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保卫我抛弃的女孩,无良少年流尽良知的血
 
· 婆婆,你是我一生的牵挂
· 灵魂的呼唤——为缘而来
· 时代的代表
· 阳光应在风雨后
· 他人即地狱
· 七律:西湖
· 谦卑的人离幸福更近一点
· 看美国学生如何高考
· 你要把自尊放到最底线
· 维也纳,两个独手人的钢琴
· 100天浪漫性爱救活濒危
· 母亲送我看不见的嫁妆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保卫我抛弃的女孩,无良少年流尽良知的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保卫我抛弃的女孩,无良少年流尽良知的血 2006-10-27

 

(2005年11月 作者:张国庆)

2005年7月27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故意杀人案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相东死刑;判处马相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04年8月14日,石家庄市桥西区市郊一个出租屋内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名常在网上猎艳的男青年冯建学想甩掉痴情女网友钱小颖,便安排同住的伙伴与女网友发生关系,没想到伙伴又叫来一人,将女孩轮奸后还准备杀人灭口。在此危急时刻,冯建学良知发现,挺身而出,想保护这名女网友,结果被两名伙伴残忍杀害……2004年12月,此案告破后,钱小颖被传唤到石家庄市刑警大队,就马相东、马相红强奸、杀人一案作证。此时她才得知,夺去她的贞操、骗取她的感情的冯建学为保护她免遭杀手,已献出年轻的生命。一时间她百感交集,任由复杂的泪水潸然而下……

少女痴情,“白马王子”却是网上风流少年

1981年出生的钱小颖是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孩,在河北赵县长大,2001年从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到石家庄市某重点幼儿园任教。工作之余,钱小颖非常喜欢上网聊天。2004年5月中旬的一天,钱小颖以“柔柔的雪”的昵称上网,一个昵称“多情王子”的人闯进她的QQ。“多情王子”自我介绍毕业于石家庄某职业学院,名叫戴学军,现任某水站业务经理。他言谈既幽默又机智,第一次聊天就给小颖留下了深刻印象。聊过几次后,两人打开视频。小颖发现戴学军长得很帅气,戴学军对美丽的小颖也很有好感,越来越频繁地邀请她网下见面。但小颖一直推托。因为戴学军曾几次对她有挑逗语言,小颖凭直觉认定他是个花花公子,不敢与其深交。

两人聊了一个多月后,戴学军突然从网上消失了。那段时间小颖心情突然莫名地失落起来,有时间就坐在电脑前等待戴学军出现。她这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这个“花花公子”了,虽然他有些轻佻,可是他的机智幽默还是其他男孩没有的。十几天后,戴学军终于上线了,他说,半个月前的一天早晨,在上班路上,他发现两个小偷想偷一个女青年的钱包,就善意地提醒了一下女青年。结果被两个小偷报复,痛打了一顿。小颖不信,问:“真的?”戴学军答:“我这人不高尚,但我看不了别人受苦受难。”小颖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觉得这个男孩虽然轻佻一些,但还是个有正义感的青年,马上冲动地说:“我现在就想去看你。”

身高1.85米的戴学军终于出现在小颖面前,看上去比电脑视频里更加英俊。钱小颖心如鹿撞,这不正是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吗?路灯下戴学军脸颊上果然还有着伤疤。两人携手走进一家酒吧,橘黄的灯光下,两人倾心长谈直到深夜。这以后两人见面越来越频繁,第三次见面时,戴学军带小颖来到一家宾馆,一走进房间便把她拥在怀里,随后两人发生了关系。

事后,戴学军才发现,小颖还是一个处女,他很惊讶。小颖深情地说:“我可从没有让别的男孩子碰过我,你要多珍惜啊……”戴学军连忙点头。

小颖以为遇上了一份难得的爱情,确立关系后,她提出两人照一张合影。但戴学军总说工作太忙没时间。小颖又向戴学军索要一张单人照,打算制成磁像合影戴在身上。但戴学军仍以手头没有现成的照片为由推托,痴情的小颖仍没多想。

小颖不知道,她遇上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狼。戴学军真名冯建学,父母都是魏县的国家干部。家境优越,加上父母骄惯,冯建学不自觉地养成了顽劣的性格。凭着一副天生的好相貌,上高中时他就开始追逐爱慕虚荣的女生,勉强考上大学后更加疯狂。参加工作不到两年,他便以谈朋友为名勾引了十多名女孩子,相处时间最长的也没超过两个月。令冯建学得意的是,有些女孩子对感情也抱着游戏的态度,有的女孩虽很伤心,但也自认倒霉,没对他过多纠缠。

