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花都无泪:谁瓜分了一个冤魂换来的104万
 
· “酒鬼”自救:挡住酒杯我
· 马铃薯美体新提案
· 12年啊,千百惠就这样“
· 亿万富翁悲难人生
· 十年流行语的深刻嬗变
· 邓小平的最后岁月
· 低薪留人
· 王楠自述:我只为胜利流泪
· 一生的命运
· 一次弯腰的收获
· 一个民工的月账本
· “我们仨”的小家风景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花都无泪:谁瓜分了一个冤魂换来的104万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花都无泪:谁瓜分了一个冤魂换来的104万 2006-9-24

 

——广州一起杀人骗保案中被扼杀的人性

(2003年9月 作者:余文雕 任丽红)

金钱可以令一个人的灵魂丑化到什么地步?2003年3月,发生在广州市花都区的一幕惨剧,可以为这个问题作最深刻的注解:一个贪婪的打工嫂给丈夫投下巨额保险之后,处心积虑地将丈夫杀掉,以图骗取高达104万元的赔偿金。而她的阴谋被几个亲戚和朋友识破后,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去报案,而是个个都妄图分一杯羹,捞取不义之财。结果,死者的尸骨未寒,这几个人就匆匆炮制出了一份血淋淋的“分赃单”……

为谋钱财,打工嫂动了杀夫骗保的邪念

1970年,邓秀琼出生在广东省阳山县的一个贫困山区。她家中有姊妹六人,因家境贫穷,邓秀琼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回了家。当时,她见山区的姐妹们纷纷外出打工,于是也加入到了其中。

1994年,邓秀琼来到了广州市花都区,先后在纸箱厂、电器厂和针织厂打过工。她不是一个能吃苦的人,贪图安逸的她总是想:“要是能嫁给一个城市人,那就不用再过这种做牛做马的日子了。”

有了这一想法后,邓秀琼便主动和当地男孩接触。其间,在花都区新华镇一针织厂打工时,她认识了当地一个叫胡威的男人,两人谈起了恋爱。遗憾的是,胡威嫌她家穷,又是外地人,最后还是跟她分了手。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刺激。

此时的邓秀琼已经老大不小了,为了能在这个大都市里立足,她托亲朋好友在花都区四处帮她物色对象。1997年,经人介绍,邓秀琼认识了在花都区新华镇城中村当治安队员的曾贵男。虽然曾贵男给她的印象不是很好,但他毕竟是本地人,可以帮她实现做城里人的梦想。因此,两人相识后不久,邓秀琼就催着结婚。3个月后,他们便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不久,邓秀琼的户口就办进了花都区。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邓秀琼就再也不把曾贵男放在眼里了,经常无缘无故地跟他吵架,夫妻关系一度非常紧张。不仅如此,邓秀琼还开始念起胡威的好,两人又开始有了交往。

尽管邓秀琼对丈夫是一百个不满意,但曾贵男对妻子却是有情有义。婚后,曾贵男心疼妻子,就让她辞掉工作,到他姐姐开的餐馆帮忙。

邓秀琼有一个要好的同乡姐妹也在花都打工,她的丈夫叫李辉,是花都区保险公司的业务员。1999年春节,李辉到邓秀琼做工的餐馆吃饭,两人就聊起了保险的事。李辉说:“你老公当治安队员,这种职业很危险哟。为防万一,你应该给他买些保险才是。万一他出事了,你还能获得一大笔赔偿金,日后也有个依靠!”邓秀琼对丈夫虽然没有感情,但是想到给丈夫投保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巨额收益后,便打定主意给丈夫投保。

1999年4月的一天,邓秀琼喊来李辉,为丈夫买了10份“全福”保险,受益人是她自己。两个月后,邓秀琼又为丈夫买了10份“福临门”保险。曾贵男见妻子给自己投保,以为她是在关心自己,心里充满了对妻子的感激之情。

买了保险后,邓秀琼的心态就变了,开始只是想到丈夫一旦出事,自己就可以获得大笔赔偿;后来,她竟开始每天在心里盼着丈夫出事。有一天,治安队有个队员抓贼受了重伤,邓秀琼听说后,竟高兴地跑到医院去看,结果发现受伤的是别人,她还失望极了……

