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 乌鸦的葬礼[作者:凡一]
· 鸭子小传[作者:凡一]
· 美人鱼的绝恋
· 紫蝴蝶
· 穿越阳光的爱恋[作者:霜
· 乱世秀女情
· 哭泣的茉莉
· 第五大道
·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 保护费
· 仙人球
· 一封陌生女孩的来信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森村诚一 2006-7-7

 
  3

  翌日下午,委托东大法学教研室进行的解剖鉴定出来了。鉴定结果如下:

  一、死因由刀刺中心脏产生的心脏损伤,以及引起的出血。胃内查出少量的巴比土酸盐类安眠药,但据推算,药量对死因没有影响。

  二、死亡推断时间昭和40×年7月22日凌晨1时至2时之间。

  三、刺伤部位及程度伤口与身体呈直角处于左侧第四肋骨间腔侧胸部,长2.6厘米,宽0.2厘米。伤口靠近身体中央一端为刀背,例胸部为刀刃。刀背处的伤口边缘有若干表皮脱落。伤口深12厘米,与心壁呈直角刺透心室,抵达左后肺。

  四、凶器的种类及用法是用刀尖极锋利的生鱼片菜刀模样的单刃刀器,自上而下笔直刺入。

  五、尸体血型A型。


  4

  “这起案件,大家来分析一下。”

  村川警部说道。参加搜查会议的村川班刑警们显得极其疲劳和焦灼。在麦町署设置搜查本部已经有二十天了,侦破走进死胡同毫无进展。搜查一课由九个小组组成,每个小组设七八名刑警。治安值班实行轮流制。在案件发生时,当班的小组以主力参与侦破,但这是有“运气”的,有时还没有进入侦查程序就迅速破案,有时即便搜查员不分昼夜地四处奔跑,放弃节假日的休息,仍会走进迷宫里。

  侦查一旦走入迷宫,冷言冷语便会迎面而来,而且人手会被每天发生的新案件不断抽走。侧目看着那些很晚才设立的其他案件的搜查本部为破案而举杯庆贺,会感到脸上无光,不得不打起精神奋力查找不知躲在哪里发出冷笑的凶手。尽管如此,能继续追查还不算丢脸。倘若案件还没有侦破就将搜查本部解散,那时的遗憾才真让搜查员们无地自容。

  护城河旅馆凶杀案,看来正好是这一类骑虎难下的案件。

  “我们把已经查找到的线索整理一下吧。”见没人主动发言,村川警部又开口说道。

  “现场没有发现凶手的遗留物品,化验出来的指纹和掌纹全都是被害者和那个叫有坂的秘书,以及吉野文子的。其他如衣服纤维、血迹、发毛、唾液等能确定或查找凶手的线索什么也没有留下。即便没有死因鉴定,从尸体状况来看,显然是他杀。尽管大家都已经知道,但我还是来例举一下推定他杀的理由吧。第一,最重要的就是没有发现凶器。倘若是自杀,一般在尸体的附近都会发现凶器。自伤后再将凶器扔出窗外或藏到柜子里,这样的例子很罕见。伤口这么深,被害者片刻就会死亡,何况窗户是固定式的,无法开闭。不要说室内,就是现场周围一带都没有发现凶器。”

  “第二是手的位置。被害者是右撇子,但右手手掌朝上放在臀部下面。用刀自杀的人将用起来顺手的一只手放在身体底下,显然这不符合一般常识。”

  “第三是被害者的体位。想要自杀的人会采用最难用力的仰卧吗?”

  “第四是伤口深度。一名仰卧在床的七十多岁老人,能用刀扎入自己的体内、深度达到穿透心脏直达后肺吗?”

  “第五,观察被害者的伤口,与身体呈直角左偏,刀背朝着身体的中央,刀刃朝着侧胸部。用被害者的体位图谋自杀,握凶器时一般应该反过来,握时刀背朝着外侧。于是,被害者是右撇子,因此伤口的刀刃和刀背两端应该反过来。”

  “第六是毛毯和睡衣。自杀者无论使用多么锋利的刀器,都不会隔着衣服往身上刺。这起案件,尽管布料很薄,却是正经八百地穿好睡衣盖上毛毯,隔着两层布料往下扎。”

  “第七是致死手段。自杀手段中最便捷最常见的是服毒,其次是撞车、上吊、投水、吸煤气等,有这么多对高龄老人来说方便简易的自杀手段,却选择了最使人胆怯的刀器,这令人无法理解。”

  “何况,被害者的枕边放着药量足以致死的安眠药。奇怪的是,只要多服一些药量就能轻易死去,他却特地服用到有催眠效果便用可怕的刀器自伤。胆小的自杀者常常使用药物合用的方法,那是为了减轻死亡的痛苦。药物和煤气或上吊的组合很多,不会和刀器组合。万一说有,服药时间和刀刺心脏的时间必须很接近。”

  “第八,是从第七引伸出来的,从胃里检查出来的安眠药来看,被害者死亡时的睡眠深度如何,不是很明显,但药的种类是巴比土酸系的深度安眠药。由此可以确定,死亡推断时间正处熟睡的时候。熟睡着的人怎么能自杀?再说,即便药效已过醒来,但想自杀的人服用安眠药帮助入睡,这是无稽之谈。弄错药量少服药而没有死去,便用刀结果自己的性命,这样推测也可以,但经鉴定药量极小,推算下来远远没有达到致死的量。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被害者没有任何企图自杀的理由。马上就要与CIC进行业务合作,这时恐怕是被害者最有生存价值的时候。以上所述大家都清楚,我只是重复一遍,但因为现场情况有疑点,所以我希望在进行案情讨论之前,先确定死者系他杀。”

