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鸡飞蛋打啊,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 名家语录
· 数字
· 动态
· 人事
· 企业报刊传播定位“内外”
· 内刊就是内刊
· 企业内刊为什么火爆
· 好男儿本是一片海
· “可怕的”奥克斯人
· 问鼎鸿联增值未来
· 性别财富
· 北大方正:to be o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鸡飞蛋打啊,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鸡飞蛋打啊,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2006-9-24

 

(2003年8月 作者:张晓芸)

2003年6月18日,在河南省某市一家心理诊所坐诊的郑医生接待了一位名叫韩文燕(化名)的中年女性。她忧郁、迟疑地对郑医生说,目前她的婚姻以至整个人生都遇到了难以跨越的障碍,因为曾经与一位药剂师深陷婚外情不能自拔,她做出了违背人性的恶事:受企图“独霸”她的情人指使,她以给丈夫“补养”身体为名,骗丈夫服用含有雌性激素的药,结果导致丈夫性能力减退。不久前,情人离她远去,她发现丈夫已雄风不再。她在良心的谴责与煎熬下,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鸡飞蛋打”的残局……

本文作者征得郑医生和韩女士的同意,当面对她进行了采访——

邂逅生情,出墙红杏恣意开放

韩文燕1964年9月出生在河南某市一个工人家庭。1982年高考落榜后,她接父亲的班进了一家橡胶厂工作。几年后,她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当地一家大型机械厂任技术员的方全生,他比她大3岁,个子不高,只有1.68米(而韩文燕也是1.68米)。他的身高曾使韩文燕一度很犹豫,但因为他是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的高材生,而韩文燕当时又特别崇拜大学生,二人还是于1986年5月结了婚。婚后,在丈夫鼓励下,韩文燕报名参加了全国会计专业自考,并于1995年拿到了会计专业的大专学历证书,稍后托熟人调到某银行的一个分理处做出纳。银行的效益很好,她很快还在单位分了一套120多平方米的房子,那时的韩文燕特别满足。

可后来随着时间推移,韩文燕的内心渐渐有了变化。身边不少女同事的丈夫都是经理、局长,每次上下班都有车接送,平时身上珠光宝气,相比之下韩文燕什么都没有,觉得自己很没面子。那时她和丈夫的收入加起来有近2000元,但孩子每月花销很大,还要赡养双方老人,所以常常捉襟见肘。起初韩文燕盼着丈夫好好干,能升个一官半职,让她也风光风光。可方全生老实本分,在社会上根本吃不开,让她恨铁不成钢。他还不修边幅,整日一身蓝工作服,土气得根本不像个上过大学的知识分子。在这种情况下,韩文燕认识了肖可。

那是2001年11月的一天下午,韩文燕正在值班,进来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来刷工资卡。当她办理完把卡和钱递给他后,他没有马上走,盯着韩文燕说:“这卡上的钱好像不对,你再帮我看一下。”她接过来看了看,果真是操作中出了错,马上为他纠正了过来,并向他道了歉。他颇斯文地说:“没什么,你的服务态度真好。”韩文燕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他面色温和,脸上棱角分明,身子高出窗口半截,一看就有1.80米,显得非常帅。韩文燕友好地回了个笑。

从那以后,韩文燕发现他每月9号取工资时都要来她这个窗口,有时她这个窗口人很多,他会耐心排队。他每次见她总要笑一下:“忙着呢?”韩文燕也对他笑笑,他们就这样熟了起来。男人告诉韩文燕,他叫肖可,是附近一家职工医院的药剂师。

2002年3月,肖可照例来韩文燕的柜台取工资,他趁她旁边的同事不在,悄悄对韩文燕说:“今晚我想请你去喝咖啡,肯赏光吗?”韩文燕内心深处像早有期待似的,脸当即就红了。

那晚,韩文燕对丈夫说自己单位有事,可能晚回去。随后,她修饰了一番,如约赶到约定地点。他们谈得很投机。肖可告诉韩文燕,他是转业军人,退伍后被安排在郊区的一家小工厂当机修工,后来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来到这家医院。他在部队就从事过卫生医疗工作,而且父亲早年还曾是家乡有名的老中医。妻子是曾经和他一个工厂的同事,文化不高,但很顾家。儿子今年16岁,在上高二。

