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悲情也坚强!一位中国公民状告日本政府29年
 
· 生命相依,托起“希望之星
· 未婚妈妈情感突围,绝地向
· 摘自生命
· 希拉里克林顿:沉住气不要
· 美国人的价值观
· 神秘之结
· 山谷的起点
· 跳出死胡同
· 鸟笼
· 耶利哥的玫瑰
· 小托蒂的悲剧
· 春天的木棉煲汤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悲情也坚强!一位中国公民状告日本政府29年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悲情也坚强!一位中国公民状告日本政府29年 2006-9-25

 

(2003年12月 作者:陈彦同)

他本是一个健壮英俊的男人,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但侵华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却将他推向了永远无法治愈的人生痛苦之中。为了讨还一个公道,也为了2000多个与他有着同样经历的痛苦家庭,他成为中国民间受害者的代表,向悲剧的始作俑者即日本政府发起索赔请求,并亲自前往日本参加诉讼。

2003年9月29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中国民间受害者就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伤害事件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案作出裁决:日本政府应对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和因此对中国国民造成的伤害负责,并向这次提起诉讼的中国受害者及家人赔偿约1.9亿日元。

这是自漫长的中国民间诉日索赔以来的第一次胜诉,具有里程碑意义。当代表13个受害者来日的他——58岁的哈尔滨市民李臣抱着他当年受害同伴的遗像,随着负责这次诉讼的中方律师苏向祥走出法庭时,早已等在门外的华人、日本民间支持者一同用手指做出V形,向他们不停地挥动……

近日,本刊特约记者对李臣进行了采访,这也是他回国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因为对他而言,每一次回忆都无疑是让他重回炼狱!

黑色罪恶让他走上炼狱之途

让我们首先把镜头推向29年前。

1974年10月20日凌晨2时,黑龙江省航道局红旗09号船正在佳木斯松花江面上挖泥清淤。突然,船底部传来尖锐的金属碰击声,紧接着,抽泥泵450马力的主机熄火了。一定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卡进了抽泥泵中,必须马上处理。当时,江水冰冷刺骨,从部队复员、29岁的船员李臣二话没说,拨开其他人跳入江水中,经过一番查找,他终于从抽泥泵中拉出一个炮弹状物体。此时,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大蒜味,水面上则泛起了一片黑褐色的液体。

排除抽泥泵里的金属物后,李臣和其他船员继续工作。谁知到了凌晨4点,李臣出现了流泪、口干和呼吸困难等症状。上午9点时,手臂上一阵难耐的灼痛将他疼醒。此时,他发现手臂肿得很高,并出现了一些小水疱。他忙来到佳木斯医院检查,由于是星期天,值班医生只给他做了一下简单的处理。下午4点,李臣不仅手上,连头上、腿上也都出现了水疱,小的像葡萄粒那么大连成了一片,大的则有鸡蛋大。与此同时,另外三位船员也都起了水疱,当地医院让他们连夜回哈尔滨治疗。10月22日早晨,他们住进哈医大医院。

获知单位员工出现“怪病”,黑龙江省航道局的领导立即向交通部做了汇报,随后又和卫生部取得联系。23日下午,一架飞机停落在哈尔滨机场,李臣和另外三名受伤的船员被用飞机运抵沈阳,住进202医院。10月25日,佳木斯驻军防化连、市武装部和市卫生局联合对炮弹状物中残留液进行检验,结果证实是被称为“毒气之王”的芥子气和路易氏剂混合体,人无论接触到它的液体或气体,都经由皮肤、呼吸道和消化道引起中毒感染,造成溃烂。

根椐这一结果,李臣等被确诊为芥子气中毒。此时,他的头部、手臂和腿部都布满了水疱,水疱中胀满了黄色油状脓液。由于他们是全国第一例芥子气中毒病例,在这之前,医务人员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病症。开始时,医生们用针管去抽水疱内那油状的脓液,但是根本吸不出来,没办法,只好将那大大小小的水疱一个个地剪开,再将那油状的黄液清掉,一片片触目惊心的鲜红肌肉暴露在眼前。整个治疗下来,他疼得冷汗淋淋,头晕目眩,将放在嘴里的毛巾都咬出了无数个洞。

本以为清除了黄脓就会慢慢好起来,但当第二天医生打开病人身上的纱布时,不由得惊呆了:昨天还是鲜红的创面已经溃烂!最后,医生只能用剪刀将生出的腐肉剪去,然后再用生理盐水进行半小时的浸泡消毒。每当这时,李臣的肌肉就会疼得像被电击一样不由自主地抽动着。这还没有完,在盐水里浸泡完后,还要用高浓度的医用酒精再次消毒。剧烈的疼痛就像沸腾的钢水一样随着每根血管、神经传到心脏又向全身扩散开去……

