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迷失的云彩
 
· 妹妹,我的另一半
· 在父亲的掌心舞蹈
· 穿越家仇的真爱
· 你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谁能和你守到云开见月明
· 鸭子的逃生机会
· 女人的嫉妒
· 婚姻鱼
· 有一种爱情的名字叫成全
· 借来的爱情
· 和你再走200米[作者:
· 用冷面温暖他的胃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迷失的云彩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迷失 2006-7-25

 
作者:恨铁


  一个来自农村的大学生,没有女朋友,父母很着急。母亲肺癌晚期,眼看熬不过这个春节,大学生想给母亲最后的安慰,情急之下不得已租了一个“小姐”回家……


  “眼镜”家是很平常的那种农家。他母亲告诉我,由于供“眼镜”读书,房子也没来得及翻修。三间木屋,老家叫“板壁屋”,只有两张床。我想:看你“眼镜”不跟我睡?到时我就可以让他再掏些钱给我,征服不了他这么个木头?

  除夕夜,中央台的晚会一结束,我感到有些困了。“眼镜”母亲说:“妹儿、星儿,你们都去睡吧。你们睡里屋吧!”“妈你说什么?我和爸睡,你和她睡!”“眼镜”的话让我彻底失望了。“王八蛋”,我在心里骂他,看来在“眼镜”身上捞外快是不可能的了。

  我想到了他父母。刚进门时,他母亲见我第一眼时,眼睛睁得好大,她一定是被我的年轻美丽所震惊了。我相信此刻谁也不会以为我是做小姐的,我整个就是一副“淑女”、“小丫头”打扮,“眼镜”母亲看见30岁的儿子带回这么个“小儿媳”能不高兴?我将以“儿媳”的身份,走前好好捞一把。

  那是一间简洁而温馨的卧房。那张可能已经算得上文物的雕花木床,床前摆着同样古老的抽屉桌,床上崭新的羽绒被,垫单是刚开折的毛巾被,折痕都还可以清晰地辨别。粉红色的,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我差点就被感动了。

  “眼镜”母亲把我引进卧房后,却又轻轻地拉紧房门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条毛巾,边走边用毛巾裹着装着开水的盐水瓶。我想,人老了肯定是怕冷。

  没想到并不是,她一边忙乎一边说:“妹儿,冻着了吧。”然后双手捧着裹好毛巾的“热水袋”送进了被子,送到了我的脚边。“要是太热就离远点啊!”她说。就在老人的双手伸进被子时,一股暖流马上传遍了我的全身,暖流来自那双粗糙的手。她的手掌也只是那么轻轻地擦了一下我的脚背,可那种只有母亲抚在自己头上才有的温馨便迅速传遍了全身。小时候,母亲就经常用她那双粗糙的手掌给我挠痒痒。母亲给我挠痒痒从不用指甲,就用手掌,平平地放在背部某个我自己够不着的部位,来回几下,痒处便不再痒了。

  远远近近的爆竹声噼噼啪啪地跳跃,外屋拉小锯般细细的鼾声。这一切都那么像我儿时的家景,是“眼镜”的鼾声吗?后来我就想到我爸的鼾声了。我最爱听这细细的鼾声了,有回我爸没打鼾,妈把他扭醒说:“怎么不打鼾了,死了吗你?”爸被弄醒了,说:“你才会死,不打鼾也碍你事了?”那年我才7岁,跟父母睡。后来我便跟母亲一样总爱在父亲催眠曲一般的鼾声中睡去。我后来还想过,将来长大了,也要找一个有爸爸那样细细鼾声的人睡觉。谁知道这么多年了,跟那么多男人睡了,却从没有过曾经梦想的鼾声。

  夜里我是被一个可怕的梦吓醒的。梦的开始我是新娘,新郎就是“眼镜”。我坐着老家过去才有的八抬大轿而来,包围在鞭炮唢呐锣鼓喧天中。大轿眨眼间成了一副棺材,轿夫们一个个全成了鬼怪,又尖又长的牙齿……我大呼救命。

  “眼镜”的母亲早已打开了电灯,“眼镜”也披着衣过来了。我知道不仅仅是被梦吓的,我的自我感觉似乎不仅仅是。我这才发现,“眼镜”的母亲根本没睡床上。床边有一把木睡椅,木睡椅上有一床补丁搭补丁的棉被,老人把棉被折成两半,一半垫一半盖。

  老人刚才就这样蜷缩在木睡椅里?我就忍不住泪流满面了。

  老人从木睡椅上起身后,便开始拼命地咳嗽,咳嗽声真的很吓人,咳着咳着就没有一点声音了,仿佛她也随咳嗽声一起消失了。我再怎么坏也不会没人性是不是?老人见我平静下来,又要回到木睡椅时,我终于说:“婶,您怎么睡那儿?快睡床上来吧!”可她说:“人老了就没瞌睡了,睡跟没睡都一样。”

