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傻子才悲伤
 
· 男人一生中经历的五个女人
· 名旦尚小云生平
· 2006年高考录取分数线
· 谏太宗十思疏教案
· 谏太宗十思疏翻译
· 谏太宗十思疏原文
· 地质学:岩浆岩岩石学
· 岩石学
· 音乐论文
· 再别康桥教案
· 高考作文教案
· 荷塘月色教案
 
· 现场流行病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局外人[作者:韩·可爱淘
· 武林寓言故事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傻子才悲伤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傻子才悲伤 2006-6-28

 
一

从没有人能赢得这游戏,也没有人曾输掉他的生命……


我,黎磊,1972年生人,在旁人眼里,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父母都是省里政坛的风云人物。小时候的关于父母的印象就是他们永无休止的会议,公差。我一直跟随保姆生活。像别的孩子一样牵着父母的手去动物园,成为我未了的心愿。

青春期叛逆,逃课,晚上和兄弟们在街上闲晃,打台球。虽然我对学习不上心,但成绩一直不错,老师也碍着我父母的面子对我管束很松。直到那一次,为了和兄弟们打赌逞强,我半夜钻进学校教务室偷了期末考试的试卷,东窗事发,我被学校劝退。父亲为了退学的事情给了我两皮带,我一声也没吭。倒是一向强悍的母亲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求我收心好好学习,而我在窗外哥们的召唤下推开她,翻窗跳了出去。

母亲把我送到了老家,那是一个并不发达的小县城,周围都是刻苦求学盼望着通过高考改变人生命运的人,我,由最初的不适变为漠然。为了离开这里,为了离开家,我开始认真准备高考。但因为拉下功课太多,我只上了大专线,父亲出面,我被录进了本地的一所普通高校。

进了大学,我也变得和父母一样,表现出极强的权利欲和表现欲,我进入了学生会,校舞队,也就在那里,我遇到了我的初恋女友,云——我兄弟的妹妹。云高挑的个头,漂亮的五官,是学院的院花。每次在她窗下叫她,她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跑下楼投入我的怀里,让我特别骄傲。那时候对幸福的定义就是如此吧。

云的追求者很多,所以我一改过去的坏脾气,对云百依百顺,她不喜欢我吸烟,我马上把所有的烟都扔到垃圾桶里,从此后再没有在她面前抽过一只烟。她喜欢学习好的高材生,我拾起书本每天开夜车到三点,在期末把一等奖学金放在她面前。

云在我的呵护下越来越依恋我,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呆到宿舍快要关门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每次我都站在门口看着她上楼,从窗口探出头来向我挥手再见,我才离开。

1993年3月8日,我至今无法忘记的日子。参加学校的舞蹈表演后,一起吃夜宵,赶回宿舍的时候已经12点半,云怕被守门的阿姨责怪不敢拍门,她怯怯地问我怎么办?我看出了她眼神中的期待和犹豫,我说,要不,我们去宾馆吧。我给你要一个房间,我再回宿舍。明天一早我去接你。云,低下头,没说什么。我拉着她的手,向学校的大门走去。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的心情很复杂,想要又担心被她拒绝,更多的是担心自己第一次的表现让她不满意。不长的路程,我的手心紧张地满是汗。到了宾馆门口,我先进去登记,云在门外等我,把房号告诉了云,我先上去,5分钟后她再上来,那时候我们还是很羞涩的,不像现在的孩子去宾馆喜笑颜开的相拥着去开房间。等待的5分钟,我坐在椅子上,呼吸起伏不定。我盯着电视机黑白的屏幕,脑子一片空白,直到听到云,轻轻的敲门声。我打开房门,一把将她拉进来,搂在怀里,长时间的,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云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越来越厉害。我低头找她的嘴唇,很干,有一点裂,我的嘴唇盖上去,用舌头将小小的裂口一点点地润湿。我喘着气舔着云的耳朵,在她耳边问,我不走了好吗?云,试图从我的怀中挣脱,我用劲地抱紧她,第一次霸道地对她说,做我的女人吧。

云的身材很匀称,不愧是练舞蹈出身的。我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她一直微闭着眼睛,不敢看我。我想,当时我一定双目充血,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的裸体,这和以前在黄色小说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我小心而笨拙地将云的裙子褪下,云一直在本能的躲闪着,这加大了我的难度,同时也更让我亢奋。我问她,我们去洗澡吧。云睁开眼睛不停地摇头,我又说,那,你先洗?云不说话,我将她抱到浴缸里,帮她调好了水,轻轻的掩上门。**着床,看着床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散乱,嘴唇因刚才的热吻而有一些肿胀。我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想象着云修长的身体在蓬头下扭转的样子。云很快的出来了,双颊潮红,身体被浴巾包裹着,曲线动人。她说,我洗好了。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我闻到身体散发出来的芳香。在浴室里我匆匆的冲了水,又用香皂将自己的下体洗了两遍,它竟一点疲软的迹象都没有,我骄傲地对镜子里的自己咧嘴笑了笑。

