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那流转的爱恨情仇
 
· 似爱不是爱?私奔“百变阔
· 换一种方式计算人生
· 与上司相处的艺术
· 轻伤要下火线新析
· 成功也会上瘾
· 世界著名魔术揭秘
· 成功的经验不可复制
· 一个西方女孩的征婚启事
· 我家的“法定”吵架日
· 品牌趣译
· 上司给你的“糖果”怎么吃
· 男为悦己者穷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那流转的爱恨情仇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那流转的爱恨情仇 2006-10-27

 

(2005年10月 作者:马黎明)

2004年7月,郑州市上街区的美丽女子禹志红突遭惨祸,她被丈夫用浓硫酸重度烧伤,生命危在旦夕。灾难来临,丈夫被捕,丈夫的家人拒不负责,富有的亲生父亲也选择了逃避。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他就是一直被禹志红瞧不起的、从出嫁那天就断绝了来往的穷苦继父王兴田。

正是由于禹志红和弟弟禹志强的蛮横无理,王兴田与妻子已经分居。而现在,他摒弃前嫌,不顾一切地开始了抢救养女的感人行动。他甚至瞒着妻子和家人,在郑州的大街上沿街跪乞。在这个平凡坚强的父亲的大义感召之下,曾经形同仇人的兄弟姐妹们在灾难面前携起手来,为一个生命筑起了无比坚硬的亲情屏障。而在与灾难的艰难搏击之中,王兴田再次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美丽爱情。

2005年7月16日,记者来到郑州市上街区聂寨二组,采访了王兴田,并跟随他走进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家庭……

儿女反目:半路夫妻万般无奈“家庭内离婚”

王兴田和汤秀英都是信阳市狮河区人。1988年,王兴田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半条腿,原配妻子便弃他而去,把女儿王新玲留给了他。不久,他经人介绍认识了汤秀英,她在南方做生意的丈夫因为有了外遇和她离了婚,她坚持把一双儿女禹志红和禹志强留在了自己身边。1990年,王兴田和汤秀英组成了一个新家庭。他们携儿带女离开了信阳,来到郑州市上街区。

为了生计,已丧失劳动能力的王兴田不得不在自己修鞋摊旁边又支起了一个配钥匙的小摊位。汤秀英则买了一辆旧三轮车,早出晚归,做起了卖菜的小生意。

养女禹志红对王兴田十分抵触,她不明白妈妈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人。他长得一点也不好看,还瘸着一条腿,连自己的校服费都拿不出来。南方的爸爸不时地给她寄来一些时尚的小玩意儿,她就更加认定,这个世界上只有亲爸爸才是最疼爱她的人。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发泄对继父的不满,禹志红常在妹妹王新玲面前炫耀,说自己的亲爸爸多么能干,多么有钱,不像王新玲的爸爸,只会修鞋。而小她两岁的王新玲则毫不示弱,针尖对麦芒地还击说,自己亲妈妈多么苗条又多么漂亮,不像现在的妈妈胖得像熊猫一样。

对孩子们的争吵,王兴田从不放在心上,他觉得怪只怪自己没能耐,让汤秀英娘儿仨跟自己受了不少委屈。而汤秀英对这样的贬损却难以接受,她后悔自己嫁给了王兴田,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弄得家徒四壁,还要受这种闲气。对孩子她不便发作,就只有拿丈夫出气。每当这个时候,王兴田就一脸惭愧地站在一边,怜惜而又紧张地瞅着妻子一言不发。

不久,小女儿王新梅出生了。为了照顾三岁的禹志强,汤秀英不得不让正在读初中的禹志红辍学。对此,禹志红怨恨在心,她认为是继父挣不到钱请不起保姆,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1997年,禹志红经人介绍跟本市的一个工人结了婚,婚后,她跟王兴田断绝了来往。她对母亲说:“只要这个人在家里,我就永远不回家!”

在姐姐禹志红的影响下,禹志强也是从小就对王兴田充满了敌对情绪。上学以后,禹志强就更不把继父放在眼里了。王兴田忍不住过问一下他的学习情况,禹志强总是一声不吭,问得急了就丢下一句:“谁要你管,你又不是我爸。”

上了初中以后,禹志强处处和王兴田作对,明明知道家里经济困难,衣服却偏要拣贵的买。2000年秋天,因为没有按照要求给他买500多元一双的耐克球鞋,禹志强竟趁家人都睡了以后,把王兴田卸下的假肢扔到了街上的垃圾桶里!盛怒之下,王兴田生平第一次打了他两下。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两巴掌竟打散了他飘摇多年的家。

禹志强给妈妈留下一张纸条后离家出走了。汤秀英抓住丈夫,声嘶力竭地大叫:“挣不到钱,打孩子出气,我和你没完!”

