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笑星冯巩:走过绯闻尽开颜
 
· 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
· 似爱不是爱?私奔“百变阔
· 换一种方式计算人生
· 与上司相处的艺术
· 轻伤要下火线新析
· 成功也会上瘾
· 世界著名魔术揭秘
· 成功的经验不可复制
· 一个西方女孩的征婚启事
· 我家的“法定”吵架日
· 品牌趣译
· 上司给你的“糖果”怎么吃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笑星冯巩:走过绯闻尽开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笑星冯巩:走过绯闻尽开颜 2006-10-27

 

(2005年10月 作者:诺亚)

2005年4月,著名相声演员冯巩正在全国各地积极宣传他自导自演的新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4月8日,从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法院传来消息,法院就风传一时的冯巩“性传闻”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涉嫌敲诈勒索冯巩的两名被告张梦(化名)和张路(化名)分别以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和四年。

2004年11月,著名笑星冯巩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控告信”,该信是江苏省淮安市的离婚女人张梦写来的。张梦以与冯巩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理由,向冯巩索要50万元的分手费和保密费。这显然是一封敲诈勒索信。在接到敲诈信的第二天,冯巩分别向北京市公安局和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报了案。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冯巩的妻子艾慧一直坚定地站在丈夫身边,她用温柔善良的微笑和柔中有刚的决断给予冯巩无比的力量。冯巩用法律捍卫了自己的人格尊严,也捍卫了与爱妻青梅竹马、洁白无瑕的美丽爱情。

敲诈信以“性”之名,却不知青梅竹马两情深

2004年11月,著名相声演员冯巩收到了一封来自江苏淮安的信。冯巩经常收到热心观众的来信,可是眼前的这封信却不是一封普通的观众来信。信封上注明一定要冯巩亲拆,冯巩拆开信封,展开信纸,读了信的内容之后,冯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封敲诈信。写信人张梦以曾与冯巩发生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理由,向冯巩索要50万元的分手费和保密费。

看了这封信,冯巩气得浑身发抖。

这种以子虚乌有的性交往为理由而进行的敲诈勒索事件,冯巩只在影视剧本中看到过。冯巩做梦都没有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对别的男人来说,遇到这种牵涉两性关系的事件,第一个想方设法要隐瞒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冯巩却恰恰相反,他第一个想到要告诉的,就是自己的妻子艾慧。他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夫妻,结婚多年,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无声的约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跟妻子一起共同面对。

作一个决定也许不难,难的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因为自己而无端被羞辱,受到难言的伤害。开车回家的路上,冯巩的心情和当时的路况一样,走走停停,堵塞严重。

从收到敲诈信,到把这件事情告诉妻子,中间不过隔了几个小时,可是对于冯巩来说,这几个小时像是几个世纪那样漫长。最后,冯巩把自己和张梦之间的所有事实都告诉了妻子。艾慧听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她问冯巩:“你准备怎么办?”冯巩说:“我想听你的意见。”艾慧轻声说:“无论你决定怎么做,我都支持你。我相信你,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艾慧的话虽然不多,但在冯巩听来,句句都像春雨,滋润抚慰着他的心。他说:“那好,我明天就去报案。”艾慧有些吃惊:“你急什么?再跟朋友和律师商量一下吧。”冯巩明朗地说:“没有什么要商量的。我问心无愧,就这样干干脆脆地解决了,用不着这么拖拖拉拉,扭扭捏捏的。”

第二天,冯巩向北京市公安局和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报了案。冯巩决心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尊严,同时捍卫自己与爱妻之间纯洁无瑕的爱情。

1957年,冯巩出生于天津的名门望族,他的曾祖父是曾任民国代总统的冯国璋。冯巩就读于天津26中学时,因为出身不好,处境恶劣。但他还是凭借自身的热情开朗和多才多艺被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特许进入了学校的“宣传队”,并成为骨干。艾慧也是宣传队的成员,她年纪小,冯巩对她处处关心照顾。于是,“根正苗红”、美丽活泼的艾慧爱上了“反动军阀”的后代冯巩。