第一次的感觉并不好,我刻意地掩饰着自己的紧张,又担心会把云弄疼,就这样,一个晚上终于在黎明时分完成了“任务”。云,疲惫的蜷缩在一边,头发湿湿地贴在额头。我从背后抱着她,问,疼吗?云不说话,我用手轻轻扳过她的脸庞,潮湿,又分明不是汗。

从浴室出来,云保持着原先的姿势趟在那里,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的低落,和我神清气爽的感觉形成鲜明的对比。我不知道是因为她后悔给了我还是因为我的技术不好让她失望了。我只是觉得非常的疲倦,只想倒头睡一觉。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几乎每个女人在失去了童贞之后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恐惧的表现,即使对方是自己深爱的人。

大四实习的时候我和云在校外租了房子,过起了小日子。那时候,虽然父母每个月给我的钱不少,但我的开销也大,所以每个月都入不敷出。我开始和兄弟做起了小生意,开过租书铺,卖过体育用品,有赚有赔。最艰苦的时候,我和兄弟每天偷着去学校的鱼塘钓鱼解馋,开一瓶廉价的啤酒,云靠在我的怀里,大家谈笑着,明知是白日做梦也觉得异常的惬意。

大学毕业后,父母为我安排了当时很不错的工作单位。那时候年轻气盛,满腔的热血和抱负,一心想在工作上好好表现得到领导的器重能有大好的前途。加班,陪领导吃饭,帮领导挡酒,陪领导打球,成为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那时候我从不迟到早退,工作兢兢业业,酒桌上也兢兢业业。已经不记得一场酒局要去洗手间抠多少次喉咙将酒和菜吐出来,不记得多少次,拖着摇晃的步伐回到宿舍,趴在地上睡着。直到我因为胃出血住院,才想起我和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了。我呼她她不回,出院后我去她单位找她,我们在她单位附近的小饭店吃饭,她对我很客气,客气的让我觉得陌生,一顿饭,我们说的不过5句话。“你还好吗?”“嗯,还好,你呢?”“我前段时间住院了。”“是吗?现在没事了吧。”“已经好了。”“那就好。”。。。。。。吃完饭,她突然说,你不用送我回去了,有人送我。我看到门外停着的小车,明白了一切。看着她依然婀娜却和我背向而行的背影,我感觉呼吸艰难,胃里的食物在翻腾。我很想跑上去抓住她的手,却半分勇气也没有。她在车门边停了一会,开门。两天后,我收到了她的信,信很简短,一把钥匙从信封里掉出来落在地上,顶当作响,我没有弯腰去捡,我知道那是我宿舍的钥匙,捡起来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的初恋就这样在自己的疏忽葬送了。很长时间我都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因为失去我分外的思念云的一切,好几次我站在她单位门外看她下班,看她一个人优雅地走,偶尔看到那辆车,看到她上车时伪装的笑容。除了深夜的恍惚和痛苦,白天,我更疯狂的工作和应酬,全然不顾自己刚出院不久。就这样,我遇到了小丽。小丽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报关员。从家乡的小县城考上大学,大学期间刻苦学习得到了留在本地的机会。看到她让我想起高考前被父母送到老家的那段日子。

小丽容貌一般,衣着朴素,放在人群中绝对是不打眼的那种女孩。但是她性格耿直,积极,办事风风火火,有一点像男人。有一次又是和他们单位应酬,她被灌了不少酒,看她绯红的脸,无奈倔强混杂的眼神,我竟有一点心疼。我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在这个城市里立足,扎根下来。我把她送回宿舍,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从背后抱着我,无力拥抱,我却无法挣脱。说实话我对她还没有到交往上床的那一步,我并不想对她负担一份责任。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云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缠绵的画面,欲望突然升腾起来,性,报复,放纵,夹杂在一起,我转身将小丽抱在怀里,想象着征服云那样去征服了她。第二天醒来,我看到已经衣衫整齐的小丽,有一些诧异和后悔,看着她平淡无奇的容貌和身材,在阳光中我竟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她做自己的女朋友,我无法克服自己的虚荣心。只是当我起身看到床单上那一片血迹,我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道德上,逃不掉了。从那天开始,我撒谎越来越高明,对她,对自己,谎言说了一万遍也会变成真理,就如同我对她说我爱你,说了一万遍,我几乎相信自己是真的爱上她了。随着交往的加深,我发觉我们在许多地方的不协调,她的小农意识,斤斤计较和琐碎,她的急功近利,最主要的是,我们太过相似的暴烈的性格。我们频繁的争吵,之后升级到摔东西,每次争吵完后,看着满地的碎片我总会后怕,我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曾经很多次,想提出分手,但是当我看到一向强悍的她在我面前掉下眼泪,每每这时,我就想起我母亲,女人,即使外表在强势也是脆弱的,说了一半的话又被吞回去。

