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田溯宁:企业家也可“浪漫”地做
 
· 爱妻,我知道愤怒是最笨的
· 北大女孩:到新西兰开sh
· 妙哉!我的嫁接生活
· 霍艳,生如夏花的火焰女孩
· 战胜面子!破产千万富姐勇
· 情动合肥:一个农妇的“生
· 一头猪的爱情
· 荒漠上的爱情树
· 我看项羽
· 记忆
· 童年
· 课堂杂音
 
·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情介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田溯宁:企业家也可“浪漫”地做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田溯宁:企业家也可“浪漫”地做 2006-10-15

 

(2005年5月 作者:李路)

田溯宁现年42岁,不但喜爱英国文学,还热爱网球和骑马。批评者对他有如此评论:“与其说田溯宁是一个企业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充满了浪漫气息的诗人。”但是他却坐上了地地道道的国企中国网通集团的副总经理、网通香港上市公司的CEO,并且率领这个“恐龙”企业在国际化道路上长袖善舞,上演了一个又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传奇。

1月20日,中国网通10亿美元现金“天价”购得香港本地最大的固定电话运营商电讯盈科20%股权,震惊了海内外电信市场。3月16日,中国网通总裁田溯宁已经正式加盟香港电讯盈科,出任董事会副主席一职。这样一场可能影响亚洲电信格局大并购,事前有过一场艰苦卓绝的谈判,历时13个月,双方背后的核心人物分别是代表中国网通的田溯宁和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及其父李嘉诚。很显然,田溯宁赢得了对手李嘉诚父子的尊重。

“海归”亚信:发文章,做演讲,头脑“糊涂”决心大

田溯宁当初赴美留学是有些家学渊源的,他的父辈是从前原苏联留学归国的学子,技术报国成为那一代人的信念之一。1963年出生的田溯宁24岁获得中科院硕士学位后赴美留学,经过几年艰苦的学习生活,1992年在得州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田溯宁先后曾在几家美国公司任过职,有机会深入了解现代信息技术如何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发展。

1993年,“信息高速公路”概念在美国出现,田溯宁敏锐地预感到了因特网对于整个社会经济的战略意义,他立即在《光明日报》上刊发长文《美国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对中国现代化的意义》,提请大家重视因特网。1995年3月,田溯宁应邀到武汉发表演讲,题目是《武汉应成为信息流中心》。讲完,有人对田溯宁说:“你在国外呆的时间太长了,不了解国内情况,你还是先给我们介绍一下如何引资吧!”

是的,田溯宁们久居美国,可能不太了解国内的情况,但美国人更不了解中国,美国人会吃惊北京有地铁,更不用说和他们谈北京有大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技术了;另外,美国企业非常多的信息,在国内也看不到。但因特网恰恰能做到这些,田溯宁想,这不就是商机吗?于是,他和他的伙伴们便用因特网将中国经济发展和企业的信息介绍给美国,同时将美国经济及企业的信息传递给中国。这就是亚信公司的缘起。

1994年初的一个深夜,亚信的创业者们遥望星空情绪消沉:当时中国还没有因特网,因此,他们的工作无法做到中美对接,工作效率和实际作用大打折扣。他们在打赌:中国什么时候能出现因特网?有人说两年,有人说三年,也有人悲观地说可能要等五六年。

但结果是他们都答错了,不久中国就有了因特网,推动者就是那几个深夜打赌的人,他们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1994年4月,亚信开始和国家科委合作在国内介绍因特网,而此时的中国电信已经注意到因特网在美国的火热商业化进程,他们很快决定向美国Sprint公司租用64K国际线路,拟在北京、上海建两个节点的试验网络。让人意外的是,Sprint的专家说,这个项目必须由亚信来做,因为当时中文在因特网上的传输还没有统一的标准,第一套标准正是亚信做的,他们把第一个中文telnet软件用颜色命名,叫“粉”。