他说这些话时平静、自然,韩文燕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有一种东西在吸引着她。那天他们喝完咖啡后还跳了舞。肖可舞姿很棒,当他搂紧韩文燕的时候,一种独特的男性气息一下子就把她笼罩了。

肖可悄声耳语:“你很像我以前在部队时的一位女兵,你们都有一颗小虎牙,和你在一起感觉真好,既熟悉又亲切。”听着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年近四十的韩文燕竟像小姑娘一样心潮荡漾。晚上回到家,她脑子里塞满了和他相拥起舞的场景。

此后二人再见面时便默契了许多。肖可每次来银行都要给韩文燕带一些防晒油、润肤露、草珊瑚含片之类的小东西。他那种细致入微的关心让人无法不感动,相比之下,韩文燕的丈夫可太逊色了。她和肖可约会越来越多,每次一接到他的电话,心就狂跳不已。约会地点不断变换,从先前的咖啡厅、舞厅再到野外郊游,她体味到了从未有过的新鲜和快乐。

2002年4月底,韩文燕母亲突然患脑血栓。她急得马上给丈夫打电话。他却说任务紧,这时请假要扣好多钱,让她自己想想办法。韩文燕只好给肖可打电话。肖可当即用单位的车把她母亲接到医院,并为住院的事跑前跑后。看着他忙碌的身影,韩文燕心想:他要是我的男人该多好啊!

此后,韩文燕和肖可的交往有了质的飞跃。2002年5月2日,二人在西郊一个偏僻的旅馆开了房间。激情过后,肖可抱紧韩文燕说,他老婆由于身体原因,生了孩子后一直无法上节育环,所以每次做爱他都要采取措施,闹得他现在一看见那东西就没感觉了。“燕,你今天让我体会到了完整的快乐,我发誓要用全副身心爱你。”而韩文燕也从肖可那狂热的身体里得到了一种完全有别于丈夫的、无法言说的快感和战栗,那种沉甸甸的被高大男人彻底征服的感觉令她陶醉甚至疯狂。当晚回家后,面对丈夫,她心里竟没有觉得愧疚,只是有点怪怪的。

追逐“自由”,雌性激素“成全”了偷情

初次的激情燃烧带给了他们美好的回味,此后他们再也难以抑制自己。韩文燕经常对丈夫说单位工作越来越忙,常常得加班。实际上她一有时间就往肖可那里跑。两人干脆在离单位不远的城区租了间民房,那里成了他们演绎婚外情、挥洒性快乐的温室。

两人都被对方深深迷住了。2002年6月,韩文燕考会计职称,肖可像丈夫一样陪伴左右,拿着饮料一直在外等她,让她非常感动。不久后韩文燕出差去郑州,花了1000多元给肖可买了皮鞋和衣服。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4个多月后,他们的交往第一次遇到了危机。

2002年10月,丈夫的工厂因效益不好停了一多半的生产线,丈夫和其他员工一样放假待岗,每月只发180元的生活费。丈夫以前工资就没韩文燕高,他的单位又没给他分房,家里大小事他也插不上手,有时让他去买菜,买回来后不是不好就是不够秤。他待岗后,让韩文燕越看越觉得不顺眼。更令人生气的是,他在夫妻生活上让韩文燕觉得很没情调,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觉。

另外,丈夫待岗后整日呆在家中,韩文燕再出去赴肖可的约会便很难像从前那样自由。有时肖可一天来几次电话,可她实在不方便,偶尔和他约会一次,回家还得提心吊胆,因为回家后如果丈夫再来缠着要她,韩文燕会被他折腾得骨头都得散架了。

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后,韩文燕忍无可忍,终于在一次约会时向肖可吐了苦水。肖可把韩文燕抱在怀里,轻声安慰她:“放心吧亲爱的,你的难题我会解决的。我不能看到你伤心的样子,那样我会心疼的。”两天后韩文燕轮休,肖可在下午打电话约她出来,她再次向丈夫撒了谎。见面后,肖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了她:“这是治疗男人XX疾病的药,它跟普通的药片没什么两样,但里面含有雌性激素。你可以让他每天吃一些,不会有太大的事。如果想更安全,还可以给他掺少量的安眠药。那样你就可以随时摆脱他了。”当时韩文燕根本不敢接这个药瓶,她怎么也想像不出,肖可说他会想办法,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韩文燕声音都颤抖了:“这能行吗?不会出事吧?”“不会的,我是医生,还不懂这些药理知识吗?男人偶尔吃一些雌性激素还对身体有好处呢,正如女人一样,若是在更年期吃点雄性激素,不仅能减少身体脂肪,还能减轻一些更年期的症状。这些临床上都有记载,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肖可再次强调说:“况且他吃了这种药,要你的欲望就小了,这正好可以掩饰我们在外面的激情,不是一举两得吗?”

