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一只玉镯子
 
· 友忆
· 父亲的草地
· 干净的是泥土
· 心中的小火炉
· 馒头与婚姻
· 衣服的命运
· 与你分享“黄金规则”
· 周末,谁来陪我谈情说爱
· 母亲的不眠夜
· 我从来就没有走远
· 回家的感觉真好
· 狐狸不会成为王妃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一只玉镯子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一只玉镯子 2006-11-3

 

作者:冷乐舞圣


在一家常去的服装店旁,有家珠宝店。每次路过,都要睁大眼睛,痴痴地望望那些与自己无关的高贵而美丽的玩意儿。

有一次,还是这样边走边张望时,老板出来了,我目光来不及躲开,她笑容温厚地招呼:"进来看嘛。"因了那笑容,竟忘记了囊中羞涩,支了破自行车,走进店里。里面已有三五个顾客,唧唧喳喳地挑选着首饰,一色的贵夫人行头,越发衬得我与珠光宝气的店铺格格不入。柜台里各色宝石熠熠生辉,眼睛怕疼似的不由得微微眯着,目光从那些宝贝上一扫而过,不敢留恋。想世间好东西多的是,不属于自己的,别说眼红,竟连看都不多看,想到自己也有这等的修养。默默感叹着准备离开时,眼里忽然撞进样东西来--就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居然摆放了一些玉器。有拴着红丝线的玉佩,古朴的扳指,最多的还是大小不等、颜色各异的镯子。我不错眼珠地盯着其中的一只,它显得比其他的颜色要沉得多,光泽也赶不上其他的镯子,再看看标价,竟然也要三千多。暗暗叹口气,决心走掉。

直起腰来,恋恋不舍地看它最后一眼,一转身,迎着老板的笑脸:"爱了就拿上嘛。"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太贵了。""你先试试,价钱还可以商量。"说着,就从柜台里拿出来,放在我手里,也许是光线的原因,镯子一下子亮了,发出柔柔的绿光,老板指着上面暗绿色的花纹,说那翡翠的面积如何大,杂质如何少……我不以为意,轻轻抚摩着,感受着它的清凉,戴在腕上。老板忽然停住了介绍,惊喜的看着我腕上的镯子:"咦,你戴进去了!"我不解地看着老板,她说:"好几个人也看上了这个,就是……"她的话说了一半,忽然刹住了。我好奇地盯着老板的眼睛,她却看定了镯子,似乎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我疑惑的仔细看看镯子:"怎么了,就是什么?""买首饰就买个心病,你爱就拿上呗。"老板娘顾左右而言他。我更觉蹊跷,审视着手腕上绿莹莹的镯子:"这,是旧的?退换的?有裂痕?""那怎么会?如果是旧的,那不成文物了?能是这个价?哎,实话实说!这个镯子可能有点扁,很多人戴不进去,要不早就卖了。""扁着呢?"我听了她的解释,怎么也不相信,看着明明圆圆的呀。我想取下来仔细瞧瞧,却怎么也退不下来。刚才怎么戴进去的?"你这什么东西呀!戴上取不下来!这可怎么办?"

店里其他顾客、店员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出起了主意。试过了香皂水,又用凉水浸得我手臂麻木,最后抹上了润滑油,还是不起作用。只是镯子在这番折腾下更显得润泽灵动。老板似乎也有些慌,这阵儿店里顾客格外多起来,也许是怕影响生意,她一直温婉地笑着,后来竟然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再不行,就算送你了。玉,就讲个缘分儿。""那怎么行,紧箍咒一样,还不把人急死!""别急,别急,你暂坐那儿,过会儿咱好商量。"

看着那么多顾客,我默默的听从了老板的建议,茫然地立在富丽堂皇的珠宝店内,不知所措。"嘀嘀嘀--嘀嘀嘀--"包里的电话也焦急地吵起来,电话是丈夫童茗打来的,叫我早点去婆婆那儿,我忽然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我走不了了,你快来英特纳珠宝店。"童铭一听也急了:"你损坏人家东西了?!……""不是,反正你快来就知道了,要不,你带点钱……"电话那头,童铭无声地怒吼一声,挂了电话。