相识不久,冯建学便对小颖没有了新鲜感。7月初,他产生了甩掉小颖的念头,便以开玩笑的语气试探她:“如果我把你抛弃了你怎么办?”没想到小颖当即冲动地说:“那我就自杀,让你良心受一辈子谴责!”冯建学当时心中吃了一惊。几天后两人因为小事闹别扭,冯建学便借机换了手机号,但几天后小颖的同事来找冯建学,他才知道小颖已经绝食两天了。面对这个对感情特别执著认真的女孩,他很后悔当初告诉小颖真实工作单位,并带她回过一次老家。

冯建学心意已决,必须甩掉她,不然今后他就不自由了。他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设计让别人把钱小颖奸污,事后以她不正经为由与她断绝关系。于是,8月12日,当钱小颖再次向冯建学要照片时,他爽快地拿出一张单人照给小颖。当天小颖就拿着两人的单人照片,到照相馆合成了一张小指甲大的磁像,并加工成项链坠,欣喜地挂在了脖子上。

8月14日下午6时许,冯建学打电话约小颖到西二环路一家饭店吃饭。席间,冯建学故意一个劲劝小颖喝啤酒。见小颖已显醉态,冯建学说:“我怕你今晚会吐,让住在一起的姐妹看笑话,今晚你不如住到我那里,让我照顾你。”小颖迷迷糊糊地点头。随后冯建学找了个借口来到门外给同住的马相东打了电话:“大哥,那女孩刚和我吃完饭。如果你真想弄,赶快过来。”

马相东,1974年生于魏县,和冯建学同在一家公司工作。虽然马相东家住农村,仅是个送水员,但他来石家庄打工多年,结交了许多狐朋狗友。冯建学刚当业务经理时,有些下属不服管,马相东邀人用暴力手段震慑了几个刺头,冯建学才坐稳了位子。

从眼前和长远看,冯建学觉得马相东对自己有用,两人索性拜了把兄弟。马相东的母亲曾改过一次嫁,和生父一起生活时,马相东叫戴学胜。为了表示友谊,好义气的冯建学竟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戴学军。人前人后地叫,以至许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他还主动退掉与人合租的楼房,搬到马相东在桥西区市郊租住的三间平房,房租由他负责。

冯建学决定甩掉小颖后,想到的最好的“帮手”就是马相东。于是他对马相东和盘托出计划,并一再叮嘱千万不要让钱小颖知道内情。

不一会儿,马相东兴冲冲地出现在小颖面前。冯建学向他眨眨眼,然后一本正经地向小颖介绍:“这是我表哥戴学胜。”随后,小颖随冯建学、戴学胜上了出租车。途中,小颖猛然想起磁像项链坠,想给冯建学看。恰在这时,坐在一旁的马相东突然转过头色迷迷地打量着她,然后诡秘地一笑,拿出手机发送短消息。小颖心里“咯噔”一下,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轮奸女孩后结拜兄弟突现狰狞面目

小颖的预感没错。马相东的短信是发给在一家装潢公司工作的亲弟弟马相红的。他觉得冯建学既然同意他在小颖身上占便宜,这个女孩肯定就是可以随便玩的,于是自作主张邀弟弟也来“尝鲜”。

晚7时左右,三人来到住处。冯建学带小颖来到西屋,很快便与小颖发生了性关系。歇息片刻,冯建学谎称饿了,出去买点吃的。说完冯建学推门来到外屋,向马相东做了个手势,然后匆匆走了出去。

目视冯建学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马相东急不可耐地闯进西屋,张口便说想与钱小颖发生关系。钱小颖一愣,然后又羞又怒:“我是你表弟的女朋友,你怎能打我的主意,给我滚出去!”马相东无法解释,也不想解释,欲火难耐的他猛地扑到钱小颖身上,被钱小颖奋力推开。马相东恼羞成怒,狠狠给了钱小颖两个耳光。钱小颖仍要反抗,马相东眼露凶光,从衣袋里掏出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面对这阵势,钱小颖吓得浑身发抖,下意识地停止了挣扎,在屈辱的泪水中忍受着马相东的蹂躏……马相东发泄完后回到自己住的东屋,向早已等在那里的马相红做了个手势,马相红窜进西屋。但一向胆小的马相红怯阵了,他趴在钱小颖身上许久也没能得逞。这时已近晚上9点钟,冯建学回来了,马相红只得丧气地起身。