经过6天的苦苦找寻,禹志强终于回家了。然而,汤秀英却正式向王兴田提出离婚。

王兴田含泪苦苦哀求妻子,他不能让年幼的小新梅没有了父亲或母亲啊。他对妻子说:“只要你肯留下来,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最后,两人决定实行“家庭内离婚”:王兴田搬到依房而建的杂物间与妻子分居,孩子跟妻子在一起。一家人的经济各自独立,房租、水电费、生活费平摊,对外则仍是“夫妻”。王兴田万般无奈地答应了,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几年。

女儿不怕,爸爸跪乞也要留住你的生命

禹志红的婚姻并不幸福,丈夫总是猜疑她与别人有染,动不动就拳脚相加。2004年6月底的一天,在又一次遭受家庭暴力后,忍无可忍的禹志红终于提出离婚。7月1日,禹志红带着孩子在街上纳凉,毫无防备之际,穷凶极恶的丈夫竟将满满一瓶浓硫酸从头到脚泼在了身穿吊带连衣裙的妻子身上!

120急救车呼啸着把禹志红送到了上街区长铝医院。经鉴定,禹志红全身烧伤面积达40%,为重Ⅲ度烧伤,右眼严重烧毁,很可能失明。由于伤势严重,医院当即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这时,禹志红首先想到的是远在南方的爸爸,此时只有他能够救自己了。她在电话里用微弱的声音乞求着:“爸,我不行了,你快来呀……”

王兴田是在大街上听说这件事的,他连摊都没顾上收,马上赶回家,取出积攒多年的6000元钱,一瘸一拐地跑到医院。看着被烧成焦炭的女儿,王兴田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禹志红一直昏迷不醒,很快被转到了郑州市二砂医院。经全力抢救,禹志红总算度过了最初的危险期。但是,这样严重的烧伤不仅治疗困难,费用也高得惊人。不到一个月,汤秀英就花光了全部积蓄和所有能借来的钱。看着一筹莫展的妻子终日以泪洗面,王兴田心痛莫名。虽然和妻子分居多年,虽然出嫁的养女早已和自己断绝了来往,但凭着忠厚和善良的本性,王兴田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担负起这份责任。王兴田对汤秀英说了一句:“你在医院照顾好孩子,钱的事我去想办法。”就急匆匆地走了。

王兴田四处求告,找了许多穷朋友,总算借了一些钱。他拿着钱匆忙赶回医院,却不见了禹志红的人影。一问医生,医生说是家人决定放弃治疗,人已经被拉回家了。王兴田急得满头大汗,急忙赶回家。眼前的情景更是令他瞠目结舌:人们正在匆匆忙忙地为禹志红安排后事呢!

原来,由于医疗费跟不上,禹志红得不到有效的治疗,病情迅速恶化,出现了败血症等多种并发症,医院连续两次下达病危通知。而禹志红丈夫的家人一直没有露面。在上街公安分局和区妇联的协调下,他们仍不肯拿出一分钱来。恰好在这时,禹志红的亲生父亲到北京出差顺便来到医院,见此情景,冲汤秀英摇了摇头说:“别耗了,没有治疗的价值了。”接着,他借口生意忙,丢下3000元丧葬费就离开了。近乎绝望又没了主意的汤秀英听了前夫的话,叫了辆车稀里糊涂地把女儿拉回了家。

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从没对妻子大声说过话的王兴田愤怒地冲着汤秀英吼叫起来:“他的话能听吗?孩子是跟我们长大的,他不管我得管啊!”

汤秀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孩子真的还有救?你真的一点也不恨我们?还肯管孩子?”

王兴田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家人,就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

汤秀英鼻子一酸,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禹志红又被送回医院。王兴田紧紧抓住医生的手说:“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啊!”