十分钟后, 童铭出现在我眼前,我扬起左臂,丈夫看着我腕上的镯子,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脸色柔和了:"想买这个?行,你喜欢就买下。""可这个……""多少钱?很贵吗?"我们正商量着,老板凑了过来:"就是,你看你先生好眼光嘛,喜欢就买。""可这个得一直戴着,取不掉。"我边脱镯子边把刚才的诸般努力讲给他听。童铭似信非信:"那怎么会?能戴进去就能取下……"他说着就来捋,轻轻一下,镯子就在他手里了。我如释重负,老板娘更是欣喜异常。我推着童铭就要走,他疑惑地看着我:"你不是想买吗?怎么……""算了,戴进去取不了,还那么贵!""别急着走,价钱可以商量嘛,买东西讲究个缘分。今天赔本就赔本,这个镯子就买你了。"童茗不顾我的反对,三两下就讲好了价格,他把发票装进兜里,把那个精美的首饰盒塞到我手里。

回到家里,童茗喜滋滋地取出镯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我心里闷闷的:"你要是能戴就好了。"话一出口,才觉得重了,张口结舌地瞅着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恼,反倒拿过镯子要给我戴:"我就不信还有戴进去取不了的!"说着就往我的腕上套。我恐惧地躲着,童茗紧追不舍:"大不了砸了它, 有什么好怕的!"镯子一戴到腕上,又发出了柔和的绿光,几缕墨绿色的翡翠宛如游走于碧空中的云彩,格外灵动。

童茗忘情的欣赏着,目光比玉更圆润。他起先轻轻的抚摩着玉,手渐渐滑到我的手臂上,后来情不自禁的吻起来。他把我弄的痒痒的,我笑着抽手臂:"还真看不出,你竟然有恋物癖呢!这个动作,你只热恋时有过,一个玉镯子竟让你……"童茗还真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我想十年前我就应该送你这镯子了,人在玉在,见玉如见人嘛。""人在玉在,见玉如见人"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仔细想想,只觉得心里云遮雾罩,大概是书里看过的罢。看着童茗这样高兴,虽然觉得这镯子确实紧箍咒似的,还是戴上了。一起到了婆婆那儿,给公公婆婆看过镯子,都说好。听了买的经过,又都说运气好,要不,这么好的东西咋能这么便宜呢?我说:"还说不定是吃亏占便宜呢,要捋不下来就只得砸了。"童茗一听瞪大了眼睛:"就知道砸砸砸,玉讲究着呢!'君子无故玉不离身'"我也瞪大眼睛看着他:"怎么一转眼就变文人了?满嘴臭文呵……那是古代,现在这么讲究卫生,我做饭时总得取下来嘛。"说着就取,还是取不了。"轻点!过来过来……"童茗轻轻握住镯子,转了转,镯子居然脱掉了。

晚上洗漱完毕,带着一身的倦意,朦朦胧胧中。感觉丈夫摆弄着我的手,一摸,冰凉的镯子已在腕上了。我生气了。一骨碌坐起来:"你怎么了!还真以为是紧箍咒了?我不戴!"可怎么捋都不管用。童茗极有耐心地笑着:"不是说过嘛,'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再说,玉养人,人养玉,戴了就不要摘。""你哪来这么多奇怪的理论!"我气呼呼躺倒又睡,却怎么也睡不着。触到腕间的镯子,仿佛又看见童茗忘情地瞅着镯子的样子,这实在是奇怪。他这样的目光我曾经很熟悉。我们结婚前后,他就经常用这样的目光瞅我,瞅着瞅着,我就敢不顾所有人的劝告,决心嫁给他。这件事,似乎是我记事以来唯一果断地做出决定的大事。转眼间,十几年就过去了。细密的皱纹爬上了我的眼角,容颜早褪去了青春的活力,童茗也悄悄变化着,他显得成熟、富于男性的魅力;还有,他眼里的那抹柔情已荡然无存。而今,居然是一只镯子,又使他那双忌讳着爱情的双眼焕发着迷人的光芒。也许,是他初恋的女友曾经戴过这样的东西?他有恋物癖?是爱的回归,他想加倍补偿近年来的疏淡?可是,要补偿就非得先爱上一个镯子吗?他有淑女情结,喜欢古雅的女子?可为什么以前不曾显露?……

