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无言风月啊,青年博士嫖娼命丧青楼打手
 
· 壮烈的轮回,让英雄妈妈拥
· 严介和:我不是富豪
· 空姐欲圆正房梦,谋杀的“
· 三星总裁爱女纽约殉情之谜
· 生存没有绝境
· 一家闻名全球的鱼铺
· 天鹅之爱
· 有钱就胖是可耻的
· 早春迷情
· 无法抹去的记忆
· 熊之囚
· 让心灵在书中憩息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无言风月啊,青年博士嫖娼命丧青楼打手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无言风月啊,青年博士嫖娼命丧青楼打手 2006-10-29

 

(2006年2月 作者:叶知秋 王大伟 徐治平)

一个是受人敬仰的年轻科技精英,一个是卖笑卖身的风尘女,我们很难把这两种身份的人联系到一起。然而,因酒后不慎,一位参与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研究的博士与卖淫女发生冲突后,竟命丧几名街痞之手!命案发生后,父母悲绝,恋人痛楚,师友惋惜,甚至连他参与的科研项目也受到影响……

2005年11月23日,涉嫌杀害这位博士的李朋龙被河南洛阳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国军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5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了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

神圣的法槌落下,罪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然而,苏凯这位年仅27岁的科技精英,却从辉煌走向了永远的沉寂。这一切,带给人们沉重的思索……

临走回眸一笑,永远凝固在恋人的记忆中

1978年出生于山东省沂水县的苏凯于2001年在郑州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由于成绩特别优异,作为“专项人才”被留校定向分配到了该大学某研究所,进入了一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崭新领域。

苏凯经过短时间的入职培训后,迅速进入了这项尖端技术领域。同时,对知识孜孜以求的他,又报考了硕士研究生,在在职读硕期间,他用学到的知识和自己的专业研究相结合,连续在行业内的权威期刊上发表了3篇学术论文,像一颗新星一样,一下子引起业界新老专家的瞩目!

由于该领域的研究人员十分稀缺,因此,像苏凯这样的既年轻、又有造诣的后起之秀,更受重视。2003年底,苏凯的工作关系被调入了陕西西安一所大学的专业学院,继续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2003年,硕士毕业的苏凯继续读博,成为一位前途无限的“珍稀专业”的科技拔尖人才。

在此期间,苏凯经人介绍,与本市一位名叫邵芳的姑娘相识。两人一见钟情。古城西安的大街小巷、三秦古道边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由于刚调到西安,苏凯暂时住在集体宿舍,因此,邵芳的家几乎成了他的“避风港”。平时一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邵芳便立即把恋人接到家里,百般呵护,万般疼爱。这让上高中后就离开父母的苏凯,体味到了“家”的温馨。

经过近一年的交往,苏凯和邵芳爱的小树根深叶茂了。但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苏凯却因为工作的变动,暂时离开了西安。

2004年6月,国家一项重点科研项目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苏凯又被借调到了该研究机构所在的洛阳市。尽管洛阳离西安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但正处于热恋阶段的苏凯和邵芳,还是尝尽了两地相思的滋味儿。而且,因为工作制度的要求,苏凯不能随便脱离岗位,这聚少离多的日子更让他们觉得度日如年。

然而,一向视工作、学习如生命的苏凯,仍强压下个人的儿女情长,一心投在了工作中。

2005年1月底,苏凯和几名同事担负的这项科研项目,终于赶在春节前完成了主体部分的攻坚任务。春节期间,一身轻松地赶到西安的苏凯,甜甜蜜蜜地和邵芳厮守了几天。正月初三,他们又双双回山东沂水老家,与双方父母一起,把婚期定在了五一节。

2005年农历正月初八,休满大假的苏凯必须返回洛阳了。尽管有保密纪律约束,但他仍喜形于色地告诉邵芳说,这估计是他最后一次去洛阳了。他所从事的那项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临行,邵芳的父母和女儿一起为苏凯送行。当着邵芳父母的面,两个年轻人不好意思亲热。望着邵芳依依不舍的泪眼,苏凯只是温柔地笑了笑,挥了挥手就拎着邵芳为他打点好的行囊,走出了家门。

然而,邵芳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苏凯临行前这个甜蜜的笑靥,竟永远凝固在了她的记忆中……

谁解其中悲凉?博士酒后乱性起争端命丧混混之手

苏凯从西安回到洛阳后,潜下心来与同事一起,投入到科研项目中,同时,他们还准备共同撰写一篇科学论文,详细论述该项目中的一个光学原理。

随着离开邵芳后的日子一天天地累积,风华正茂的苏凯的心情也渐渐烦躁起来。这对相隔两地的恋人随时可以通过电话、手机、网络等诉说相思之苦,但这毕竟是镜花水月。彻骨的思念无法排遣时,苏凯便找洛阳的朋友、同事聊天,打发寂寞的日子。

