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富豪移情二奶:家族绝情逼宫
 
· 平遥首富重唱“票号曲”
· 女孩快乐瘦身浴
· 恶搞族:就是跟一个馒头过
· 完好无损那一声雷霆万钧
· 等爱 魔鬼的致命誓言
· 请爱最近的那棵银杏树
· 喂,弟弟
· 我把琥珀丢在了古泊川
· 不能及时成功就是失败[作
· 三个渔民的启示
· 公主与花儿
· 浪尖上的断臂天使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富豪移情二奶:家族绝情逼宫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富豪移情二奶:家族绝情逼宫 2006-11-2

 
(2006年5月 作者:红瑜)——香港“活络油大王”家庭内讧纪实
2006年2月23日,全香港万众瞩目的“活络油大王黄道益诉妻儿侵权与讨回股份案”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审理。87岁高龄的黄道益拄着拐杖出庭,当着媒体记者的面,愤怒控诉儿子“双眼奸诈”,女儿“根本就是坏人”,前妻是“烂赌婆”,妻儿合伙骗去他很多钱,并企图谋夺4亿家产。一起罕见的父亲诉妻儿的家庭内讧案拉开序幕,随之曝光的是一个豪门家族内部围绕亿万家产展开的惊心动魄的倾轧和恩怨情仇……

情迷“二奶”,夫妻反目成仇

黄道益1919年出生于香港铜锣湾,1950年,他与青梅竹马女友罗金梅结婚。婚后,中医世家出身的黄道益在香港开了一家中医私人医馆,罗金梅在家打理家务。50年代,这对恩爱夫妻先后生下了七女一子,一家人其乐融融。黄道益手中有祖传的一种专治风湿跌打的中药配方,他据此配方研制出的“黄道益活络药油”,效果灵验,在香港备受患者推崇,黄道益因此成了香港的名医。1978年,黄道益更因悬壶济世的善举而荣获伊丽莎白女王颁发的“香港骑士”荣誉勋章。

更让这个家庭增光的是,黄道益的七女一子个个勤奋上进,先后考入美国哈佛等名牌大学,其中大女儿还成为加拿大华人联合会副会长。

为了让祖传的活络油造福大众,1988年,黄道益成立“黄道益活络油”家族公司,在妻子罗金梅和儿子黄天赐的协助下,大批量生产这种药油,并在大陆广设销售网点。“黄道益活络油”面市后,家族总资产很快便达到了4亿港元之巨。

然而,就在金钱滚滚而来之际,半生恩爱的黄道益夫妇感情却发生了变化。1987年,黄道益的医馆里雇来了一个煮饭的女子关秀容。关秀容当年31岁,来自广东省梅县,丈夫于几年前去世,留下了一对儿女。由于日子艰难,关秀容便把孩子留给婆婆抚养,和村里人一起偷渡来香港打工。关秀容虽然出身农民家庭,但却是那种典型的粤秀美女,不但性格温顺,细腻如凝脂般的皮肤也令男人一见倾情。

黄道益每天中午在医馆里吃关秀容做的饭菜,十分可口。关秀容生怕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份工作,尽心尽力地服侍黄道益,深得黄道益的喜爱。黄道益得知关秀容的遭遇后,十分同情她,每月给她开工资时,都另外多给她几百元,让她寄回家里给孩子和婆婆,这让关秀容十分感动。时间一长,两人之间产生了感情,开始暗渡陈仓秘密同居。

罗金梅隐隐约约地感到丈夫有了婚外情,但是却不能确认。郁闷中,她开始沉迷于赌博,经常光顾于澳门、马来西亚的赌场,并且参加香港本地的赌马、六等,乐此不疲。黄道益对此十分不满,多次规劝妻子。罗金梅不高兴地说,自己陪丈夫奋斗了大半生,从没享受过,如今有了钱,她小赌一下玩乐玩乐有何不可。两人之间渐渐产生了隔阂。

没有了家庭温暖,黄道益越加在关秀容那里寻求寄托,他不再让关秀容在医馆里煮饭,秘密地在香港购置了一套房子“金屋藏娇”,并且于1990年到台山市与关秀容登记结婚。黄道益开始还十分谨慎,他的重婚行为持续了几年,仍然没有暴露。但时间长了,他放松了警惕,渐渐露出马脚。

黄道益的反常,很快引起了几个子女的疑心。1994年初,黄道益的几个子女在母亲的鼓动下,决心弄清父亲的秘密。他们委托香港一家私人侦探所,秘密跟踪黄道益。很快,就把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原来,黄道益早已与关秀容结婚同居,还花了很多钱,给关秀容的两个孩子办理了单程来港手续。

获知内情,几个儿女大为震惊:这个关秀容,她一定是处心积虑想侵吞黄家财产!这还了得?几个平时关系并不是十分密切的儿女,此时一下子团结起来,决心尽一切努力来捍卫家族财产。他们经过协商,最后决定不将此事告诉母亲。几个女儿轮流对父亲进行规劝,希望父亲能离开关秀容。但一边是风烛残年的罗金梅,一边是风情万种的关秀容,黄道益早已痴迷于关秀容,哪里会听进儿女的话?