胡乱猜测时,睡意渐渐袭来,但大脑似乎还不甘寂寞,各种繁杂的印象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大多是童茗的面容:有含情默默的,有因愤怒而扭曲了的,朝着我大声呵斥的,软语温存的,冷漠生硬的……一张张挤压过来,后来那只玉镯子出现了,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会儿晶莹碧透,一会儿暗涩沉重,最后,镯子上那流云般的翡翠真的轻轻流动起来,变换着美妙的形状。湖蓝色的天空那么纯净,天际的云彩居然是爽心悦目的绿色。云舒云卷中,颜色渐渐变了,再仔细瞧瞧,居然是个古装的女子,那女子目不旁骛,径直走来。走近了,看见她臂上还挽了一个篮子,疾步朝一座园子走去。那园子也是绿如翡翠,不知里面栽了何等珍贵树木。我跟在那女子后面也进了园子,眼前绿树成阴,繁花似锦,我一走眼,就不见了那女子,心里倒也不慌,四下游赏起来……

早晨起来,恍惚记得晚上的梦,觉得可笑,说给童茗听:"唉,戴上这过时的玩意儿,连做梦都是古老的,我梦见一古代女子,臂上还挽了篮子。"童茗饶有兴致地听着,他拍着我面颊说:"呵,说不定那就是你前生呢,我的美人儿!"我打掉他的手:"恶心呢,你真变态啊?恋上哪幅画中人了?"童茗嘻嘻笑着,对我的恶言恶语置若罔闻。"玉镯子调动起了我脑海中关于古代的记忆,美丽的女子联系最紧密,所以就梦见了;镯子一整夜沉沉地挂在手腕,不梦见提篮子才怪呢!哪来什么前生后世的……"我依然不依不饶。"呵呵,行了行了,一句玩笑看把你急的,不管前世有没有,来世我们还做夫妻总行吧?"这个童茗,很有可能吃什么"还原丹"了。自己的梦境我总能进行科学合理的解释,可童茗的变化我还一时找不出原因来。看来了解自己比了解别人容易得多,哪怕是你最亲的,心心相印的人。

今天我上早班,童茗比我早起床,我和女儿菁菁洗漱时,他已经做好了早餐。伺候我们母女吃毕,他就端进去涮碗了。我忍不住冲着他背影嚷:"你这次的热潮不知能持续多久?但愿长久点,狂风暴雨来得尽量迟点、温柔点,要不,我离风化可就不远了。"菁菁替她爸发言了:"我爸正朝着最模范的丈夫,最优秀的爸爸奋斗呢,妈妈要支持,不能挖苦打击。对不?"她说着跑过去,拿小脸蛋在童茗胳膊上蹭蹭。童茗不说话,嘿嘿笑着。