因邵芳曾半开玩笑地奚落苏凯“没出息,一到双休日就往西安跑”,所以,春节后临离开西安时,苏凯曾信誓旦旦地对邵芳说:要么他不回西安,要回去就是工作彻底“杀青”。说这话时,邵芳的父母都在场。生性倔强的他,尽管饱受着相思的煎熬,但一个个双休日过去,他仍硬撑着没有回去过一次。

2005年3月20日,苏凯和同事们联手写出的那篇长达万余字的学术论文终于杀青。接下来,他们便全力撰写、修改项目报告。

距离婚期只剩一个多月了,邵芳在电话里告诉他,老爸老妈已经帮着把新房装修好了,这更让苏凯心急如焚。苏凯每天都会给邵芳打电话再三表示,只要他这边的工作彻底结束,他就立即飞回到邵芳身边……

4月10日是星期日。当天下午,正在宿舍里郁闷着的苏凯,接到了一名家在洛阳的老同学的电话,邀请他晚上一起坐坐。那天晚上,苏凯和这位老同学以及同来的另两名朋友一起,在一家饭店喝了个酣畅淋漓。一斤多烈性的二锅头下肚后,4个人都不胜酒力了。饭后,苏凯和那位老同学一起聊了一会儿天,聊到当晚10点钟左右才分手。

当天晚上11时左右,或许是被体内燃烧的酒精激发,苏凯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洛阳市西工区的“珍珠香”茶楼门前。满身酒气的他,立即被茶社门前的两位迎宾小姐盯上了,随后就半拉半拽地把他“迎”进了茶社里。

“珍珠香”茶楼名为茶楼,实际上是一个风月场所。苏凯懵懵懂懂地撞入这家茶楼后,立即就有几名穿着暴露、娇媚妖冶的女人围了上来。不一会儿,就有一名叫“丽丽”的小姐“电”倒了苏凯。苏凯被丽丽拽进了包房……

半个多小时后,丽丽从包房里出来,对另一名小姐艳艳低声耳语了几句,艳艳也诡笑着摸进了包房。事后,苏凯的酒劲儿似乎还没过,等丽丽跟他要小费时,他在浑身上下的口袋里摸了半天,也没能摸出一分钱,于是一个劲儿地说:“钱,少不了你们的,我……这就回去取去……”丽丽和艳艳却不相信他的话,两个人死死地拽着他。极爱面子的苏凯火了:“你们……最好别把我惹烦了!都说婊子无情,我还不信……原来是真的……”

丽丽的火气更大:“你骂谁是婊子?!你再说一遍!”“我再说一遍你能怎么着?!臭娘儿们,我就不信你还真不让我出这个门!”苏凯边说边使劲儿挣脱丽丽和艳艳的手,转身就往包房门外走。

苏凯跌跌撞撞地离开后,丽丽、艳艳正抱怨自己遇到个“吃白食”的“霸王”时,一抬头看到了一个人,两人顿时来了精神。

这人名叫李国军,刚刚19岁。早早辍学的李国军一直负责给“珍珠香”及距此不远的另一家美容美发厅“镇场子”,每月从两家店老板那儿领几百块钱的辛苦钱,同时他还时不时地给店里的“姐儿们”揽点儿活,分几个小钱花花。

一看到李国军,丽丽一把拽住他嚷道:“军哥,看到刚才东倒西歪地走掉的那个家伙了吗?他妈的,他提上裤子就走,不给我们钱还骂我们。军哥你管不管?你要管不了,我找龙哥去!”

丽丽说的“龙哥”,名叫李朋龙。他和李国军是这个店里的“哼哈二将”,干着同样的勾当。

李国军一听丽丽这么说,顿时觉得小瞧了自己,撸胳膊卷袖子地问:“谁敢吃妹妹你的‘白食’,你说,看我不把他的骨头拆了!”