此时的冯巩身陷人生低谷,艾慧超凡脱俗的爱,使冯巩在苦涩的人生中品尝到了醉人的甘甜。

1983年,冯巩和艾慧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幸福地结为夫妻。婚后不久,冯巩凭借出色的才艺被调入中国铁路文工团。

进入中国铁路文工团之后,冯巩的演出越来越多,他越来越忙。艾慧生儿子的时候,冯巩正在上海演出。冯巩在上海接到家里的电话,说艾慧要生了。初为人父,他既兴奋又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飞到妻子身边。冯巩心中对妻子一直有一种愧疚,当年结婚的时候,因为条件所限,他没能给艾慧一个隆重的婚礼。现在艾慧要生孩子了,自己要是又不能陪在她身边,实在太对不起她了!但是,上海这边的演出广告已经四处张贴,冯巩的名字是其中分量最重的。

一边是即将分娩的妻子,一边是喜爱他的观众,对冯巩来说,哪一边都难以割舍。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冯巩最后还是决定留在上海,坚持完成演出任务。

演出结束之后,冯巩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妻子身边。看到病床上苍白虚弱的妻子和妻子身边胖乎乎的儿子,冯巩的眼泪夺眶而出。

冯巩给儿子取名叫诚诚,他希望自己的诚心永远陪伴在妻子身边。

为了和妻子结束两地分居的生活,冯巩调往北京之后的第三年,把艾慧也调入了北京的一家唱片公司工作。

模范夫妻也难逃绯闻,一面之缘的敲诈不期而遇

艾慧刚到北京的那段日子,冯巩在单位没有分配住房,他们就在单位排练厅的一个角落里临时用木板隔开一个空间,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这间临时隔开的简易住房,夏热冬冷。夏天,这里又闷又热,下午还西晒。看着年幼的儿子身上热得长满了痱子,艾慧心疼极了。冬天更可怕,外面北风呼啸,四周没有住人,冯巩又经常不在家,艾慧搂着儿子又冷又怕,经常彻夜难眠。

夜里休息不好,白天艾慧还要骑车近两个小时去上班。下班之后,洗衣做饭照顾孩子,又是一通忙活。尽管日子很难熬,可艾慧从来不对冯巩诉苦。艾慧知道冯巩的为人,无论有多困难,他总是自己来承担。他最不喜欢诉苦,更不愿意给别人增加麻烦和负担。

看着妻子奔波劳碌,冯巩也很心疼。冯巩经常对朋友们说:“我在台前演出,艾慧在台后付出。我欠别人的可以还,我欠她的一辈子都还不完!我要用我的一辈子来好好珍惜她,呵护她!”

1992年,中国铁路文工团分给冯巩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分房时,铁路文工团的领导紧紧握住冯巩的手说:“你的困难大家都看得见,可你是咱们团里这么多年来唯一没有提过住房困难的人,谢谢你!”冯巩苦笑着说:“您不应该感谢我,应该感谢艾慧,是她从来不提房子,默默地忍受了这么多年。”

刚分到住房不久,冯巩就把岳父岳母从天津接到北京,一家五口住在狭小的两居室里。虽然房子不够宽敞,但一家人相亲相爱,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艾慧也十分孝顺,经常和冯巩一起回天津去看望年迈的公婆。艾慧知道婆婆最疼爱冯巩这个小儿子,每年除夕,冯巩都要参加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但无论他从现场回家多晚,艾慧都要和丈夫儿子一起,连夜赶回天津的婆家,和婆婆一起吃年夜饭。

一次,冯巩在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决定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冯巩难得在家里长住,艾慧急忙从天津把婆婆接来,一家人幸福地过了一段团圆的好日子。

冯巩的妈妈到北京之后,儿子诚诚一直跟着奶奶睡。一天夜晚,冯巩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儿子叫醒了。冯巩很兴奋,因为自己很少在家,儿子对他有些陌生,从来不主动找他。冯巩急忙惊喜地坐起来说:“宝贝儿子,找爸爸有事吗?”