这时的邓秀琼想钱快要想疯了,见丈夫意外出事的几率太小,她脑子里竟产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得想办法让他出事!此后,邓秀琼便开始着手琢磨这件事。首先,她觉得要赔就要让保险公司多赔一点;赔少了,不值得为此冒险。为了让事情做得自然而隐蔽,在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邓秀琼又在多家保险公司,先后花了12060元为丈夫买了投资型“世纪理财”保险,保费30万元;“十年定期”22万元;“永福寿险”4万元;“十年定期寿险”20万元;“十年意外保险”1万元等,总保额高达104万元。

为了掩人耳目,她开始改善跟丈夫的关系,不再对他无理纠缠了。出门时也总是挽着丈夫的胳膊。不明就里的邻居们还真以为他们夫妻关系很好,曾贵男也一度幸福得不得了。

毒妇骗保百万,五个亲友知情不报竟要分赃

2002年6月,曾贵男的姐姐转让了餐厅后,邓秀琼失业了。于是,她每天就呆在家里琢磨着如何让丈夫死的事。2002年8月的一天,在佛山打工的妹妹邓秀枝和妹夫毛定稿来看她。邓秀琼对妹妹说,曾的姐姐将餐馆转让后,自己没有了经济来源。邓秀枝见她愁眉不展,便安慰她说:“养家是男人的事,你着什么急?天塌下来,有曾贵男顶着。”

这时,毛定稿凑过来说:“听说你为姐夫买了100多万元的保险,那就是财富呀!如果赔到手了,你一辈子也花不完呢!”

这句话说中了邓秀琼的心事,她不禁叹口气说:“别提保险了,我后悔都来不及呢。那本是以防不测的,曾贵男出了事才能赔。你看他活得比谁都好,买保险真是多此一举!”

毛定稿诡秘地一笑说:“让他出事还不简单!你不如把老公弄死算了,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疼爱你的男人?”听了这话,邓秀琼心里一惊,生怕自己的心思被这个妹夫看出来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想法,邓秀琼马上脸色一沉,大声说道:“亏你说得出这样的话,杀人是要偿命的!”

其实,邓秀琼为丈夫买高额保险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并认为这事不正常,只是没有人说出来。如今,被妹夫一语道破天机,邓秀琼心中暗忖:保险买了这么久,要是现在动手,别人也不会怀疑到她,而且正好叫妹夫做个帮手,一旦露馅了,他也得担责任。这时,望着眉头紧锁的邓秀琼,毛定稿又进一步劝她说:“你和曾贵男根本就没有感情,跟一个不喜欢的男人过名存实亡的夫妻生活有什么意思呢?”说到最后,毛定稿主动表示愿意帮忙。

2002年11月,邓秀琼多次和毛定稿秘密商讨作案事宜。考虑到曾贵男平时骑摩托车上班,他们就决定买安眠药作案,制造一起意外交通死亡事故,毛定稿为此还多次对作案路线进行了勘察。至于报酬,邓秀琼说事成之后,给毛定稿5万元作为酬金。毛定稿说太少了,这种事办不好会掉脑袋,至少得给40万。

邓秀琼听了,不悦地说:“我虽然投保100多万,可那都是我平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血汗钱投的保,你开口要40万,胃口也太大了!”毛定稿却不紧不慢地冷笑着说:“你不要心里不平衡,我又没说和你平分,你要知道没人帮你,你杀不了你老公,这100多万的保险赔偿金也只能是个梦!”听着妹夫的话,邓秀琼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可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无奈之下,两人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32万元“成交”。

为了避人耳目,邓秀琼以隔壁一位老人睡不着觉为名,托老乡帮她买了25片安眠药。

一切准备就绪后,2003年1月2日,邓秀琼将正在上班的丈夫骗回家,泡了两杯红茶,将放有安眠药的一杯递给丈夫,另一杯没放的给了毛定稿。曾贵男喝了茶后,邓秀琼便说妹夫难得从佛山来一趟,不如到酒店去吃饭,曾贵男同意了。毛定稿为了避开和他们同行,便提出先去酒店订座,邓秀琼和曾贵男则骑摩托车随后跟来。一行人先后到酒店后,刚坐下,曾贵男便因药物发作,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邓、毛二人迅速吃了一点饭,便叫一个服务小姐过来帮忙,把曾贵男抬上了摩托车。抬得气喘吁吁的服务员当时还嘀咕了一句:“不能喝酒,就少喝一点,睡得跟个死猪一样。”