儿女们见劝说父亲无效,只好搬出母亲。罗金梅了解事情的真相后,几乎要崩溃了。她想起与丈夫一起创业的艰苦年代,想起自己为黄家辛苦养了八个子女,到头来却被丈夫无情抛弃,她怎么能接受这种现实呢?但是,罗金梅也拿黄道益没有办法,愁眉不展的她开始彻夜难眠,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坐在窗口要跳楼,吓得几个女儿守在她身边,不敢离开半步。

偷情败露后,黄道益决定“破罐子破摔”,干脆离家和关秀容住到了一起。罗金梅不肯认输,她找到黄道益的新家,大吵大闹,关秀容只好躲起来。黄道益看到自己的新欢受到“欺负”,不由得怒火中烧。为了报复罗金梅,他使出了一个“损招”:1995年冬天,黄道益特意在罗金梅居住的大厦毗邻的一幢大楼里,与关秀容联名买了一套住房,从他们住房的窗口,正好能望见罗金梅的窗口,企图借此逼疯她,一了百了。

这一招果然厉害,罗金梅在家里一看见对面那个窗口,心里就针扎似的难过,日夜不安,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哭着对几个儿女说:“你们的爸爸已经完全变了,他不再是你们的爸爸了,这个家彻底完了。”

无奈屈服妻儿“追杀”

母亲的绝望与痛苦,引起了几个子女对父亲的极大愤慨。他们一致认为,父亲的心是不可能挽回了,但家族财产绝不能让“二奶”霸占。父亲持有家族公司51%的股权,掌握着公司的生杀大权,如果不及早采取行动,父亲一旦将财产赠给关秀容,那么,关秀容将成为家族公司的决策人。

为了给父亲和“二奶”一点颜色,让他们知难而退,几个子女开始了对黄道益和关秀容的“追杀”。他们派人到关秀容家里砸门,给关秀容打威胁电话,写匿名信进行恐吓。关秀容一上街,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不是被人挤撞倒,就是提包被划破。有一次,关秀容正行走在街上,突然一辆小轿车从她身后冲来,经过她身边时,将她挤到路边的花墙上,把她的衣服都擦破了,好在没有受重伤。

黄道益明明知道这些事是子女们派人干的,但苦于没有证据,也奈何不得。他只得雇了两个保骠,日夜保护关秀容和她的两个孩子。他给儿子黄天赐打电话:“你干脆派人把我杀了吧,我不怕死。你不要欺负关秀容这样的弱小女子了。”为防不测,黄道益还到警署立了案,声明了子女对自己的威胁,表明自己或关秀容遇到不测,请警察调查自己的几个子女。

眼看着子女们的招数不灵,罗金梅想到了最后的一招:将黄道益送进监狱。她派人到台山市对黄道益与关秀容的婚姻进行了调查,得到了可靠的证据证明黄道益犯有重婚罪。1997年春节刚过,罗金梅带着律师,拿着这些铁证,找到黄道益。两人一见面,几句话不合就吵了起来。罗金梅把黄道益重婚的证据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拍,说:“我可以将你送进监狱。”

黄道益看到那些“铁证”,顿时傻眼了。他知道,香港的法律将会据此判他重婚罪,他有可能因此坐牢。一贯强硬的黄道益此时也软了,他表示可以和妻儿谈判。

1998年末,经过慎重筹备,一个家族财产谈判正式开始了。黄道益因为害怕入狱,想息事宁人,而罗金梅也不是真正希望丈夫进监狱。经过近一个月三轮的谈判,最后达成协议:黄道益交出公司的控股权,作为补偿,黄道益则得到1亿港元现金,并且每年可以从公司得到20%的红利。

面对妻儿的这次“逼宫”行动,黄道益对于这样的结果基本是满意的,他本想从此退出公司的管理工作,带着巨款和关秀容离开香港去南美过悠闲的生活,度过生命里剩下不多的时光。他还派人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和美国佛罗里达购置了房产,准备和关秀容去那里生活。而即将得到家族公司控制权的黄天赐和罗金梅,也松了一口气。一场沸沸扬扬的家庭内讧似乎就要落下帷幕。然而,人的贪欲之心又岂能轻易沉静?一场惊动全港的轩然大波开始暗中酝酿起来。

