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 我与TCL一道成长
· “QQ之父”和他演绎的“
· 曾经朦胧的依恋
· 我怎样成为中国最牛的求职
· 挪威男友,指南针的爱情方
· 爱在羊城:十万火急拯救孪
· 天道酬勤:我替懒人送早餐
· 那英:风口浪尖做妈妈
· 代买彩票中奖500万,风
· 35岁前必须做好的十件事
· 不要小看自己
· 从12枚野鸡蛋中找到人生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2006-10-16

 

(2005年5月)

乔治出生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他考上了一所著名大学的艺术系,靠奖学金攻读色彩设计专业。在他眼中,颜色是一种直达人心的特殊的语言——东方色彩瑰丽神秘,西方色彩繁复迷离……色彩是美的,乔治的理想就是使它更美。

临近毕业,乔治苦苦构思自己的毕业设计。也许那将会是一件糅合了最前卫色彩理念的时装,或者是一栋建筑的美丽的外观,甚至可能是一座和谐亲切的街心花园……但是这些创意都不能使乔治心动,他内心有更丰富更不凡的色彩构想,他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将它们表达出来。

乔治冥思苦想了很久,毕业设计还是没有结果。在一次辅导课结束后,他的导师对他说:“也许你需要一个新的环境帮你打开灵感之门,搬个家或者外出旅游怎么样?”

“可是您知道……”乔治低下头,“我没有钱。”

“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导师笑了,“我的一位朋友刚刚过世,他的女儿一个人住在那栋伤心的别墅里。你不妨搬过去,边准备毕业设计边替我照看一下她吧。”

乔治心里有一点顾虑——导师特别安排自己和一位少女独处,会不会有别的用意?可是他无法拒绝导师的好意,更无法拒绝那样一个真正独立的创作空间,他同意了。

一个微阴的下午,乔治带着简单的行李,搬进了这栋别墅。灰色的别墅外观很破落,前面的草坪一大部分已经干枯,甚至裸露出土黄色的地面。绿色怎么可以如此狼狈?——乔治不相信这就是导师所说的,会给自己带来灵感的地方。他按响了门铃,本应气派非凡的大门已经油漆剥落。一个两鬓苍苍的老仆人给他开了门。

“您好,我是乔治。”

“是的,我知道您,请进。”老仆人颤巍巍地把乔治带进了大厅。

这是幢仓库一样的房子!色彩杂乱无章,根本不和谐!也许是乔治的专业眼光太敏锐,在他看来,这房子有着一个糟糕无比的色彩布局,也可以说,它根本谈不上什么布局——泛灰的墙壁边靠着紫色暗花的沙发,棕色的地面上铺着刺目的红色地毯,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画着青灰色的远山,天空阴霾……

乔治努力让自己不要因为房子的灰暗过分压抑,他问老仆人:“我可以拜见一下主人么?”

老仆人摇摇头:“小姐还没有起床。”

“噢,是午觉吧。”

“不是,她的作息时间不太规律。”

乔治很高兴,也许和这样的一位主人根本没有什么碰面的机会,他可以安心完成自己的作品。

乔治住进了顶楼的一间小屋,他用自己的画把屋子简单地装饰了一下,又支起了画板,铺开了工作台。他推开窗子,窗下是一片荒芜的园子,遍布野草,偶尔开着一两朵黄色的小野花。乔治大口地呼吸着草间的空气,自嘲地想:这是一个荒凉的色彩地带,也许这样我才能大有作为!

深夜的时候,乔治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你好,我叫麦琪,我可以进来么?”一个很美但是很平淡的声音。“我……您稍等一下。”乔治跳了起来,在睡衣外罩上外套,又迅速把屋子收拾整齐。

乔治拉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女孩,微鬈的褐色长发,浅蓝色的大眼睛,嘴角有一丝不张扬的笑意,恬静而美丽。麦琪走进来,在屋子中间停住,说:“能给我搬把椅子吗?我想你肯定移动了家具。”一个奇怪的女孩——乔治想,他把椅子送到麦琪面前,女孩扶着椅背坐下了。

“很高兴你能来我家。”

“我,我应该先去拜访您。”不知为什么,乔治感到紧张。

“听说你是艺术系的……”

“是的,色彩专业。”

“太好了!”麦琪略显呆滞的眼睛闪了一闪,“也许你可以多和我聊聊关于颜色的事情,你知道我没有什么机会……”

“没什么机会和人聊天是吧,为什么不多出去走走呢?当然,是在白天。”乔治尽量让自己放轻松。

“我是说,没什么机会看见颜色。”

乔治愣住了,他终于明白——麦琪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这时候,老仆人敲门进来,在桌子上放下两杯咖啡,打破了屋子里的尴尬。

“但是你看!”麦琪突然快乐地说,“虽然看不到颜色,我还是把房间布置得很好是吧。以前有个家庭教师说,黄色和紫色在一起会很漂亮。你进门的时候看见了吧,黄色的墙壁和紫色的沙发是不是很相配?”

