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 乌鸦的葬礼[作者:凡一]
· 鸭子小传[作者:凡一]
· 美人鱼的绝恋
· 紫蝴蝶
· 穿越阳光的爱恋[作者:霜
· 乱世秀女情
· 哭泣的茉莉
· 第五大道
·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 保护费
· 仙人球
· 一封陌生女孩的来信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森村诚一 2006-7-7

 
  所谓的“住宿证明书”,住宿客人一多,服务员就不可能将客人的脸一一记住,为了与外来客人相区别,旅馆方面向住宿客人发放一种起证明作用的凭证。倘若没有这种凭证,住宿客人外出(外出时原则上要将钥匙寄放在总服务台)有可能会将钥匙交给不怀好意的外来客。或者,因为住宿客人在旅馆内的各种消费在离开旅馆结账时一并支付,所以担心外来客会冒充住宿客人白吃。

  房间钥匙也是住宿客人的一种证明,但这是一间客房一把钥匙,两人房或三人房的住客有部分人外出时,就没有作为住宿客的证明,所以无论如何也需要发那种凭证。

  住宿客人在领取钥匙、或在餐厅、酒吧饮食后离开结账时都要出示证明书。

  “旅馆登记卡是客人订房时填写的吗?”

  “原则上是那样。”

  “你说原则上,就是说,还有例外吗?”

  “有时代理人比客人本人先到,代理填写。”

  “为什么要那么做?”

  “是因为行李由司机或秘书先送来。这时放在寄放处还不如先订好房间,所以就由代理人填写,订好房间后将行李搬进房间里。”

  “于是,本人实际还没有到达,但旅馆方面却已经订好房间了。”

  “用行李看作是人已经到达。”

  荒井刑警代替山田一边记录着要点,一边心想,桥本是本人的笔迹,而且即便是本人先到(上午7点左右),后到是绝不可能的(因为他去了台北),因此这个例外可以不考虑。

  “那种时候,就将住宿证明书和钥匙交给代理人吗?”

  “是的。”

  “代理人以后能见到本人,将房间钥匙和住宿证明书交给本人是最好了。但是,遇不上本人时怎么办呢?”

  山田问得切中要害。虽然年轻,但毕竟是本厅搜查一课提拔上来的,名不虚传。

  住宿登记卡上桥本的亲笔之谜暂且不管,倘若有同案犯(或是代理人),假设用某种方法代替桥本办理订房手续之后,却不能碰到桥本,桥本实施杀人后从福冈回到旅馆(或许是第一次到旅馆)来时,倘若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号码,又没有带住宿证明书,就无法进入房间。那么,进房间收拾行李后装作关在房间里工作了一整天后结账离开的招数就没法使用了。虽然也有不进房间就直接去结账的办法,但连房间号码都不知道的人怎么能算清自己房间的房费呢!

  山田就是要追查这一点。但是,服务员满不在乎地说道:“那种时候,代理人可以将房间钥匙和证明书留在钥匙柜里。”

  “不过若是那样的话,以后本人到达时,就搞不清是不是确是本人了。”证明书是一种住宿证明,外出的客人来领取寄放在总服务台的钥匙时就应该出示。否则只要说出房间号码,人人都可以领取钥匙,那么就会发生混乱。而且,即便没有恶意,客人也常常会记错自己的房间号码。

  “不必那么死板。客人中常常有人丢失住宿证明书,或忘记房间号码的,那时只要出示名片或什么东西,证明是本人,就补发住宿证明书,钥匙也给他。”

  “将房间号码忘记呢?”

  “住宿客人的名字和房间号码都同时登记在住宿客人的名册上,所以查到名字就将房间号码告诉他。”

  “那么,外出回来的客人问自己的房间号码领取钥匙进房间后,马上结账离开旅馆,这就很引人注目吧?”

  山田的语气亢奋起来。倘若有“代理人”,就没有时间与上午8点10分乘坐日本航空公司725航班的桥本见面。桥本于同一天22点20分乘坐日本航空公司330航班回羽田赶到新东京旅馆时,既没有住宿证明书,也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号码。

  桥本为了进自己的房间,要与总服务台接触!这对以前尽以为是从备用楼梯等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潜入自己房间的警方来说,是一个新的发现。但是,星野却非常冷淡。

  “未必如此。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我们这里说是总服务台,但也有五百套客房,所以分成负责受理订房的接待组、负责留言和查询的问讯组、邮件组、会计出纳组等。寄放钥匙和查询房间号码都由问讯组专门负责。因此,各个组只能顾及到自己眼前的客人。而且柜台又那么长,客人在那一头问讯组领取钥匙后即便马上跑到这一头出纳组结账离开旅馆,这种动作的连续性没有人看见,所以不太显眼啊。”

  服务员有些显耀似地指着总服务台的柜台。那总服务台的柜台虽然比不上皇家宾馆和护城河旅馆,但也相当长,并且很美观。对着钥匙柜左边的尽头是问讯组,依次是邮件组和接待组,右端是出纳和外币兑换处。长度大约有二十米左右。

  因此,各组都竭尽全力地接待着自己眼前的客人,难以捕捉客人的连续动作。但是,桥本接触接待组的可能性很大。即便旅馆的分工很细,被切成了片断,他的动向也应该留在接待组。

  这需要在以后进行证实。

  “桥本订房以后,假如他外出了,钥匙就应该留在钥匙柜里。你没有注意到吗?”