出门前,我想把镯子取下来,转来转去,手背都红了,仍取不下来。看看童茗忙碌的身影,我决定戴着它上班。罩上宽大洁白的工作服,坐在一尘不染的化验室里,病人陆续拿着单子来了。起先,一举手一抬足,我特别担心镯子会滑下来,碰得精密的仪器叮当做响。小心翼翼地打发了几个单子,大约是工作服袖口的松紧带管用,镯子竟好好地呆着。渐渐的就忘了手腕上额外的存在,专心致志地工作起来。临下班时,稍微有了空闲,我突发奇想:"这世间没科学解释不了的事,为什么童茗轻易能取下镯子,而我就不行?一定有个原因。我一个化验员,把看不见的病菌、微观的结构都分析得清清楚楚,要解不了这个谜,还真是笑话呢。"我重新洗干净手,耐心地有规律的转动着镯子。科室里的小芬见了,夸张地喊:"哇,半夜起来捡金子了?那来的?好几千块吧?""少见多怪!不值几个钱,还有毛病呢。戴得进去,取不下来。"我闷闷不乐。"哪能呢?看着一点都不小,正适合你呢。"小粉说着就帮我取。半个小时过去了,镯子依然笑吟吟的挂在腕上。小粉对镯子的热情明显降低了,我不知是安慰她还是安慰镯子:"也不是大不了的事,童茗能取下来。"小粉似信非信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心里也打起鼓来:"他真还能取下来吗?前几次是不是巧合?童茗若不能轻轻松松取下来,我以后坚决不戴了。"

我回家时,童茗刚下乡回来。我风风火火地冲到他面前:"快取一取,我做饭呢。"童茗认真地看了一眼镯子:"急啥嘛,先歇会儿。我收拾好菜,你掌勺。"我不耐烦地晃动着镯子:"看什么看,你'意中人'儿好着呢,我没虐待。取了咱一起做饭。"菁菁对"意中儿"一词感兴趣,跑过来问:"啥是'意中人'?""所谓'意中人'就是'中意的人',爱着的人。"对于女儿的问题,童茗从不含糊,不厌其烦。有时我听着都烦。"哈,爸爸的意中人要是个镯子,才真正有趣呢。都成童话了。""是神话,玉镯子成精啊,变成一个美女。"看女儿那么开心地拿'意中人'开童茗的玩笑,我酸溜溜的。"你不知道?它早成精了,就是你妈妈啦。要不,这镯子怎么只她能戴进去呢?还有,你不觉得你妈妈越来越来漂亮了?"

……

"哼,胡言乱语,狗屁不通!"童茗取了镯子后,我扔下聊得正起劲的父女俩,进厨房了。

第二天上班时,我把镯子小心地装到包里,带到化验室。没人时,我把它放到高倍显微镜下,重新调整了仪器,耐心观察起来。可无论我怎么折腾,眼前只是一团若有若无的淡绿。眼睛盯得酸麻。还是一无所获。一抬头,碰着一个人的脑袋,吓得我差点掉下椅子。还没到接班时间,小粉就来了,我狠劲拍了她一掌,她这才哈哈大笑起来:"我以为你研究什么呢,不敢打搅,哈哈,显微镜下验玉!我真是开眼界了,哈哈……"她笑够了,喘口气,煞有介事地说:"晓得不,试玉须烧三日满,是不是真玉,是不是好玉一烧就知。试试?" 她说着就跑。"喂,你哪去?""隔壁科室有酒精灯。"酒精灯芯的火苗像三伏天的毒蛇,吐着灼灼的信子,我看看手中绿光殷殷的镯子,最终还是伸不到火上去:"算了,不验证了。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反正我要戴着它。""不验明正身,你就心甘?"小粉挑衅地逼视着我。"验明正身",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沉重?我坚决的摇摇头,似乎要摔掉这句话:"不了,有些事不能穷追不舍,难得糊涂哩。你小孩子家懂什么?""嘻嘻……秦姐立地成佛。刚才在显微镜下分析玉镯子的是谁呢?要不,我弄个玉的切片来你观察个够?"看着咄咄逼人的小粉使尽浑身的力气把镯子往她的手腕戴,我真担心它会在暴力下粉身碎骨,真后悔把它带到化验室来。还好,试过几回后,小粉无可奈何的把玉还给了我。