冯建学来到西屋,乍见马相红,他不由得一愣,心中隐隐涌上一丝不快,觉得马相东做得有些过分了。不过紧接着他又想,反正我又没打算与她相守终身,算她倒霉,现在最要紧的是与她断绝关系。于是冯建学做出一副激愤的样子,指着钱小颖说:“我没想到你是一个随便的女孩,我真是瞎了眼!”钱小颖哭着歇斯底里地喊:“不,是他们强迫我,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表哥!”冯建学说:“谁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随后冯建学假装余怒未消,搡了正手忙脚乱穿裤子的马相红一把,说:“我把你们兄弟俩当亲哥们,没想到你们在背后勾引我的女朋友!”马相东并没有向马相红透露全部内情,不明就里的马相红事没做成心里本来就恼火,遭此抢白更令他难以忍受,不由得对冯建学瞪起了眼:“你别装了,我哥说是你主动提出让他干这个女人,他才给我发的短消息。既然你不打算和她结婚,现在充什么好人?”

真相被揭穿,冯建学无比尴尬。钱小颖如五雷轰顶,呆愣了好久,然后她哇地放声大哭,说:“看看这项链,你就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怎能这样害我啊……”说完,钱小颖发疯似的扯下项链,掷向冯建学。冯建学下意识地接住,定睛看着电脑合成的两人亲密无间的照片,蛰伏在心底的人性刹那间便被唤醒了。冯建学大脑一片空白时,钱小颖连声说:“你们这些禽兽,我要去告你们!”冯建学慌了,哀求钱小颖放过他一马。过一会儿,马相东兄弟也哀求钱小颖,承诺给她钱,但钱小颖始终咬定非把三人送进监狱。

马相东说:“你愿告就告。我们马上辞职,跳槽到其他地方。我们现在的身份证是假的,没人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警察真能找到我们,算他们有本事!”钱小颖说:“可我知道你的前胸有个黑痣。再说我能找到戴学军,我去过他家。找到他,你们也就跑不了!”一听这话,马相东心里一沉,不由得起了杀机。

见状,马相东命马相红看守钱小颖,他把冯建学拉到院子外,说:“轮奸罪会被判重刑,她实在不答应,咱们把她干掉算了!”冯建学一愣。此时的冯建学,原来是想借马相东和女朋友发生关系甩掉她,没想到,冒出一个马相红来,弄成轮奸案,这样一告,肯定自己也完,要是把她杀了,自己也一辈子良心不安啊!他不假思索地摇摇头,建议想其他办法稳住她。

二人想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这时马相红出来了,说钱小颖哭累了,刚睡着。二人问马相红的意见,马相红听说哥哥想杀掉钱小颖,不由得浑身一抖,不知所措。马相东着急地说:“咱们哥俩和冯建学不一样,如果真的被抓进去,老婆肯定离婚,孩子也归了别人。估计出狱的时候头发也白了,所以,必须杀掉她。”马相红吓得哆哆嗦嗦,不敢说话。冯建学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不由得生气地说:“人是我带来的,我要对她的生命负责!”马相东也不示弱:“可我们后半辈子的命运都掌握在她手里!”冯建学气愤说:“你们已经在她身上占了便宜,杀掉她不觉得残忍吗?”马相红抢白道:“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会有这麻烦。早知如此,我们不如花钱去找妓女!”

浪子良知突现,为保护网友生命血洒出租屋

马相东见冯建学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决定把他抛到一边,独自行动。他对马相红一挥手,两人回到西屋,开始准备绳索和菜刀。冯建学跟了进来,见形势紧急,转身想去把钱小颖唤醒,帮助她逃走。马相东兄弟察觉了他的用意,一人架住一只胳膊。马相东恶狠狠地说:“如果你一意孤行,就别怪我们哥俩不客气了。”冯建学苦口婆心地说:“大哥,二哥,你们好好想想,如果你们杀了她,下半辈子才真的没希望了!”但马相东仿佛没有听见,命马相红拿好凶器,两人再次想去西屋。冯建学来不及思索,一把拉住马相东。马相东气急败坏地摆脱,冯建学把他扑倒在地。二人在地上厮打翻滚,冯建学的手机从兜里掉了出来,电池和手机卡都被甩了出来。但二人都怕惊醒钱小颖,很快住手。

冯建学起身后捡起手机,但慌乱中他只注意到电池,没有发现卡。他把电池装上后,把手机揣进兜里,紧张地注视着马相东。马相东两眼充血瞪着冯建学,压低声音说:“我们杀她没你的事。如果你再横加阻拦,小心我们连你一起干掉!”但马相东没想到,冯建学没有被吓住。此时的冯建学已经像换了个人,他的内心充满了保护弱者的冲动,他大义凛然地说:“如果你们想杀她,就先把我杀了,不然你们成功不了。即使你们真的把她杀了,我也会去告你们!”