抬上车后,毛定稿将曾贵男靠在摩托前把上,邓秀琼则坐在后面。半路上,邓秀琼下了车,然后由毛定稿带着曾贵男骑摩托车向作案地点驶去。毛定稿骑车来到花都区岐山公路125Km+52km处时,见四周没人,便将昏睡在摩托车上的曾贵男连同摩托车一起推进了路边的池塘……

作案后,毛定稿便回了佛山,等着从邓秀琼手里分割32万元保险赔款。而邓秀琼回到家后,也显得很镇静,想到那100多万元的赔款,不禁心里一阵阵激动。

2003年1月6日,曾贵男所在的治安队因为几天不见他来值班,而且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便意识到曾贵男可能出事了。当治安队的领导找上门来时,对此早有准备的邓秀琼声称自己也有几天没有见到丈夫。此后,曾贵男的家人便开始四处寻找他。由于到处找也找不到人,于是曾贵男的哥哥只好向新华镇站前派出所报了案。

1月13日,就在曾贵男的亲人到处寻找他的下落时,花都区红棉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在岐山公路边的池塘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警方赶到现场后,证实死者就是失踪的曾贵男。警方在池塘内还发现了曾贵男骑的摩托车,乍一看,像是一起交通事故。但法医鉴定认为,曾贵男溺死的依据不足,不排除中毒死亡的可能。当警方向邓秀琼了解情况时,她哭得呼天抢地,并信誓旦旦地说,希望警方抓到毒害她丈夫的凶手,替她丈夫报仇……

法网恢恢,六个人渣被一网打尽

就在警方找到曾贵男的尸体后,邓秀琼立既通知李辉,声称丈夫意外死亡,询问如何办理保险理赔。李辉说,有两种因素不能赔偿:一是投保人酒后驾驶车辆造成的死亡;二是投保人在违法犯罪中被公安机关击毙。邓秀琼听后,觉得100多万的保险赔偿有眉目了。

这时,毛定稿打来电话,问保险获赔的事。邓秀琼就又去找李辉,问警方有没有查到曾贵男的死因。见邓秀琼如此关心索赔之事,李辉觉察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便问邓秀琼:“曾贵男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不去帮你办!”

邓秀琼见状心中有些着急,她想到李辉是自己的朋友,应该不会害自己,便说出了事情真相。

知晓真相后,李辉吓了一跳。身为保险公司职员的他,对杀人骗保的严重后果是一清二楚的,他本想去报案,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不是也可以趁机捞一把吗?于是,他故意对邓秀琼说:“那你恐怕得不到一分钱的赔偿,因为你这是故意杀人!”邓秀琼一听,吓得两手抖了起来,急切地说:“那你看有什么办法挽救?要不你帮我去给调查此案的公安人员打点打点,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李辉趁机提出:“你先给我拿10万,由我去打通关系,但是事成后你得给我30 万。”

“30万?!亏你说得出来!我已经答应给毛定稿32万,你要是再要30万,那我岂不是给你们投的保?”

李辉冷笑着说:“你不要想不通,我只要把这事说出去,你不仅得不到赔款,还会去坐牢抵命!”邓秀琼听了这话,吓得魂不附体。事已至此,她也没有选择了,只好先将手里的1000多元钱给了李辉,并说只要能拿到赔偿,一切都好说。

李辉答应后,又问邓秀琼:“除了你妹妹和妹夫之外,还有谁知道你给丈夫投了巨额保险的事?”邓秀琼说,还有自己以前的男朋友胡威知道。

李辉跟胡威也认识。随后,他找到胡威说:“邓秀琼的老公死了,她给老公买了保险,如果获赔,将会有100多万,是全花都最大的一宗保险赔偿。你是邓秀琼的男友,公安机关可能会找你调查,你不要打电话到邓家,以防被公安局监听到。”胡威一口答应了下来。