肖可缠绵的声音渐渐使韩文燕完全相信了他。其实,她已感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肖可了。她终于心安理得地把药带回了家。

到家后,韩文燕按肖可的嘱咐,先把那个写有XX药名的药瓶给换了,把药倒进了一个原来装维生素的旧瓶里。第一次给丈夫吃药时,她心里还犹豫过一阵,但肖可的身影和话语最终促使她下了决心。那晚丈夫吃完饭后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她躺在他怀里,温柔地说:“现在虽说你们单位效益不好,可身体是本钱,千万不能有个闪失。我给你开了一些营养药,你每天按时吃下,对身体会很有好处。”丈夫边看电视边点头,还不停地用手摸着妻子的脸颊。

韩文燕对肖可讲的关于激素的话坚信不疑。每次在丈夫吃了激素和悄悄掺入的安眠药后困顿不堪时,韩文燕便找个借口出去赴肖可的约会。那阵子两人重又找回了当初的感觉,兴奋狂热,好像每一根神经都被点着了,不知疲倦地品尝着。

鸡飞蛋打,她该如何收拾残局

这样快乐的日子大概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没想到,随后出现的一件事使二人的偷情计划再度受挫。

2002年11月底,韩文燕给肖可打电话约他出来。那时他们已一周没见,但肖可的身体并没有给这次重逢增色,最后竟草草收场。

韩文燕心中生出疑问,以前肖可与她约会从未这样过。正想问是怎么回事,肖可竟主动解释起来。他说他的老婆所在工厂今年效益也不好,最近也轮休在家。她近来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每次他回家一晚她都要缠着问他好半天。肖可最后说:“我看咱们还是冷静一下吧,省得被人发现,传出去影响不好。”

韩文燕天生性格急躁,一下子心情变得极坏:“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给我快乐吗?怎么老婆问两句就把你问怕了,那我老公也经常问我,我怎么不怕呢?”肖可当即被问得不知说什么好。

这份婚外情而今已让韩文燕陷得很深,她早已无力抽身了。肖可向她承认,在与她好的同时,他还在与老婆同房。她心里暗自猜疑:肖可对我根本不像我对他那样专心,他是不是已经和老婆耗光了激情?

肖可那天又送给韩文燕那种药时,韩文燕灵机一动:“既然你老婆已开始对你怀疑,那我给你提个建议好吗?”肖可说:“好啊。”她说:“你可以给你老婆吃一点雄性激素,让她也像我丈夫一样蔫下去,省得你那么累,跟我享受不到快感。”

没想到,韩文燕这话竟一下子引起了肖可的不快:“那怎么行!那东西怎么能随便让她吃呢?副作用非常大,弄不好还会出人命的。”

韩文燕心里很不是滋味:“你原来不是说女人吃一点那东西还能起好的作用吗?怎么现在又说会出人命呢?”她得理不让人,继续说:“我那么相信你,拿你送的药给丈夫吃,我把自己整个身心交给了你!你的心却在你老婆那里!”说完,韩文燕发疯似的捶打着肖可,拽他的头发,撕他的衣服。肖可被她温柔后面的另一面给吓坏了,不住地道歉。

肖可的所作所为已让韩文燕对他产生了信任危机。第二天,她忐忑不安地把丈夫观察了好几遍。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发现”丈夫好像瘦了,喉结没原来大了,头发也没原来黑了。韩文燕真怕肖可甩了她,丈夫这下若再成了废人,那她将何去何从?当晚,她主动试着与丈夫亲热,谁知丈夫的态度果然已变得不像以前。因为不放心,两天后她又试着主动与丈夫亲热。他很平淡地说:“最近我总觉得没劲,都老夫老妻的了,我看能不做就不做了吧。”丈夫这句话一下子把韩文燕打垮了,她想:这下可全完了,我把老公的身体给毁了!趁丈夫不注意,她哆哆嗦嗦地把那瓶肖可给的药藏了起来。

