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心痛!忍看年迈妈妈成为豪门千金的“陪嫁”
 
· 丰碑
· 麦草莲
· 戏装
· 死于安乐的巴西龟
· 池畔[作者:席慕容]
· 最后一个邮戳
· 一尺深的热爱
· 每个星期扫地7天
· 狮子座流星雨的错过在凌晨
· 她说这是美丽的奴羊
· 小紫的“童男情结”[作者
· 那些花儿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心痛!忍看年迈妈妈成为豪门千金的“陪嫁”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心痛!忍看年迈妈妈成为豪门千金的“陪嫁” 2006-10-28

 

(2005年11月 口述:刘立健 整理/蒹葭)

近来,温州一位豪门千金的保姆被当做“嫁妆”,随这位千金“陪嫁”入男方家,在社会上引起了沸沸扬扬的争议。无独有偶,本刊特约记者在深圳做一次家政调查时,发现类似于温州这种“保姆陪嫁”的情况在深圳也并不鲜见。

应本刊之约,本文作者寻访了一个有同样经历的深圳老保姆及其下岗工人儿子,了解到了豪门保姆背后一个沉重的家庭故事。

这位豪门保姆的下岗工人儿子,亲身感受了妈妈10年来的艰辛,他没有因妈妈被富豪家一直雇为保姆,并与富家千金建立了情同母女的感情而感到高兴,却用一颗儿子歉疚的心,向本刊特约记者讲述了他的妈妈与家人亲情阻隔10年来的寂寞与无助、相思与无奈……

苦涩的激动:妈妈步入豪门做保姆

1995年,20岁的我正在河南省粮食学校读中专。弟弟马上要升高中了,妹妹还在读小学。3个孩子同时读书,这对任何一个城市平民家庭来说,都是一副沉沉的重担。但妈妈生性乐观豁达,吃苦耐劳,艰难地拉扯着我们三兄妹。

我爸爸在周口市粮食机械厂上班,每月只有四五百元的工资。而妈妈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小生意,赚一些小钱贴补家里。随着我们兄妹3人逐渐长大,家里的开支也越来越大,特别是每学期一开学,大笔的学费总是让妈妈愁白了头。偏偏这时,爸爸查出患有糖尿病,妈妈说什么也不让他再上班了,给爸爸办理了病退手续。这样一来,家里断了主要的经济来源,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1995年8月,弟弟参加中考,离重点中学市一中录取分数线只差两分,必须多交4000元“借读费”,才能被录取。妈妈想都没想就说:“这钱说什么都要交,能上重点中学,以后才能考上大学!”可是,我们这个穷家哪里还有4000元积蓄呢?很快,开学的日期逼近了,有一天晚上10点多钟,爸爸决定拉下脸面去找他的老战友借钱,谁知在昏暗的路途上,“倏”地一下子掉进了缺盖的下水道里……幸好这时有人路过,听到了他的呼救声,七手八脚地把他拉了上来。妈妈闻讯赶来,不禁号啕大哭……后来,爸爸和妈妈虽然借钱让弟弟如愿上了一中,但加上支付我和妹妹的学费,家里已是债台高筑。在沉重的经济压力下,爸爸的病情加重了。

1995年9月的一天,在深圳工作的表叔回来了。他来看望生病的爸爸时,看到我们家徒四壁,境况甚差,便对我妈妈说:“嫂子,我们公司的老总托我找一个可靠的保姆,照顾他13岁的女儿,一个月1000元工资,这可是跟刚毕业的大学生差不多的工资啊,你愿不愿意去做?”躺在病床上的爸爸一听,马上说:“真的吗?公司里还招工人吗?我俩都去!”妈妈苦笑了一下,说:“你就不用去了,可是我去了,这一大家的事谁料理啊?”表叔说:“只有你去了,你这个家才能缓口气啊!”

