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也曾风光忘年恋,怎奈少妻孤寂恨绵绵
 
· 悍然妩媚走世界
· 家庭和睦大补丸
· 卢武铉:寒门走出来的政治
· 需要“高消费”还是“高积
· 成功的相对论
· 天空飞过一只智慧鸟
· 三株巨人、飞龙新悬念
· 三月里的幸福饼
· 我参加了卢旺达的奇异婚礼
· 月赚12000元:我在长
· 我,一个只有力气的粗人成
· 悔别短信之恋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也曾风光忘年恋,怎奈少妻孤寂恨绵绵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也曾风光忘年恋,怎奈少妻孤寂恨绵绵 2006-9-23

 

——辽宁一位少妇对一桩老夫少妻不对称婚姻的反思

(2003年5月)

出身贫寒的李小蕾饱尝生活拮据之苦,她下定决心要找一个富有的成功男士。大学毕业4年后,27岁的她终于实现了夙愿:嫁给了一位事业有成、家境殷实、成熟睿智、温柔体贴的成功男士。惟一遗憾的是,这位男士比李小蕾大26岁。如今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9年,并已生下小孩,在外人眼里,李小蕾是幸福甜蜜的。

然而,就在2003年的“三八”节前,李小蕾却找到笔者说,其实对这段婚姻,她心中万般感慨……

上篇:幸福在期盼中悄然降临:

我嫁给了跟我父亲同岁的大局长

我出生在辽宁某沿海城市一个贫寒的家庭,母亲有风湿病,一连生下4个女孩后,常年病休,不满40岁就吃了劳保。父亲在一家小厂当翻砂工,既苦且累,收入却微薄。我们一家6口挤住在年久失修的两间木屋里,人走在上面吱吱作响,好像随时都会坍塌。

我发誓要改变命运。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我的成绩从没得过第二名,就是在强手如林的重点高中,我也排在年级前20名。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高考时我填报了学费最少的师范大学。

上了大学,我仍没松懈,一心想的是如何以好成绩换奖学金。我的学习成绩出类拔萃,加上我长相不错,清纯雅静,追我的男生不少。可我的心不为所动,因为读师范的男生大都是家境不好的农村人。

1990年,我大学毕业,通过最要好的女同学晓黎的姨父的关系进了市工商局。

上班后,因工作关系,我接触了许多有钱的个体私营老板和事业有成的人,他们的生活跟我们家简直有天壤之别。为了过上那样的幸福生活,我打定主意要嫁一个成功男人。

可是,与我同龄的年轻人有几个成功富有的?即使有,也是其父母创造的,而我对坐享其成的纨绔子弟一向没有好感。而成功,除了能力,还需时日,入我视野的成功男人大都已有妻室,可良心不允许我将别人的丈夫据为己有。尽管如此,我仍初衷不改,我相信凭我出众的外形和能力,上苍会成全我的。

1994年5月2日,久没联系的晓黎给我打来电话:“小蕾,你这朵鲜花是否还寂寞无主?”“还鲜花,都快干了。”“那太好了,恭喜你,有一个最合适你的白马王子正向你走来!”原来,晓黎的姨父、市地税局局长林茂盛的妻子因癌症去世,晓黎想到了我。

林茂盛我早就认识,我进工商局就是他帮的忙,我一直对他心存感激,同时,也有一种好感和敬佩。他一米八几的个子,方脸大眼,粗犷中透着儒雅,干练中藏着朴实。听晓黎说,他虽然只念了初中,但工作后,一直没停止学习,是“文革”后最早拿到自学本科学历的。他工作也很有成就,从普通职员一步一步升到局长,多次得到上级的表彰,是典型的成功男人。我跟晓黎去过他家,三室一厅的宽房大屋,高档的家具和一应俱全的家用电器,很令我艳羡。记得当时我曾想,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一辈子就心满意足了。

可林茂盛的年纪太大,足足大我26岁,正好跟我父亲同岁。虽然从表面上看,他比我父亲年轻许多,但我还是觉得他是长辈。“我不要你马上表态,先处处看。不过,像他这样的男人可是个宝,不知有多少人抢都抢不到手呢!”见我有些犹豫,晓黎对我如是说。反复想了一个晚上,我答应处一处。

