了观众的极大认可。电视剧《永不瞑目》投拍之前,我先见到了赵宝刚导演。三次试镜,前两次都挺轻松,导演觉得我不错,结果第三次莫名地忐忑不安,表现欠佳。最后赵导起用了陆毅,我也觉得顺理成章——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该是你的,本来,从小到大,有哪样东西本该是属于我的呢?

赵导似乎对放弃我一直过意不去,再找我是他筹拍电影《你的生命如此多情》时。结果电影也没拍成,赵导就告诉我,你不要着急,我下面有部电视剧,你可以演个角色,这就是《像雾像雨又像风》。有人说这部戏是为我量身订做的,甚至出演的角色名字与我的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叫“陈子坤”。这些虽然对我的表演没有什么意义,却让我突然就产生了一种自信——原来赵导一直知道,陈坤这孩子可以用的。

演《金粉世家》完全是我的经纪人李晓婉女士和李少红导演促成的。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看过这部小说,我很不接受男主角金燕西的懦弱与浮躁,再加上我根本没有类似的经历,所以一开始根本没想过要去演他。李晓婉一句话点醒了我,她说可不可以试一试,去演一个感觉有隔阂的角色?我一下子被激发了,接下戏来,全力投入到饰演金燕西的挑战中。我清楚地记得最后一个镜头是金燕西坐在火车上,睁着眼睛沉浸在往事中,一滴泪无声地滑落。我相信大家能够在它折射出的柔光中,理解一个年轻人努力想被生活认可的内心。当时,我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

现在的我,可以说已经远离了昔日的艰难困苦,这都是靠我自己努力工作得来的。今天,我们全家一起住在一所大房子里,生活平淡而幸福。为了事业上更加扎实,我一直都在做准备,每天都在学习。与此同时,我也在渴望成为一个好儿子、好兄长,以后还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张冶摘自《女报》2003年第9期)

陈坤:放歌辛酸走进金粉世家

[ 1 ]
陈坤:放歌辛酸走进金粉世家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