原来,表叔说的那位老总是湖南人,姓文,是一个身家数千万的大富豪。唯一让他们夫妇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雯雯。因为公司事务太多,无暇顾及女儿,他们就想找一位有经验有爱心的可靠大嫂来做女儿的保姆。

当晚,妈妈告诉全家人,她决定到深圳去当保姆。表叔回到深圳后,很快就捎来话说,文总了解了我家的情况后,觉得妈妈是3个孩子的母亲,无论是操持家务还是教育孩子,都应很拿手,所以就爽快地同意了妈妈做他女儿的保姆,并让妈妈立刻启程。

1995年9月底,妈妈带着对我们的牵挂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去了深圳,开始了她漫长的保姆生涯。

该炫耀还是该惭愧:保姆母亲拿高薪

文总的家在深圳市南山区一处靠海的别墅群里,其陈设之豪华、家电之高档,让初来乍到的妈妈看得目瞪口呆。但文总夫妇很有修养,他们让妈妈熟悉了情况后,就很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了妈妈。

雯雯那时13岁,是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她很快就喜欢上了慈爱的妈妈。妈妈也把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来看待,把自己全部的母爱都倾注到了这个“小主人”身上。

每天早上,妈妈要做好全家的早餐,而雯雯的营养早餐则是由女主人头天晚上指定好的,妈妈按要求做得很细心。在服侍雯雯吃完早餐后,妈妈跟司机一起把她送到贵族学校。下午4点30分,妈妈再把她从学校接回来。其余时间,妈妈就是在家里做家务。

很快,妈妈寄回来了她的第一个月的1000元工资。汇款到的那天,刚好我从学校回家,邮递员是熟人,他一进我们的家属院门就开始大嚷,邻居们也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妈妈“能干”、“会挣钱”、“比院子里某某领导的工资都高”……而爸爸只是苦笑了一下,一个人落寞地走进了屋子。

我的父母一生恩爱,可妈妈自从去深圳做保姆后,一年至多能回来一次。1996年春节,爸爸的糖尿病加重,浑身浮肿,走路都有些摇晃,反应也迟钝了许多,可他硬撑着不让我们告诉妈妈。后来,妈妈在电话里知道了这件情况,当时就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可是为了全家人,妈妈只能擦干眼泪,一个人默默地伺候着文总一家人。靠着妈妈的工资,我们兄妹3人继续着学业,我们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才渐渐站稳了脚跟。

1995年底的一天,文总夫妇都到国外考察项目去了,雯雯突发高烧,妈妈果断地把雯雯送到了医院急诊室。医生说幸亏妈妈送得及时,否则,雯雯就会转成急性肺炎。过了几天,妈妈看雯雯已有所好转,就带她在医院里散步。在一个僻静处,忽然冲出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横在她们面前,让她们交出钱来。勇敢的妈妈一边护着雯雯,一边坚定地说:“没有!”她一边与歹徒推搡,一边大声说:“雯雯快跑啊!”随后,她才大呼:“抓坏人啊!”歹徒见势不妙,凶狠地将妈妈往旁边的电线杆上推去,妈妈的门牙顿时被磕掉了,鲜血直流……幸亏这时雯雯叫来了医院的保安,吓得歹徒一溜烟地跑了。

归国回来的文总夫妇知道这件事情后,觉得妈妈“护主有功”,非常感激,当即就把妈妈的工资涨到了每月1500元。可怜的妈妈,至今门牙都没能补上,但善良的她觉得自己保护了雯雯,一点儿也没觉得遗憾。

但妈妈在文家做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保姆。她在文家做事,有一些严格的规定。比如,妈妈不能与主人同桌吃饭,特别是有贵客来的时候,她甚至不能出现在客厅里,只能躲在一楼楼梯转角处的保姆房里,等主人会完客后,她再出来打扫卫生。忙完了所有的一切,她才能吃饭。

1996年夏天,我中专毕业后来到深圳找工作,先去看望了妈妈。妈妈已经近一年没见到我了啊,她高兴坏了,很想留我在她身边呆上一个晚上。可是,主人规定保姆不能留宿任何外人,她又有些犹豫了。后来想到我是她的儿子,不是外人,主人可能不会怪她,在这种心理驱使下,妈妈决定留宿我一夜。在文家,我算是长了见识。文家装修得富丽堂皇,带有浓郁的欧洲风情,还收藏了许多古玩字画;楼顶花园别具一格,站在阳台上就能看见无垠的大海。我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开心地说:“妈妈,你每天都像生活在天堂里呢!”妈妈却说:“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草窝啊!”

