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傻儿的父亲母亲
 
· 妈妈要做你的榜样
· 妈妈的黄瓜头儿
· 第132级台阶
· 母亲这个词所能给予的[作
· 母亲的梦话
· 袖口上的母爱
· 为母亲开的画展
· 母爱永恒
· 当老人变成孩子[作者:刘
· 最后的牵手
· 父爱之舟
· 趁双亲还健在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傻儿的父亲母亲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父亲母亲 2006-7-25

 
  我走过去摇他,父亲全身竟僵硬了

  母亲一死,沉默寡言的父亲不得不走上前台。大姐远赴安庆学裁缝,二姐到县城给人当保姆。可我的求学之路也在身体和学费的双重挤压下走到了尽头,14岁的我违背母亲的遗愿辍学放牛,这个家在一夜之间四分五裂了。没事时,我常到母亲坟头哭一场。

  我栽秧割谷,放牛砍柴,洗衣做饭,除了不能挑担子,我什么活都干,晒得像条黑泥鳅。不曾想,一年半的“农民生涯”居然将我的身体练棒了。我用尽最大力气,在村头的石板路上狠狠摔碎了药罐子……

  我本以为这辈子就是个农民了。

  那天,我和父亲推着粮车到镇上去卖粮,路上碰见我的同学,他背着书包满脸喜气。同学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奖状,乐不可支地说:“良升,你看,我到县里参加物理竞赛拿了第一名,县一中(高中)的领导说免考录取我!”就这一句话,深深地刺疼了我的心。读书时,我的学习成绩比他要好啊!同学说:“你不读书太可惜了……”

  同学在叹息声中远去了,我一路默默无言,父亲问:“傻儿,心里在想什么?”  我说没什么。父亲笑了:“傻儿,爸爸想重新送你上学。”

  我又惊又喜,满脸狐疑地看着父亲。家里拿什么给我交学费?大姐是学徒,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还要倒贴生活费。二姐是保姆,每月只有60元。

  父亲坚定地说:“一定要送你上学。这一年半以来,我经常梦见你妈,她骂我,说以后见到我,不饶我哩。”我以为是刚才同学拿奖的事刺激了他,父亲予以否认:“你身体好了,我早就想送你上学,上个月就跟你姨妈说好了,她答应借钱给你读书,你以后再还她。”

  那一刻,我的心情不知有多高兴,“吼吼”地将粮车推得飞快。

  2000年正月二十五,在父亲的努力下,我插班挤进了红安县二中读初二,被安排在最后一排,连书都没有。班主任很担心我这个辍学一年半的乡下娃拖全班后腿,旁敲侧击地警告我:“去年也有个插班生,他考了13名,如果你能考进前15名,才能征服我。”我没作声,只是拼命地学。两个月后学校期中考试,我不但拿了全年级总分第一名,还比第二名整整多考了60分。

  因父亲有严重的风湿病,我家的田地都退了,全靠当保姆的二姐每月60元的工资买米吃,因而显得捉襟见肘。而我在学校总吃不饱,又没钱买菜吃,身体又开始反常了。有次,食堂大师傅只给我打了一点饭,我气得当场将搪瓷碗摔了个瘪里叭叽。父亲很着急,决定来县城照料我。二姐的老板看我们可怜,将一套闲着的小房免费给我们住,我就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了。父亲便成了我的伙食管理员,我能吃饱饭,能吃些新鲜青菜,这才稳住了身体。

  几个月过去后,父亲开始唉声叹气,有一天,他问我:“傻儿,爸闲得难受,你说我干点什么好?”我说您什么也不要干,也干不得。父亲摇摇头:“我看见街上总有人丢矿泉水瓶,我想捡去卖,多少也能补点家用。”我没想到父亲要捡垃圾,他连走路都不方便啊!二姐和我异口同声反对。父亲显出少有的果断,僵直的手一挥:“你们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清早,父亲背着个蛇皮袋,手里拿个铁钩子出了门。黄昏时,他回了,很得意地说:“嘿,我今天捡垃圾卖了4块钱。开门红,好兆头!”他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两张2元纸币,孩子似的笑着。父亲坐下来,惬意地点燃一支劣质卷烟,美美地吸了一大口,并掰着手指头算:“一天4块,十天40块,三十天就是120块。哎呀……”我和二姐都没作声,默默地看着他,心如刀绞。

  2001年夏,我以638分的好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红安一中。

  那年暑假,一位街坊对我说,你爸在民主街被人打了。我心一紧,冲到那里,发现父亲扶着一棵树直喘气。原来,有个开面包车的司机嫌父亲走路太慢,挡了道,恶狠狠地骂了父亲几句,父亲质问他为什么骂人,司机跳下车,当胸一拳打在父亲身上:“老子不但骂人,还要打人哩。你个臭捡垃圾的,老不死……”司机在路人的谴责声中,扬长而去。

  我帮父亲背起蛇皮袋,含泪将他牵回家。晚上,父亲洗澡时,瘦削的胸前有个清晰的、拳头大小的紫印……父亲温和地笑了,说“你马上要参加高考了,你大姐开始挣钱了,二姐也加工资了,爸再咬咬牙,等你考上大学我就不捡了……如果考上了,爸陪你到你妈妈坟头给她报个信,她一个人在那边也够孤单的,让她也高兴高兴。”我还能说什么呢?

  2004年7月2日,早上的温度就达到36度。我吹着电扇,在家进行高考前的最后总复习。担心父亲被热着,我劝他当天休息。父亲说:“正因天热,捡破烂的人会少些,我今天出去,收获一定很大。”他坚决地出了门。

  到了中午,父亲却迟迟不回来吃饭,我焦急地出门去看。县城像被一口烧红的锅罩着,街面上的柏油马路晒得软塌塌的。我站一会儿就受不了,无法想象父亲在这样的天气里是如何捡破烂的。

  直到下午3点左右,门口才传来熟悉的、父亲脚板拖地的声音。与以往不同,那声音非常沉重。我急忙迎上去,父亲背着满满一蛇皮袋东西,脚步趔趄,浑身汗透了,脸色煞白煞白的。我一把接过那袋子,说:“爸,这么热的天,怎么才回?快吹吹电扇,我给你把饭菜热热。”父亲喘着粗气,虚弱无力地说:“不,不必了,我浑身软绵绵的,差点走不回来了。唉,太阳像火烧,我先躺躺,下午就不出去了……”父亲脸也没洗,就去了里间。

  一个小时后,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兆。父亲睡觉有很响的鼾声,今儿怎么没动静?我站在房门口喊:“爸,该吃饭了。”喊了三声,父亲一动不动,我跑去摇他,他全身竟僵硬了……

  “爸,傻儿害了你,傻儿是凶手啊……”我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父亲永远听不到傻儿的呼唤了,父亲中了暑,热死了……

  安葬了父亲,我在极端悲痛中走进了高考考场。我牙齿咬破了下嘴唇,在心中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考上大学,绝不能让父母为我白白‘牺牲’!”

  一个月后,我考上了武汉科技大学!

  衔得泥来成垒石,到头垒坏复成泥。父母亲像两截干枯的树枝戳在我愈来愈模糊的泪影里。“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你却给了我整个枫林;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银色的世界……”读着汪国真的诗,我泣不成声。


  [完]

傻儿的父亲母亲

[ 1 2 ]
傻儿的父亲母亲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