接着,辽宁、浙江、广东都找到田溯宁,目的只有一个:让他们联上网。广东省网尚未建完,1995年11月,中国电信就与亚信签约,建设ChinaNet,这是一笔800万美元规模的合同,全国33个省会级城市都要连通。1996、1997年亚信大发展,有时候一天要签三个合同。公司内除了少数的财务人员外都是工程师。那时,懂Internet技术的人不多,当时亚信流行的玩笑是:只要会用英文拼出Internet,就可以来亚信上班。

1997年春节,以田溯宁为首的亚信创始人在太平洋岸边的美国加州住了两天。几个人背靠背,写1997年亚信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最需要改变什么?写完用统计软件统计,结果排在前两位的是管理混乱和改革股东结构。此时,亚信营业额上升到2亿元人民币,员工膨胀到200人,公司开始从“创业期”向“成长期”过渡。缺乏办企业经验的亚信创始人开始犯公司“成长期”所要犯的所有错误。

这个时候,公司管理层开始吵架,所有的会议都是以吵架开始,以吵架结束。亚信高层一次在北大对面的长城饭店吃饭,饭吃到一半,就吃不下去了。当时为了缓和气氛,大家尴尬地称“吵架是冲突性管理”,说“微软就是通过冲突进行管理的”。当时能维系亚信的其实是大家过去的友谊。

据一篇文章描述,回想这段经历,田溯宁幽默道:“幸亏当初我们决策混乱,没进入很多领域,否则恐怕硬件都可能做出来了。真是心中无数点子多,头脑糊涂决心大。”

空降国企:找不到感觉就沉默,磨合好了再说法

1999年初,田溯宁接到了一个意外的邀请:有关部门推荐他到中国网通(小网通)任总裁一职。说它意外,是因为此前,国内的中央级国企从来没有从非国有单位聘任总裁,这样一个开创历史的机会使田溯宁心动了。田溯宁在离开亚信的演讲中提到,无论在哪里,他首先追求的是“科技报国”,为中国信息业做点事情。显然,网通的平台比亚信要大得多,选择网通符合田溯宁的逻辑。

在小网通期间,田溯宁并没有完全找到感觉。在田溯宁的推动下,小网通取得了新闻集团、高盛、香港新鸿基以及戴尔等多方外国资本的进入。2002年9月小网通成功收购亚洲环球电讯,这是中国电信运营商完成的首次跨国收购。但除去这些国际并购行为,田溯宁在小网通干得并不出彩,其间他在南方诸省圈地宽带,无奈因网通集团的组建而一度陷于停顿。

网通集团组建后,各方势力云集,集团内部“错综复杂”,田溯宁陷入了沉默。据接近网通高层的人士透露,除了每周例行会议之外,田很少在集团露面:“集团内部的形势很复杂,老运营商中的传统势力很强,田难以进入决策层”。

在沉寂了近两年后,2003年田溯宁重新找回了在网通的话语权,这一年新总裁张春江上任。张是原信息产业部副部长,以“铁腕”著称,更重要的是,他同田溯宁一样是“新人空降”。张春江给网通定的战略就是“走出去”,建议的布局手法是“四两拨千斤”,而田溯宁正是这方面的高手,两个人惺惺相惜。

与此同时,田溯宁也承认,两年的磨合使他更加了解和适应了大型国企:“原来是在‘体系’外看问题,相对简单一些,当你到了一个20万人的国企后,看问题的角度就会更加现实些。”根据国企的传统,每逢春节领导层都要到一线去看望值班的老员工,这是田溯宁以前没有做过的。2004年年初,田溯宁按国企的“规矩”到网通位于北京沙河的卫星地面站看望了一位16岁就在那里工作的高师傅。这次原本是例行公事的访问,却让田溯宁深深震动:“过去谈的更多的是战略,是执行力,却很少考虑像高师傅这些为中国的通讯事业奉献了一辈子的人们,现在技术进步了,他们却面临着下岗的压力。”

