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窗外
 
· 过时的鞋,过时的爱情
· 原来幸福就在不远处
· 母亲和篮子里的女孩
· 为爱领舞
· 朋友和情人
· 乡长的故事
· 从六月开始的爱情
· 快乐是一种心态
· 诱惑是一柄双刃剑
· 邂逅
· 燕喜的天空
· 借死发财
 
· 夜航船[作者:明·张岱]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窗外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窗外 2006-7-5

 
作者:痴人梦


  钟小玲几天来右眼皮老是在跳动,按老人们的说法,这是一种不祥之兆。一个不祥的预感袭击着她,尤其是在傍晚,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在深夜敲响12下钟声的时刻,窗外由黑蒙蒙,渐渐地变成黑茫茫,黑魆魆……她的这种预感愈来愈强烈。

  窗外,一片狼籍,古田小区改造已进行了一个多月,昔日热热闹闹的居民宿舍区,因拆迁而只剩下残垣断壁,碎石砾瓦,成为一片空旷的荒野,仅仅就留下钟小玲居住的楼房和与其相邻的另一幢90年代末才修建的七层楼。

  夜幕开始降临,钟小玲从她二层楼的窗台,向窗外望去,外面的一切开始模糊,东一堆,西一垛的碎碴乱石,如同一丛丛杂乱的坟墓;南一块,北一段断墙废壁,幻影成一处处参差不齐的墓碑。一阵风刮起,带动荒野的废纸片、乱塑胶布漫天飞舞,像纸冥钞、引魂幡在荒野里摇曳;扬起的尘土飞砂,似迷雾孽障在乱岗中弥漫。

  小玲心里一阵紧缩,开始有点恐惧感。她虽然不信鬼神,但是在听到别人谈神论鬼时,往往会引起她很多联想。特别是晚上,听到风吹树叶哗哗的声音,她疑心有谁在捣乱,自己的影子移动,也误认谁在跟踪,都二十二、三岁的大姑娘了,胆子还那么小。有人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胆子越小,娇气呀,越是娇气越惹人爱。这次小玲的父亲出国考查,母亲又去照看刚生小孩的侄女,就留下她一个人在家,怎么让她不害怕呢?

  一周前,对面那座四层楼的房子正在拆除时,掉下来的民工的惨状又浮现在眼前。活生生的一个人,一会儿就离开了人世,听说,那人是头部先落的地,血流满面,当他的同事们把他抱起时,从嘴里喷出一团雾状的鲜血,两手还对空中抓了两下,接着……仿佛那伸向空中的手在向她抓来,她更加恐慌了,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定了定神,口里念叨道:别自己吓唬自己。走上前去,关上窗子,然后拉上窗帘。奇怪,窗帘没了,她这才想起,母亲离家时,已把它撤了下来,洗了。因为对面没有了高层建筑,不需要私密性的保护,挂不挂窗帘都没有什么关系。好在窗户外还有一层防盗网。


  窗外的黑幕更浓了,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只有距离窗外十几米左右的两颗大杨树的树枝,在更远处惨淡的灯光映衬下,在风中摇晃,是在摇头?还是在招手?她不敢多看,看着看着,她又会产生许多联想,猜疑,几天来她一直怀疑树上藏着什么,是人?是鬼?她不去想它,也不敢去想它。窗外的风声渐渐地变大了,还发出“嘤、嘤”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哭泣。她的心一阵悸动,两腿也有些发抖。

  在这夜黑风惨的晚上,她不由的想起王络文,高大的坚实的肩膀,温暖的胸膛。假如他能给她陪伴,躲藏在他怀里,这一切恐惧都会云消雾散。回头又想起了朋友兰兰的话:王络文是个懦夫,不是个站着拉尿的!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地做人做事,结果呢?越是怕事,事越多。他在公司售后服务部工作,最远的路程,最重的活,最难的事,首先派他办;用户投诉,扯皮,最难缠的,派他顶着。遇到横蛮不讲理的,骂他一个狗血淋头,他呆若木鸡的站在一旁,只是喃喃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等别人发完脾气,才去检查他公司的产品,该给别人修的修,该给别人换的就换。别人骂他,他还给别人陪笑脸。他说:“摊上这份工作,这是没办法的事。”他都忍着、端着,当别人的出气筒,撒气包。让小玲实在受不了的是,公司的郝总,批评起售后服务部,总是拿王络文开刀。吃柿子捡软,部门经理是董事长的小姨子,他敢批评吗?躲都躲不起。而王络文耷拉着脑袋,从不辩驳,只是嘴巴在蠕动,鬼知道他在说什么,像蚊子嗡嗡的响,别人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蚊子”,一个大男人,叫这个名字多难听呀。钟小玲交上这种男朋友,算是倒一辈子霉,受一辈子窝囊气!是的,络文什么都好,他爱她爱得那么深,那么真!但就是那么胆小,男人呀!没胆量,算什么男人,他不能给人以安全感,就失去了男人最有价值的魅力。于是,经过几次感情的纠葛,最终还是选择了分手。