几个月过去,童茗的良好状态还保持着。玉镯子我也一直戴着,上班时,它乖乖地缩在衣袖里;做家务时,它高高地停留在小臂中部。童茗看镯子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情,看我的目光也几乎回升到热恋时期。唯一不太习惯的是,我还是经常做梦,梦到那古装的女子,梦到繁茂的园子。有时,我甚至能确切的感受到园子里的氛围,或者应该说园主的情怀。但是梦醒后,大都忘了,只留下一点若有若无的感觉。我想,梦到清雅宜人的园子,大约是腕间镯子的清凉传达给脑神经细胞的感觉,而那种氛围、感觉,可能就是白天自己的情感经历吧,然而还是有很多地方我不能自圆其说。我也不把这样的梦境告诉童茗,他原本就相信宿命,把这样的梦境告诉他,不知他会发挥怎样的想象,杜撰出几世的故事呢。有几晚上,我悄悄拿布缠住镯子(也许是为了尊重童茗的说法"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真的习惯了与玉长相厮守的生活了。),我想,如果我的分析是对的,晚上就不会做类似的梦了。然而我的实验失败了。我原本坚定的唯物主义立场似乎有了轻微的动摇。

也许心里装点不大不小的事儿,人就会显得沉稳些。近来,有些同事、朋友见面经常会鼓励我:"哎,越漂亮了""最近修炼什么?都要当气质美女了。"漂亮,也许是真的,爱情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童茗这么细心呵护,不漂亮点倒说不过去了。至于气质,咳,谁知道我正烦着呢!难怪人人都说林黛玉绝美,敢情是忧愁也动人?但是童茗完全是另一种看法:"都说玉养人,现在信了吧?你看,你完全就是书上描写的'珠圆玉润'嘛。"我不轻不重回他一句:"你还'玉树临风'呢。要不,我咬牙给你买个来,一来咱配成一对;二来也养养你,来个珠圆玉润?""哪能?世上找不出完全相同的俩块玉来,不要说镯子了,绝对不可能。男人的玉在骨子里呢。不用佩带,能内外兼修,自然就玉树临风了。"我顾左右而言他,不接他话茬。这个玉啊,爱你不是,恨你也不是。如果,它单单是这么一块色泽美丽,细腻温润的首饰也就罢了。可它偏偏还有着说不来的地方:为什么只有我能戴进去?为什么只有童茗能从我的手腕取下它?为什么我经常会做相似的梦境?

童茗单位组团旅游,正值女儿放暑假,我也就请了假,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准备玩几天。同行的不是童茗的同事就是我们的邻居,还有不少孩子,大家都格外轻松、舒畅。车子一出发,孩子们就兴奋不已,一路欢歌笑语。女儿又是唱又是笑,唱累了,又轮流讲起了讲笑话。稍有变化的是童茗,按以往,他这会儿一定会混在孩儿堆里疯个够。客车一路向南国驶去,童茗一直贪婪地瞅着窗外的景致,对同事的玩笑要么充耳不闻,要么敷衍塞责。我沉不住气了,晚上住店时,我郑重提出疑问,想不到童茗比我更凝重:"我感觉这次会有事……""行了,闭嘴、闭嘴……都什么乱七八糟……"我虽然不迷信,但从来不爱听那些没有根据的,或者捕风捉影、故弄玄虚之言,我相信那样的话语确实会给人带来不良的心理暗示,受到不良心理暗示的人,做事容易悲观失望,注意力不集中,确实会出状况,所以,我深恶痛绝,但和迷信无关。对于我的抢白,童茗没有反应,我心里倒真有点担心呢。我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腰,用力摇摇,似乎这样就可以把他从那些缥渺的幻想中拉回现实。童茗的下巴磨蹭着我的脸,我感觉他的思绪飘向了我遥不可及的地方。我决定用最管用的一招:"你再心不在焉的,我要起疑心了,你的同事也会起疑心……你自己想想!""哪能呢!你放心,我只是不想多说话。明天注意就是。"次日起,童茗果然活泼了许多。一路上,童茗又是拍照,又是拉着几乎所有人合影,还给大家介绍这介绍那,顶得上半个导游。我的心也回到了肚子里,有心思修理童茗了:"你还是少制造噪音,你是不是梦里来过,这么熟。""娘子有所不知,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你夫君我还真神游过哩。"这样再斗下去,童茗还真得劲儿了。我故意绷着脸不再理他。