丽丽给李国军描述了苏凯的相貌、衣着和去向,李国军立即抄起手机,喊来了李朋龙、杨河等5人为自己助阵。6个人聚齐后,随即,朝苏凯离去的方向追去。

李国军、李朋龙等人分头在“珍珠香”附近找了一阵之后,没有看见苏凯的影子。随后,他们就顺着“珍珠香”所在的汉屯路一直往东追去。追了一公里左右,终于看见路灯下有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人在趔趄地走着路,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就是那小子!快点儿,上去收拾他!”李国军抄起路边的一块砖头,就要往前冲,却被李朋龙一把拉住:“你是猪脑子啊?路灯这么亮,是不是怕人家看不清楚是你啊?!”一听李朋龙说得有理,李国军蔫儿了。几个人便装作逛街的,悄没声息地尾随着苏凯……

李朋龙、李国军等6人在20多米的背后跟着苏凯走到汉屯路东头的一家大酒店旁边的停车场时,楼宇遮挡住了街灯和广告霓虹灯投下来的光线,苏凯被掩遮在了一片暗影里。李朋龙等人觉得动手的机会到了。他们互相暗示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追上苏凯,挡住了他的去路!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爷们儿是谁!”李朋龙一把扯住苏凯的上衣说。冷不防被几个人挡住去路的苏凯此时仍蒙在鼓里。他抬起头来很认真地把6个人打量了一番说:“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嘿嘿……那今儿个晚上就让你小子好好认识认识!”李国军扯着苏凯的胳膊恶狠狠地说。

没等苏凯再说第二句话,随着李朋龙一声“照死里整”,拳头便雨点一样地落到了苏凯身上。猝不及防地被几个人打翻在地的苏凯,酒劲醒了大半儿,他一边拼命地喊着“救命”,一边拼命地抵抗着。

苏凯呼救的声音在深夜的街头显得十分凄惨,同时也让几名暴徒更为惊慌。李国军等人抄起砖头就往苏凯的身上、头上一顿乱砸。顿时,苏凯血流满面。被砸急了的苏凯爆发出了超人的力量,他拼命地挣脱李国军等人,猛地从地上爬起来,边喊边逃。刚跑几步,就被李朋龙追上去,一把拽住了。等其他人追上来按住苏凯后,李朋龙穷凶极恶地掏出一把弹簧刀,没命地往苏凯身上乱捅,李国军等其他暴徒手中的砖头也雨点般落在了苏凯的手上和头上!

鲜血飞溅中,苏凯呼救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最后,他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1时左右,出差到洛阳的一名旅客在下榻的那家大酒店的房间里目睹了整个行凶过程。后来,他发现被殴打的男子倒在地上长时间没有动静后,拨打110报了警。随后,洛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4个报案电话,均说该市某大酒店楼下有人打群架,并有一男子被打伤,躺在地上很长时间没动弹。

接到110的汉屯路派出所干警赶到时,李朋龙、李国军等凶手已仓皇逃走,只有苏凯躺在血泊之中。随后,经闻讯赶来的洛阳市急救中心的大夫检查,苏凯身上有多处刀伤,已经丧命。后经鉴定:死者全身共有10处锐器伤,系因单刃类刺器刺破心肺致气血胸,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凶手被严惩,青年博士身后留下多少哀绝泪

古城深夜发生惊天命案,立即震动了公安机关。洛阳市公安局西工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领导接报,立即带领50余名刑警赶到现场全力展开侦破工作;3时左右,西工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王心杰也赶到现场,直接指挥现场侦查工作。

刑警在勘察现场时,从死者上衣口袋里发现了洛阳一家重要科研机构的临时出入证,通过与该单位的领导联系后,他们吃了一惊:这个名叫苏凯的被害人,竟是拥有博士学历的科研人员。这样身份的人缘何和别人打群架?

随着勘察工作的开展,公安人员又发现了死者衣着上的两个反常现象,这顿时让案件的侦破出现了一个大致的范围和方向:苏凯的上衣口袋里有一个钱包和一部关掉的手机;在他的裤子口袋里,分别装着一个三角内裤和一双袜子,经检查,死者没穿内裤、也没穿袜子。装在口袋里的内裤和袜子很可能就是苏凯自己的。鉴于此,案发背景极有可能和附近的娱乐场所有关。随后,专案组把案发现场附近的汉屯路方圆数公里之内的娱乐场所列入了重点排查范围……

再说李朋龙、李国军等6个人慌慌张张地逃到洛阳南郊的安乐镇之后,李朋龙给丽丽及艳艳打电话,告诉她们,那个“吃白食”的家伙已经被他们收拾掉了。随后,丽丽、艳艳及另一名小姐赶到安乐,同他们会合。

9个人见面后,李朋龙说是她们让“收拾”人的,现在弄出事儿来了,她们就要负责。丽丽、艳艳于是四处借钱,以便让他们作为逃窜的路费。之后,9个人逃到距洛阳市区向北十余公里的孟津县朝阳镇某小旅馆里,惶惶不可终日!