诚诚表情严肃地说:“你不在家,我一直是跟妈妈在一起睡的,你回来了却要我和奶奶睡。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你应该和你的妈妈睡在一起,我应该和我的妈妈睡在一起。”

儿子的话令人忍俊不禁,可冯巩却笑不出来。是因为自己在家里住得太少,才使得儿子有了这种奇怪的想法。儿子已经不习惯父亲睡在母亲身旁,这说明他这个丈夫做得太不合格了。望着睡梦中妻子恬静的脸,冯巩不由得一阵心酸。妻子无言的牺牲对冯巩来说是莫大的支持。冯巩难以想象,如果艾慧像有的女人那样,凡事都依赖丈夫,要丈夫陪在身边,他即使坚持干事业,也会心乱如麻,根本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

冯巩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儿子刚刚习惯了他在家里的感觉,冯巩却又要到外面演出了。

诚诚见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玩耍,就跟妈妈闹着要爸爸。艾慧打开电视机,对诚诚说:“你爸爸在电视里面,不能走出来陪你。”诚诚天真地问为什么。艾慧想了想说:“你爸爸是个好演员,他要在电视里面陪着观众,不能走下来陪我们。”诚诚看着电视里面乐呵呵的爸爸,生气地说:“他是演员,也是我爸爸,他不知道我想他吗?”

儿子的话让艾慧百感交集。作为妻子,她又何尝不想念丈夫呢?

在妻子的支持下,冯巩的事业蒸蒸日上。作为国家一级演员,他还担任了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常委。冯巩不仅在相声领域成绩卓著,还拍摄了《那五》、《站直了,别趴下》、《埋伏》、《没事儿偷着乐》等一系列优秀影视剧。冯巩凭借出色的演技,荣获了第1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和第四届中国电影学会奖。

冯巩和艾慧是文艺圈里出了名的模范夫妻。由于艾慧生性淡泊,不愿意在人前抛头露面,出于对妻子的尊重,冯巩从未将自己的婚姻和感情向媒体披露过。他们夫妻安然而宁静地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

然而,麻烦还是不期而遇了,敲诈信竟然如此张狂地找上门来。

冯巩告诉艾慧,他其实并不能算是认识这个给他写敲诈信的女人,但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也有过几次短信交往。原来,这个女人名叫张梦,是江苏淮安的一个离婚女人,曾在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歌舞团的一名编剧家里当过保姆。那名编剧在上海意外出了车祸受伤,张梦赶到上海照顾他。冯巩是那位编剧的好友,听说他受伤了,也赶到上海看望他。

张梦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见到冯巩。她非常兴奋,激动地对冯巩说:“我是您的铁杆追星族!”

张梦向冯巩索要他的联系电话。冯巩当时有些犹豫,转念一想,对方是自己的热心观众,又是好朋友家里的保姆,如果拒绝显得自己未免太不近人情。

张梦见冯巩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顿时激动万分,她热情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也告诉冯巩,并一再叮嘱冯巩:“您一定要跟我联系呀!”

冯巩把对方的热情当做是对他艺术的热爱,对冯巩来说,观众的热情是财富,他始终都会珍藏的。

一个多月后,冯巩突然收到了张梦发来的短信。张梦在短信中诉说了她不幸的婚姻和作为一个离婚女人的苦楚。冯巩礼貌地给张梦回复了短信,鼓励她多看生活中阳光的一面,好好生活。

收到冯巩回复的短信,张梦非常兴奋。为了和冯巩多联系,张梦买了一张新手机卡,以观众的名义给冯巩发短信,说要给冯巩的相声挑挑刺。

冯巩并不知道短信是张梦发来的,他见有观众给自己的作品挑刺,非常高兴,急忙回复短信,鼓励对方多给自己的作品找毛病,并真诚地表示自己一定会虚心接受对方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为了激起冯巩的兴趣,张梦故意把冯巩的相声批评得一塌糊涂。冯巩虽然觉得对方有些言过其实,但既然是自己的热心观众,又肯为自己挑刺,冯巩还是真诚地表示感谢。

一周之后,张梦发短信对冯巩说:“给你挑刺的那个热心观众就是我啊!”

