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1976年1月的毛泽东
 
· 85岁小学生求学趣事
· 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 我与TCL一道成长
· “QQ之父”和他演绎的“
· 曾经朦胧的依恋
· 我怎样成为中国最牛的求职
· 挪威男友,指南针的爱情方
· 爱在羊城:十万火急拯救孪
· 天道酬勤:我替懒人送早餐
· 那英:风口浪尖做妈妈
· 代买彩票中奖500万,风
· 35岁前必须做好的十件事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1976年1月的毛泽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1976年1月的毛泽东 2006-10-16

 

(2005年5月 作者:怀念)

艾森豪威尔的孙子戴维和尼克松总统的女儿朱莉是夫妻。1976年1月1日他们访华,出乎他们意料,毛泽东要见他们。说实在的,不少外国元首来中国访问,都难得见上毛泽东,而他们虽是卸任总统的儿女,又是一般的美国人,能得到如此荣耀,确实喜出望外。

戴维和朱莉在结束会见之后,乘着轿车沿着中南海奔驰。戴维默默的坐着,朱莉问:

“你对他有什么印象?”戴维足足有五分钟没有开口。来到长安街了,戴维说:“10里之外,就可以呼吸到他的个性。”

当戴维第一眼看到毛泽东的时候,竟微微涌上来一股心酸的感觉。他的客厅很暗,有人影,但几乎完全锁在黑暗之中。随着戴维的走近,一些灯相继打开,毛泽东毫无遮掩地出现在客人面前,他显得很苍老,比他的年龄苍老得多,比人们的想象更加苍老,他的头向后仰着靠在沙发上,头发有些乱。嘴张着,还在动,仿佛在艰难地吞食着空气。

戴维和朱莉很快走到他身边了,一个女护士用手去梳平他的头发,他开口了:“你在看什么?”显然是戴维的凝视引起了他的注意。“我在看你的脸。”戴维说,“你的脸的上半部很……很出色。”

听完译员的翻译,他说:“我生着一副大中华的脸孔。”

美国人谈到他的时候,很爱使用一个字眼:巨人。尽管他们不那么尊重他,但绝对把他看成一位巨人。砸碎一个世界的人就可以称为巨人。他砸碎了,而且相当彻底。可现在,巨人垂垂老矣,连头发都要别人替他抚平。

他们握手,戴维的心一动,他的手不老,很光滑,很温暖,很柔软,甚至有点过份柔软了。这就是那只曾经握住中国历史的手吗?

戴维凝视着他,他依旧坐在沙发里,因而这种凝视就变得居高临下了。极少有人能从这个角度看他。其实,能从这个角度看他,能发现作为一个人的全部聪明才智,戴维此时正有这种感觉。

毛泽东对戴维说:“中国人的脸孔,演戏最好,世界第一。中国人什么戏都演得,美国戏,苏联戏,法国戏。因为我们鼻子扁,外国人就不成了,他们演不了中国戏,他们鼻子太高了。演中国戏又不能把鼻子锯了去。”

戴维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脸放晴了,笑起来。照相机快门声炒豆般地响成一团。霎间,客厅里一片白。

他们在他身边坐下,朱莉拿出一封信递给他:“我爸爸给你的。”

“总统先生的腿怎么样了?”毛泽东问。

“好多了。”

“好好保养他的腿,他说过还要爬长城呢。把这个话转告总统先生。”

戴维插话:“他已经不是总统了。”

“我乐意这么叫他,”他说,戴维无语。

“不就是两卷录音带吗?”他接着说,“有什么了不起?当你手中刚好有一台录音机的时候,录下一次谈话有什么错?谁让你们美国有那样多录音机!”

戴维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关系到西方政治。”

“西方政治?那是假的。”

戴维耸耸肩,明知说也没用,干脆退却。

他不退却,转而对朱莉说:

“马上写封信给你爸爸,说我想念他。”

“我这句话,可以登报。”他补充说。

戴维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这句话不是说给一个人听的了,而是说给二亿人听的。

“现在,在美国,”戴维沉吟道,“反对我岳父的人很多,还有人强烈要求审判他。”

“好,”毛泽东说,“我马上邀请他到中国来访问。”他略加重语气,“马上。”

戴维的脸拉长了。他觉得自己被这句话伤了——作为美国人而不是作为前总统的女婿。

毛泽东又转向朱莉:“信里再加上一笔,说我等待你父亲再次来中国。”戴维紧紧地咬着嘴唇,为的是不让一句话迸出来:”如果白宫邀请已经下台的刘少奇到美国进行友好访问,你们会做何感想?”他把这句话杀死在肚子里了。

“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们看见很多人在听广播,”戴维说,“在听你新发表的两首诗。”

“那是我1965年写的。”

“大多数的美国人都认为你首先是政治家,然后才是诗人。可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说,你先是诗人。在延安时,你同她谈过诗。有一句话给她印象太深了。那句话,你是指着自己的鼻子说的。你记得你说的什么?”