  人就是这么怪,分手后,她心里总有几分堵得慌,离开时,牵肠挂肚,在一起,又感觉不能事事称心如意,难道爱就是这样的吗?没道理嘛!其实爱就是没道理的!每次闹矛盾,他都小心翼翼的给她赔小心,讨好她。上班时跟着他,下班时尾随她。她不准他跟着,他就离她七八步远,目送她上班,目送她下班。可这一次她提出分手后,他表现得非常意外,他竟坦然的接受了,再也没找过她,表现得那么平静,不像过去那么痴情。但她的潜意识里,他总是跟着她,或许十几步远,或许只有他能看到她,而她看不到她……这次他做得真绝,五天前,他竟从公司辞了职,也不知去向。

  窗外的风越刮越大,带着凄惨的哨声刮向窗棂,她不由自主的走向窗前,只见黑魆魆的两颗杨树,在拼命地挣扎,枝头裹成团,被压下去又扬起。更远处惨淡的灯光突然熄灭了,它是被这狂风吹熄的,也许是狂风把电线扯断了,荒野的小区工地变得一遍漆黑。突然传来哗哗地玻璃粉碎声,也许是楼上邻居的一扇没关好的窗子抛到了地上;轰隆一下,一阵狂风,摧塌了一处残垣断壁,发出惊魂地的巨响。紧张、恐慌,使她一时不知所措,她记起了母亲的嘱咐,要把屋内的所有门窗都关好。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检查门窗。厨房、卫生间、母亲的卧室、客厅,全部检查了一遍。尤其是客厅的大门,明知道已经反锁好了,她又去试了几下,确认无误,她才放心。然后将房内的灯全部打开。小时候奶奶告诉过她,鬼怪最怕是光线。可是客厅的灯,昨天已坏掉了,没有人去修它。要是过去,打一个电话,络文就来了,什么电器呀,水管呀,门窗呀,煤气呀,什么时候出了问题,他随叫随到。现在已分手了,还有什么好意思去叫他呢?

  她只好退守在自己的卧室里,把房门也反锁上。想起络文,现在还几分内疚,真不该那么刺激他,分手就分手吧!干嘛要问他,是不是个男人?

  那天,络文提出去看足球,足球是男人的球,男人爱看足球,因为它充分体现了男人的勇敢,那种拚搏,冲杀,争斗的精神。也怪那天武汉黄鹤楼队不争气,下半场过半,三比0不敌青岛中能队,惹得新华体育场一片嘘声叫骂声。坐在络文旁边的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年轻人,嘴里骂骂咧咧的一直不休:“妈的个×,臭!臭脚,老子三个月不洗脚,味道都比这些狗杂种香!……”突然,黄鹤楼队的郑斌一个直塞,王小诗斜插禁区飞起左脚,球应声入网。一直聚精会神,拿着望眼镜看球赛的王络文大叫了一声:“好!好球!”小平头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火:“好!好你妈个傻×!……”王络文应了一声:“干嘛,骂人?”小平头气更大,球赛眼看就要结束,黄鹤楼队根本就没有扳回的可能,他把气都撒在王络文的身上:“老子骂的就是你!不光骂,老子还要揍你这个不识相的!”说着,一只拳头挥了过来。王络文抬起胳膊挡住了他的拳头,“哐当”一声,望远镜掉在地上,好在小平头身边的女人还算理智,扯住了小平头,不然第二下又跟着上来了。王络文虽然生气,但很冷静,他拾起了望眼镜,望眼镜裂了一个口,破了一个角,还能将就的看,他没做出什么反映,换了一个位子,仍然拿着望眼镜看球。倒是在一旁的钟小玲气哭了:“没出息!你是不是个男人!”当晚,她给他去了个电话,正式提出断交。他无论给她去了多少电话,她都不去接。

  窗外“呜,呜”的风声像鬼哭狼嚎一般。为了冲淡自己的恐惧心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打开了自己的QQ。他,QQ名为“小羊”,他在网上给她送来了一首歌,窗外:

  今夜我又来到你窗外
  ……
  明天我就要离开
  ……
  也曾想敲敲门叫你出来
  想一想你的美丽
  我的平凡
  一次次默默走开
  ……

  过去,她听到这首歌,有一种说不清的忧郁。此时听到这首歌,感觉是,如泣,如诉,如悲啼!使人痛肚断肠。

窗外

[ 1 2 ]
窗外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