上市“蝶变”:在成就网通时也成就自己

就在网通上市进入倒计时的时候,田溯宁牵手默多克则是网通上市前的又一次得分之举。网通任命默多克为非执行董事并担任薪酬委员会主席,这个举动是网通及田溯宁为在国际市场融资而加强其国际化色彩的一系列行动之一。《亚洲华尔街日报》曾这样评价过国际化的田溯宁,“网通CEO田溯宁是该公司的重要资产”。

网通上市无疑给田溯宁带来了职业生涯的最大资本。2004年11月,网通在香港和纽约同时上市,此举为网通带来了11亿美元的融资,并且只有10年商业经验和两年大型国企经历的田溯宁最终在一个年收入达100亿美元的公司任CEO,这是一个空前的商业纪录。从网通启动上市计划那天起,田溯宁就被赋予极为重要的角色。这是因为田溯宁是一位资本运作高手,当年他曾为小网通操刀,“蛇吞象”式地吃进了庞大的亚洲环球电讯,这是中国公司境外收购的经典之作。

田溯宁在香港电信业和投行界有很深的人脉,他在香港的办公室位于中银大厦,这里是网通香港的总部,网通的不少大事都是在这里策划成功的,2002年收购亚洲环球电讯时,田溯宁和范星槎就是在这里策划的。

2004年田溯宁在香港的时间大大增加。2004年5月,媒体传出了网通收购香港电话公司(电讯盈科)的消息,由于电讯盈科是香港最大的固话公司,主席又是李嘉诚之子、“小超人”李泽楷,因此消息立即引起了业界的高度关注。其实双方的接触早已开始,2004年初就有人看到了田溯宁和李泽楷在一起密谈。业界有句话叫“张春江的胆子,田溯宁的点子”,田溯宁在网通集团一把手张春江的充分授权下,在香江之畔与李泽楷、李嘉诚父子展开了较量。

田溯宁的语言以具煽动性而著称,据传,他用两句话打动了李泽楷:一句话是,在内地做电信,得广东者得天下;另一句话是,在亚洲做电信,得东亚者得天下。主导南方市场的中国电信显然不愿意引狼入室,只有两家“联合抗战”,而已经拥有亚洲地区宽带网络优势的网通对统一亚洲网络市场的野心也“昭然若揭”。

这场涉及近百亿港元的谈判是相当艰苦的,2004年10月,传出了双方谈判搁浅的消息。但峰回路转,2004年12月,香港上市公司电讯盈科则发出声明称,该公司确认在12月7日接获中国网通的意向,表示中国网通有意认购电讯盈科新股,占电讯盈科扩大后已发股本的20%。现正与中国网通磋商条款及条件。

关键时刻,背后的推动者是李嘉诚。早在2003年,李嘉诚就与内地有关部门打招呼,说李泽楷有意出售盈科部分股权。李嘉诚的用意非常明确:他要用盈科的部分股权换来内地电信市场的入场券,而在内地两家固话运营商中,只能“远交近攻”选择网通而不是南方的电信。另外,李嘉诚最在意的是,自己旗下的和记黄埔作为香港最大的移动通讯商,他瞄准了网通几乎铁定的3G牌照,为进攻内地移动通讯市场埋下伏笔。

在内地电信市场可能再次重组的形势督促下,中国网通集团与香港电讯盈科有限公司于2005年1月20日匆匆宣布,双方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拓展内地及国际业务。根据协议,中国网通集团将以现金每股港币5.90元,购入在港上市的电讯盈科扩大股本后的20%的股权,整项交易作价约10亿美元(约港币79亿元)。

在此次合作中充当领军人物的田溯宁作为网通代表进入盈科董事会。3月16日田溯宁正式担任盈科董事会副主席,有了这样一个更加广阔的平台,具有浓郁国际色彩的田溯宁无疑将会如鱼得水。

编辑/孙海沙

田溯宁:企业家也可“浪漫”地做

[ 1 ]
田溯宁:企业家也可“浪漫”地做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