这样的治疗每天都要进行一次,他疼得昏死过去数次。到了第46天时,创面才渐渐地结痂。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才出了院。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家里刚刚20多天,他的头部和腋下等部位又出现了水疱,李臣只好二进沈阳。202医院让他马上到北京的307医院去治疗。当他终于住进307医院监护室后,除了原来的溃烂点,肛门、口腔等位置也都发生了溃烂。由于体内的毒剂破坏了身体的营养吸收,造成大量的营养流失,他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由于对自己的病情和未来极度担忧,李臣每天晚上都被噩梦所缠绕,常常发出惊恐的喊叫。

经过半年的住院治疗,李臣才出院回家。可不到一年又复发了,无数水疱要么奇痒无比,要么疼痛难忍,只要稍稍一碰,就会破裂流脓。特别是在夏季温度高或阴雨天时,水疱更容易出现……他为此多次返京治疗。芥子气毒魔成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由于毒剂侵害了神经系统,加之对前途深感绝望,李臣时常会产生一种无法自控的暴躁,每当这种时候,他不是将家里玻璃窗打碎,就是将碗、花盆摔在地上。一次,一家人刚坐下来一起吃饭,李臣突然又狂躁起来,他一起身将饭桌掀翻在地,随后又一拳打在门玻璃上,玻璃立刻被他打出一个大窟窿,他的手也被划得血流如注。就在他要一头撞向那破残的玻璃时,妻子死命地从后面抱住他……

心灵创伤让他几度触摸死神

如果仅是肉体上的伤痛还可以忍耐,最让他难以忍受的还是心灵上的伤害。

由于当时对芥子气中毒的认识有限,他从北京回到家里后,仍继续同妻子过性生活。可不久妻子就感到腹部疼痛,到医院一看,原来是两人在行房事时让她受到了感染,患上了严重的子宫糜烂和其它妇科疾病!他连忙带着妻子去北京治疗。

夫妻两人再也没有过过性生活,并且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从此分床而居。那一年,他不到30岁,妻子也只有23岁,正值人生风华之年,但是,他们却连一个为夫为妻最基本的快乐都无法实现,这该是一件何等残酷的事情。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望着窗外那千家万户的窗口中透出的温情的灯光,李臣就会在黑暗中发出叹息,然后悄悄地来到熟睡的妻子身旁,在心中一次次诉说着那永远也诉说不完的忏悔!

同样是出于对芥子气中毒不了解,在李臣最初中毒的那几年间,同他最好的朋友不和他走动了,所有的亲属也不来往了,邻居之间更是躲着他,就连他到单位办事,人们一看到他就远远地躲开了,和他说话也都隔着很远的距离。

更让李臣痛苦的是,两个年幼的女儿也受到了和他一样的“待遇”。一天,大女儿冬梅正和同伴在外面玩,同伴的妈妈看见后马上奔过来,一把拉起孩子,边走边说:“你跟她玩什么,她爸爸身上有芥子气,你就不怕传染!”见同伴都不跟她玩,大女儿眼泪汪汪地回到家里,李臣只好好言安慰女儿。

不久,二女儿红梅也浑身是土地哭着从外面回来。李臣忙问女儿怎么了,女儿告诉他:“外面一群男孩子一边喊着小日本、芥子气,一边追着打我!”

李臣当时气坏了,他一口气跑到院子里,对着四周大声喊道:“我李臣芥子气中毒,跟我女儿有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跟无辜的孩子过不去?”没有人回答,只有寒冷的北风在呜呜地吹着。

与此同时,贫困也开始打击着他们的自尊。从前当船员时,李臣每月能挣108元,这在当时算是很高的收入了。可是自从他中毒后,失去了劳动能力的他每月只能拿50元的基本工资。虽然住院时医药费由单位解决,但在外的伙食费、额外买药的钱、补充营养的开支等却无法报销,这对本来已很拮据的李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每月发工资后,妻子吴凤琴总是先将供应粮、油买回来,没有钱买菜就只有用盐和酱油充当。

为了维持生计,妻子领着大女儿背着小女儿每天出去捡破烂儿,捡回的木渣煤核作为烧柴,废铁则卖零花钱。1985年2月,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来临了,人们贴春联,办年货,可李臣夫妇却一筹莫展。中国人有个习俗,借人的钱年底要还清!当吴凤琴把所有的借款都还清时,手里仅剩下1元9角3分钱!除夕之夜,窗外响起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家家户户围在一起吃饺子,可李家的餐桌上竟然连一个饺子也没有!这时,小女儿扬着委屈的小脸问他:“爸爸,别人家都吃了饺子,咱们家怎么没吃啊?”

