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不得不撇弃的玫瑰
 
· 他爱的到底是谁?
· 有没有一种誓言像蝴蝶
· 都市情殇[作者:曹峰峻]
· 最后缠绵,原是一张谋杀的
· 我和发廊妹的短暂爱情
· 我要不是你亲生的,能长得
· 闹钟里的母爱
· 父亲的尴尬
· 你妈、我妈、咱妈
· 良心
· 等成一块情人石
· 不是你,我的婚姻也伤痕累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不得不撇弃的玫瑰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玫瑰 2006-7-27

 
作者:鲁华


  [做梦者]

  张晓雅,女,30岁,公司白领


  [梦境]

  我经常做这个梦:我躺在

  自己家的床上睡觉,我

  的房间明亮干净,周围的墙是雪白的。我抬头向外看去,我家周围的高楼之间那灰白的天空里透露出一种凄清的晦暗。

  突然间,天崩地裂,发生了地震。我家的楼房也倒塌了,所幸我家住在顶层,我逃了出来。我走在灰蒙蒙的街上,我的前面有大团大团的迷雾,浓重得发黑。我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这时,我感到背后有人支撑温暖着我,我看不清他是谁。他模糊的身影有点像李祯。奇怪的是周围空无一人,连丈夫和孩子也看不到。


  [梦的解析]

  心理咨询师鲁华

  晓雅的真实生活处境是非常孤独的,工作单位不好,她孤僻于同事;丈夫和儿子不能和她沟通交流。这些反映在梦里,就是一个空无一人的环境。大团大团的迷雾以及晓雅在梦中的迷茫和不知所措反映了她对未来感到没有希望、没有方向。

  梦中的李祯是晓雅的心理防御机制在起作用。现实中的晓雅也确实需要一个类似李祯的人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持,帮她解决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这个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她的丈夫。建议晓雅和自己的丈夫好好谈谈。否则有一天她心灵的大厦真的会倒塌。雪白的房间反映了晓雅过度追求纯洁完美,所以,晓雅也应该试着放松自己。


  [梦以外的故事]

  我一直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李祯的情形:一个很成熟稳健的男人没有笑容,注视着我,目光沉静、泰然。这是一次面试。这以后,我成了他的部下。他说就是那一刻,他深深地爱上了我。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我那时,身边已经有了男朋友,忙着结婚,没有注意到李祯。只是莫名其妙地感到高兴,自己初来乍到,工作咋就比别人顺利!这其实是李祯的帮助在起作用。

  结婚、工作,转眼三年过去了。我的家庭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凡、简单,有时候也琐碎得让人烦恼。我是那种喜欢浪漫的女人,而老公是一个现实得没有感觉的人。一切浪漫在他眼里都等同于浪费和无聊。老公的事业迅速发展,隔三差五的加班,有时还出差。我们经常好几个月说不上一句话。家里的钱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无聊。有时难得夫妻相见,也想撒撒娇,可是一看见他那累得虚脱的眼睛,我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祯对我的感情越来越强烈。他是个稳健的男人,爱情渐渐摧毁了他的意志。他对我的帮助也越来越露骨。

  我的生日到了,丈夫却出差了。我的生日晚会如期开始,我邀请了所有的朋友。灯火通明,人声嘈杂,我欢呼雀跃,兴奋异常。门铃响了,是一个小女孩,手捧鲜花:“这是一个先生让我送你的。”那是一大束玫瑰,缀满露珠,闪闪发亮,中间系着一条紫色的丝带和小小的礼盒。我心里已经认定是丈夫的礼物,随手放在一边,就像放下一杯白开水。晚会结束,我打开礼盒。“天哪!”那是一串铂金项链,精美华丽。我颤抖的手轻轻地展开那张散发着雏菊芳香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晓雅,祝你生日快乐!李祯。”我整个人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又上班了,李祯还是像往日那样呵护着我,却从来没打搅过我。他是总经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我俩的距离很遥远。

  终于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件真正的大事情。人力资源部找我谈话,我的工作调动了,是在李祯身边做秘书。我心里虽然一直快乐地享受着李祯带给我的顺利,却压根儿没有想离他太近。

  没有挣扎,我还是乖乖地接受了那份工作。接触开始多起来。久未见面的丈夫(丈夫在国外一年)渐渐在心中淡去。再强的女人都无法抵挡一份用心的关怀,人是会被感动的。一份成熟的爱情每天散发着芳香。

  一年里,我跟着李祯走遍了祖国大好河山。他每天都诱惑着我,给了我数不清的帮助,细致入微。有一次为了给我买一串我最爱吃的羊肉串,半夜里,他跑遍了半个北京城。我也不清楚,关键时刻,我为什么又和他拉开了距离。每当他的手和身体温柔地靠近我,我虽然浑身热血沸腾,却总能从容地离去。

  一年后,我的丈夫回来了。也许是男人的第六感让他闻到了危险的味道,这个粗心的男人居然不出差了,每天还要接送我上下班。很多次,两个男人相遇了,却什么都没说。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贼,每天都过得不安宁,我是怕出大事!但我又难以割舍,两边都难以割舍。所以又煎熬了很长时间。