冯巩有些哭笑不得。

感谢那个无聊的人,让我们美美地在一起

2003年4月,张梦跟刚认识的一个朋友打赌,说自己认识冯巩。朋友根本不相信张梦的话,张梦为了赢得1000元的赌资,再次给冯巩发短信。

2004年3月,冯巩正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他的手机转往秘书台,不再接听张梦的电话。5月,张梦来到北京,打电话追问冯巩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还请求冯巩抽时间跟她见面。对冯巩来说,张梦的步步紧逼已经使他们本来很普通的关系变了味儿。他不想再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不再接听张梦的电话,更拒绝跟她见面。

面对冯巩的不理不睬,张梦痛苦莫名,又狂躁不安。

就在这时,张梦认识了淮安市一家法律事务所的张路。张梦把自己和冯巩的交往过程告诉了张路,然后问张路:“我能不能告倒他?”

已经60岁的张路对张梦所说的事情非常感兴趣,经过反复思考和商量,张梦和张路一起炮制了一封“控告信”,信中向冯巩索要50万元的分手费和保密费。张路和张梦商定,如果事情真的成功,两人按三七分成,张梦得七成。

张路给张梦出主意,先和冯巩软磨硬抗,实在不行就告他。为了保险起见,张梦还委托了淮安市另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代理她打官司。

冯巩一向认为清者自清。报案的同时,他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向公安部门进行了陈述,然后决定不再理睬张梦其人其事。

此后,冯巩和艾慧谁都没有提起张梦这个名字,但谁都知道,这个名字是他们之间的噩梦。冯巩听着妻子的话,更是从心里下定了决心,这场官司他要打到底,就算不为自己,他也一定要给妻子一个清白的说法。

冯巩没有演出的时候,就呆在家里陪着妻子,他开心地说:“回家真好,家,是一个奔波的灵魂休息的地方。”

在这样平凡的日子里,冯巩体会着艾慧的辛苦,也感念着她作为妻子的美德。

冯巩好不容易回到北京,不可能总呆在家里,还要忙于文艺圈里的应酬。每次冯巩出去应酬,艾慧在家里就提心吊胆。她不担心别的,最担心的是冯巩在应酬时喝酒,酒后还要开车。

为了防止丈夫酒后开车出危险,艾慧自己去驾校学会了开车,拿了驾照。后来,每次冯巩出去应酬,艾慧就开车把他送到酒店,然后独自回家。到了约好的时间,艾慧再开车去把冯巩接回来。这段时日里,艾慧成了冯巩在北京的专职司机。

妻子的做法让冯巩十分感动,冯巩也因此成了朋友们眼中最幸福的男人。别人喝酒回家晚了,都担心遭受妻子的责怪,冯巩享受到的却是体贴和温暖。

一次,冯巩朋友的妻子问艾慧为什么这么想得开,艾慧说:“男人在外面打拼事业,其实也很不容易。我是他老婆,要是再不理解他,他找谁说理去呀?”

2004年11月19日,张梦带着律师来北京找冯巩。冯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律师对工作人员说:“这件事情非常重大,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冯巩最好能静下心来跟张梦好好谈谈,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对冯巩来说,这件事情决不是静下心来谈谈就能解决的,他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尊严。他拒绝和张梦再见面,一切交给法律去解决。

2005年4月8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经审理查明,张梦与张路合谋,试图通过敲诈冯巩获取钱财。而张梦在法庭上承认,她与冯巩根本就不认识。法庭作出了一审判决:张梦和张路因敲诈勒索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和四年。这桩轰动一时的绯闻敲诈案终于尘埃落定了。

2005年8月1日,记者打电话给冯巩,冯巩在电话里声音爽朗,他不失幽默地对记者说:“真对不起,我这点事搞得满世界都知道了……我看过《知音》,也很喜欢《知音》,代我向你们的领导问好!”

冯巩和艾慧都在忙碌着各自的工作,那封敲诈信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了过眼烟云。他们的眼里,只有北京8月灿烂的阳光和他们一如既往的真挚爱情。 □

笑星冯巩:走过绯闻尽开颜

[ 1 ]
笑星冯巩:走过绯闻尽开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