心底的结一旦形成,便难以再被解开,此后韩文燕一下班回家见到丈夫,心里就感到愧疚不安。每次上班时心思也老走神。最后她感到必须找肖可讨个说法,不然她落了个鸡飞蛋打的结局,可太亏了。

2002年12月底,韩文燕给肖可打电话,他一直说没空。她的执拗劲一下子上来了:“你不见我,我就去你们单位!”肖可终于答应见面。那晚,他乖乖地跟她再次来到那间熟悉的出租屋,此时,两人四目相对,却再也没了往日的缠绵与柔情。韩文燕很直截了当地问肖可:“怎么办?我丈夫会不会有事?咱们的事你想怎么处理?”肖可似乎已有心理准备,他先是对韩文燕忏悔了一番:“当初我确实是因为太喜欢你,才想出那个办法的。况且你丈夫也没吃多长时间,所以相信他过一段时间身体就会调节过来。”

肖可说这些话时恢复了他日常惯用的医生口吻,一时倒还真是把韩文燕给唬住了。肖可又说:“我们相爱一场也不容易,能相识也算是很有缘分的,那么大的茫茫人海,我怎么就能和你认识呢?人生苦短,何必要记恨终身呢?”这番话又一次把韩文燕给俘虏了,她刚才的“嚣张气焰”慢慢消解了。

事后,肖可给韩文燕买了很多东西,有补品、化妆品,他甚至还给了她一张存折:“这是我近年来攒下的一点私房钱,全给你了。那事你不用害怕,但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说出去我们都麻烦。”

那天说完这些话,肖可重新对韩文燕避而不见。而此后的韩文燕每日则老老实实地上下班,回家就做饭、干家务,不停地给丈夫变着花样改善口味。

但即使这样,韩文燕还是经常会被噩梦惊醒。有一天深夜,她梦见丈夫的单位搞体检,在检查血和尿时,医生发现丈夫的生理指数偏高,就让他进一步检测,事情一下子就败露了。韩文燕被自己的梦吓得从床上一跃而起,脸色灰白地大口喘着粗气,心脏急剧跳动,丈夫也被她搞得从梦中惊醒,直问她发生了什么。

2003年4月,韩文燕想带丈夫到医院检查一下。可她很清楚,这根本不可能,如果露馅,后果将不堪设想。她只好给丈夫买了鹿茸、狗鞭之类的东西让他吃,可丈夫对那些东西根本不感兴趣。

丈夫现在对夫妻之事一点也没有兴趣,不知道是在家呆着闲散久了,还是这药真的起了作用。

那些日子韩文燕一有机会就忏悔,但这仍洗脱不了她身上的丑陋和罪恶感。近两个月,韩文燕心慌、失眠、头晕、耳鸣,一看见药瓶就浑身打颤,她觉得这是老天在惩罚她,因为她做了违背人性的恶事……

现在,肖可已换了他的手机号,韩文燕已无法联系到他。其实她也不想再和他联系了,经过了这一切后,韩文燕已不知道该怎样过今后的日子……

[编后]编者在编辑此稿过程中内心很不轻松,韩文燕的经历再次告诉人们:过度的情欲是一个恶魔,一旦把它从匣子里放出来,便是罪恶的开始。编者就韩文燕的行为咨询了同济医科大学顾天能博士。顾博士说,XX药物因含有雌性激素,男性服用后会导致生理功能女性化,对男性欲望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若长期大剂量服用,还会造成男性功能减退。但因其并非纯粹的雌性激素,就文中情形而言,只要不是长期大剂量服用,停药后过一段时间性功能还会重新反弹。所幸的是,目前韩文燕已从放纵的婚外情中醒悟过来,并开始为自己的恶行“忏悔”。愿人们以此为戒,理智地对待自己的情与欲,不要让欲望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读后有感可致电:027-87129049

编辑:蔡之岳

czy@zhiyin.com.cn

鸡飞蛋打啊,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 1 ]
鸡飞蛋打啊,我那自出损招毁坏的婚姻残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