这一日,车一到江西境内,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准备顺江而上,去拜访庐山了。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你背"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他背"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好不热闹。到了山下,我们的旅游团团长--童茗给大家安排了集合的时间、地点,就都三五成群的自由活动了。我对庐山的了解,还远远比不少上小学的女儿。一个导游小姐黏糊过来,几句话就令我心动,就想答应。童茗买水回来,三两下就打发了她,领着我娘俩想也没想就走。沿着盘曲的山路走了一阵,空气中凉意渐浓。我这才发现,我们走的是条小道,简直是"空山不见人"除了我们仨,连"人语"也闻不得。我有些慌:"童茗,我们恐怕走错路了,咋见不到其他人?""不会,哪条路不是道儿呢,咱看山又不看人,人少了不正好?"童茗不急不忙,仿佛在自家门前散步似的。我想起报道中的有些恐怖事,又联想到童茗刚出门时的表现。越想越不愿朝前走,坚决要求童茗原路返回,选条大道儿走:"庐山这么大,我们又第一次来,万一走丢了咋办?"童茗的犟劲也上来了:"怎么会?我方向感好,跟着感觉走,绝对没错。"女儿拿着相机乱拍,对于我们的争执毫不在意。在她小小的心里,大约有了父母亲的守护,意识里根本没有"危险"这个词汇。正当我们相持不下时,斜岔里树枝悉悉嗦嗦响起来,我心里一紧,一转身拉住女儿,紧紧贴在童茗身边,童茗也注视着岔道路口。女儿大约被我们的神态吓住了,一声不吭。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听出来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我稍微放松了点,但还是高度警惕地注视着路口。树枝"哗啦"一响,小道上多了个人,准确地说是个尼姑。

她看着我们,脸上似乎滑过一丝笑容:"呵,吓着你们啦?你们那样儿才吓人呐。"她说着不太标准的南方普通话,听起来似乎比纯正的普通话更轻柔、更动听,特别是从一个尼姑的嘴里说出来。向来听说过关于尼姑的神秘、脱俗的人生,眼前真出现这么一位,并且是经过不轻的惊吓后,我更不知道该如何与她搭讪。只是一个劲地瞅着她傻笑,那尼姑也不再说话,朝我们宽容地点点头,就准备走了。这时,童茗忽然叫住她:"师傅,麻烦您指指路,我们大概是迷路了。"那尼姑随即停下来,放下肩上背着的东西,慈祥地望着我们,我们赶快朝前赶。我这才看出,她年龄大约和我母亲差不多,单看身影步态,却年轻得多。"你们要去哪儿?""香炉峰!"女儿大约就知道这个,脱口而出。"哎,那可真走错了,香炉峰在北边呐,照这样走,今天还走不到呢。""噢,师傅,不,我们想到寺庙转转。"我怕她就这样丢下我们,急忙说,再者,我想寺庙附近一定有大道吧。"正好,走不多远,就到小天池了,那儿就有。"