女儿的话一下触到了李臣的伤心处,那一刻,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泪如雨下。自己不能给家人带来幸福,反而带来这么多的痛苦,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几天后,他向别人借了几块钱,来到当地卫生防疫站,买了4瓶“敌敌畏”,又用剩下的钱买了二两白酒,回到家里,他将“敌敌畏”倒入酒中,一仰头喝了下去。不到1分钟,他就觉得屋顶旋转起来,随后摔倒在地上。

大女儿很快看到了,她连忙惊叫着大声喊妈妈。吴凤琴一个箭步冲进厨房,扒开他的嘴用手指使劲地刺激着他的嗓子,然后叫来邻居,将已昏迷的丈夫抬上手推车,一路飞跑送到医院。

在医院,医生一连用了15瓶洗胃液给李臣洗胃,但死神还是无情地走近了李臣:他渐渐没了呼吸!医生检查后说道:“下死亡通知单吧,人已经不行了!”这时,刚刚闻讯赶来的单位领导紧紧拉住医生的手说:“大夫,请你无论如何要将他抢救过来!他是受日军遗留毒气弹的伤害才这样的,没受害之前,他一直是我们单位的先进,他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啊!”

医生被深深地感动了,随即又投入了对李臣的紧张抢救中。或许是上天不想让这个苦难的家庭再遭受打击,3个小时之后,李臣终于有了轻微的呼吸,但直到3天后才从昏迷中醒来,医生对他说:“你的胃黏膜已被完全烧坏,现在你的胃薄得就像笛膜一样,吃一点东西就有穿孔的危险!你怎么这么傻啊!”

泪水顺着李臣的脸庞无声地流下来:“唉,不是我傻,是我实在活不下去啊!”

向悲剧的始作俑者讨要说法

就在这无尽的痛苦和泪水中,转眼间,20多年过去了,李臣的头部至今仍经常浮肿,用手指轻轻一按,就是一个坑,久久不起。长期的失眠和精神紧张使他在2000年患上了心肌梗死,体内大量的营养流失又使他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两年前,上楼时他身子一歪,一下坐在了地上,竟使大腿股骨骨折,至今,大腿骨上还上着钢板。

妻女也因他的病痛备受“牵连”:李臣病情发作时经常有疯狂之举,妻子和女儿每每饱受惊吓,长此以往,不仅吴凤琴患上了心脏病,两个女儿也都有心脏病!一个人的青年和少年时代本应是一生中最重要最美好的时光,可是妻子和两个女儿却是在厚重的灰色中度过了,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痛的现实啊!

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后,也未能摆脱芥子气中毒对她们的“影响”。曾有人给冬梅和红梅介绍对象,可对方一听说她们是芥子气中毒家属时便都没有了音讯。最后,冬梅和一位家在外地的青年相爱结婚;红梅则一直到处打零工,过早地饱尝了世态炎凉和人生的艰辛。结婚后,又因家境不好而最终导致了婚姻破裂。怀着满心的伤感,红梅去了深圳。

李臣一家的不幸经历引起各方关注,1992年,北京一家报社的记者在对其进行采访后,满腔义愤而又满怀真情地告诉他:“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这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你的妻女有一个完整的家!现在,像你这样的受害者在内地不止一个,将来你们可以联合起来,向日本政府讨回一个公道!”

记者的一席话,让李臣有了活下去的信心,也给了他很大启发。在后来的日子里,他通过调查了解到,在中国,像他这样受到日军遗留毒气弹伤害的一共有2000多个家庭。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遭遇,而是一个群体的苦难。从此,他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替自己、也替所有的受害者讨一个说法!

机会终于来了。1995年8月,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中日两国民间团体举行纪念活动,活动内容之一就是请当年侵华日军遗留毒气弹受害者讲述受害经历和生活状况。李臣得知这一情况后,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面对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他真切地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及这些年来的悲惨生活,深深地感染了所有在场的中日人士。当时,有一位70多岁的日本民间友好人士听了他的遭遇后,竟跪在他的面前,不停地向他表示谢罪。

与此同时,在1995年8月29日,距离哈尔滨60公里处的双城市周家镇东前村,又发生了日军遗留炸弹伤人事件,一名村民死亡,另两人受伤。这是该镇发生的第45次遗留武器伤人事件。此事件引起了一位年轻中国律师苏向祥的愤怒,他决心代替中国受害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但是根据国际惯例,跨国诉讼要到被告主权国提起并由该国律师代理。于是,苏向祥经过一番努力,与日本颇具正义感的律师尾山宏签订了合作协议。