没想到,这一处,处出了感情。林茂盛真的是一个既成功又成熟的优秀男人,他恰到好处的言行,他不紧不松的追求,他的成熟睿智,他的风趣幽默,他的关怀体贴,他的周到细致,他的宽容稳重,他的经验阅历,他的经济条件,很快就把我吸引了。

我们每星期见一次面,大都在林茂盛家里。林茂盛的儿子在澳门工作,女儿在上海读大学,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每次去,他都亲手为我做饭。不知他是怎么知道我爱吃饺子的,他差不多每次都给我包饺子。他包的饺子皮薄馅大,味道极好。

一日我参加一个宴会,吃了一道海胆羹,感到鲜美无比,就随口对他说了。再去他家,饭桌上就多了一碗海胆羹,嫩嫩的,滑滑的,比饭店的还好。

海边的人都知道,海胆好吃肉难取,因为海胆浑身是刺,取肉时难免被扎。看着他伤痕累累的手,我让他以后不要弄了,可他不听。这么好吃的东西林茂盛却不吃,只用充满幸福和爱恋的目光静静地看着我吃。“真好吃,你也吃点。”“我不爱吃,你吃,都吃了,不准剩下。”我真的傻傻地吃了个点滴不留。

国庆节,林茂盛的儿子和女儿回来了,晓黎两口子也带着孩子来看林茂盛。最喜欢的人都到了,林茂盛高兴地做了一桌子菜,大家边吃边聊。林茂盛的女儿说她跟爸爸一样,最爱吃海胆。我惊讶:“你爸爸最爱吃海胆?”“是啊。”林茂盛赶忙说:“过去爱吃,现在不爱吃了。”我的眼睛湿了。

林茂盛的爱像丝丝春雨,无声而慢慢地浸润我的心田。他会把剥好的橘子瓣、嗑出的瓜子仁送到我嘴边;他会在我出差的包里装上晕车药、水果、巧克力甚至卫生巾。为治好我痛经的毛病,他坐夜车专程去吉林,买回上好的鹿胎膏;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他把我搂在怀里,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笑话。

我的性格比较直爽,加上阅历浅,一些别人习以为常的不正之风,我却深恶痛绝。一段时间,根据上级指示,全局集中解决马路市场占道问题。月底,科长让我统计汇总,形成材料上报市局。我根据调查了解和各科室的汇报,写出了一个真实的情况反映。但科长看后不满意,要我把数字改大。这不是弄虚作假吗?我不改,跟科长吵了起来。科长搬来了副局长,我仍坚持己见,场面很僵。

这天晚上,我气咻咻地跟林茂盛说了白天的事,林茂盛给我讲了柳条和梢条的故事。林茂盛乡下老家的河边长着一种蒿柳,柔韧性很强,可以用来编筐。河边还有一种梢条,虽然又长又直,但一折就断,只能当柴烧。林茂盛问我:“你说柳条好还是梢条好?”“当然是柳条好。”“是啊,做人,有时候要做梢条,宁折不弯,有时候,就要做柳条,宁弯不折,折了,一切都完了。遇事不妨学学柳条,迂回一点,这并不表示你软弱,而是一种智慧。”

在他的具体指点下,我妥善地处理了那件事。以后,我遇事都跟他商量,心里话也愿意跟他讲,对他的信任、依赖与敬重日甚。

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出色的男人,我决定答应他的求婚。我回家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说:“他是个好人,但岁数确实大了点,现在还行,10年后、20年后能行吗?你可要考虑好。”我想再考虑考虑,但林茂盛说,我不嫁给他,他就再不结婚。想到他爱我这么深,而且我也不可能找到像他这样事业成功又爱我胜过爱他自己的同龄人。有所得必有所失,我失去的只是他的年龄,而得到的是不用费力就有的幸福。

林茂盛高兴极了,竭尽全力让我欢心。两万元的钻戒,体面的婚礼,新换的房子,出国度蜜月……

下篇:原来是不和谐的音符变奏:

我用短暂的幸福换来无尽痛苦的未来

婚后,林茂盛对我百般疼爱,万分娇宠,让我有了公主般的感觉。更令我感动的是他对我家人的关照。他虽然很少去我家,也不叫我父母爸妈,但逢年过节送礼物,平时给钱,比我想的还周到。他找市里最有名的大夫给我母亲治病,他出钱供我小妹读大学,还帮我家调了房。我庆幸自己的选择,并陶醉在幸福中。