黄色的墙壁?墙壁不是灰色的吗?乔治下意识地看了老仆人一眼,老人慌张地朝他挤了挤眼睛。

“那幅画呢?你认为怎么样?我知道花有世界上最漂亮的颜色。我让爸爸在大厅里挂了一幅花的油画!”

乔治缄默不语,老仆人低垂着头,麦琪开始不断地描述她心目中的别墅的样子,她快乐地讲起每一处扶手,每一盏台灯,每一幅窗帘,她兴奋地提示乔治明天去注意餐桌上那个花瓶的细节,甚至每一种餐盘的图案……

乔治被麦琪活泼的神情深深吸引,却止不住地感到心痛。

麦琪告辞以后,老仆人对乔治说:“小姐怎么讲您就怎么听好了。她从小失明,全靠夫人把事物的形状和颜色一一讲给她知道。夫人去世后,她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想象要求老爷重新布置房子。但她父亲是个严厉而且节俭的人,总是口头上答应而实际上并没做到。您就当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吧。”

那一夜,乔治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一个不被阳光眷顾的黑暗的世界就应该充满欺骗吗?一双被蒙住的美丽的眼睛就应该活在灰色中吗?他希望有真正美丽的东西配得上麦琪美丽的心灵。

麦琪每天都敲开乔治的门,来听乔治讲关于色彩的一切。慢慢的,她根据乔治的作息规律调整了自己的生物钟。乔治对她讲巴黎流行的色彩元素,讲自己房里那幅画的色彩构成,他讲起海的颜色,天空的颜色,山的颜色,最后细细地讲每一种花的颜色……

“我知道花的颜色!”麦琪站起来,摸到窗前,推开了窗户,“以前这下面种满了各种颜色的郁金香……”

麦琪把头靠在窗子上,接着低低地说:“不过现在没有人料理,园子荒了。”

“我们再把它们种起来!”乔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想让麦琪看到,哪怕是摸到花的颜色也好!

从那以后的每个早上,麦琪都坐在园子的长椅上,听着乔治锄草、翻土、撒种、浇水、除虫……她静静地等待着乔治累了的时候,来取一方手帕擦汗,或者喝一杯她泡的花草茶。她相信,花儿不久就会在她眼前开放,她觉得自己看得到那种颜色。

他们种下的郁金香已经开花了,乔治的毕业作品还是没有起色,但他被另一种情绪激动着,身上充满着从未有过的活力。他想为麦琪创造出她想要的空间——黄色的墙壁!满墙花的油画!灯罩是柔和带着透明感的米黄色,紫色的镂空窗帘要有印度风情,随风飘动……他要使麦琪相信,只要她坚信颜色的美丽,他就能给她幸福的世界。

乔治开始用颜料和各种原材料——木条、纸板、布块、碎玻璃,甚至草梗,按照麦琪的想象装点这栋别墅。乔治把墙一片一片地刷成黄色,并开始改大厅那幅灰蒙蒙的油画……

离毕业作业的最后提交期限已经很近了,乔治并没有作品问世,甚至连构想也没有。他现在正沉浸在另一种色彩的喜悦中,毫不后悔。他决定去拜访自己的导师,向他说明原委,然后继续回来为麦琪涂抹一个彩色的世界。

临出门前,麦琪轻轻地倚在乔治身上,说:“我想把大厅的画换掉,这次我要自己画,你会帮我么?”乔治拥着她,笑着说:“我会和你一起完成它。”他正好可以手把手教麦琪把那幅自己还没完成的画完成。

可是,乔治没有回来,在街角那个十字路口,他没能躲开一辆醉汉开的卡车……

一个月后,麦琪在自己家里一层层解开了蒙着眼睛的纱布——根据乔治钱包里的器官捐献卡,她换上了他的角膜。当第一线阳光投入她的眼睛,她看到了自己想象中的黄色墙壁、紫色椅子,还有窗下那一丛丛的郁金香。

在郁金香的花香中,麦琪站在大厅里,眼睛里含着泪水——那幅只上了一半颜色的油画,把阴霾的天空涂成了亮蓝色,灰色的山坡上开出了一望无际的郁金香……

也许这就是乔治的毕业作品,又或者,麦琪自己就是他的艺术之作,这个作品如此温柔,如此接近天堂……

每天太阳一升起,麦琪就爬上三脚架,一笔一笔地为花田着色,郁金香一朵一朵在她笔下绽放。现在,麦琪知道,颜色确实是最美的,她通过乔治的眼睛看到了那种摄人心魄的魔力。

编辑/贺 磊

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 1 ]
盲女眼中的郁金香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