  只要住宿登记卡上的谜没有解开,全都是假设。倘若在假设的基础上再设假设,就是,倘若有代理人→桥本和代理人没有时间接触→那么代理人将钥匙寄放在总服务台→于是桥本领取房间钥匙的机会就只有在总服务台→那么桥本的房间钥匙和住宿证明书,在代理人办完订房手续(目前还不知道是用何种方法)后,到桥本从羽田赶来的大约十一个半小时的空白时间(准确地说应扣除代理人往房间搬运行李的时间)里,是被保管在总服务员的钥匙柜里。

  桥本肯定从一开始就不在房间里,这事没有必要向服务员解说。

  “那也是问讯组的工作,但白天不核查钥匙。客房有五百套,哪个房间外出,即钥匙在钥匙柜里,哪个房间的钥匙不在,的确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很清楚。”

  星野断言道,这对桥本更加有利。只要没有人提醒,总服务就不会对钥匙柜一一注意。客房倘若事先挂上,“禁止入内”的牌子,无论服务员还是来访客人都绝对不能进房。因此,就无法分辨住客在房间里还是外出了。

  且慢!——山田克制着自己的兴奋。刚才的一系列假设中,有一个是代理人将钥匙寄放在总服务台。倘若真是如此,就说明代理人也接触过问讯组。

  山田询问这一点。

  “将钥匙交给住客时,都是亲手递给对方的,但住客在外出存放钥匙时,将钥匙投进钥匙柜里。”

  对山田的提问,服务员指着总服务台上敞开着的、像信箱般细长的孔答道。两名刑警将目光朝向那边时,正好有个住客模样的人像投信似地将钥匙投进那个孔里。孔的下方放着一个小篮,篮里的钥匙装满时,问讯组的服务员便分别将它们放回钥匙箱里。

  与职员一把一把地受取不同,这能省去很多工夫。虽然是中等规模,但这里同样是拥有五百套客房的“服务批量生产工厂”。

  因此得知,代理人不接触问讯组就能为桥本留下钥匙。只要验明住宿证明书是本人的就能得到钥匙,所以代理人也许会撕碎了扔掉。对!在扔掉之前用它在食堂里吃饭。

  “最后再问一点,结账退房手续是怎么办的?”

  山田刑警窥察着服务员渐渐显得急躁的模样,追问道。

  “就是客人想要离去时来结账。那时将账结清,钥匙归还,总服务台才作为结账处理,整理房间,准备迎接下一个客人。”

  桥本是归还钥匙结账的,所以由此得知,桥本从机场赶回来不可能不知道房间号码就去结账。

  “明白了。NM和10月1日夜里10点到11点钟值班的问讯组人员,现在还在吗?”

  山田刑警对星野的提问到此暂时打住。

  日班和夜班的交接班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运气好,他们相继见到了NM和问讯组的服务员。

  先见的NM约莫四十多岁,体态肥硕,颇有旅馆“夜班经理”的气派。

  “妨碍你工作了,非常抱歉。”

  荒井刑警再次接替山田开门见山地提问道。NM毕竟老练,内心里肯定感到很烦,却没有像刚才的服务员那样流露在表面。NM的陈述和上次一样没有任何新的东西,但荒井却从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NM的办公桌位置。办公桌正好在总服务台柜台的右端。就是说,像孤岛一样被孤零零地搁置在外币兑换处前面偏右的大厅里,正对面正好是位于柜台左端的正大门。

  因此,倘若桥本打招呼时NM正坐在办公桌边,那么桥本就是朝着离开旅馆应该去的正大门相反的方向走去。也可能是看到NM后才转身过来的。但是,出纳组和NM的办公桌之间有两根粗粗的柱子,相互成了死角。

  荒井马上向NM确认这件事。

  “我的确坐在那里呀!当时我在看日班移交的交接本,突然喊我一声,我吓了一跳。”

  “当时你一眼就认出他是皇家宾馆的桥本?”

  “不!哪里!在我以前工作的旅馆里举行YHA聚会时,我们只是交换过名片,我几乎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他先认出我来,我很失礼呢!”

  “那个叫YHA的聚会是什么时候召开的?”

  “记得是去年的5月份左右,皇家宾馆刚刚开张,正是很热闹的时候。”

  “那么你几乎忘了,对方却还记得吧。”

  “是呀。年轻有为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啊。”

  “你调到这家旅馆来,给桥本寄过通知吗?”

  “没有!不过,行业杂志上刊登行业内和有关人员的人事变动消息,所以会知道的。”

  NM的回答很爽快。两人接着又去问讯组,而且得到了很大的收获。问讯组的一位服务员证实,10月1日夜里快11点时,有个桥本国男那样的人说丢失了住宿证明书,连房间号码也忘了,出示汽车月票领了钥匙后才走。

  桥本连自己房间的号码都不知道。这是因为上午11点24分时订房的人不是他,而是代理人。

  桥本的最后堡垒的一角崩溃了,两位刑警高高兴兴地回到搜查本部。这时是12月28日的夜晚。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