  我又对“眼镜”说:“让你妈睡床上来吧!”谁知她连儿子的话也照样不听。我真想对他说:“你就过来跟我睡吧,让你妈去跟你爸睡吧,冻在那里的可是你妈啊!嫌我脏不干那事还不行吗?”哪知道“眼镜”根本不用我教。把他母亲打发走之后,他并没有睡到我床上,而是睡到了他母亲睡过的地方。你个狗东西!我在心里骂道。

  后来的三天里,我跟着“眼镜”先后去了他的亲戚家,总共收了300多元。不过,有一个地方的“压岁钱”我没要,是“眼镜”外婆的。我们进门时,外婆坐在“围桶”里,其实就是一截粗圆木,挖个洞能坐个人进去,围桶里放满了稻草和破棉絮。我们进屋时,外婆正坐在围桶里烤火。见我们来了,她拿起“吹火筒”拼命地吹,眼泪也被熏了出来,然后又骂自己:“哎呀星儿,人老了真没意思,死不死活不活,这要拖到哪天?”这几句话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婆,想起外婆也有这样一个“围桶”。

  离开他外婆家时,“眼镜”搜了100块钱递过去。外婆连连推辞,推着推着就流起了眼泪。然后说:“星儿,对不住你俩,人穷志短,我还不知道要给初次进门的妹儿给点打发?”

  然后擦了一把泪,说:“那也行。这钱就算星儿给我的,我再给妹儿吧!”

  说完便颤抖着双手摸拐杖,然后想撑起身子来。可一连撑了三次都没有成功,然后伸出那只捏着钱的手让我去接。我能要么?我不怕雷公发怒一掌劈了我?

  夜里,北风呜呜地叫。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可“眼镜”却在木睡椅上睡得死猪一般。

  恐怖是从下半夜开始的。

  起先只有咳嗽声,仿佛要把整个房间冲垮。咳嗽声总是由强到弱,最后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连人也跟着一起消失了,直到再次响起咳嗽声才相信人还活着。这些天,“眼镜”母亲一直咳个不停,尤其是晚上。我想,一定是除夕之夜在木睡椅上感冒了。

  再次出现恐惧是在清晨,本来已经安静了很久,以至于大家都睡着了。天刚蒙蒙亮,咳嗽声再次响起,只听见重重地咳了两下,然后便是一阵无法控制的呕吐,然后是“眼镜”他爸惊恐的呼叫:“星儿——快来——你妈不行了——”

  谁也没想到,中午时分,“眼镜”的母亲就那样在丈夫和儿子不绝的挽留声中离开了人世。过后我才知道,得的是肺癌,晚期。

  我的“工作”期限也不得不延长。“眼镜”大概怕我要按协议离开,初五那天,他强忍住悲痛把我叫到一边,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说:“求求你再委屈几天吧,帮我把妈妈送上山,别让她失望———我不会亏待你的———”

  实质上,那几天,我的眼睛几乎一直没有干过。“眼镜”看似一块木头,可那一声声嚎啕分明是在撕心裂肺,有一次竟然晕了过去。每到“眼镜”嚎啕不止时,我便会去安慰他。此时我并不觉得是在演戏,不然我就不会毫无顾忌地跟着流泪了。

  正月初八,死者入土为安了。“眼镜”给了我1000元“酬金”,我再也没有待下去的意义了。临行的前一天晚上,“眼镜”的父亲对我说:“妹儿,你干脆再多待几天吧,反正开学也还没到时间。”老人拿来一个包裹,红色绸子包了一层又一层。“妹儿,本来应该是星儿他妈给你的,现在她走了,只好我来给。”包裹里有两样东西:一个玉手镯、一条项链。

  “俺这农村不比城里,穷。星儿不是说等你一毕业就结婚吗?我什么也帮不了你们了,这还是星儿外婆给星儿他妈的陪嫁品。说是祖传的吧,管它哩,值不值钱也是一件东西。”我还没来得及推辞,眼睛已经不争气地湿了。

  “妹儿,星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管住他。”这是离开时“眼镜”他爸说的。

  “别再在那儿干了好吗?需要我帮助尽管说。”这是“眼镜”留给我的临别赠言。

  我死了吧我,我不知找些什么话来骂自己。我烦透了,谁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疯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几天后,我竟将春节之行的收入全部寄给了“眼镜”。

  我已经想好: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去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吧。干什么都行,就是别再当“婊子”!

  走出邮局,望望天空,天空碧蓝,蓝得发黑。

迷失的云彩

[ 1 ]
迷失的云彩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