李辉走后,胡威心里也开始翻腾开了。他想:邓秀琼马上就成百万富翁了,过去和她分手就是看不起她的穷酸相,这下子她有钱了该看不起自己了;不行,自己得找她要一半。

打定主意后,胡威来到邓秀琼家,假惺惺地安慰邓秀琼不要悲伤,然后打开天窗说亮话。邓秀琼见胡威也狮子大开口,很是不满,她说:“保险公司的钱还没到手,都争着来要钱,你们的心也太黑了,我不能再给你了!”胡威见邓秀琼不答应,就讪笑着说:“你可不要后悔,到时公安局找上门时就不好看了!”邓秀琼见胡威也以报案相威胁,又紧张起来,她央求胡威看在过去情人的分上,千万不要报告公安局,最后她答应给胡威20万。

4月4日,邓秀琼找到她姐姐邓秀芬筹钱,准备交给李辉去打点关系。得知妹妹处于危险境地,邓秀芬同意先借给邓秀琼5万元。不过,她说等事成之后必须给她10万元。听了邓秀芬这一要求后,邓秀琼气得脸色铁青:“你是我亲姐姐,竟然心也这么狠,妹夫要走32万,李辉向我索要30万,胡威要走20万,如果到时再给你10万,那我只剩下12万了。”说着她便哭了起来。邓秀芬说“你要不同意就算了,这钱你别借了。”无奈之下,邓秀琼只好认了。邓秀琼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想骗保险公司104万过幸福的日子,谁知却引来周围的人一个比一个眼红。想到此,邓秀琼恨得牙根都是疼的。

再说李辉从邓秀琼手里拿到5万元活动经费后,并没有用于办事,而是把5万元存到了自己的银行账户里,他知道,104万的赔偿对邓秀琼来说,很可能是南柯一梦,与其无谓地花掉这5万,还不如自己存起来。

接下来,邓秀琼一日几次跑保险公司,催问赔偿事宜,保险公司都以公安机关还在调查为由拒绝了她。于是,她又哭又闹,寻死觅活。李辉也不断找公司领导说和,但也被保险公司拒绝了。

2003年4月7日上午,邓秀琼、邓秀芬、邓秀枝、胡威和李辉五人聚在一起商量这件事。商量来商量去,都认为获取这笔赔偿金的希望很渺茫,弄不好要出事。可一个个又还是幻想着能拿到钱……

就在邓秀琼一伙想方设法为得到这笔钱而奔波时,广州市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邓秀琼大量的犯罪证据:法医从曾贵男胃液里提取了安眠药成分;同时还觉得,邓秀琼为曾贵男买大额保险不正常。一系列事实证明,邓秀琼有作案嫌疑。

2003年4月10日,邓秀琼被广州市公安局依法传唤。警方经过审问和政策攻心,邓秀琼终于承认合谋杀夫的犯罪事实。两天后,外逃到深圳的毛定稿被缉拿归案。6月2日,邓秀芬、邓秀枝,胡威和李辉也被刑事拘留。目前,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已经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打工博士发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邓秀琼被贪欲冲昏头脑,疯狂杀夫骗保的时候,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知道内情的亲友们所算计,一桩罪恶的分赃行为就这样发生了。面对金钱的诱惑,人情泯灭了,人性扭曲了。五个冷酷的知情人为了从罪犯手中分得一杯羹,无一例外地知情不报,无一例外地往金钱的陷阱中跳。当这些人一个个沉湎在发财梦中时,是否会想到,一个无辜的生命会死不瞑目,庄严的法律必将对他们进行严惩呢?

我们每一个人都懂得劳动致富的道理,也知道违法犯罪是什么后果。但是,真正在面对巨额金钱的诱惑时,我们每一个都还能存有这份理智吗?愿这份血腥的“分赃单”能给那些贪欲高于理智的人一个警告!

(本文人物除犯罪嫌疑人邓秀琼和毛定稿外,其他均为化名)

编辑/李昌(电子信箱:lc@zhiyin.com.cn

花都无泪:谁瓜分了一个冤魂换来的104万

[ 1 ]
花都无泪:谁瓜分了一个冤魂换来的104万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