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夺夫妹妹受辱无尽头,惊现俩子丧命惨案
 
· 世界第一肥猫瘦身记
· 哈佩大雕的爱情绝响
· 人性的宽恕:大赦杀人大白
· 堪察加半岛上的人熊奇缘
· 白鹤“飞飞”大义报恩记
· 安第斯丛林大战吸血蝙蝠
· 情葬猩猩“芭布丝”
· 给大师定义
· 动物笔记
· 富人和穷人的经典差异
· 两种母爱
· 遗失在失乐园的康乃馨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夺夫妹妹受辱无尽头,惊现俩子丧命惨案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夺夫妹妹受辱无尽头,惊现俩子丧命惨案 2006-10-15

 

(2005年4月 作者:寒涵)

2004年8月25日,广西柳州发生了一起罕见的凶杀案:一名女子将自己9岁的亲外甥骗进房间后,操起菜刀疯狂地朝外甥的头部、颈部砍去,致使外甥当场死亡。随后,她又将另一7岁的小外甥骗至房内,朝其头部、颈部连砍20余刀,致使小外甥经抢救无效死亡。

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小姨置两个年幼的外甥于死地呢?随着案情真相大白,一起由妹妹和姐夫婚外情后遗症引发的悲剧浮出了水面……

千里迢迢来投靠姐姐,同居一室埋下祸根

王小文于1973年12月出生在安徽省望江县一个农民家庭。1995年,她与该县杨湾镇的小伙子黄家辉结婚。黄家辉为人老实、不善言辞,更没有赚钱的头脑,因而,婚后小两口的日子一直过得艰难。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王小文的亲姐姐王小慧远嫁到了广西柳州市。姐夫张子强是个生意人,一家人经济非常宽裕。从小就很疼爱妹妹的王小慧经常寄钱来接济她。

2003年春节前,王小慧和丈夫商量:“快过春节了,我想寄1000元给小妹过春节。年后,还想叫他们来柳州做些小生意,大家也好有个照应。”平时对妻子百依百顺的张子强马上同意了。

为了更好地照应妹妹,王小慧让他们住进了自己家,并资助他们在一家商场租了一个摊位做起了儿童服装生意。刚开始,夫妇俩起早贪黑做生意,在家里时间很少,王小文很少有机会和张子强打照面。

2003年5月14日,王小文有事提前回家。那天,刚好张子强患重感冒在家里休息。听到有人开门进来,躺在床上的他以为是妻子回来,用沙哑的声音喊道:“慧,倒杯水给我。”王小文有些不知所措,想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张子强又喊了几声,王小文才慌里慌张端了一杯水到床边给张子强。看到进来的是小姨子,张子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你啊。”王小文微红着脸低着头不吭声。在接过水杯时,张子强的手不知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碰了一下王小文的手,王小文的脸更红了。

这事以后,王小文和张子强两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两人打照面时竟有些不自在。

其实,这些年来,在商场上混的张子强思想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羡慕那些左拥右抱的大款,而他和王小慧结婚已有十多年了,夫妻之间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索然无味。自从这个年近30,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少妇特有迷人魅力的小姨子到来后,张子强本来就不安分的心开始躁动起来。而且他看得出来,这个漂亮的小姨子对自己也很有好感。

事实上,王小文自从到了姐姐家,就常拿张子强和自己的丈夫比,越比心里就越气。以前她一直视丈夫的老实忠厚为优点,现在看来这些优点全变成了缺点。她觉得姐夫精明能干会赚钱,又有男子汉风度。而丈夫,既不会赚钱又老实木讷。现在背井离乡来这里,虽有姐姐一家照顾着,可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2003年6月28日中午,王小文觉得头昏,回家休息。下午3点钟,王小文一觉醒来,发现偌大的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在。王小文觉得好无聊,就开电视看。过了一会儿,张子强从外面回来了。王小文看见姐夫一个人回来,有些意外,但她假装平静地说:“没什么好看节目,我回房休息了。”说完,想转身回屋。就在这时,张子强大胆地拉住了王小文的手,没有防备的王小文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张子强的怀里。她涨红着脸想挣脱,但已被张子强紧紧抱住了。最后,在王小文的半推半就下,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此后,张子强知道妻子经常喜欢下午出去找女伴聊天或逛街,因此,他每次一看见妻子出去,就偷偷打电话叫王小文回来鬼混。刚开始,王小文还觉得愧对姐姐和丈夫,而且她清楚地知道姐夫不可能离婚来跟她结婚,就算姐夫肯离婚来娶她,她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因此,许多次,王小文都准备中断与姐夫的不正常关系。可每次张子强一哀求,再加上她确实对这个有钱又有风度的姐夫心存仰慕之心,结果便深陷在这婚外情的漩涡而不能自拔。

