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给父亲的借条
· 陪聊
· 饭在锅里,我在床上
· 迷失的云彩
· 妹妹,我的另一半
· 在父亲的掌心舞蹈
· 穿越家仇的真爱
· 你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谁能和你守到云开见月明
· 鸭子的逃生机会
· 女人的嫉妒
· 婚姻鱼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最熟悉的陌生人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最熟悉的陌生人 2006-7-25

 
作者:温亚军


  这已经是第三次催了。

  “我知道了。”方佳瑶摸了摸小倩的头,说,“你快去写作业吧。”

  女儿把肩膀一斜,书包扔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你总是作业作业的,烦不烦啊?你就不能替我想想,我每天都要面对朱老师呢,你再不给人家回话,明儿我干脆不去上学算了,免得他老盯着我要给你带话呢。不过,妈妈,我想问一下,朱老师叫你给他回什么话呢,能说吗?”

  方佳瑶转身走开的时候给女儿留下一句:“大人的事,问什么问!写你的作业吧。”

  小倩在后面嘟囔,方佳瑶装作没听见,她回到卧室,打开手机给朱老师发了条短信。不一会,朱老师把电话打过来了。方佳瑶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接。这时,小倩听到铃声跑了过来:“妈妈,你怎么还不接电话?吵死人了。”

  方佳瑶慌了一下,说:“是个陌生号码……”随即,摁下了红色键,挂断电话。小倩不满地看了妈妈一眼,又嘟囔了一句:“早不挂了。”这才磨磨蹭蹭地去写作业。

  为了女儿,方佳瑶狠下心,给朱老师又发了一条短信,叫他明天中午一点在校门口等着,她送钱过去。

  上次开家长会,朱老师把方佳瑶叫到教室外面,对她提出了借钱的事。当时,朱老师告诉方佳瑶,他的妻子脑子里长了个瘤子,良性,想动手术切除,医院都联系好了,就是缺手术押金。按说他家里拿出万把块钱不算个啥,可他把钱存了死期,想着给年底交工的住房预备着呢,提前支取不划算。

  方佳瑶脸上的表情明显地犹疑了一下。

  “年底我就还给你,一天都不会拖欠,我那笔钱交房款绰绰有余。你放心吧,我是小倩的老师,说话绝对算数。”朱老师拍着胸部保证。

  方佳瑶赶紧表白:“看朱老师说到哪儿去了?我怎能对老师不放心呢?只是一下子要拿出两万,我还得筹措一下,你知道的,我刚装修完房子……”

  朱老师明显有点不悦,他转过身说:“你要是暂时没有,那就算了。”

  方佳瑶急了:“朱老师,你别……你能开这个口,我再怎么紧,也得想法子啊,我这几天就给你信。”

  接下来几天,方佳瑶心里乱急了,这钱是得借,人家有病要动手术呢。朱老师能开这个口,肯定是到了没有法子的地步,不然,这做老师的咋会跟家长谈借钱呢?她记得以前过教师节时,她曾给小倩的一个班主任买过几斤水果,那老师死活都不肯收,好不容易收了,第二天竟让女儿把水果钱都带了回来。老师都是自尊心很强的,只有被逼无奈的时候才会放下自尊去求人的,这个道理方佳瑶明白。而且她也想着,女儿明年就要中考了,万一自己不借钱给朱老师,他一生气把小倩扔下不管,以小倩放任自流的脾性,中考不砸锅才怪呢。这紧要关头,千万不能让女儿放松下来,这一放松,以后可恁是多少钱也是买不回来的,那时她可是哭都无门了。方佳瑶心里清楚,这钱是必须要借的,之所以犹豫,是她确实有难言之隐。和丈夫离婚后,她把这么多年的积蓄全用在了装修房子上,现在手头上的这点钱,是前夫每月付给女儿的抚养费,她都按时打进女儿的卡里,留着将来女儿中考后交补课费呢,她一直不敢乱动这笔钱。装修房子时,本想换个冲浪式浴缸,这是女儿早就梦想的,可算了算费用,得多拿出七八千块,女儿主动提出拿自己卡上的钱垫付,方佳瑶咬着牙还是顶住了。浪可以不冲,那笔钱绝对不能动,教育可关系着女儿的一辈子呢。她这辈子已经是这样了,惟有女儿,是她全部的希望,女儿将来有出息了,她的生活再苦也值得。

