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合欢街的故事·安眠盛夏
 
· 我和小满
· 你是我要找的那朵云吗?
· 木易土豆
· 冬眠离婚
· 隐匿在忘年恋下的一地鲜血
· 一个红钱包
· 秋风中的邂逅
· 你不会知道,我是如此爱你
· 想出墙的红杏
· 我的床离你的爱有多远?
· 细雨如丝,那是我的眼泪在
· 你是我的百合花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合欢街的故事·安眠盛夏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合欢街的故事 2006-7-27

 
作者:花葬菩提


  想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是个学生,头发凌乱,皮肤粗糙,嘴巴周围长满细小的胡子,像个年轻的老头;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已经坐在干净的工作台,皮肤苍白,头发涂满啫喱,嘴巴周围有微青的胡渣,像个苍老的年轻人。

  之间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我毕业了,比如感情不小心丢了,比如我的电脑四分五裂了;比如我穿着比平脚内裤稍微大一点的小裤衩在马路上奔跑着,拦住一辆长途汽车,然后住进小字家里;比如凌晨一点心惊胆战坐进从北京西站开出路过我们那里的火车。那天晚上我刮干净了嘴巴周边所有的胡子,刮掉的时候我很想流泪。他们说胡子如果留在和你漂亮心爱的女孩子新婚的那天刮掉,就能很幸福。你知道的,相信童话的男人都很傻,而我是个聪明的人。

  似乎有点跑题,我只是想说发生这些有趣的事情期间这个故事就从来没有在我的脑子里间断过。于是,你就应该大抵感觉出整篇故事弥漫的调调。它发生在S市的合欢街上,这条街的两边长满一棵连一棵、有着黑色枝干的树,这种树会在五月的时候开出粉红的绒花,也可能是四月。还有,它的叶子会在清晨绽开,然后黄昏收拢,像个温文儒雅的女人,很多人都把这种树叫做“合欢”。我想“合欢街”的名字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这条街上发生了很多漂亮的爱情故事,我听过的不多,但是发生不少,它们长成雨后合欢树根脚下的苔藓,青色的,蔓延整片的石砖台阶,踩过去的人会摔倒,然后痛得刻骨铭心。人这一辈子能刻骨铭心地记住的不多,感情就是一种。


  1.

  陈旭明天就要去A市出差,是最长的次,要30天左右。晚上的时候,彤仅掐着陈旭的脖子问为什么出去这么久,是不是要去约其他的女人?

  陈旭乐了,摸摸彤仅滑溜溜的头发说:“跟同事一起去,其实不是我出差,因为我刚进公司,跟着同事是学习学习。但绝对不是学习泡女孩子,那他们还得跟我学习呢,是不是?嘿嘿。”

  彤仅转身挣脱头顶上那只大手说:“嘿嘿,瞧你的德性,再加上没多少钱,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陈旭伸手要去拧彤仅耳朵的时候,被彤仅机灵地躲开了:“不闹了不闹了,回你房间睡觉,明天还得早起的。”于是,陈旭就乖乖地出去了,

  彤仅是陈旭大学时候认识的女孩子,穿着黑色的,或者白色的套装,喜欢拎着一包课本钻进图书馆或自习室。陈旭那时候最清楚地记得她开门的声音很响,咣(口当)一声,全屋子的人都抬头看她,但之后她坐进房间的角落,就能彻底地安静一整天。

  陈旭和彤仪说过的第一句话,彤仅依旧记得。他说:“你穿黑色套装的时候像恶魔,穿白色套装的时候像天使。”于是第二天,彤仪就穿着拆开的套装上学校去了,一半黑一半白,彤仅觉得陈旭行定会称赞她:“啧啧,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她很喜欢“一半一半”这种很矛盾的形容词。但是当陈旭看见她时,她发现陈旭晕了,陈旭说:“我的妈呀,你怎么穿成这样?好难看!”