医院领导被王兴田深深感动了,决定特事特办,破例收下了禹志红,尽最大努力进行救治,还减免了她的大部分医疗费用。

尽管如此,仅仅是禹志红住院的基础费用,对一贫如洗的王兴田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可这时的他却再也借不到一分钱了。如果再想不到办法,女儿的生命就像风中的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走投无路的王兴田想出了一个万不得已的办法。

王兴田把女儿的遭遇和困境写在一张大大的纸牌上,并贴上了她毁容前后的照片。他来到市中心的大街上,面对过往的人群,毫不犹豫地跪下了。看到禹志红的不幸,人们纷纷解囊相助,一位和禹志红年龄相仿的女士一下子就给了200元……捧着这些浸润着爱心的捐款,王兴田泪流满面:女儿啊,有这么多好心人帮你,你的命有救了……

为了不引起妻子的怀疑,王兴田把讨来的钱交给妻子时,从未撒过谎的他红着脸说:“我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大饭店的老板,他答应每天从营业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钱救助咱闺女。”汤秀英信以为真。

这天傍晚,王兴田来到医院和妻子一起照顾女儿。这时,昏迷了许久的禹志红醒了过来。

这是禹志红昏迷后的第一次清醒,她的感情还停留在对继父过往的怨恨之中,她扭过头,小声地问妈妈:“妈,我亲爸来了没有?”

汤秀英不知如何回答,充满愧意地看着王兴田。王兴田心痛地说:“你爸说了,他忙完这一阵就来,不过他汇钱来了,这钱就是他寄来的。”

王兴田为了不让家人知道他沿街跪乞,总是到离家很远、家人不可能去的地方。但不久郑州市开始创建卫生文明城市,王兴田被城管执法人员四处驱赶。

这时,禹志强已经上了高中,他参加了创建卫生文明的社会志愿者工作。一天,他跟同学们一起上街清除脏乱,发现养父在街头跪地行乞。

禹志强站在跪着的继父面前,觉得自己一瞬间长成了大人。他突然理解了一个勉为继父的残疾男人的艰难与宽厚,他真想冲上前去扶持一把狂风中继父那站立不稳的身子,大声地叫他一声“爸爸”。但他什么也没有说,悄然离去。

周末,禹志强回到家里,突然继父的屋里有人大声吵闹,原来是出嫁的王新玲回来了。她气呼呼地说:“爸,你忘了当初禹志红是咋挤兑我们的?为了她的命,咱家人啥都搭进去了,如今又要叫小妹退学,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你咋不叫志强下学呀!”继父长叹一声说:“大家终归是一家人,你姐遇到这么大的难事,再大的冤仇都没有救命要紧呀!志强从小到大跟着咱们没享一天福,现在叫我咋开这个口啊!”

禹志强明白了一切,他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推开门,鼓足勇气喊了声:“爸!”王兴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志强从记事以来第一次叫“爸”呀。

禹志强拉着小妹的手说:“你们别争了,姐说的对,妹妹退学太可惜了,你到街上乞讨也太受罪了。我年轻,有的是力气,让我去打工挣钱,给姐治伤吧。”他又看着王新玲说:“姐,以前的事请你原谅,以后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家人的事了……”接着,禹志强把在街上看到的养父为姐姐乞讨的事告诉了姐妹们。

王新玲惊呆了,她没想到爸爸竟会为了姐姐去乞讨,更没想到一向冷傲的禹志强会突然变得如此懂事。王新玲泪如雨下地说:“弟弟,姐姐我也不好,你不要放在心里。”

看着十几年来像仇人似的孩子们握手言和,王兴田高兴得手脚都没地方放。他激动得一个劲儿地说:“好,好!人心齐泰山移,只要大家和和气气的,就没有过不去的坎……”话未说完,两行清泪就从他布满皱纹的脸上流了下来。

灾难作证,还亲亲继父一份爱情一个家

第二天,王兴田和孩子们一起到医院去看望禹志红。看着一家人全都到齐了,禹志红不禁又想起了一个人,她小声对弟弟禹志强说:“给南方咱爸打个电话,别让他再操心了。”

血性刚直的禹志强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哽咽着说:“姐,好多事家人不让你知道,怕你难受。你知道不知道,那个爸早已对你放弃了治疗,是咱这个爸又把你送来抢救。你的命是咱这个爸给拣回来的,那所谓的亲爸汇款,也是咱这个爸瞒着家人到街上磕头下跪乞讨来的啊!”

禹志红惊呆了,她没有想到亲生父亲会在自己生命最危难的时刻抛弃自己,更没有想到被自己一直仇视着的继父会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拼尽全力抢救自己。禹志红懊悔而又自责,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禹志红缓缓地扭过头,用忏悔的目光努力地搜寻着继父的身影。王兴田慢慢地挪动到女儿的床前,十几年来从未叫过继父一声的禹志红,挣扎着把烧成焦黑的手放到王兴田的掌心里,凄楚地喊了一声:“爸!”