林茂盛对我百依百顺,只有一件事没依顺我,就是要孩子。我非常喜欢孩子,尤其喜欢男孩。考虑到我已28岁,再不生就晚了,所以,婚后一年,也就是1995年,我跟林茂盛说了我的想法,可他不想要孩子。他说:“你一个大学毕业生,最重要的是干好工作,生孩子太麻烦,既辛苦又影响事业。”可能他觉得自己有孩子,可是他有没有考虑我是多么地渴望做母亲啊。因此我一心一意要生孩子。看我态度坚决,他妥协了。

不久,我怀孕了。我拿着化验单,兴高采烈地走出医院,想像着林茂盛会像电视里那样疯狂地把我抱起来转圈。可是没有,他只是一遍一遍地叮嘱我多保重,天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

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林茂盛陪我散步,我觉察到人们总是投来异样的目光,就挑没人的地方走。

到医院做产前检查,我也不让他进去。更难为情的是在医院生孩子。生过孩子的女人都有这个感觉,刚生完孩子那几天,特别渴望丈夫的疼爱,乳房分泌乳汁的头几天,又需要反复揉摩,这样才能多泌乳,且不得乳腺炎。别的产妇都是丈夫依偎在身边,说着笑着揉着,而我只能自己揉,因为老林一来,全屋人的目光就会聚向他,他尴尬,我也觉得不自在。他每次都来去匆匆,我第一次感受到找了个大龄丈夫的委屈。

然而,更难堪的事情还在后面。也许是潜意识里我开始在乎老林的年龄,儿子上幼儿园后,我从不要老林接送。

一次,局里开会讨论一个我主办的重要事项,实在走不开,我就打电话让老林去接孩子。没想到,我一回家,儿子就哭着对我说:“以后再也不用爸爸接了。”原来,这天傍晚,老林去接儿子,一个小男孩问他:“你接谁?”老林回答:“接林之栋。”那男孩立刻高喊:“栋栋,你爷爷接你来了!”栋栋出去一看是爸爸,低着头,眼圈红红地跟着老林走了。一路上,栋栋不说一句话,也不让老林牵手,老林很尴尬。

这一夜,我没睡好,借着月光仔细打量老林,他也确实不像一个4岁孩子的爸爸。

从这以后,老林开始注意修饰自己,每天刮胡子,抹去皱霜,经常染头发。但是,我越来越发现他老了。男人从40岁左右到50岁左右是个外型上的稳定期,老化的外在特征不明显,但一过55岁,就快速走下坡路。而女人从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是生理机能的全盛期。一个坐滑梯下滑,一个坐直升机上升,那差距越来越明显。老林58岁退居二线后,深深地感到失落,衰老得更快,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退下来不久,老林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那天,我去看他,第一次看到了他因病没染的两鬓白发,额上深深的皱纹,手背上几块褐色的老年斑。他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我忽然觉得他像父亲,顿时,我觉得心慌脸红,没呆一会儿就走了。

病好出院后,老林更觉察到了与我的差距,为了缩小这个差距,他照着广告去买药,什么补肾的壮阳的液呀丸呀,天天吃。可毕竟是60岁的人了,人体的各个功能就像跳伞一样,下滑的趋势不可抗拒,即使有一股上升气流,将伞再冲上去一点,或者维持现状,那也只能是暂时的。药物对于老林,就是如此。况且,现在的补药有几个是真的?我劝他别吃了,他以为我心疼钱,很不高兴。他不工作,接触人少,接受新事物少,与我的距离越来越远,在生理心理上都满足不了我,我很痛苦。但我努力改变自己,强迫自己去适应他。我不穿漂亮的衣服,不化妆,晚上不参加任何应酬,主动与他交谈,尽量挤时间多陪他,但还是不行。这时,我开始后悔当初的爱情选择,我不再相信老夫少妻婚姻幸福的宣传,我觉得他们的幸福是装出来给人看的。

一天,我给老林买了一件羊绒衫,他穿上后感觉不错,就拉着我一齐照镜子。他很高兴,而我觉得镜中出现的不是一对夫妻,是父女,我逃也似的离开了。

我不顾老林的不悦,带着儿子去了新华书店,儿子爱画画,我想给他买几本画册。走到画册柜台前,我信手拿起一本翻看。没料到,一下子就翻到了德国画家莱勃尔画的那幅《不相称的婚姻》。画面上,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美滋滋地搂着年轻的少妇,那少妇表情木然,我马上想到了穿衣镜中的老林和我。我看不下去了,也无心买画册,拉着儿子往外走,儿子不解地问我为什么。我能告诉他为什么吗?