  大概就是这样慢慢地熟悉起来的。然后毕业之前,他们住在一起。很多人以为他们是和其他人一样开始了自己的同居生活。也许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他们两个仅仅是住在一起。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一人住一间。白天陈旭出去找工作,彤仅就在电脑前,噼哩叭啦地写自己的长篇小说,还有很多大大小小杂志的约稿。

  彤仅第一部长篇《安眠盛夏》出版的时候,陈旭找到一份不错的IT工作。彤仪拿着两万的稿费在陈旭面前晃一晃,用居高临下的口气说:“小旭仔,虽然俺没像你那样子千百周折找工作,可俺也拿到两万,瞧见没,这就叫实惠。走,我请你吃饭!”

  陈旭白广她一眼说:“真是个庸脂俗粉的写手,世俗,不就出了本书吗?昨天还叫我陈哥,今天就降到小旭仔了,严重鄙视你这种行为。”

  彤仅去拉他的胳膊说:“小贼,好,那你就跟我走,灌你几瓶酒,酒后真言,你肯定说你崇拜我。”说完彤仅就发出很阴险的笑声。

  那天真的喝了不少酒,陈旭出来的时候七摇八晃,彤仅在后面就笑,边笑边问:“陈旭你崇拜我不?”陈旭转身一把抓住彤仅的肩膀,很疼!彤仅皱皱眉头说:“酒气到你嘴巴里怎么变得那么难闻?”

  陈旭红着脸说:“我们结婚吧!”

  彤仅听这句话的时候,整个试图挣脱陈旭双手的肩膀忽然就软了。她以前看见小说里面这样写的时候,感觉很无所谓,但是当她真的听见这句话时,和很多女人一样差点流出眼泪来。她在心里说了一句:“好,我们结婚。”然后挣脱陈旭的于,站在不远处问陈旭:“你爱我吗?”

  陈旭想都没想:“爱!”语气相当坚决。

  彤仅做出受宠若惊、害羞的表情继续问题:“真的爱?”

  陈旭又摇摇晃晃朝彤仪站着的方向走了几步,“真的!”

  彤仅顿了顿嗓子,然后说:“好,那就再等两年。”彤仅说完这句话还准备笑的时候,就看见面前这个陈旭一米八零的大个子直直地栽倒在了地上。陈旭脑子是清醒的,但是真的没力气站着了。他感觉彤仅朝他跑过来,并蹲在身边摇晃他,他听见彤仅的哭腔:“陈旭;你起来啊。”陈旭想起来,但是动不了。彤仅继续摇着他的胳膊,试图把他扶起来,她用扭曲了的声音说:“你个猪,这么重,我怎么背你回家啊!”

  陈旭想笑,但是头有点昏,想休息一会儿再站起来。于是闭着眼睛没动。彤仅折腾了一会儿就没动静了,然后坐在一边。陈旭半睁着眼睛,看见她背对着他坐在他的身边竟然看起天亡的星星来了,陈旭想睡一会儿,他觉得彤仅真有能耐,他想知道她到底能在这里耗多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旭觉得自己大概是睡着了。因为他已经听不到车声和人声的喧闹了。但就这时候,他觉得有人用手捏住了他的鼻子,然后听见彤仅很难听的哭腔:“大哥,你醒醒吧,这里没车也没人了,我好害怕!”

  陈旭在A市除了工作就是在这些回忆里度过的。每天都会在22点的时候看见手机闪出好看的炫彩,听见手机那头的彤仅说晚安,然后关掉房间的灯,安稳地睡觉。在第20天的时候,他跟彤仪说:“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你在家等我。”彤仅说:“好,等你回来,我们就有钱了。”她笑得很好听。陈旭虽然没听明白她最后的意思,但还是说:“明天给你带喜欢的东西。”然后笑着挂掉了电话。

  陈旭抱着一个好看的落水熊从飞机下来,然后挤进地铁。地铁里有微微的凉风,落水熊白色的长毛软软地抚过他的眼睛。陈旭在想,如果今天他再问彤仅我们结婚吧,彤仅该怎么回答?

  钥匙转开门房锁的时候,陈旭看见彤仅的屋门虚掩着,他悄悄地走到彤仅的房门口,握着房门锁推开门,推开门的时候他说彤仅,我回来了!

合欢街的故事·安眠盛夏

[ 1 2 ]
合欢街的故事·安眠盛夏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