  现在,朱老师一下子要借两万块钱,除了女儿卡上的钱,方佳瑶没有一点招了。她的工资每个月才一千二,没有个一年半,攒不上两万块钱,何况,她们母女每天还要吃饭呢。精打细算下来,她一年又能攒下几个钱?可方佳瑶还是不想动用女儿卡上的钱,这笔钱是她的一个寄托,有了这笔存在银行不动的钱,她心里就不会发虚,就像她身后的一堵墙似的,不论外面有什么暴风骤雨,她都能挺过去。方佳瑶决定先从外围再想想办法。她回了一趟父母家,想从老人那里多少借上点。父母对方佳瑶的冷淡程度,叫她不想再踏进这个家门半步。当初,在方佳瑶与前夫离婚的事上,父母坚决持反对态度,叫她不要太冲动,四十岁的女人了,离了婚再嫁人,哪有那么多好男人等着你?不管怎么说,她的前夫好歹也算过得去,再有不是,又哪里能找得到十全十美的人?但方佳瑶坚决要离,她无法忍受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回到家里心不在焉地应付她,还常常没个好脸色,跟她说话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自己做错了事总不认为自己是错的,倒像她方佳瑶有着万般的不是。母亲翻着眼埋怨女儿,咋不看看你自己,四十岁不到,邋遢得像五十岁老太太,穿个衣服没颜没色,对自己的男人一点热情都没有,他不在外面胡搞才怪呢?父母的意思,好离不如赖过着,孩子都十五岁了,逞什么强呀?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痛的是自己的脚,别人体会不到,她不想等到鞋子把脚夹破,血淋淋地露出来所有人都能看到时,再脱掉鞋子。

  “跟我们借钱?”父亲像看陌生人一般看着方佳瑶,把脸拉得老长,“你可从来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啊,就我和你妈的那几个退休费,你们兄妹几个在月头就盯上了,呼拉回来一大群人,吃完还要带上走,我和你妈平时想吃个红烧肉,都得精打细算才行……”

  没容父亲说完,方佳瑶已经转过身走了,她的心里后悔极了。

  两天没有给朱老师回信,他已经叫小倩给方佳遥带话了。她怕朱老师把借钱的事告诉女儿,便给朱老师打了个电话,叫他再等几天,她答应的事一定不会食言,只是不要对她女儿说这事,免得她对此有看法。朱老师答应了她,但还是叫小倩给她带话。

  是第二次朱老师让小倩催促时,方佳瑶忍辱负重地给她的前夫打了电话。前夫听完她的意思,竟笑呵呵地说,你真会找人,如今借钱这种事,亲兄弟都躲着呢,亏你还想到了我,我跟你现在是什么关系?能不拖欠女儿的抚养费,我算是仁至义尽,我哪还有瞎钱给你去玩……

  后面的话,前夫是对着挂断的电话说的,方佳瑶没有听到。她眼里盈满了泪水,摔掉了电话。

  也真是无路可走了,如果不是女儿的老师借钱,方佳瑶才不会找这个气受呢。在打电话之前,她已经想到了结局,一切只为了女儿。那一天,她连饭都咽不下去,多么恶毒的话她都骂过了,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方佳瑶想,换了个人,哪怕人家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都会豁出去宁愿让人家捅了也不会去跟人借钱,现今这世界,什么都是假的,惟有钱才是真的。但谁让这人是自己女儿的老师呢,另当别论的也只能是与女儿有关的一切人与事了。方佳瑶叹了口气,心里就像有了一片沙漠地,举目四望,除了茫然,除了荒芜,连个方向都没有了。

  除了女儿的钱,方佳瑶再也没有别的招可使。她不能再叫朱老师催了,再催下去,只怕把钱借出去,朱老师心里也不高兴。

  从银行取出钱来,方佳瑶在学校门口给朱老师交钱时,脸上笑着,心里却是疼痛酸楚,手抖得厉害。朱老师接钱时感觉到了,还问她是不是骑自行车太快,才手抖呢。她的鼻子一阵酸涩,竟还点了点头,客气地对朱老师说,到时,她再到医院去看望病人。

  朱老师没顾得上看方佳瑶的脸,他埋着头数完钱说:“不了不了,我替老婆领情了,当老师的给家长不能添麻烦。我知道,就这,已经叫你为难了。这样吧,我给你打个欠条。”

  方佳瑶表面上推让了一下,没有完全拒绝。钱的事,还是有个证据好。对老师再信任,该有的程序还是不少的好,这也免得以后真要出了什么问题不好说。

  朱老师把打好的欠条交到方佳瑶手中,她在上面扫了一眼,心里踏实了点,心想这做老师的就是有原则,一码是一码,一点都不含糊。

  朱老师把钱借走了,虽然揣着借条,可不知为什么,方佳瑶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般,她望着小倩户头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数字,很是茫然。现在她只盼快快到年底,到了年底,朱老师的存款到期,那时就会把这笔钱还给她,她心里才能踏实,这日子也便正常了。毕竟,对于她们母女俩而言,两万块钱的分量是多么的实沉啊!

最熟悉的陌生人

[ 1 2 ]
最熟悉的陌生人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