怎堪忍受亲妹妹和丈夫越轨,只有辱骂才能泄心头之恨

王小慧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发现丈夫和妹妹暧昧的关系。而老实的黄家辉一天到晚忙着打理摊位的生意,也没有发现妻子和姐夫有什么不对劲。在这种“宽松”的环境下,张子强和王小文令人不齿的关系维持了近一年。

2004年2月12日,已外出的王小慧忘带钱包,就匆匆赶回家拿。因没带钥匙只得敲门喊张子强开门。但喊了很久,没人开门。她明明记得自己出门时,张子强还躺在床上睡觉,这么半会功夫,他会跑到哪里去呢?

王小慧没有想到,她前脚刚走,王小文后脚就回来了,这会正准备和张子强鬼混。

张子强急得把已脱得赤溜溜的王小文推回她的房间,然后把她的衣服胡乱地塞进被子藏起来,才起身开门。“你搞什么鬼,这么久才开门。”王小慧生气地说。“我……我睡过头了。”张子强有些不自然。王小慧觉得有点不对劲,出于一种本能,她冲到了自己的卧室,一把掀开了被堆成一团的被子,赫然看见了一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红色文胸!原来那个文胸,是她和妹妹找了很多地方才买到的,当时她买的是乳白色,而妹妹买的是红色,两件的样式一模一样!再往下看,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妹妹那件胸前有一朵梅花的黑色高领羊毛衫也好像在向她示威!

王小慧不敢再往下看,她发疯般地撞开了妹妹的房门,看见妹妹正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王小慧万万没想到,自己从小就疼爱的妹妹,还有那个同床共枕了十多年的丈夫竟然会背叛自己。那一刻,她感到天旋地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们……你们已经有多长时间了?”过了很久,王小慧才缓过气来有气无力地问道。“有……有七八个月时间了。”王小文战战兢兢地说。

“哈哈……这么长时间,我竟没发现,我是天底下最傻的女人。”王小慧一会哭一会笑像疯了一样,王小文和张子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敢吭声。最后,王小慧看了看已变得陌生的妹妹一眼,径自走出了家门。

一个人走在冷冷的街头,王小慧感到是那样的孤独和无助。她不想再回那个让她感到万分耻辱的家。她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这个第三者偏偏是自己的亲妹妹?如果第三者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她也不会这么伤心,这么地绝望啊!可是不回家,两个年幼的孩子怎么办?难道让妹妹来代替自己的位置?不,我要捍卫自己的家,绝不能再让妹妹来破坏自己的家庭。王小慧一路走一路喃喃自语,最终她还是走回了家。

回到家,张子强一个劲地向王小慧忏悔,他说自己是昏了头,他在心里一直是爱妻子的,对小姨子,只是想占占便宜,绝没有真感情。希望她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张子强的这席话让王小慧冷峻的脸缓和了许多。事实上,在知道了自己的亲妹妹和丈夫越轨后,她最恨的不是丈夫,而是妹妹。她怎么能勾引姐夫,何况自己一直对她这个妹妹恩重如山,她却做出如此对不起自己的事来!