干警们于当夜凌晨4时,根据线索,发现游荡于“珍珠香”茶楼的李朋龙等一干人有重大犯罪嫌疑。之后,他们又获悉了李朋龙、李国军,以及丽丽、艳艳等人躲藏在朝阳镇的重要线索。

11日早上7时左右,在孟津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西工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干警们,将李朋龙等9人一网打尽,当天即被依法刑事拘留。4月30日,经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

2005年10月20日,洛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终结,分别以李朋龙、丽丽、李国军等9人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依法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苏凯遇害次日的4月11日,公安机关便将此噩耗通报给了苏凯所在的单位,随后,远在山东老家苏凯年过半百的父母和他唯一的妹妹也得到了噩讯!

苏父苏母只有这一个儿子,而且,苏凯是全村有史以来出的第一个博士,他就像一颗星星那样,照耀着全村人的心空。如今,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顿时让他们的一切希冀都变成了无法承载的悲恸!苏凯的母亲躺在床上一连好几天水米不进,泪水长流……

尚在西安甜蜜地等待着恋人归家跟自己完婚的邵芳,获悉噩耗后,在电话那端半天没有声音!最初的震愕过去后,苏凯遇害的原因,又让邵芳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屈辱、痛楚和自责之中。为什么自己不逼着他在节假日里回西安和自己团聚一两次?为什么自己不在春节过后的那两个月内去洛阳探望他?哪怕是一次。甚至她还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和相恋了两年多的恋人早些结婚,也许这样,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再多的“为什么”,也难以抵消失去恋人的残酷事实。邵芳在事发后绝望得连自杀的心思都有了,搞得两位老人天天守着她,陪着她落泪……

而苏凯单位的同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开始是无法相信,最后是痛惜不已。尤其令人感到惋惜的是,这个原本有着无限前程的小伙子,就这样“没有价值”地丢掉了性命,而且,他和同事们从事的那项科研项目的项目报告,大部分是由他执笔的,这下子,这个项目的收尾工作,也受到了影响……

2005年11月17日,本案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因为邵芳和苏凯尚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因此,苏凯的父母与诉讼代理律师向本案被告人李朋龙等提出了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等共计648603.90元的赔偿要求。

11月23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终结,对7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以犯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李朋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犯故意伤害罪依法判处李国军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犯故意伤害罪依法判处丽丽有期徒刑7年。其余的杨河等4名被告人也以犯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判处8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同时,该院还判处7名被告人中的李朋龙等五人承担刑事附带民事赔偿176068.80元。

至此,这起在古都洛阳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案子落下了帷幕。但了解案情的人无不扼腕叹息!既为那位毫无价值地丧了性命的博士生苏凯,也为7名原应生活在灿烂青春中的年轻的被告……

[本刊观点] 这个悲剧再一次触及到了“高级知识分子的心理素质”这一沉重的话题。细究本案的案发背景,苏凯的心理轨迹,其实与近段时间不时见诸媒体的“博士跳楼自杀”、“大学生厌世自杀”等等关系到高级知识分子的心理素质问题的案例,如出一辙,只不过苏凯脆弱的心理问题以另一种方式体现出来而已。

在科研领域有着重大建树的苏凯,年纪轻轻就成为所从事的学科研究的栋梁,我们不能不说他在事业上是个成功人士。然而,尽管苏凯是在酒后乱性,但也让我们窥见了他耀眼光环背后潜藏着的极度空虚、扭曲、迷茫的精神世界。

社会上往往有这样的误解:觉得类似于苏凯这样的精英分子,在包括人生观、道德观、心理素质诸方面都是理所当然的“强者”,而实际上,许多年轻的高级知识分子心理素质、人生观未必会随着知识的增长而不断完善、成熟。相反,因为承载着来自社会、家庭甚至自身的过高过多的期望,当他们出现各种心理问题时,更容易自我封闭走向极端,做出种种不负责任的事情。

国家、社会和家庭培养一名高级知识分子花费巨大,他们身上也肩负着比普通人更重的社会责任。他们出了问题,甚至失去性命,不仅会给亲友带来无尽的哀痛和悲伤,也会给社会造成损失。有鉴于此,我们不能漠视高级知识分子这个独特的社会群体在精神世界存在的问题,应在社会、单位、家庭等所有他们能够接触到的生活与工作环境内,给予更多、更全面和更及时的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此案当事人除李朋龙外,其他为化名)

无言风月啊,青年博士嫖娼命丧青楼打手

[ 1 ]
无言风月啊,青年博士嫖娼命丧青楼打手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