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那个傻瓜爱过你[作者:纯白阴影]
 
· 再见露丝玛莉[作者:纯白
· 我这么容易爱人[作者:纯
· 探访北京几家顶级俱乐部,
· 女人给男人打电话十大秘笈
· 男人想娶什么样的老婆
· 感人鬼故事:承诺
· 生活中的数学题:手机电话
· 趣味数学:海盗分金问题
· 利息税如何计算?
· 对联中的数学
· 数字与对联
· 诗歌与数学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那个傻瓜爱过你[作者:纯白阴影]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纯白阴影 2006-9-2

 
作者:纯白阴影(邱池)


过完春天,我就搬到了巴黎,并且一直住到离开这个国家的那天。那年八月底,我养了一条哈士奇,两天后,它不明原因地死去,于是我又买了一条,到图书馆借回一本家养宠物的书,它没等我看完书就告别了这个世界。后来,我买回了第三条,给它取名为乌龟。

  不上课的日子,我背着两米高的乐器,带着乌龟出去散步。卢森堡公园的围栏上,照例是露天的摄影作品展。这次的主题是“龙的一百零八面”,关于中国。

  巴黎仿佛没有秋天,九月尚是炎夏,但只要一场雨落下,天就骤然冷下来,俨然冬天。然后时间将过得飞快,不消几日,就得开暖气,换上棉拖鞋。而在中国,这个季节尚可在庭院里搭一只花架,红花儿黄花儿朵朵地生动。我有些难过,头靠在回廊上发呆,旁边支了画架的金发少年跑上前,指着我的乐器快活地问:“Harpe?”

  他以为它是竖琴,其实是和竖琴外型相似的箜篌,琴柱顶端是有凤凰首的。我解释给他听:“它叫箜篌,是古中国乐器,而我来自江南。”

  少年摊开水粉颜料盒,握一支小小的软笔,看看箜篌,又看看乌龟:“咦?你就是那个把一条狗称为乌龟的东方女孩?”

  千年王八万年龟的俗语他一定不懂,托它的福,乌龟活得很好,陪着我度过七年时光,也就是说,我离开中国,已是此去经年。

  我住的地方离图书馆很近,时常在下午过去借一册中文书,可惜多半是繁体字,但谁顾得上去计较?那些装祯考究的书页上,书写着我的母语,尽管繁体竖排,看得很吃力,却也很消磨时间。离开时窗外暮色四合,风总是沁凉温存,广场上四处可见拥吻的情侣,异国浓重如油画的明黄色氛围下,再缠绵的温存都状如离别。

  我很少在这里看到华人,倒是会见着一些日本人,黑头发黑眼珠,我从不接近。1996年那个女生对我说过,我像憎恶日本这个民族一样憎恶和你离别。

  女生的先人在抗战中捐躯。女生的爱人和她离别。然而,离别发生在1937年秋天,发生在1999年秋天,发生在2006年秋天,发生在人生每一个关口,其实并无不同。


  1996年,我住在中国江南。母亲过世得早,我和父亲住,他开了一间小公司,事事亲为,很少在家。我就独自住在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子里,家门口有一段花墙,夏天会有爬山虎在墙壁上攀爬,翠绿的清凉。晚上回家,用指尖提着钥匙串,一路划过去,弯弯曲曲的线条,像这些年曲曲折折走过的路……和爱情。

  若是有心人沿着划痕寻觅,会发现5单元601,住着一个穿蓝色衬衣的女生,短发,身高一米六六,时常恍惚,幻想自己是一展钢琴,在少女小薇指间绽放。

  可惜我的小手指太短,学不了钢琴,不能与她合奏,每次演出,她和小提琴手骆阳是台上琴瑟相谐的焦点,我在幕后待命,要等下一场方可登台。

  与小薇相遇的那一年,我们都是音乐学院的新生,对世界东张西望,在同一间琴房里练习,阳光透过窗棂斜射进来,金色的空气里她的头发闪烁细碎光芒。

  近乡情怯吧,小薇是羞怯的人,我不大同她攀谈。只有一回,演出前排练,大家都累了,三三两两坐下休息,我趴在窗口发呆,小薇翻看一本书。余光里,她在扉页上题了一行字,慢慢地推给邻座的骆阳,他翻看,飞扬一笑,接着写了几个字,又推回给她,和她相视而笑。

  我走过去,拿着琴谱请教骆阳。他耐心示范,我心不在焉,俯身看清楚那些字,黑色字体,他的苍劲,她的清秀,亲密地写着: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藏。

  誓言越千年,仍是如此动人的情话,遇见爱侣,一起隐居丛林,永不离弃。那时我就在想,他们是分不开的吧。而一枚想送给小薇的书签夹在《飞鸟集》里,写着同样的诗句,露出一角手绘的花蕊,是来不及开成鲜花的芽。

  那个夏天,琴房门前的翠湖中开满了荷花,黑衣俊朗少年和他白裙长发的女朋友从夕阳深处走来,背影上落满了艳羡的目光。而我的城池无声陷落,回家的巷子因此很长。


  画画的少年迈克和乌龟投缘,道别时它舍不得走,鼻尖在他裤管边用力蹭。我抱起它,迈克替我扛上琴匣,微笑地说:“Enjoy the life!”

  我说:“好啊,请你享受我的酒。”

  从中国带来的整箱花雕,举世滔滔,找不到对饮之人,他看起来像朵解语花,就是他吧。自此和迈克熟识,交往便也顺理成章。到CASINO赌场花15欧元,玩最简单的角子老虎机;去协和广场坐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整个城市在脚下,灯火辉煌;还跑去阿尔萨斯品尝全法国最好的白葡萄酒,喝得醉倒在庄园。

  自然他也会问,在中国学的是箜篌,为什么会来巴黎音乐学院当个旁听生,改学竖琴呢,还有,你喜欢的分明是钢琴,他说。我就伸出手指给他看,它们不够修长,而竖琴,8个指头就行了,有时又会说,钢琴太刻板,不如竖琴古典。

  借口太多,以至于分不清楚究竟哪一种才是真相,又或者,所有的事情并无真相可言。我只是明白,我的头发倔强,以愤怒的姿势翘卷,天天打理也无法让它柔顺,我没有一尺七寸的玲珑细腰,穿白裙总是显得局促,我的箜篌,甚至不能让我在演出的时候和骆阳站在同一舞台上,而竖琴,至少能让我挣来一个角落。

  和迈克谈起江南,春天绿盈盈,夏日红似火,姑娘和少年一茬茬地成长,山花烂漫地走过青春。他由此对中国非常着迷,勤学中文,听皮影和变脸等濒临失传的艺术时,神情虔诚如孩童。有次我往唱片机里随便塞了一张昆曲,他竟然反复听了一下午,还拿着笔记本要求我逐字逐句讲解唱词。叫我如何能同他说得明白呢,那是我故乡的戏曲,是他全然陌生的语言,讲述着爱与别离,坚守和放弃,最后我只能承诺他,有朝一日会带他回中国。

那个傻瓜爱过你[作者:纯白阴影]

[ 1 ]
那个傻瓜爱过你[作者:纯白阴影]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