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有一种爱情的名字叫成全
 
· 借来的爱情
· 和你再走200米[作者:
· 用冷面温暖他的胃
· 出租屋里的遭遇
· 爱上一个“情剩”
· 请给我个机会好好爱你
· 我在海角,你却在天涯
· 谁是谁的天长地久
· 如何抗拒那一夜的风情
· 爱我,就别翻我的钱包
· 窗外的微笑
· 拥抱只要三秒钟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有一种爱情的名字叫成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爱情 2006-7-25

 
作者:阿蛮


  1

  子惠依然记得那个炎热的夏日夜晚,汗水浸湿了身上的棉布碎花裙子,头顶的吊扇嗡嗡地旋转着,巷口几位乘凉的老人正在谈论某家刚出嫁的女儿,桌上的小收音机还在播放点歌台的节目。她正准备收拾书本休息,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来:“我想点一首歌,给一个我喜欢的女孩。我马上要到外地上大学,晚上不能再送她回家了,希望她能平安快乐。”

  因为怕隔壁的父母听见,子惠把声音开得低低的,头紧紧地贴在喇叭上。每天晚上身后那个熟悉的声音,此刻似乎就在耳边。那年子惠十七岁,正在市一中上高二。她家住在市里的老城区,从学校回家要经过一个狭长的巷子。每天子惠下了晚自习,总有一个背帆布大书包的高个男生,骑一辆半旧的自行车跟在她后面。有时子惠回去晚了,会看到他在巷口的报刊亭翻看报纸。子惠走进小巷,他才放下报纸,吹着口哨,或是唱着歌,晃晃悠悠地从小巷穿过。她知道他是学校高三毕业班的学生,有清越的口哨和浑厚的歌声。走在幽暗狭长的巷子里,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子惠就会感到心安。有时她会故意走得很慢,希望他会赶上来和她说句话,但他似乎从未正面看过她,即使他们迎面相遇,或是擦肩而过。

  歌曲放完了,子惠依然握着收音机呆坐在桌前。一直以来,她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学习刻苦,生活俭朴。她刻苦,是因为她知道,一个来自清贫家庭的女孩,除了上大学,几乎没有其他方式可以改善自己的境遇。而俭朴,有时几乎就是贫困的代名词。在女孩子们穿得五彩缤纷的夏季,那条棉布碎花的裙子,几乎是她唯一像样的衣服。她一直羞涩而拘谨,怀着一个无法言说的秘密,上课,回家,做功课,安静得几乎让人忘记了她的存在。但现在,她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一声再见,他就要走了。

  父母都已入睡,楼下乘凉的人们渐渐散去。子惠站起来,看着身上被汗浸湿的碎花裙子,在狭小炎热的屋子里呆立了片刻,飞快换下裙子,拿到楼下的公用水龙头洗干净了,晾到顶楼的铁丝上。

  第二天,子惠穿了散发着肥皂清香的碎花裙子,找到了那个叫樊舸的男生,知道他考取了北方的一所军校,很快就要去报到。夏日的午后,校园里枝繁叶茂,青草芬芳,空气中有淡淡的苦丁香气息。隔了两三米的距离,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子惠绞着手,紧张局促得像是他们才初次相见。他穿着白色衬衫和蓝布裤子,站在绿草如茵的大操场上,像一片张开的帆,即将驶向一个她不知道的地方,子惠不知怎么就流下泪来。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她面前,小声安慰她:“你别哭呀,到学校后我会给你打电话。”


  2

  子惠与樊舸的八年,像是一场两种声音的恋爱。八年的时间,他们总是隔了遥远的距离,靠声音温暖每一个清冷的日子。高考时,因为有轻微的色盲,子惠没能考取樊舸所在的军校,她到了南方一所大学。那时他们都没钱,一个星期只能打一次长途电话。周末的时候,同宿舍的女生们都出去约会了,子惠就拿本书,搬个小板凳,坐在楼下传达室里等樊舸的电话。每次电话铃响,她都会抢在传达室阿姨之前拿起话筒。过尽千帆,终于等来了他的电话,急迫之中,最想说的话,却总也说不出口。传达室的阿姨忠实地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一点也没有避嫌的意思。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说,她在听。听着他温暖浑厚的声音,她那因紧张和期待而紧缩起来的心情,会一点点慢慢变得舒展平缓。

  子惠一直希望樊舸毕业后能回他们的家乡小城,一年后她也会回去。在那里,他们会是一对平凡而幸福的恋人,有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但军校有着子惠所不知道的规则,服从是每个军人的天职,个人的意愿往往变得无足轻重。子惠大三时,樊舸毕业,被分配到西藏亚东。子惠趴在中国地图上找了很久,才在靠近印度的地方,找到了那个叫亚东的小城。樊舸在电话里说,亚东有很大的风和奇异的风景,有时甚至能看到远处巡逻的印度士兵。子惠伏在地图上哭了很久,觉得她那关于平凡幸福生活的梦想,就这样吹落在亚东的风里。

  大四时,学校给每个宿舍都装了电话,子惠不必再到传达室去等电话了。那一年,因为子惠毕业后的去向问题,他们会打很长时间的电话。经常是灯已经熄了,子惠还握着话筒躲在被子里,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间或伴着小声的哭泣。她希望他能调回来,或者,她到西藏去。前者樊舸无能为力,后者他并不赞同。他说,子惠应该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城市,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一直在城市中长大的她,不会适应亚东的偏僻和闭塞。

  可是对子惠来说,再繁华的城市,如果没有相爱的人,也带着些荒凉。尽管樊舸反对,她还是决定到亚东去。如果樊舸无法来到她身边,她还可以选择放下一切去和他团聚。

  樊舸到拉萨来接子惠。西藏的阳光和清风,把当年那个白衣蓝裤的翩翩少年,变成一个面容黝黑清瘦的男人。子惠是第一次到西藏,他们决定先在拉萨停留几天。在布达拉宫,子惠和那些虔诚的朝拜者一样,匍匐下跪。在那些面容恬静安详的佛像前,她许下心愿,从此以后,不管是在哪里,她和樊舸,朝朝暮暮,相伴相随,再也不要分离。

  在拉萨的两天,子惠一直有些头晕和胸闷,樊舸说那是高原反应,要她多注意休息,但她没有在意。在动身前往亚东的前一天,她突然晕倒在拉萨街头。

  子惠醒来后,樊舸握着她的手坐在床边。医生以为他们是内地到西藏来旅游的恋人,告诉他们必须尽快返回。子惠的身体条件,并不适合到西藏这样的地方来旅游。子惠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天花板流泪。她放下一切来到西藏,却没想到,她与樊舸,却仍然只能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彼此遥遥相望。

有一种爱情的名字叫成全

[ 1 2 ]
有一种爱情的名字叫成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