三人虎视眈眈地对视着,屋内的空气紧张起来。许久,马相东阴冷地对冯建学点点头,然后拉着马相红,再次来到院外。

冯建学来到西屋,看着熟睡的钱小颖,他的心头百味杂陈,暗暗发誓以后好好活着,不再做对不起他人的事了。随后冯建学返回东屋,紧张地思考着。他了解马相东,内心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仍决定把事情管到底。

一会儿马相东兄弟回来了,马相东换了一副面孔,和颜悦色地对冯建学说:“我想通了,不杀她了。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明天咱们一起辞职,然后去南方打工,让她找不到咱们就算了。”冯建学仍不放心,要马相东发誓。马相东赌咒说:“如果我杀了钱小颖不得好死!”

此时已近半夜12点钟,三人又聊了几句,马相红说要回去休息。来到屋门外,马相红突然招呼冯建学,冯建学忙走了出去。马相红嬉皮笑脸地对冯建学说:“明天你和钱小颖说说,我想和她处朋友。”冯建学正不知如何作答,他猛然感到后面一股风声。他下意识地想回头,脖子已被一根腰带死死勒住。他拼命挣扎,头上又挨了狠狠的一砖头,顿时瘫软在地。

马相东到院外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向马相红一招手。二人轮换背着冯建学来到村南,他们本想将冯建学身上绑一块石头沉入水中,可走到一片玉米地前,冯建学突然苏醒过来。冯建学有气无力地哀求道:“你们放过我吧,我还有许多事没做呢。”

马相东恶狠狠地说:“不是我们想杀你,是你自找的。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你说什么也没用了。”马相东再次用腰带勒冯建学的脖子。冯建学停止挣扎后,马相东还不放心,又用菜刀照冯建学的脖子连砍几刀。冯建学终于咽了气,但他的眼睛仍瞪得大大的。此时二人的精神高度紧张,只得改变原计划,将冯建学的尸体背到玉米地中央,然后用麦秸盖上。

惶惶然返回住地后,马相东想把钱小颖也杀掉。但冯建学死后的眼神始终在马相红脑海中盘旋,他的精神已处于崩溃边缘,他可怜兮兮地对马相东说:“哥,要干你一个人干吧,我下不了手了。”马相东嘟哝了一句:“没用的东西。”不过他也开始犹豫,害怕向冯建学发的誓应验。他想,他和弟弟的身份证都是假的,钱小颖对他们的其他情况也一无所知,只要他俩离开石家庄市,以后也不在石家庄市露面,钱小颖即使告发,公安机关也找不到他们。而且钱小颖说不定怕丢脸,根本不去报警。

这样一想,马相东打消了再次杀人的念头。他收拾好行李后来到西屋,推醒钱小颖,一脸凶相地说:“两个小时前戴学军就去了火车站,以后你在石家庄市找不到他了。我们也马上离开石家庄,以后你也找不到我们了。但你不许报案。即使你告,我们也不怕。你连我们姓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是戴学军设计让我们强奸你的。还有,万一警察把我们抓住,我们就一口咬定你是自愿的!”

慑于淫威,钱小颖不得不点头答应。随后马相东陪钱小颖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车行驶到西三庄路口时,马相东下了车。返回住处后,马相东兄弟打车连夜离开石家庄市。

出于各种顾虑,钱小颖果然没向公安机关报警。

8月16日,孔寨村一名村民到自家玉米地锄草时发现了冯建学的尸体,马上报警。警方很快确定了杀人第一现场,并在现场找到了冯建学的手机卡,此案由此打开突破口。

2004年12月初,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干警通过线索得知马相红躲在河南省林州市城关镇一位亲友家,马上组织警力前往。12月7日下午,在林州市警方的配合下,将马相红一举抓获。经连夜突审,马相红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并表示愿配合公安机关抓捕马相东。当晚,马相东在一家啤酒经销部被抓获。

二犯被押回石家庄市后,公安机关传唤钱小颖作证。此时钱小颖才知道冯建学的真实姓名,了解到冯建学虽骗取了她的贞操,并设计使她蒙辱,但他也用生命保护了她。得知内情,钱小颖心情无比复杂。她痛哭失声,不知该恨这个衣冠禽兽,还是该感激这个人性终复苏的救命恩人。但她知道这段经历将终身在她内心挥之不去。她发誓要好好生活,不再轻率地相信网恋了。

2005年7月27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马相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马相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犯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但等待二犯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中除马相东、马相红外其余为化名)

保卫我抛弃的女孩,无良少年流尽良知的血

[ 1 ]
保卫我抛弃的女孩,无良少年流尽良知的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