心有不甘,耄耋富豪反戈一击

自从签了转交股权的协议之后,黄道益时常觉得十分失落:自己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事业,就这样要失去了,而且,并不是他心甘情愿地送出去,他的权力是被早已失去了亲情的妻子和子女们抢去的。每每想起这点,他就十分痛苦。一种报复的心理,渐渐形成。

虽然各方签了协议,但还没有签署具备法律效应的正式合同,黄道益在协议签订后,总以各种借口拖延正式合同的签订。在罗金梅看来,黄道益一天不签订正式合同,她的心一天不能安宁,万一黄道益把股份偷偷赠给关秀容和她的孩子,那么,偌大的家族企业就会落到外人手里,那是她死也不能接受的事实。所以,她经常催逼黄道益赶紧签署合同。1999年夏天,实在赖不过去的黄道益,只好与妻儿签订了转让股份的合同:他将6%的股份送给黄天赐的两个儿子黄家庆和黄家伟,从而丧失了控股过半的控股权。

黄道益再也不能在公司里行使生杀大权了。此时黄道益的心理就像一个年岁已高的老皇帝,他本意是想将皇帝宝座让给太子,但当他发现太子竟然企图抢班夺权时,就激起他无比的仇恨。黄道益绝不会将家族公司遗赠给关秀容或者关秀容的孩子的,但他却又无法容忍妻子提前抢班夺权。尤其是1999年末的一天,当黄道益发现从加拿大归来的四女儿黄丽娟与公司员工秘密开会,他怀疑女儿与女婿合谋准备“侵吞”公司,企图将他一步步排挤出公司时,终于勃然大怒了。此前,在黄道益心里尚存的一点亲情彻底地消失了。妻子、儿子、女儿、女婿,在他眼里,都成了侵吞他财产的“内鬼”。

2000年3月,黄道益采取了第一个行动,把关秀容的儿子黄天华安排进“黄道益活络油”公司董事局担任董事。此举极大地刺激了黄道益的妻子及子女,他们认为这是关秀容抢夺黄家家族企业的第一步。双方的斗争从此进入白热化。

对父亲这一举动,黄天赐采取的应付办法就是将公司利润转移。他和几个姐姐一起,秘密成立了另一家公司,仍然使用“黄道益活络油”的商标,表面上是原来的公司在卖产品,实际上,无形中就将与父亲共同拥有的公司的利润和市场转移到了新公司里。为了逼迫黄道益就范,2000年8月25日,再也按捺不住内心愤怒的罗金梅召开记者招待会,向世人公布了黄道益重婚的丑行。消息一传出,香港舆论大哗,人们难以想象黄道益这样一个万人崇敬的名医十几年来一直在犯着重婚罪。黄道益的名声从云端掉到了地上。

见妻儿们丝毫不留情面,黄道益也彻底撕下面具,迅速回击,于2000年10月21日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自己的两个女儿黄慧娟、黄秀娟,向她们追讨900万债务;6天后,黄道益又申请法院将家族公司进行清盘,并迅速和罗金梅离婚。从此,黄道益与妻子及子女已然成了你死我活的仇敌,为了金钱,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并不惜在媒体上互曝隐私。

2005年7月8日,黄道益以“当年受黄天赐蒙骗,误将6%股份赠与孙子”为由,向香港高等法院再次起诉,要求追回当年所赠的6%股份,争夺公司的控股权……2006年2月23日,黄道益以个人名义,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儿子黄天赐、孙子黄家庆、黄家伟、四女黄慧娟,小女黄秀娟,儿媳廖锦红,黄慧娟丈夫何庚明,黄秀娟丈夫丘家辉及黄天赐所经营的中华医疗中心冒用香港黄道益活络油有限公司商标,从而把这场家庭财产争夺案推向了高潮。

法庭上,黄道益的妻儿们泪流满面,都对黄道益的无情行为感到遗憾和愤怒,而黄道益也不顾情面,痛斥妻儿们的种种“劣迹”……一场本可以避免的纠纷,因为双方当事人你死我活的据理力争,越闹越大,结局该如何收场,人们拭目以待。

分析这场家庭内讧的原因,黄道益及妻儿们均有责任。首先,黄道益不该背叛发妻“金屋藏娇”,而黄天赐等儿女们对于父亲的行为,不应该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这是直接导致情势紧张亲情破裂的导火索。而黄道益却不能谅解自己儿女们在情急之下的一些举动,怀恨在心,完全忘记了亲情,一步步把人性中最基本的情感抛弃掉,导演了一场让世人瞠目结舌的人间丑剧。无论这场官司谁胜谁负,但事实上双方并没有赢家。沾染上了铜臭的胜利者,将永久地在人性的审判席上败诉。

富豪移情二奶:家族绝情逼宫

[ 1 ]
富豪移情二奶:家族绝情逼宫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