童茗要替老师傅背重物,她也不多推辞,给了童茗。我心里暗暗想:"大约按清规戒律什么的,尼姑不能与男性说话,接触吧。现代尼姑的生活会是什么呢?该不会还是青灯古卷吧?"不由得偷偷观察起她来。越看越觉得神秘。从她清秀脱俗的面容我推想,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绝色的女子,从她淡定而不乏睿智的眸子我推想她一定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所有的推想都不符合我所认识到的女子削发为尼的理由。我心里起劲地搜索着合理的解释,无意浏览近处葱郁的林木,和远处那些与天空叫阵的青灰色的石山。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转动着腕间的镯子。似乎它具有那阿拉丁神灯的功力似的。忽然我感觉那尼姑在看我,一转眼,果然迎着她的沉静目光,我嘴角咧了咧,算是打过招呼了。想这师傅大约也不大下山吧,来自穷乡僻壤、凡俗如路边随便那株青草的我,有嘛研究的?但是那师傅的注意力似乎在童茗那儿:"这位施主,你是第几次上庐山?怎么还迷路呢?"我看到童茗惊愕地望着老尼:"师傅怎么这么说呢?您从哪看出?""从你与庐山的交谈啊,呵呵。"尼姑爽朗地笑着,"第一眼看见你,你就与庐山'相看两不厌'。"听着老尼姑的玄言,更证实了我刚才的推想,她像块磁石时的吸引着我。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更吃惊的是童茗:"我……我是第一次来庐山,可是……"一向健谈的童茗竟然有些口吃,也许是因为对方特殊吧。"第一次?可是什么?"尼姑注意地听着。"我对这儿确实很熟悉,好像来过无数次似的……""谁不熟悉呀,这么有名的地方,画片随处可见,可不是来过无数回了。"我一听,怕尼姑顺着他的话接过去,童茗可真就信玄乎了,就急忙插了嘴。"是嘛,那你感觉也来过喽?"她眼睛静静望着我,我脑子里迷糊起来,眼前出现一片绿色……啊,好像是我近来常做的梦境又出现了,莫非她会催眠术?要不我大白天的怎么会做梦?我使劲摇摇头,眼前还是老尼姑含笑的眼睛,和遍野的翠绿。"我……我头有些晕,您也喝水?"我有些窘迫,头确实也有点晕。童茗忙递过来水,又给尼姑一瓶,我们在路边坐下来。我发现尼姑很注意地看着我的镯子。我习惯性地往上推了推。"你怎么出差也戴它呢?戴贵重首饰出门不方便。"我不知怎么说,猛的想起童茗的话,就拿来塞责:"习惯了,再说还可以辟邪。我这个也不值多少钱。""是嘛,你也信这个?"我不知怎么回答她,她自管自又说了下去:"你,你这玉,是有来头的。"我想,她也许是哄我开心呢,就饶有兴趣地问:"啊,什么来头?是古董啊?"尼姑刚要说什么,站在一旁望风景的童茗突然凑过来紧张地问:"师傅刚才说什么?""你应该知道的,这玉,还有你家媳妇……""是,师傅,我一见这玉就觉得亲热,就想给她戴……可是这是为什么?""哎呀,童茗,师傅和我们说着玩呢。你瞎激动啥呀,看你的风景去!"我连扯带拉,拽过童茗。我们的生活应该是简洁、清楚的,我不相信虚无缥缈的事,因此决不允许我的爱人沉迷于唯心的世界中不能自拔。"我正想让你看呢,你看那片树林,还有那山,那条河……"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见了那片树林,那座山,还有那条河--和我梦中的几乎一模一样,特别是那座山!难道童茗也梦见过?我紧紧攥住童茗的手,我生怕这双有力的大手回突然抽走,追逐着玄幻,远离我。我强迫自己默念:"没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纵使有,也只是科学还不够发达!"镇定下来,我赏给童茗一拳: "这有啥好看的,大惊小怪!"童茗脸色一下子灰了下来,失望极了的样子:"你真没什么感觉?你以前不是说你梦见过……"童茗生硬地挣脱我,急切地望着那尼姑:"师傅,请您一定说清楚!我早有预感了,自打见了这个玉镯,我就有预感……""童茗你小说看多了,师傅逗乐子呢!"我的心似乎要跳出胸膛,声音嘶哑、颤抖着。"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尼姑一脸肃穆。