晚上,文总夫妇到家后,见到我,他们很意外。听了妈妈的解释,他们与我客套地寒暄了两句,但文总平静的眼神背后流露出的那股慑人的冷漠,还是让我感到如坐针毡。为了不给妈妈增加麻烦,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走了。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文太太很直接地批评了妈妈,说是她家那么多值钱的东西,丢一件都不得了,叫妈妈再不要留宿外人了,训得妈妈泪流满面……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一家粮食机械厂打工,弟弟考上了大学,妹妹待业在家。家中时时处处都要用钱,多亏了妈妈每月准时寄回来的1500元钱……

2000年元旦,我与同厂的一个女孩结了婚,妈妈特意预支了自己的年假,赶了回来。婚礼当天,妈妈特地拿出了一个3000元的大红包给我。我惊诧地问妈妈哪来的这么多钱,妈妈有些神秘又有些得意地说:“逢年过节,雯雯就送给我一些戒指耳环什么的。我平日里不舍得戴,正巧你要结婚,我就拿到了深圳的典当行里,换了3000元哩。”看着妈妈苍老的容颜里那掩饰不住的兴奋,我心酸得流下了眼泪。

2002年,由于厂里效益不好,我和妻子双下岗,偏巧这时儿子又出生了。爸爸的身体更差了。此时家中一切开支几乎全都压在了妈妈的身上。

2003年,妈妈已在文家做了8年保姆,56岁的她想结束自己的打工生涯,回来照顾我的儿子——她的小孙子,妈妈多么渴望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啊!可是,为了这个家,妈妈最后还是抑制住这种愿望,在文总家继续做着保姆。

这时,我已在一家食品公司做送货员,妻子在家带孩子。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走到家门口,透过窗户看到妈妈回来了。我一阵惊喜,刚要叫出声,却隐隐约约地听妈妈对爸爸说:“……快10年了,你的身体是我心头的一块病啊,我是天天放心不下啊!你都快60岁的人了,让我伺候你几天吧!”爸爸说:“快别说了,我能照顾自己,只是现在孩子们都下岗了,工作又不好找,现在又有了孙子,只好委屈你再干几年……”说着说着,爸妈都开始流泪,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门外的我听着听着,也不禁泪流满面。那一刻,我多想冲进去跪在妈妈面前对她说:“妈妈,我都快30岁了,还要你来养,儿子心里有愧啊……”

羞愧啊!年迈妈妈成了豪门千金的“嫁妆”

2005年春节,妈妈依然没有回来。大年三十晚上,全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虽然很热闹,但因为没有妈妈在场,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空落落的。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妈妈打来的,我们都抢着跟妈妈说话。

妈妈说,她已经和家人有整整10个春节没在一起过了,但是明年一定可以一起过年的,因为她带了10年的雯雯已经大学毕业,找好了男友,正在谈婚论嫁。她笑着感慨道:“雯雯一出嫁,我的任务也算光荣完成了!”听到这样的喜讯,我们都乐坏了。最高兴的还是爸爸,10年了,他和妈妈一直无奈地两地“分居”着,他渴望与妈妈天天厮守在一起,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啊……

5月15日,在一次例行检查中,爸爸被检查出了冠心病,住院一个星期就花了4000多元。为了给爸爸治病,我的妻子在家再也呆不下去了。她通过熟人关系,终于应聘到一家外资棉纺厂上班,每月有600元的工资,但厂里要求必须事先交5000元的押金,而且要做满两年才会退还。家里此时本来就没有一点积蓄,可我妻子如果不去打工就没有一份长期的收入,权衡来权衡去,我们只得借钱交了这笔押金,让妻子“上岗”了。妈妈知道这一切后,只是无声地流泪。生活给予她的磨难实在太多了,她柔弱的双肩承载着全家人的幸福和忧伤。这也许就是妈妈做了10年保姆也无怨无悔的理由吧!

