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闺中密友是诱惑我男友上床的小妖精
 
· 第三者:为爱所做的一切取
· 丈夫猝死情人家,欠90万
· 那一夜缠绵拯救了我的爱情
· 青涩的情结
· 爸爸的青春纪念册
· 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 七夕,以性生活的名义说事
· 是牛郎诱奸了织女
· 都市女人的欲望生活
· 女人不是东西
· 女性,路就在你的脚下
· 爱只剩下一百步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闺中密友是诱惑我男友上床的小妖精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情感故事 2006-8-2

 
来源:《女友》杂志


  不管我们原来以为自己知道多少,都不及事后知道的多。

  木瑶和秋寒,都是我今生无法摆脱的宿命。

  而他们对我的爱,永远也不是语言能说清楚的。


  1

  该死的CJ6348整整晚了7218秒。

  已经入夜,机场出口上方的冷气吹得我无法呼吸,秋寒从身后拥有着我,问要不要换个地方等。我说不要,因为这里我和木瑶的直线距离最近。

  乘客汹涌地奔出来,只有一个女孩,拎着轻飘飘的旅行袋,好像一条鱼在喧嚣的人群中慢慢自滑动,是木瑶,她从英国归来。

  我提着长裙逆人流拼命向她跑,木瑶近在咫尺,头发很浓郁很凌,非常瘦,并且冷漠。不知为什么,我想要拥抱她的手骤然停下去拂她耳边的发丝,我带着哭腔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她平淡地牵了牵我衣领的褶皱,低低地嗯。

  快步跟上的秋寒和木瑶寒暄厂一下,将大手讨好地伸向木瑶,说我帮你啊,木瑶说不必,我想秋寒和木瑶有点犯相。秋寒发动了车子,每到红灯和路口就猛踩离合器,使我们在座位上大幅度摇晃。唉,还以为把这个小肚鸡肠的家伙摆平了呢今天早上,也就是我们同居第五十日,我收拾了他的剃须刀,堵喱水以及内衣裤打发他走。他几乎从床上蹦起来,嚷着你不够意思,一副可怜相,我说木瑶十六岁时惟一的亲人死了,九年后只身回国投靠我,她多可怜,她需要照顾,而我是那个必须给她照顾的人!

  车内的木瑶不肯说话。二十五岁的木瑶和十六岁患了自闭的少女,我看不出有什么两样。车子驶上城市的主干道,木瑶突然摇下窗玻璃向外望,午夜的风吹起一头极度疲倦的长发、五分钟后,她失望地坐正,摇上玻璃,她再也不会找到记忆中那幢二层的日式小楼,它被疯狂的城市改造工程彻底毁灭。

  我的心情糟糕透了己说,我还是回不了家因为木瑶失望地跟自己说,我还是回不了家,回不了家。


  2

  我把主卧室里的电脑。发烧音响、DVD和一把红木吉他全给了木瑶,自己搬到隔壁去,时常带她去见少年的旧友并不道德地坚持每天带她到我爸妈家蹭饭。

  木瑶的汉语一点点恢复,可举止仍旧病态离奇。有时她独自坐在抽水马桶上,卫生间的门关一早晨;有时她赤脚对着客厅里的花发呆,很多花瓣掉在桌上,每一瓣都有指甲的掐痕;最要命是一个清晨,我推开房门,发现她反穿着低胸睡衣,坐在落地窗前吸烟,烟雾像一层又一层隔世的海浪,使我们无法靠近。

  九月,我和秋寒带着木瑶参加一个同学聚会,想着或者可以在那里给她物色到好的对象。狂欢地是间多功能餐吧,九点前用餐,九点后蹦迪。

  着一身黑色蕾丝镂花连衣裙的木瑶吸引了众多男人的注意力。红酒的影子在昏黄的烛光里跌来宕去,杯壁的幻象中木瑶的脸被分割成12块精致的碎片。我坐在角落中想。以前不觉得她的美这么出色,是因为她没有站到自己的舞台上。

  八点钟,我把木瑶留在这里,一个人去电视台做节目了,坐在男人中间的木瑶一定比坐在演播大厅观众中间的木瑶快乐得多。秋寒朝我拧起了眉毛,在耳边央求,快把木瑶带走吧,让我照顾这样病态的公众人物,对我是多么的不人道。我使出吃奶的劲掐他,威胁说,要人道还是要姹紫嫣红你自己看着办。

  从电视台回来很累,我很快睡了。午夜两三点钟,我从头痛的睡眠中惊醒。拧开客厅灯,一下子看到木瑶裸露的胳膊和膝盖上黑紫的血迹,手捧红药水紫药水云南白药的秋寒马上过来搂我,宝贝别怕,大部分是一个杂种的血,木瑶只是被米粒大的碎玻璃划了一下。

  秋寒兴奋地讲起事情原委。我走后,蹦迪时间到了,喝了很多酒的木瑶像松鼠一样跳上音箱,舞动长发,迷乱得仿佛要随时从上面跌下来的舞步吸引了很多男人围着她击掌。这时,两个男人强行把木瑶从音箱上拖下来,说,小姐,我们带你出去玩。木瑶推开他们,说滚开,我不和你们玩。那两个男人有点恼怒地用脏话挑逗木瑶,企图动手动脚,木瑶随手抓起啤酒瓶对着一个脑袋抡了下去,说杂种,去死吧!

  这时,秋寒开始大笑,正在接受伤口消毒的木瑶也轻轻笑了。秋寒说他们从酒吧后门逃跑被保安狂追时,木瑶还告诉他曾用防火栓打趴下过一英国种牛,并安然无恙,以此鼓励他逃生的意志,着实让他李秋寒佩服得七荤八素。

  秋寒走后,我的头像被铁丝贯穿,疼得只有哭的份儿。英国在我的梦里不过是雨雾缭绕的温莎堡,奥斯汀笔下的神秘庄园,可对木瑶又意味着什么?她再也不是那个恨不得永远用棉被蒙住头的女孩了。

闺中密友是诱惑我男友上床的小妖精

[ 1 2 3 ]
闺中密友是诱惑我男友上床的小妖精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