东窗事发之后,王小文开始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一方面,她觉得对不起姐姐,另一方面,她又害怕姐姐将她的丑事告诉丈夫黄家辉。那段时间,她像个做错事的小猫似的,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正眼看姐姐,并且,为了赎罪,她抢着把家务事都干了。妹妹的悔意,王小慧都看在了眼里,有时候她的心也软了一下,但一想起妹妹和自己丈夫的苟且之事,就恨得牙痒痒。有时,为了眼不见为净,她也想把妹妹两口子赶出去,可转念一想,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妹妹,她做错了事,必须付出代价。更何况,如果让她搬了出去,说不定丈夫又会和她混到一起去,自己也没办法控制,还不如把她放在家里赎罪。

王小文知道姐姐生性秉直,她可以对一个人好得不得了,但眼里也揉不进一粒沙。王小文不知道姐姐接下来会对自己采取什么措施,也曾想从姐姐家里搬走,一走百了,但她不知道如何跟丈夫开这个口。

一天,受不了煎熬的王小文终于鼓起勇气对黄家辉说:“我们来姐姐家住了差不多一年了,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我们干脆搬走吧。”“现在我们还是创业阶段,没有多少积蓄,反正姐姐家里房子宽敞,又不是外人,先在这里住着吧。”黄家辉说什么也不愿意搬走。这段时间,妻子和王小慧关系变得紧张,粗心的他竟然没有发现。王小文有苦说不出,只好作罢。

然而,让王小文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2004年2月底的一天晚上,王小文和黄家辉下班回家时碰到王小慧一家人正在吃饭。张子强见了就叫他们一起过来吃饭,王小慧冷笑着说:“吃饭,还用得着吃饭吗?狐狸精哪用吃饭。”王小文站在那里不敢吭声,而黄家辉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姐姐,也呆站在那里。张子强更是吓得不敢接妻子的话,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三个人的反常举动,终于让黄家辉看出了一点苗头,他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妻子。王小文脸色大变,踉踉跄跄跑回自己的房间。黄家辉见状也无心吃饭,跟妻子回了房间。“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黄家辉铁青着脸问。“我求求你不要再问了!”王小文哭着说。看到妻子梨花带雨可怜样,老实的黄家辉没有再追问,却留下了一肚子的疑问。

这是“捉奸”后王小慧第一次辱骂王小文,看见王小文那难堪和痛苦的样子,还有张子强不敢吭声的样子,王小慧有了一种获胜后的快感。此后,王小慧认为,只有通过辱骂王小文,以此时时来提醒王小文和丈夫犯过的错误,就能达到既惩罚妹妹,又能捍卫家庭和让自己心理平衡的目的。

从那以后,王小慧经常辱骂王小文。每一句话就像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无情地插在王小文的胸口上,让她呼吸困难,痛不欲生。王小文实在受不了了。为了拂去丈夫心头的疑云,取得他的同情,她告诉丈夫说姐夫一次醉酒后强奸了她,姐姐知道后,一直不能原谅她,所以总是指桑骂槐。黄家辉得知姐夫竟然强奸了自己的妻子,气急败坏,要马上去找张子强算账,但被王小文死死拉住了。她劝慰丈夫道:“算了,姐夫是醉酒,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姐姐一家对我们恩重如山。”黄家辉听了这席话,整个人都蔫了,从此不再说要找姐夫算账的话。可是,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更何况对方又是亲姐夫。不能对姐夫发威的黄家辉此后也不由自主地对妻子冷淡起来。

备受辱骂铤而走险,滥杀两条无辜生命

王小文原以为,老实的丈夫会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给她一点温暖,可万万没想到,丈夫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许多个夜晚,追悔莫及的王小文常常以泪洗面,无法入眠。在困境中,她曾寄希望于姐姐会原谅她的。可没想到,王小慧是铁了心不原谅她,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小慧对她的辱骂逐渐升级。

2004年6月的一天,由于天气太闷热,留在家里的王小文就穿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王小慧回来看见后,马上骂道:“有些人就是贱,穿这么风骚又想勾引谁?鸡婆!”当时,两个外甥小强和大强都在家。那一刻,王小文气得想当场和她吵一架,但想到自己确实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只得紧紧握着拳头,硬是没有吭声。

当晚,王小文再也忍不住,委屈的她向黄家辉哭诉:“这种日子没法过下去了,我们搬走吧。”但黄家辉冷冷说了一句:“要搬,你自己搬。”说完摔门而去。王小文伤心地大哭了一场。