这年国庆节,大学同学举行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要求必须带上爱人。我不想让老林去,试探着跟他说。不知老林出于什么考虑,态度坚决地一定要去,我不好驳他的面子。他穿戴一新,跟局里要了车,与我一起去了聚会的饭店。

由于走得晚了点,路上又堵车,我们赶到饭店时,全班29名同学和他们的爱人都到齐了。一进宴会厅,大家全都站了起来,所有的眼睛一齐盯向老林。我如芒刺在背,赶忙找个位子坐下。席间,班长让我们每个人详细地介绍各自的工作、生活和爱人情况,大家一一高兴地做了介绍。看着一对对般配的夫妻,我不知怎样介绍我的丈夫,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这是我家林茂盛。”“详细点,他在哪高就?”不知谁喊了一句,男同学们纷纷起哄。我看了老林一眼,幽幽地说:“他已退休了。”“退休?多大岁数就退休了?”这时,晓黎突然说:“我最近被评上了特级教师,来,请大家为我干杯!”我才被解了围。

同学们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有喝不够的酒。酒过三巡,大家兴致正浓,我发现老林已有些不支。这时,曾追求过我、现已当上县教育局副局长的彭川端起酒杯,走到老林面前,一定要敬老林一杯。老林推辞不掉,只好奉陪。可他端起酒杯还没喝,有些颤抖的手就把酒弄洒,崭新的西服湿了一片。我呆不下去了,说声:“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一步”,拉着老林,跌跌撞撞回到家,躲进卫生间哭了起来。

我与老林不和谐的地方越来越多。他闲得难受,我忙得要命,他常常抱怨我不陪他,说:“人老了就需要个伴儿。”可我还没老呢!他的生命之树已进入冬季,我则处于盛夏。再说,我怎么陪他?

晚上刚过8时,他就睡着了,清晨我睡得正香,他早已醒了。夜里,他三遍两次地上厕所,弄得我根本睡不实,因此,我无法与他同床共寝。这更麻烦了。他以为我有了外遇,天天晚上缠着要跟我做爱。以他的能力,十天半月一次还将就,可别说天天,就是三天五日一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知有多少次,他把我的欲望引诱出来,却半途而止,就像把一杯水送到饥渴难耐的人口边,正要往里倒,却突然拿走,那种欲喝不能的滋味是何等地折磨人啊!

说实话,我没有外遇,因为我仍然爱老林。越是这样,我的痛苦越深。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到尽头。

我痛苦,老林幸福吗?有一段时间,老林电话打得很多,还有意背着我。一天,他跟一个老朋友通电话时,我用另一个房间的分机偷听。老林说:“老张,我昨天又看见你和老伴一起散步,还牵着手,真是一对‘老蜜桃儿’,我好羡慕!”“你才值得羡慕,老牛吃嫩草,幸福死了!”“你是白天不知夜的黑呀。”老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悄悄放下电话,心头掠过一阵悲哀:我俩都选择错了。

错了能纠正吗?我想过离婚,但马上就被自己否决了。我想起以前老林对我,对我家人的好,现在他也真心对我好,只是力不从心。他不愿意离婚,他已经60多岁了,还有高血压、心脏病,他的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我怎忍心离开他?

以后的日子怎么熬?我才30多岁,还有很长的人生路啊!而我从婚姻中真正感到幸福的时间只有2年,用2年的幸福换来几十年的痛苦,我真是下错了棋。说心里话,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在这里,我以我的切身经历真诚地告诫那些跟我当初想法一样的女孩子:幸福没有捷径可走,年龄相差悬殊的两个人走到一起,即使真的相爱,但受客观条件的影响,注定很难拥有长久而协调的幸福。也希望男人明白:娶小妻,得到的只是虚荣心的短暂满足,但满足之后必定是无法言表的落寞与无奈,痛快一时,痛苦一世。

编辑:乔倩

也曾风光忘年恋,怎奈少妻孤寂恨绵绵

[ 1 ]
也曾风光忘年恋,怎奈少妻孤寂恨绵绵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