几乎是40年前,他站在陕北黄色的高原上对斯特朗说:“谁说我们这儿没有创造性的诗人?”他指着自己,声音提高了一倍:“这儿就有一个。”

此刻,他脸上浮出沉思的神情,喃喃道:“这儿就有一个。”

“你的诗有很多读者,”戴维说,“但相比之下,你的著作读者更多。因为你的著作印了十几亿册。戴维想说,比《圣经》印的都多。但斟酌一下,改了口:“是地球上印得最多的书。”

“我的那些书没什么好读的。”他说,“我在里头写的没什么教育意义。”

“你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并改变了世界。”

“改变了世界?”他笑了,“不可能。我没有那个能力。”

他突然问戴维:“你们吃中国菜习惯吗?”

“不习惯。基辛格说,美国人一吃中国菜,肠胃功能就不正常。”

“我的肠胃功能也常常不正常,尤其是在北京。”毛泽东顿了顿,“只有在战争中我的肠胃功能最正常。”

“中国不会再有战争了。”

毛泽东提高了声音问:“为什么?”

“因为中国人爱好和平。”戴维为自己得体的回答感到高兴。

“谁说中国人爱好和平?”毛泽东的语调突然变得咄咄逼人。“那是瞎说。事实上中国人很好斗。”他显然觉得意尤未尽,补充说:“我也是其中一个!”

“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和谁斗呢?”

“不打仗,也有敌人,各式各样的敌人。”

“按我的理解,你说的敌人是指右派,是这样吗?”

他向戴维送来一瞥,笑笑,笑得很神秘。“不,错了。恰恰相反,我喜欢右派。你岳父算是右派吧?在上次美国大选期间,我投了你岳父的票。戴高乐是右派,希思首相也是右派,我喜欢他们。将来我还要投他们的票。”

一个女护士走进来,把一个托盘放在他身旁的茶几上,盘里有一杯黑水和几粒药片。戴维知道那黑水定是中药。女护士把药片放在他嘴里,然后端起黑水送到他唇边。他呷了一口,皱眉,显然很苦。他呷第二口,微微一动,中药溢出来一些,他胸前顿时湿了一片。

他对护士说:“你去吧,我自己喝。”

护士走了。他抓住杯子,手抖的很历害,仿佛抓着一块冰。他握住杯子,不动作。隔了好久,他把杯子拿起来了。晃动,剧烈地晃动,好像要坠落下来,最后稳住,再晃动,再稳住。那只手在挣扎。客厅里一片宁静,让人心里发慌。渐渐地,他的脸白了,戴维的脸也白了。他拿的是一杯药吗?绝不是,那是一大杯信念和力量。他把药喝光了。戴维觉得这是一种完成或完善。

他深深地望着空杯子,目光是伤感的。“我老了,我的负担太重了。”

“你的心仍然年轻。”戴维说。

他仿佛没听见戴维说的话,许久,才喃喃道:“一个人如果负担太重的话,死是最好的解脱方法。”

空气太紧张了。戴维连忙挑轻松的话说:“我岳父让我转告一句话:他希望能在美国见到你。”

“美国?”他轻轻地说,把头转向沙发右侧。

地球仪显得沉着而含蓄。面对他的是世界最大的孤岛澳大利亚。

“我不想去澳大利亚,我想去美国。”

他说:“澳大利亚在地图上看看就怪让人寂寞的。”

“40年前,你对埃德加·斯诺说过,”戴维说:”你渴望去美国旅行,特别是加利福尼亚。”

“加利福尼亚让人感到亲切,”他说:“因为离中国最近。”

“为什么你不找个机会去看看哪?”

“到美国去要坐飞机,他们不让我坐飞机。”

“如果我没记错,”戴维说:“你一生只出过两次国,而且都是去苏联。”

他点头。

戴维说:“美国比苏联好玩多了,你真应该去。”

他缓缓开口:“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会谈快结束了,他的一只眼睛几乎是闭着的。

戴维最后一句话是脉脉含情的:“祝你健康长寿。”

他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脸警觉的神色:“这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又闭上了眼。

他坚持要亲自送戴维夫妇到门口,他被搀扶着,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前走动。

“我不会送你们什么东西,”他对戴维说,“因为我无求于你们美国。在延安时,斯大林给我们送吃的和用的,可我只送过他一次东西,是一包红辣椒。他送的枪炮和物资,都是工人农民生产的。我送的红辣椒却是我亲手种的。我们打了个平手。”

(陈光福摘自《现代家庭报》)

1976年1月的毛泽东

[ 1 ]
1976年1月的毛泽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