为了早日结束这种痛苦的日子,王小文曾想过很多办法和姐姐冰释前嫌,但王小慧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有一天是王小慧的生日,手头一直很紧的王小文咬咬牙,花了几百元精心地给姐姐挑选了一套时装,准备送给她做生日礼物。那天,王小文捧着衣服诚恳地对姐姐说:“我知道我和姐夫的行为让你伤透了心,但我们毕竟是亲姐妹一场。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姐姐能原谅妹妹的不懂事,这套衣服算是我对姐姐的一点补偿吧。”没想到,王小慧看都不看,就把衣服往地上一丢,并朝衣服上吐口水:“鸡婆买的衣服我可消受不起,我不像有些贱女人,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好去勾引男人。”这席话让王小文感到无地自容。

这之后,王小文开始变得心灰意冷,她觉得亲情、爱情都遗弃了她。在这种情况下,走投无路的王小文想从姐夫那里寻求一些安慰,但自从被姐姐发现后,姐夫一直都在躲着她,根本没机会和他说上一句话。

2004年7月底,因为心情抑郁,身体一直很虚弱的王小文买了一只活鸡回来想补补身体。那天,王小慧从外面买菜回来,一看到王小文正在拔鸡毛,就故意到楼道里大声喊道:“好好的人不做,偏偏去做偷吃窝边草的‘鸡’。更气人的是,今天,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还买鸡来吃。”刚才不少邻居都看见王小文提了一只活鸡回来,所以一听都知道她指的是王小文。

在厨房的王小文也听到了姐姐的这番话,委屈的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她等王小慧回房间后,含着泪对王小慧说:“姐姐,我求求你了,不要再骂得这么难听了,给我留点面子吧!”“鸡婆还知道给自己留面子,当初和人家上床时,怎么不记得?”这番话,让王小文再也受不了,她把还没拔完毛的鸡丢进了垃圾桶,然后跑回房间痛哭了起来。

王小文就这样长期被姐姐辱骂,又没办法逃离,她觉得自己精神快要崩溃了。2004年8月16日中午,王小文趁只有王小慧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扑通”一声给姐姐跪下了。王小慧一惊,但随即恢复了冷冷的表情。王小文声泪俱下恳请姐姐原谅她,如果姐姐不肯原谅她,她就不起来。王小慧像没有看见一样,自顾看电视。“姐姐,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呢?要知道我们可是同胞亲姐妹啊!再说姐夫难道没有一点错吗?”王小文哭着说。听到此,王小慧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还知道我们是同胞亲姐妹?当初你勾引我丈夫时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原谅你?想得倒美!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这个贱女人!你喜欢跪就跪吧,我要出去了。”说完,王小慧摔门而去。这番绝情的话和举动,让王小文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寒至极。

此时王小慧只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她通过辱骂妹妹,使得丈夫和妹妹老实了很多,不敢再乱来,而且妹妹也受到了惩罚,自己的家庭更恢复了正常,她觉得很有成就感,可她没想到的是,狗逼急了还会跳墙,何况人呢?在她的步步紧逼下,一场更大的灾难袭来。

2004年8月24日,王小文去卫生间洗澡,匆忙中,她只拿了一件上衣和内裤,没有拿睡裤。王小文想反正姐夫也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姐姐和两个外甥在,也没有什么难为情。她冲好凉后,就穿着一件上衣和内裤准备跑回房间,在客厅看电视的王小慧看见后,又话里有话说道:“打死这个贱女人,鸡婆又开始跑来撒野。”两个外甥听见都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辱骂我了,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王小文哭着对王小慧说。王小慧却冷冷无语。王小文再也受不了这番屈辱,寒心透顶的她跑回房间里,三伏天蒙着被子哭了起来,直哭得天昏地暗。哭了很久,王小文慢慢冷静下来了。

“既然你这么无情,别怪我无义!”备受屈辱的王小文眼露凶光。“你不是把这两个儿子当做宝贝吗?我杀死他们,也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感觉。”有了这个念头,王小文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但她已管不了这么多了。