  村川用牛舌一般的厚舌头舔着厚上唇,往在座的人脸上打量了一番。

  “我们先谈谈现场的情况。3401室的第一把钥匙在被害者枕边的床头柜上。能拿走这把钥匙、同时即便没有钥匙也能让被害者不产生任何怀疑亲自开门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有坂秘书,她是旅馆内部的人。经平贺刑警和吉野文子的证明,她不在现场。”

  “根据尸体解剖推断,被害者在受到凶手袭击时正熟睡着。假设是被凶手敲门或门铃声吵醒,从尸体的情况来判断,来访者必定关系相当密切,而且还是女人。根据此后的调查,得知无论旅馆内外,除了有坂秘书之外,被害者的周围没有这样的女人。从业务往来、亲属关系等情况来看,也没有出现可怀疑的人。房门和内室门都锁着,尤其是内室门,钥匙的旋转方式很复杂。由此推断,凶手是对内部情况很熟悉的人。同时,能打开3401室的第二、第三、第四把钥匙,已经证实在案发时都处于不能使用的状态。于是就产生了一个矛盾:凶手必须是内部的人,但眼下内部的人却又不是凶手。

  “此外,3401室自开张起就一直由被害者专用,外部的人又不能事先将钥匙拿走,也不能偷按钥匙印配制备用钥匙,委托制造商制作备用钥匙也是不可能的。”

  “同时,现场除了房门和内室门以外没有别的出入口,窗户是固定式的,不能打开。即便能打开,在第三十四层的高楼外墙上,既没有攀手也没有踩脚处,上面旋转瞭望台像外伸的阳台一样支出着。也许是高级旅馆的隔音需要吧,顶棚、墙壁除了连老鼠也钻不过去的空调换气孔之外完全密封。”

  “是全封闭的房间啊!”

  桑田刑警终于开口道。

  “是的,而且是双重密室,凶手倘若是外部的人,即便弄到钥匙也无法打开内室门。”

  面对只在推理小说才会出现的离奇凶案,在座的人与其说是困惑,还不如说都是一副不敢轻信这是事实的模样。

  “但是,只要凶手是个大活人,就肯定会发现某处有着能进出这套房间的空间,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发现。因此,根据已知的条件和资料,希望大家分析一下凶手可能进入的方法。”

  村川一闭上嘴,屋内便笼罩着沉闷的静寂。当人们眼看就要忍受不住这种沉闷的气氛时,荒井刑警扬起目光,欲言而止。

  村川摸摸下颚。

  “在平贺君面前很难开口……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对有坂秘书的怀疑。她的现场不在证明太严密了。”

  除了平贺之外,在座的人都连连点头,看来大家都有同感。作为侦查活动的例行过程,村川无法向大家隐瞒平贺和冬子的“情事”。

  “有坂小姐离开被害者身边时向吉野文子问过时间,十分钟后在东都饭店和平贺君见面办理了住宿手续。在登记处查了订房时间,是8点零2分。护城河旅馆和东都饭店的距离无论多么近,离开3401室穿过走廊上电梯,再穿过大厅到门外拦车,在东都饭店和平贺君见面后再登记,这段时间用了十二分钟,即使那天交通状况良好,也是很勉强的。

  “我既没有迷上过女人,也没有被女人迷上过,所以我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向自己钟情的男人跑去,作为女人来说这是最快的速度。她为什么跑得那么急?”

  “这个嘛,你想一想,是跑向自己喜欢的男人身边,这是理所当然的吧。问了时间发现已经迟到了,慌忙跑出去。因为和平贺君的幽会时间是7点半呀!”

  见平贺有些受围攻的模样,内田刑警劝解似地说道。尽管是上班时间之外,但终究是刑警在治安值班时偷偷地在旅馆里和女人幽会。

  平贺几乎抬不起头来。

  “问题就在这里,我感到有虚假。7点半和恋人约会的女人,直到7点50分才发现自己的手表停了,这不可信。在3401室的卧室里还设有闹钟。”

  在座的人恍然大悟,不由惊讶出声。他们想起床头柜上的确有闹钟,案发的早晨还准确地指着时间。有坂冬子不需要向女服务员寻问时间的。

  “等一等!”村川探出了身子。

  “不能这么说,因为有坂秘书问时间是在客厅里。即使内室门开着,她能看到闹钟,也许距离较远,看不出准确的时间。去卧室看闹钟,还不如问问身旁的人更显得自然。而且当着女服务员的面,女人主动走进男人的卧室很不礼貌,才出现了这一招人怀疑的举动。”

  “在吉野送果子汁来之前也能看啊。”

  “即便能够看一看闹钟,或者有坂秘书的手表没有停下,但为了向人证实加班的时间,故意当着老板的面问时间,是白领常用的手段呀!”

  “那么,她为什么不问被害者呢?”荒井刨根究底地问。

  “是啊!被害者也带着手表。但是,有时问同事比问社长更方便些。问老板时间,就好像想早点回家似的,这不好吧。”

  “不过……”

  荒井刑警说着便闭上了嘴,好像无法自圆其说。

  但是,荒井的“不过”,说出了村川和平贺都想说的话。

  有坂冬子的现场不在证明太无懈可击了。正因为它太滴水不漏,刑警们才感觉到有一种虚假,仿佛是由冷酷无比的凶手像精密仪器似地组装出来的。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