2005年6月,妈妈打来电话说,文总全家邀请我们一家人去参加他们女儿的婚礼,说是妈妈为他们全家付出了10年辛苦,两家人早就算是亲戚了。最后,全家人一致决定由我做全权代表去参加。

我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深圳,见到了妈妈。可妈妈没有我想象中的喜悦,倒是眼神里闪过的一丝无奈和落寞,让我看得心疼。但想着我很快就可以带着妈妈回家了,我还是特别开心。

第二天,2005年6月18日,我参加了雯雯盛大的婚礼。婚礼在深圳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圣庭苑举行。偌大的宴会厅成了花的海洋,到处都张扬着富贵和喜庆。新郎和新娘更是一身的珠光宝气。据说,雯雯的新郎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少东家,两家的联姻是“珠联璧合”。文总夫妇给女儿的嫁妆不菲,有豪宅,有名车,更有数不尽的进口电器。

我正在惊叹着文家的富贵,忽听婚礼的司仪故弄玄虚地说:“新娘的娘家送了她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嫁妆,大家猜猜是什么?”来宾们七嘴八舌地猜测起来,有的说是别墅,有的说是汽车……司仪都摇了摇头,说不是。最后,他声音提高了八度,兴奋地说:“那就是陪伴了我们的新娘10年的保姆妈妈!”

“哇!”来宾们发出一阵惊呼,而被司仪请上台的妈妈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个环节,她惊愕得微微张大了嘴巴,眼睛也睁得老大。这时,新娘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两个人都流下了热泪。可此时只有我知道,一向自尊的妈妈流泪不是因为兴奋,而是掩藏了很深很深的委屈与无奈啊……

坐在台下的我,彻底蒙了,天哪,自己至爱的母亲居然做了别人的“嫁妆”!虽然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个保姆的儿子,可是,我的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了下来,心像刀割一样疼……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从我的脑海中一一闪过:妈妈10年前与家人分离,10年来背井离乡,10年来寄人篱下,10年来被别人呼来唤去……妈妈啊,我该怎么表达我心中的悲哀与愧疚呢?

后来,妈妈真的跟随雯雯去了。妈妈对我解释说,她与雯雯相处了10年,雯雯早已与她情同母女,雯雯离不开妈妈的照顾。在得知妈妈参加完婚礼就要回老家的消息后,她说什么也不干!她对父母大嚷大叫,说她早已习惯了妈妈对她的关爱和照顾,甚至只喜欢吃妈妈烧的菜,还说她与妈妈已是难舍难分了……文总夫妇见状,只得许诺给妈妈加薪到2000元,只求妈妈能留下来继续陪伴雯雯。妈妈想到家中我与妻子下岗,弟弟妹妹还没有结婚,而她最疼爱的小孙子快要上幼儿园了……于是,她咬咬牙,答应了主人的请求。

我可怜又可敬的妈妈呀,家的责任在她的心中太重了,重到她忘记了自己已将是花甲老人!

回到家里,我把这一切告诉了爸爸。爸爸一下子就病倒了,躺在床上不说话;儿子天天也嚷着向我要奶奶,我无言以对……渐渐地,有的邻居知道了妈妈给人做了“嫁妆”,热嘲冷讽也随之而来。有的说:“这跟旧社会的陪送丫头有什么区别?”有的说:“真是想钱想疯了!”也有人说:“这么大岁数了,还给人当‘下人’,也不怕子女脸上无光……”

风言风语快要让我崩溃了。我想,不管雯雯是不是把我妈妈当成了她自己的妈妈一样依恋,妈妈在那里的身份毕竟是一个保姆啊!年近6旬的妈妈本该颐养天年,我哪能忍心看她老人家还被人呼来唤去呢?可是,家贫百事哀呀,我眼下又哪有办法阻止妈妈像“嫁妆”一样,随雯雯“嫁入”她的新家!我可怜的妈妈哟,我和妻子会更加努力地打工,发誓要早日改变贫穷的家境,早日把您老人家接回家来,给您端茶倒水,给您送饭添衣,让您安享晚年!

(潘玉啸摘自《打工》2005年第19期)

心痛!忍看年迈妈妈成为豪门千金的“陪嫁”

[ 1 ]
心痛!忍看年迈妈妈成为豪门千金的“陪嫁”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