8月25日下午5时许,王小慧和张子强出去办事了。家里只有小强和大强在家,这是一个下手的好机会!王小文按捺着“怦怦”直跳的心,决定先对付9岁的大强。“大强,快来,小姨房间里跑来一只老鼠,快来帮我打死它。”王小文冲外甥叫道。虽然小姨和自己的妈妈关系紧张,但大强和小姨关系还是不错的。因此,他乖乖去了王小文的房间。王小文见大强进来后,马上借机把门关上了。趁大强不注意,王小文突然用一根木棒朝大强的头部狠狠敲去,可怜的大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击昏了。丧心病狂的王小文拿起事先准备好的菜刀连砍大强的头部、颈部数刀,大强当场死亡。她又以要打老鼠为由,将7岁的小强骗入了她的房内,用木棒敲击小强的头部、后背,然后跑到厨房内又拿了一把菜刀连砍小强的头部、颈部20余刀……

做完这一切,王小文整个人完全虚脱得倒在了地上。过了十分钟,一地的鲜血终于让王小文的脑子清醒过来。杀人要偿命,她深知这个道理。于是,她跑到姐姐的房间想割腕自杀,但没有死成,后来又跑回自己的房间,开煤气欲自杀。

下午6时许,王小慧夫妇回来,差点没被这幕惨状吓昏了。夫妇俩看看大强已经死了,小强还有微弱的心跳,连忙将小强送进了柳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8月26日,小强经抢救无效死亡。

此后,已煤气中毒昏倒过去的王小文也被送进医院进行抢救。8月26日凌晨2时许,王小文经抢救后脱险。随后,有重大作案嫌疑的王小文被刑事拘留后被逮捕。2005年1月27日,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王小文不能正确处理与其姐王小慧、姐夫张子强的矛盾,为泄私愤,而把王小慧、张子强的两个儿子大强、小强作为报复对象,持刀将他们杀害,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王小文与姐夫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已属不道德,被发现后不思悔过而把两名无辜儿童作为报复对象,纯属滥杀无辜,且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为严重,社会影响极坏,应以严惩。遂一审以王小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惨案发生后,痛失两个爱子的王小慧好几次昏了过去,一连好几天都不吃不喝,呆呆地枯坐。面对两个儿子的鲜血,她的心也悔痛极了!当初在知道妹妹和丈夫越轨后,如果让妹妹一家搬出去住,事情断不会演变成这样啊!再退一步说,如果当初能对王小文宽容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两个儿子的性命就不会白白赔上。太多太多后悔的事,让王小慧悲恸欲绝。

此案的始作俑者张子强在惨案发生后,也一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对办案人员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放纵了自己的感情,等于拿自己的幸福去赌博,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有好的结局。而黄家辉在惨案发生后,没有流下一滴泪。他唯一后悔的是,当初为何要和姐姐一家住在一起,而妻子因和姐夫越轨备受姐姐辱骂后,为何不听从妻子的话早点搬出去住?!

[编后]一场因婚外情引发的血案再一次以血腥落幕。我们在谴责妹妹与姐夫的不伦婚外情及妹妹最终杀害无辜外甥的残忍之举的同时,也想提请读者思考的是:我们该如何正确面对婚外情的后遗症,又该如何将这种婚姻地震的损害降低到最小的程度。诚然,本文受害人王小慧在目睹了丈夫与自己亲妹妹的背叛后,那种绝望愤怒的心情,谁都可以理解。毕竟这两人都是她最亲的人,遭受亲人的背叛,的确是人生中最悲哀的事。那么该如何抚平这种悲哀呢?我们认为,如果你选择继续维持婚姻,那就必须从心灵深处放大“宽容”这两个字。宽容就像是一把无形的梯子,当你肯敞开心胸去原谅别人时,不仅对方受惠,自己的心情、修养、成就,也会因而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试想,如果王小慧在两个背叛者诚心悔过的时候,她用理智的情,宽容的心,去修护破碎的亲情和爱情,而不以无休止的辱骂为武器,将家庭的损害度推向极至,那故事或许将是另一种结局。希望王小慧的悲剧,能引起那些正处于婚姻危机中的读者们深思!

夺夫妹妹受辱无尽头,惊现俩子丧命惨案

[ 1 ]
夺夫妹妹受辱无尽头,惊现俩子丧命惨案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