那段日子,混乱,我的上级领导因为受贿被双规,从外省调了另一个领导,我之前所有的心血功亏一篑。我开始考虑辞职,出国。就在我准备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母亲突然中风住进了医院,我日夜守候着她。母亲和父亲,是很好的战友,却不是合适的夫妻,他们都太过好强,过去忙于革命工作无暇发生矛盾,离休后家里却开始战火不断。那段日子我被搞得身心俱疲。工作的失意,家里的突变,还有感情上的不顺遂。每天一下班我就去医院,一来照顾母亲,二来逃避现实的压力。母亲出院后坚决不愿意回家住,要求和父亲离婚。当时单位分给我一套两室一厅,但优先分给已婚者。我向小丽求婚。我们交往了5年,也应该给她一个名分,爱情,是什么,在云离开我之后我已经不奢求了。母亲曾经找我谈过,劝我认真考虑,她觉得我们并不适合,因为我们曾经在家住过一年,但我还是决定结婚,我甚至天真的有所期待,婚姻可以改变一切。我们找熟人很快的登记,没有摆洗酒,甚至没有拍昏纱照,我知道小丽很期待,但我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小丽的家人也没有坚持,他们觉得她嫁进了我们家是十分风光的一件事,也不敢要求更多。

父亲因为母亲这一闹改变了很多,收敛起火暴的脾气。做了一辈子领导干部的人,低下头道歉,在我们的劝说下母亲搬回家,我们则每天回家吃饭,让她不会感觉太冷清,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小丽不会做饭,在家也是我做,做两个人的不如做四个人的。

毕业10年,我已经从一个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变成了懒散乏味的居家男人。我已经不再需要陪领导应酬,事业上看不到太多的前途,我开始将精力投入到股市,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我每天都泡在网上买进卖出,既可以打发空余的时间也可以增加一些收入,毕竟工资实在不多。小丽辞职后跳槽到一家空调公司做销售主管,她的忙碌和我的闲散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日渐增加的收入和压力使她的脾气越来越坏,而我的忍耐力却也越来越好。看到她每个月长长的通话清单,看到她回到家累得不想吃饭的样子,会心疼。尽管有很多的不协调,但长年的相处已经让我们之间产生了一种亲情。就如同每天早上吃面包,尽管乏味,却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吃不到是否会不习惯。我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懒人。我想我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平淡地过下去。

一年后,小丽因为商场的争斗被排挤,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公司。那一年她30岁,我们计划要一个孩子,结果努力了半年,却没有任何的成效。到医院检查是因为小丽多年前流产没有处理好留下炎症,只有炎症医治好了,才可能怀孕。她很后悔,但当年那也是我们必须的选择,我心里对此一直很内疚。一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太大进展,医院方面的回馈并不乐观,问题越没有当初想象的简单。再加上之后之后求职一直不如意,毕竟她已经是一个30岁的女人,竞争力已经大不如前。小丽的个性变得敏感而古怪,她总是问我一个奇怪的问题,并且对我严加看管,甚至有时候让我在朋友面前感到十分没有面子。那段时间碰上股市低糜,我的资金被套,我的心情也十分恶劣,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温柔好脾气,我们的暴力冲突越演越烈。

我开始沉醉于网络世界,而小丽则每天雷打不动的坐在电视机前看一部有一部的恶俗的电视连续剧。我们除了争吵几乎没有交流,因为她在治疗,我们连性生活也省略了。说实话,面对小丽那已经如我自己的身体一般熟悉的身体,我早已经乏味,性生活不过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2002年底,我的生活被一个叫鱼儿的女孩子打乱了。她是我的一个网友,精灵一般的女孩子,时而缜密成熟,时而洒脱不羁,有时候又天真得像一个孩子。我开始习惯于每天按时到办公室,泡一杯咖啡,打开电脑,寻找和等待那一个头像的亮起,和她聊天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有着那么多相同的兴趣,旅游,电影,音乐,还有很多对生活相似得太多,更有意思的是,我们竟有一些相似的怪癖。我就一直沉醉在这种自由而愉快的氛围之中,有一些忘乎所以。直到有一天,鱼儿突然打了我的手机,之后质问我,为什么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我惊醒之后慌张,虚荣和某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目的驱使我随口欺骗了她,我说,那只是我的女朋友,我还没有结婚。虽然没有表白和承诺,但我知道,在我们彼此的心里却已经完全不同的定位。我用了一天,反复思索,这个我没有见过,连声音都没有听到过的女孩子究竟依靠怎样的魔力让我已经平静的心湖搅动。当我预见到生活可能被打乱的时候,我仓皇地逃离了网络。