1996年,苏向祥找到李臣,并带他见到了尾山宏。尾山宏开门见山地问:“李先生,你愿意向日本政府提出受害索赔吗?”李臣毫不犹豫地坚定回答:“我愿意!愿意为所有的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

李臣当场在委托书上签了字。随后,他开始准备诉讼日本政府的材料。这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首先要详细的文字材料,叙述当时的经历和这些年来毒气弹给他个人和家庭带来的深重灾难。回忆这些痛苦的往事,无疑等于将已结痂的伤口再撕裂开,那被毒伤造成肌腱损伤的手常常握不住笔,抖得很厉害。没办法,他只好不停地做着收缩运动。那一段日子,他仿佛总能够闻到那股强烈芥子气味道,常常梦到那水面上浮动着的黑褐色的液体正向他漂来,眼前又出现了自己流着黄脓的手……他经常满头冷汗地从梦中惊醒。是心中那个讨回公道的信念在支撑着他做下去。

这场艰难的跨国诉讼一直持续了8年之久,而2003年5月15日这一天对于李臣来说却又是一个黑色的日子!这一天,同是在受理他和另外13名第一批民间诉日索赔的东京地方法院,对中国民间第二批受害者诉日索赔开庭宣判,中国受害者竟被判败诉!

此次败诉给李臣心里蒙上了一层阴云,同时他又愤慨万分,心中暗下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要将官司打到底!2003年9月26日,李臣怀着异常复杂、沉重而又神圣的心情,随中方律师启程前往东京。

9月29日下午1时。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法庭。李臣终于盼来了苦苦等了29年的判决,日本法官片山良广手拿判决书宣读道:由于日本政府在处理遗留在中国国土上的化学武器问题上没有采取积极态度,因此造成了对中国国民的伤害,日本政府负有责任。日本政府应向这次提起诉讼的中国受害者及家人赔偿约1.9亿日元……

当李臣得知这一判决时,不由得百感交集,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整整29年啊!

事后,针对日本政府可能提起上诉,中方律师和受害者决定进行呼吁,要求日本政府尊重历史,接受此次的公正判决。当晚,他们拿着传单走上东京街头,宣传当年日军遗留化学武器给中国普通家庭造成的难以弥合的身体和心灵上的创伤。人群中,一个60多岁的老者流着眼泪对他说:“李先生,我从电视上看到了你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当年,日本人在中国做了那么多坏事,每一个有良心的日本人,都会非常气愤!”说完,他跪了下去……

第二天,李臣在有关方面的安排下,见到了日本外务大臣川口洋子,向她诉说了自己29年来的遭遇,并向她展示了身上的伤痕。他向川口洋子进言:“东京地方法院的这次判决是一次尊重历史的公正判决,也是对中国受害者的一个安慰,希望日本政府能充分关注并理解中国受害者的现实和中国人民的情感,不要提出上诉……”

川口大臣拉着李臣的手说:“对于你的遭遇,我十分痛心。我会向首相汇报,请求他不要上诉!”

随后,李臣又去日本的参、众两院,面见社民党、民主党和共产党等各党派的议员,请他们向政府提出要尊重历史,不要上诉的要求。

9月30日下午5点30分,李臣在两名日本议员的陪同下,等候在日本首相小泉的办公处。当小泉首相出现时,他立刻高声喊道:“小泉首相,为了中日两国的友好,为了尊重历史,请你下定决心,不要上诉!”

2003年10月3日,日本政府向东京高等法院提出了上诉!中方律师和受害者也在当天下午举行抗议日本政府上诉的记者招待会,李臣慷慨陈词:“对日本政府如此无视历史事实,我表示强烈抗议!在此我想清晰地向日本政府表明,中国受害者讨回公道的决心是永远不会动摇的!历史也决不会再重演!”

补记:2003年10月19日,日本政府终于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上表示出“诚意”,同意就今年8月4日齐齐哈尔侵华日军遗弃毒剂伤人事件向中方支付3亿日元。但并未撤回10月3日就李臣等人索赔案败诉后的上诉。李臣直言,如果日本政府真的有“诚意”,就应当对所有受害者作出补偿,并把中国领土上的所有遗留化学武器彻底清除干净。

(本文照片为新华社记者冯武勇摄)

编辑/王剑平 wjp@zhiyin.com.cn

悲情也坚强!一位中国公民状告日本政府29年

[ 1 ]
悲情也坚强!一位中国公民状告日本政府29年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