这阵儿,我真希望树林里出现的不是这位尼姑,而是随便哪个盗贼。"你到底恐惧什么?为啥要再三躲避?有缘千里来相会。你们往世结下善缘,若不善待,恐怕到来世真就……"我紧张地盯住尼姑的眼睛,做最后的挣扎:"不怕师傅生气,我从不相信这个,人死如灯灭。往世来生只是人们夙愿难遂的寄托。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有现实是真实的……""这个镯子只有你戴得进去,你先生脱得下来,你经常做着同一个梦境,这不是现实吗?"童茗抓住我的手:"是真的吗?你经常做同样的梦……",望着童茗痴迷的眼睛,我又有了理由。"就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难道没有巧合的可能吗?照师傅的说法,每个人都和前世来生一一对应,那女娲总共才造了多少人?现在又有多少?凭空多出来的人的前世怎么查找?"我一口气述说下去。"呵呵,不是这个理儿,很多人的生命确实如灯火,在黑暗中不自觉的被点亮,油枯了然后化为乌有,无所谓前世来生。而有些人,就岩石中的玉一样,有了慧根,将在轮回中世世纠缠、历练……就如自玉镯出现在你们的生活中,你和他都有所顿悟,是因为……""这更不可能了,师傅!"我打断她的话,"您不知道,我出生在很荒凉冷僻的地方,经历非常简单,干着毫不起眼的工作,我从小就相信科学。所以哪像什么有来历的人。再说,我们现在感情好,师傅也许观察得出来,我们前段日子闹别扭,师傅也可以推测--好多卜卦的都这样,我们结婚十年,经历了结婚前后的甜蜜,婚后日久天长产生审美疲劳、厌倦,然后慢慢重新认识,重新看到对方深层次的美丽,所以……师傅认错人了。"我情急之下竟然滔滔不绝,自己都惊奇哪来这么多话来。"很多事情给你讲不清楚--是你不敢弄清楚。我怎么会看走眼?"

看到老师傅面有愠色,我不敢再接话茬。女儿悄悄偎依在我身边,悄悄问:"妈妈,那个师傅是不是说你和我爸爸很久很久以前,没出生前就来过这里?我不明白。"

我也悄声说:"你不用明白,我和师傅说着玩呢。"女儿对我的话似乎根本没听,那轻飘飘的话语,谁听着都不是真话。"原想指条捷径于你,谁料到你这么排斥。也没什么,你自己情愿走弯路,也许是另一番历练。只是累了他了。"师傅又平心静气了,"走吧,你们天黑前还得下山呐。" 旁边紧张兮兮的童茗,听到这话,如遇大赦般,一手扛起老师傅的包,一手揽住女儿,示意我跟在那师傅后面。犹如服了夺魂丹,又似吃了定心丸,一会儿心烦意乱,一会儿豁然开朗……不知不觉就到了小天池。师傅指附近的寺院给我们看了,就返身回去了。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含笑望着我:"佛渡有缘人。我明白你为啥特别紧张。放心好了,有慧根者,未必定要入佛门。你离顿悟不会太远。"说完,慈爱的目光在我们一家三口脸上一一拂过,那刻,恍惚远行前在与母亲告别。

旅游回来不久,学校也开学了,女儿早出晚归,我们生活的重心又回归到女儿,童茗一如继往地钟情于我腕上的玉镯子。有次我们晚上出去散步,一家商城的楼梯间灯坏了,我一脚踏空,我尖叫着朝从楼梯上往下扑,童茗紧拽慢拽,我还是跌倒在楼梯上。手臂重重地磕在坚硬的墙壁上,一声脆响,我心想:"完了,镯子摔碎了!"翻身爬起来,赶快摸左手腕,还在。童茗一看着急了:"胳膊擦了?试动动?"他慌乱地从上到下摸,"能站起来吗?到亮处细细看?""镯子可能摔坏了,声音那么大。"我沮丧地说。"你能站起来吗?我背你?"童茗抓住我胳膊真要背了。我扶着他站起来,踢踢腿,甩甩胳膊,没事儿。几步走到光亮处,看镯子,看来没裂痕,只有一小块擦毛了。我这才长舒一口气。"你看你,都成财迷了,啥都不顾,就看这!"童茗看到我没事,一放心倒责备起我来。"不是财迷,这你的宝贝,我摔坏了可就暗无天日了,你说是摔个跟头重要还是它重要?""哎,你真是!我的宝贝在这呢!没这个宝贝,怎会有它呢?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呢?"童茗拍了我身上的尘土,直起腰,在耳边轻语。

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一只玉镯子

[ 1 ]
一只玉镯子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