这声等待了15年的呼唤像一团火一样温暖了王兴田孤苦的心,也融化了多年来冻结在王新玲和禹志红姐妹间的坚冰。几天后,王新玲终于做通了丈夫的工作,拿出了自己准备买房子的4万元钱,替姐姐偿还了一部分医院欠款。而禹志强和王新梅也都先斩后奏,辍学打工,为姐姐治伤尽一份绵薄之力。

然而,不容乐观的是,经二砂医院多方救治,禹志红的生命虽然保住了,但恢复的状况并不乐观,病情多次出现反复。伤痛折磨使禹志红情绪低落,对生命丧失了信心。她不愿欠下巨债的爸妈弟妹再为自己作无谓的牺牲,更不愿他们到头来落得个人财两空。

2005年2月7日,禹志红把王兴田和汤秀英叫到跟前,拉着他们的手说:“妈,爸,咱不治了,咱走吧,把我拉到婆家,让我看看儿子。可别让我死在咱家里,咱是租人家的房子……”禹志红用烧成一根黑棍的手万分不舍地在王兴田地脸上摩挲着:“爸,对不起,女儿欠你的太多了。”接着,她努力把妈妈的手放在继父的手背上说:“妈,别恨爸爸,你们复婚吧。”汤秀英泣不成声:“妈早就不恨了。等你好了,我们就复婚!”

禹志红说完这些,就拔掉针头,拒绝接受治疗。原本就十分虚弱的她,身体素质急剧下降,生命再度亮起红灯。万分焦急之中,王兴田想起了小外孙。此时,也许孩子是唯一能唤回女儿生命的人了。

王兴田找到护士,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趁中午放学时,他独自一人来到下洼小学门口找到了小外孙。王兴田掏出别人捐赠给他的小灵通对外孙说:“妈妈想你了,你给妈妈打个电话吧。”他话还没说完,几个受人指使的年轻人手持木棒怒气冲冲地围上来,二话不说抓住王兴田就是一顿毒打。满脸是血的王兴田双手抱头滚在地上哀求:“就让他给妈妈打个电话吧。我女儿不想活了,求求你们了……”

7岁的小外孙撕了一张作业本上的纸,替外公堵住流血的鼻孔。王兴田顾不得自己的伤,拨通了电话,孩子对着电话哭喊起来:“妈妈,我姥爷挨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我想吃饼干……”

听着孩子稚嫩的叫声,想着父亲为自己不顾一切的努力,禹志红终于重新鼓起了生命的勇气,重新开始接受治疗。

王兴田大义救养女的事迹通过媒体感动了郑州,感动了中原,人们纷纷向他们伸出了仁爱之手。2005年2月18日,濮阳泰康烧伤专科医院主动把禹志红接到该院做全免费治疗。禹志红的伤情很快得到控制,原来烧得十分严重的皮肤开始一点一点地愈合。

2005年5月,伤病基本痊愈的禹志红离开医院,回家调养。为了防止禹志红熟睡后抓破新生组织形成疤痕,每到晚上,王兴田和汤秀英分成两班轮番守护在女儿床边。每当夜深人静,看到一身疲惫的继父打着呵欠,孤独地走向清冷的小屋,禹志红的心里就涌起不尽的酸楚和不忍。

2005年6月的一天,趁父母不在家,禹志红把弟妹们召集在一起,在她的提议下,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方式为爸爸妈妈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献上一份特别的孝心。

2005年6月22日,是王兴田和汤秀英结婚16周年的纪念日。这天,在王家的租住屋里,贴上了一幅红色剪纸的大“”字和两颗重叠的红心。孩子们还别出心裁地用大纸板隔出了一间“新房”,作为父母的“洞房”。

这是孩子们为父母操办的复婚仪式。这是一场特殊的家庭婚礼。没有花车装扮,没有红毯铺地,甚至没有宾客盈门,有的只是走过灾难的一家人,有的只是穿越灾难而弥足珍贵的融融亲情……

中午12点,随着三声爆竹的鸣响,主持人禹志红宣布婚礼开始,酷爱戏曲的小女儿王新梅用特意借来的唢呐吹响了豫剧《抬花轿》。在这欢快喜庆的旋律中,新郎王兴田和新娘汤秀英在禹志强和王新玲姐弟俩的扶持下,双双缓步走进了孩子们精心布置的洞房……

[补记] 本刊发稿时,王兴田打来电话,禹志红因眼睑被烧伤,严重感染,需及时进行眼角膜移植及面部整容手术。他再也无能为力了。 □

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那流转的爱恨情仇

[ 1 ]
叫声继父“爸爸”,泪眼里那流转的爱恨情仇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