2个月过去后,有一天无意中打开QQ,见到鱼儿,我以为一切都平静了,过去问好,鱼儿也用平静的口吻和我说一些不相干的话题,之后她突然问我是否可以帮她复印一些资料,我考虑了一下,答应了,她把资料发过来,之后坐公车过来取。这是我第一次见网友而且是见一个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的人,忐忑而期待。拿着文件走出大堂,远远地看到一个女孩子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明黄色的绒线外套坐在台阶上。我走过去,她突然站起来,冲我笑笑,秀气的五官顿时生动起来。灿烂而富有亲和力的笑容,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沉下去。我们一起吃晚饭,不知不觉的聊到9点多,她提出到我的办公室看一看,当看到那一台电脑时,她突然笑起来,哈,这就是你每天和我废话的机器阿~~这一次见面之后,我们继续着网络聊天,很少见面,但是我可以感觉到自己正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所牵扯。鱼儿在我面前展示的是我认为不可能拥有的生活,那种丰富而愉悦的精神满足。那一天,晚上10点鱼儿给我打电话,问我一件事,小丽不知道为什么,不一不饶,一口咬定我们关系不一般,一定要我给她一个解释。之后又是重演一般的争吵,摔东西,面对小丽的歇斯底里,我始终沉默,厌倦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我不知道自己一直坚持的是什么?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第二天一早,小丽打电话给鱼儿,声讨了她,而鱼儿莫名其妙的被拉入了战局。当天下午,小丽出差。我约鱼儿出来道歉,鱼儿把我带到一个酒吧,听一些老歌,追忆似水年华。一种巨大的对失落以及拼命想抓住什么的情绪笼罩着我,我第一次拥抱了鱼儿。之后我带她回家,在音乐中一遍又一遍的作爱,握着她的手入睡。醒来,看到她穿着我宽大的T恤在厨房煮早餐的样子,我只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停留。我们没有免俗的越过了那一条边界,尽管我们都曾努力地控制住情感,但是,我们谁都不是神。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痛苦中纠缠着,我时而疯狂,充满勇气去结束过去的婚姻开始新的生活,但时而又丧气的一点斗志也没有,我害怕鱼儿真的和我生活在一起会失望,或者她根本就不会和我一起生活,我不配她,我是一个已婚的男人,而她则是正值妙龄有美好前程的女子。我曾经想过结束,为了不见她,我把自己灌醉之后,编造一些拙劣的谎言,让她厌恶我。我万万没想到鱼儿是这样一个有韧性的女孩子,她用柔情编织成一个网,将我罩住。她永远不要我说对不起,不在我面前哭,即使我对她的伤害让我自己都良心不安的时候她依然只是静静的不说话。我和小丽认真的开始谈离婚,其实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谈离婚,过去我们曾经也谈过,但这次,小丽看到了威胁,而且是这样的强大,她彻底崩溃了。她将我送她的手镯从楼上砸下去,摔得粉碎,之后她冲下楼去一片片的找回来,粘好。她整夜整夜的哭,不吃饭,我搬回父母家住,偶尔回家,看到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她瘦小的身躯在诺大的床上渗透出一种让人窒息的忧伤。我和母亲谈,她说你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要你认真的考虑,结果。如果你真的觉得过不下去了就离婚把。

看着70多岁的老母亲,想到每次我们吵架之后无处可去,看到我回家,她担心而又欲言又止的神情,我一阵的心酸。我没有太大的本事,却连让他们放心,过一些安乐的日子都做不到。我开始认真的安排结婚的事情,写协议书,疏远和鱼儿的来往,以为我不想让她背负第三者的骂名。就在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的时候,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她是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她通知我告诉小丽,下周二去做手术。我才知道,小丽需要做一个手术,但风险很大,以后是否能生育的希望就寄托在这里。我陷入了更巨大的痛苦和挣扎之中,两天,我关掉手机,一个人去了另一个城市。我再一次放弃了我的爱情和期望中的生活,选择了道义。改写我生命的机会全部被我放弃了。我再次人间蒸发,我无法去面对鱼儿,我害怕我见到她一切的决定又会被推翻。我带着小丽到大城市的医院去治疗,回来的时候我从朋友那里得知鱼儿因为我的消失也生了一场病,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听到这些,我已经没有悲伤,我所有的气力都用在了不断的妥协,放弃,傻子才悲伤。

傻子才悲伤

[ 1 2 3 ]
傻子才悲伤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