  丈夫终于看到了李祯送的项链,他目光可怕,一声不响走开了。我一直苦等着他开口,他却什么也没问。我暗自庆幸。直到有一天,我回家晚了,闻见满屋刺鼻的酒味,看见不会喝酒的丈夫呕吐得到处都是。我才感到了自己的罪恶。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了,他只是一直在等待,等待我选择。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了,我要辞职,离开李祯。那一天,丈夫却出车祸了。在医院里,我抱着丈夫的头,无声地哭了,我不能抛弃和欺骗一个用生命爱着我的男人。

  我辞职了。李祯跟着我出来,他想请我吃最后一顿饭,我不愿意。我是一个果断的女人,既然决定了就不想纠缠下去。在李祯的坚持下,确切地说,我是被他押进酒店的。面对着一大桌我喜欢吃的饭菜,我有点迷惑。但是,我不能耽搁了,我怕迟了就走不了了。我趁着他不注意,轻轻地离开了他。人生如梦,这是我一生中最美的一个梦,最美的东西却是最不能持久的。走时我泪流满面。

  我和我的丈夫后来移居到了上海,很快我们就有了一个孩子。我活得很不如意。我进了一家国企,那里的领导除了钻研人际关系,什么都不愿做,整个单位一片混乱。人们除了忙于勾心斗角,拉帮结派,成天无所事事。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便逐渐孤僻起来,业务也荒废了。我们的单位逐渐走了下坡路,我其实也不愿单位倒掉。找这样一个既能拿工资又能照看孩子的地方,也挺难得的。丈夫虽然爱我,但他这种性格,要让他说一句体贴细腻的话比登天还难,我俩成天默默相对,还是几个月难得说一句话。这时,我晚上经常做梦,梦见外面世界阴沉沉的,突然地震,我家顷刻间倒塌,我逃离出来,一个人在尘土飞扬的路上颠簸,突然背后会有人搀扶着我,那身影模糊、迷离,依稀有些像李祯。醒来后,我会感到短暂的愉快。

  又一个春节,孩子6岁了,丈夫加班,我在洗衣服,突然电话铃响了。我去接,是李祯的声音,我几乎快昏过去了。“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我本能地问。“你现在的单位还好吧?”那个声音嘶哑低沉,还有几分犹豫。“还好。”“有多大?有没有我们原来的公司大?”“没有。”“有没有我们公司一半大?”“没有。”“员工多少人?”“400多人。”“你爸妈还在成都?现在怎么样?”“还好!”“你哥在什么地方?”“在成都。”“干什么?”“原来的工作。”他的一连串问题,不带任何感情色彩。我讽刺地说:“你是警察呀,问这么多,要查户口?”他说:“不是。”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和缓、平静:“你有孩子了吗?”“有了。”“有几个孩子?”“一个。”“是儿子还是女儿?多大岁数了?”“是个儿子,6岁了。”“这么大了,没想到你一离开我就有了孩子。”他叹息着。我开始反问,带着一种渴望:“你在哪里?”“在美国。”我大吃一惊,我一直认为他在北京。“什么时候去了美国?”“你离开后的第二年。”我更加感到震惊。

  孩子刚出生那年,我由于不能适应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工作又不顺利。也曾想过给他打电话,最终因为缺乏勇气而没有打成。

  后来的几年,也有几次,单位派我到北京办事。有一次,我终于不能克制自己,来到了我们曾经工作过的大街,那时,大街上正在施工,尘土飞扬,烟雾弥漫,抬起头,我几乎看不到北京上空的太阳。我在因堆满泥土而变得狭窄的小路上艰难地行走着。我是那么渴望见到李祯,也不是想依靠他什么,就是想看看他,问问他过得好不好。可是,到了公司门口,看着那幢因为撒满泥土而显得陈旧的办公楼,我又犹豫了。一份充满了遗憾的感情,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尘封已久,何必去触动它。我再一次回头看了看我们曾经共同工作过的办公室的窗户,怅然地离开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我梦牵魂绕,心灵寄托的地方早已空了。

  “你不是告诉我,你不愿意出国吗?”“刚开始不愿出国,大家都出了就跟着出了。这几年在国外挺不容易的,可我还是呆下来了。你早就把我忘了吧?这么多年你有没有联系过我?”我想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联系过,没有找到。”

  “你为什么要害我?”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痛苦,让我感觉到浑身有寒流经过。没想到多年了,他依然感觉到的是伤害。

  我不知该说什么,我感到了自己的声音苍白而干涩,“我没有害你,我没办法。”

  “是的。我没有要求你一定嫁给我,我只想每天能看到你。”他的声音悲伤而抑郁。

  “你恨过我吗?”我突然问。

  “没有,我早就原谅你了。以后,我可以经常和你联系吗?”

  “不可以,这一生我已经没有能量为你付出,我们的交往只能是伤害。”

  电话的那一端是长久的沉默。“李祯,我们再见吧。”我小声说,没有声音。很久之后,我挂断了电话。

  好几天,我彻夜难眠,只觉得心在疼痛,很疼很疼。直到有一天我和丈夫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吵得很厉害,我失声痛哭。我终于恢复了,恢复到以前的日子。我又开始经常做以前那个梦。

不得不撇弃的玫瑰

[ 1 ]
不得不撇弃的玫瑰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